狐狸狸

【周叶】戏骨(十四)

※我流娱乐圈背景

※演员周X导演叶

※专业相关都是瞎几把写

※经不起推敲的乌托邦,大量影射讽刺,观看不适请右上角,不接受嘴炮哦比心

※叶修生日快乐!*★,°*:.☆( ̄▽ ̄)/$:*.°★* 。

 

 

 

 

 

 

在山中的日子已经临近尾声。

 

叶修终于被忙得团团转的剧组人员愤怒地提溜了回去,魏琛当时围观着陈果把叶修骂得狗血淋头不禁鼓掌以示她做得大快人心。

 

周泽楷的戏曲学习也告一段落,现在除了每天的基本功训练,程老不再教他新的东西,反而带着他漫山遍野地窜,钓鱼,看花,甚至耗费整个下午守在兔子洞附近一动不动。

 

“这戏曲的血和肉我都教给了你,至于这戏骨,”程老拎着自己的鱼竿,话头顿住,“这就得看你自己的造化了,不过也不要太急,现在你们年轻人就是太浮躁,总想着一步登天,这就跟古时候的武林高手一样,好好消化掉你所学的东西,等你积累到一个阶段,自然就能再上一步。”

 

大概就类似于吃饱了要出去溜个弯,周泽楷这么想着。

 

秋天的阳光仍是耀眼的模样,但太阳下山后骤降的温度不会骗人,爷俩一人拎着一根鱼竿回到家时,正好遇到了家门口的叶修。

 

叶修面前还有一个女孩子,正在滔滔不绝地说着什么,陈果倚着车门站在他们三步开外,看到周泽楷他们立刻如同看到救星一般飞奔过来。

 

结果又是一桩麻烦事。

 

这次来的小女孩是一名男艺人的狂热粉丝,据说还是什么后援会会长,戏骨还剩下将军的演员没定下来,这女孩也不知道从哪得来的消息,借着搭便车的由头,哄得陈果把她带到了山上。

 

“我不知道她是这个打算,”陈果尴尬地说道,“她说想和我一起去日料店吃饭,听我说要先来这边送东西,就要跟着来,我没想到……”,这女孩自称是某某艺人的助理,特别自来熟地就和陈果勾搭上了。

 

周泽楷拍拍陈果的肩,示意她不必自责,那边的女孩眼看叶修无动于衷,声音不由得拔高:“……你们也要给他改过的机会啊,你看他之后有定期去医院检查,还参加了很多公益活动,他是犯过错,但过去的事就过去了,叶导您也有犯错的时候吧,您也不喜欢一直被人提吧?大家不能怀有一颗包容的心么?”

 

“我为什么要包容他?”叶修突然发问。

 

“因为……”女孩没料到这样的转折,话在嘴边打了个抖,“因为他已经改过了啊,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每个人都有愚蠢透顶的时候,每个人都值得被原谅一次。”

 

“我没有那么愚蠢透顶的时候。”叶修看着女孩的眼神冷得可怕,“如果我真的犯了,我也不觉得我值得被原谅。”

 

其实男艺人那边好久之前就在联系叶修,希望出演将军一角,结果叶修连试镜的机会都没给他,直接回绝。

 

这位男艺人几年前因为吸毒被迫隐退,如今复出,直接就瞄准了正在筹备新电影的叶修。

 

电话那边男艺人的经纪人巧舌如簧,不断地和叶修分析这一决定能为他带来多少话题度,能让他的电影未上先火,在他的构思里这完全是一桩一本万利的交易,叶修根本没立场拒绝。

 

然而结果叶修只是简单的一句“既然你们这么有本事,另谋高就,我这小破庙容不下大菩萨”,就挂断了电话。

 

不过看来那边并不会这么死心,叶修心里当然明白他们打着的主意,他们看中的并不仅仅只是戏骨这部电影,或者说他们更看中的是叶修。

 

叶修在电影界的口碑,奖项以及人脉都有目共睹,如果能在戏骨中出演,不仅仅代表了这位一向对演技苛责的导演对男艺人的能力肯定,还能借着他的名头为自己的未来铺路。

 

不然一个后援团团长,是如何得知陈果的身份?是如何能以某某艺人助理的身份和陈果搭上线?又如何得知叶修在这个地方?

 

被扰了清净的叶修摩挲着手中的烟盒,那边大概是觉得走正面走不通,派这么个傻姑娘来,一方面对叶修动之以情,一方面对叶修施以舆论的压力。

 

他们圈里人懂的规矩,这么个后援团团长可不懂,要是叶修拒绝,大概转头这姑娘就能毫无负担地在网上抹黑自己,至于抹黑什么,这就不是叶修能控制的了。

 

他们期待的并不是这个女孩能说服叶修,他们甚至只需要一个模糊的中立的答案,只要叶修有一点点顾忌和退让,事情就还有转圜的余地。

 

叶修冷笑。

 

“可是国外的那位艺人,吸毒之后还是重新回到了娱乐圈啊,难道就因为我们没有他大牌,所以连被原谅的资格都没有么?”女孩越说越委屈,到最后甚至哽咽。

 

“小姑娘,你读过书么?”

 

女孩被这么一句话惊得都忘记抽泣,愣愣地看着叶修:“读……读过啊。”

 

“那你听说过这么句话么?”叶修一字一句地说着,“如果天总也不亮,那就摸黑过生活,但是——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

 

“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

 

“用在这也不是太合适,你领会下这个意思就好。”叶修看着面前被自己吓得呆呆的女孩,退开一步,“我做过的决定不会改变,你怎么认为是你的事,不要以为整个世界都围着你转,也不要把自己的三观强加于别人,何况在我看来你认为正确的事脆弱得和纸一样,一碰就碎。”

 

“天晚了,小姑娘就早点回家吧。”叶修冲陈果使了个眼色,让她把女孩带走。

 

女孩上车的时候还在低声哭泣,为自己的偶像争取不到这个机会而惋惜不已,陈果心虚,还没嘱咐叶修记得明天要下山准备工作就走了。

 

“挺能耐啊,都搅合到我家门口了。”程老冷哼一声。

 

叶修苦笑,难得的没有顶回去,看来最近这样的糟心事不算少,他连自嘲的力气都没有。

 

程老拎着水桶晃悠着往厨房去了,思索着这次的鱼是红烧还是清蒸好。

 

周泽楷下午也有所收获,两条鲫鱼在他的水桶底一动不动,他站在叶修面前,直觉叶修有什么想和他说。

 

“周泽楷。”叶修叫了他的全名,他直视着周泽楷的眼睛,“这就是娱乐圈。”

 

苏沐橙说自己不懂娱乐圈,叶修何尝又懂?

 

名气和金钱被无限制地膨胀,甚至连对错是非都受到挤压,叶修觉得自己大概没法理解那些小姑娘一口一个吸毒而已是抱着怎么样的心态说出来的,她们踩着那么多人用血换来的安宁和平,却说着这么冷漠的话。

 

叶修不懂,也并不觉得不懂有什么不好,理解,就是接受甚至于成为的第一步。

 

“不管再怎么说,吸毒不是犯错,而是犯法,法律存在的意义就在于此,不是所有走错的路都能走回来,也不是你犯下的每一个错别人都应该原谅你。”

 

叶修皱眉,其实他和周泽楷踏入娱乐圈的时间差不多,根本轮不到他来教育周泽楷,但这都成了他的习惯了,当初周泽楷跟着他生活的时候,他没少为周泽楷的教育费心思。

 

最开始是担心车祸会给周泽楷留下心理阴影,叶修甚至特意选了心理学相关的课程,缠着心理学的教授询问相关事宜,自以为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周泽楷平时的言行举止。

 

这些周泽楷都知道,就像现在他也知道叶修在担心什么:“不会。”

 

“叶修,我不会成为那样的人。”

 

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你。

 

 

 

苏沐橙的到来在叶修的意料之内,苏沐秋这次没有跟着她来,显然苏沐橙的起行是临时起意。

 

将给程老带的东西放到桌上,苏沐橙歪过头问叶修:“你生果果气了?”

 

“哪有?”叶修失笑,他又不是拎不清的人,这件事里陈果完全是无辜被卷入的受害者。

 

“那就好。”苏沐橙顺手整理自己的裙摆,“果果昨天打电话给我的时候差点急得哭出来,我还准备今天来当说客,看来没我什么事了。”

 

“怎么没你的事。”叶修揉着自己的眉头,“快把将军这个角色定下来吧,为了他搞出来的幺蛾子太多了。”

 

“这不是你的工作么?”苏沐橙念叨,却还是认认真真地提议,“林敬言怎么样?我记得你们以前合作挺愉快的。”

 

“老林不太合适这个角色,他身上少了点杀气。”

 

这倒是实话,林敬言本身性格就偏儒雅,不过就戏骨的剧本看来,这股儒雅怎么都要不得。

 

“你既然让黄少天来演杀手,不如请喻文州来演将军怎么样?”

 

叶修听完哭笑不得:“你也别乱提议啊,喻文州是经纪人,又不是演员。”

 

“我觉得他演技挺好的。”苏沐橙吐吐舌头,“说起来秀秀要演女人的话,将军怎么也得找个压得住她气场的人吧。”

 

这个方向给了叶修灵感,这么一勾勒,答案几乎呼之欲出。

 

“韩文清?”

 

 

 

 

 

 

 

TBC。

————————————————————————————————

*摘取自季业,原句如下

如果天总也不亮,那就摸黑过生活; 
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那就保持沉默; 
如果自觉无力发光,那就别去照亮别人。 
但是——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 
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洋洋; 
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更有热量的人们。 
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在这个三观被扭曲的时代,光是认清是非就很是不易

 

评论(37)
热度(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