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戏骨(十三)

※我流娱乐圈背景

※演员周X导演叶

※专业相关都是瞎几把写

※经不起推敲的乌托邦,大量影射讽刺,观看不适请右上角,不接受嘴炮哦比心

※叶修生日快乐!*★,°*:.☆( ̄▽ ̄)/$:*.°★* 。

 

 

 

 

 

叶秋接到电话的时候刚应付完怒气冲冲的叶父,太阳穴一跳一跳地疼,他连号码都没看,直接接起来:“您好,我是叶秋。”

 

“笨蛋弟弟。”熟悉的称呼惊得叶秋差点没跳起来,他诧异地看了一遍手机上的陌生号码,三两步走到阳台处,确认叶父叶母都不在周围,才压低声音回答:“叶修你个王八蛋,你跑哪儿去了?”

 

“我当然是来上学了。”叶修干脆靠着墙壁坐了下来,手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

 

“上什么学?你知道爸有多生气么?你一走倒好,留下我承受爸的怒火,有你这么当哥哥的么?”叶秋咬牙切齿。

 

“你要实在想当哥哥我也可以让你。”叶修习惯性地调侃叶秋,“不扯淡了,叶秋,帮我个忙。”

 

叶秋顿时觉得更糟心了,他不但要收拾叶修留下的烂摊子,这家伙居然还敢张口要他帮忙,叶秋的不字刚说完一半,叶修疲惫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我出车祸了。”

 

“你没事吧?伤着没?你在哪家医院?现在医药费是不是不够,你说个账号我给你打过来……”叶秋这下连抱怨他都忘在脑后,转头就准备把自己的银行卡翻出来。

 

“我没事,不是钱的问题。”

 

“那是什么问题?”

 

叶修舔了舔自己干裂的嘴唇,他这才注意到自己已经大半天没喝过水吃过饭,胃里一片灼烧,他蜷缩起自己的身体,尽量让自己好过一点,他还有许多事要去应付:“你能帮我,弄个收养证明么?”

 

“你要干什么?”叶秋的声音不由自主地拔高,“你自己能养活自己我都谢天谢地了你还想收养谁?”

 

“一个初中的小孩,我搭的他家的车,他父母车祸里去世了,我不收养他他就只能去福利院了。”

 

“你才认识人家多久你就去管……”叶秋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黑,“叶修你别告诉我你觉得自己对这场车祸有责任啊,这和你没关系。”

 

“我看上去是那么圣母的人么?”叶修嘴里辩解着,心虚地摸摸自己的鼻子。

 

如果他们没有停下来载自己的话……

 

他摇摇头,把这个假设从脑子里扔出去,这些东西对现在毫无用处,是与否都不能让他扔下周泽楷。

 

“收养证明多难办你知道么?我肯定要……”叶秋话一顿,“你知道我要是去弄这个肯定瞒不过爸的眼睛么?”

 

“我当然知道。”

 

“那你还叫我去弄?”

 

“叶秋,我没办法了。”走廊的日光灯明晃晃的,叶修抬起一只手挡住自己的眼睛,“老爷子要是来抓我我也认了,你尽快把收养证明办好,不用顾虑我。”

 

“什么叫不用顾虑你,你现在回来爸能打断你两条腿,我才……”

 

“叶秋。”叶母的声音吓得叶秋差点把手机摔到地上,“你在和谁说话?”

 

“我,我,是那个……”叶秋比划着,越急越是想不出借口。

 

“是叶修?”叶母问,然后转瞬就从叶秋惊慌的表情里得到了自己的答案。

 

叶母向叶秋伸出手,叶秋支支吾吾不敢动,反倒是那边的叶修发话:“让妈接电话吧。”

 

叶秋只得乖乖把电话递过去。

 

“叶修。”母亲的声音一如往常。

 

“妈。”

 

“发生了什么?”

 

不得以,叶修把事情再次向叶母叙述了一遍,他无意识地握紧了拳头,他几乎能猜到接下来的事情,无非就是暴怒的叶父来这把他抓回去,收拾一顿后扔到军校,叶修从按下第一个数字的时候就接受了这样的未来,他现在唯一的不确定就是家里会不会接受周泽楷。

 

还是一会嘱咐叶秋,在他被抓回去之前把收养证明弄好,叶修必须先下手为强,这是他的父亲一直教他的。

 

“收养证明我会帮你。”叶母说完,叹了口气,声音软和下来,“你有没有受伤?在那边有住的地方么?钱够用么?”

 

叶修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曾经一直以为叶母是和叶父同一战线,在他的记忆里叶母对自己的亲昵总是少于说教。

 

一定是因为太累了,叶修再次开口的时候带着浓重的鼻音:“我没事,这就够了,这就够了。”

 

叶修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怀抱里不再是空无一物。

 

“R大那边学费我会帮你交,你从小就是很有主意的孩子,现在你成年了,在外面就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你都还是个孩子,怎么就开始照顾别人了……”叶母仍然如以前那边忧心忡忡地念叨着叶修,但这一次叶修一字一句认真地听着,将它们妥善地放在自己心里珍藏的盒子里。

 

“叶修,如果在外面过得太苦,记得回家。”

 

“……好。”叶修最后的那个字甚至带着颤音,好在叶母简单地嘱咐之后就挂了电话,叶修才不至于在她面前哭起来。

 

周母的温柔,叶母的担忧,她们是完全不同的人,却都是爱着孩子的母亲,她们表达爱的方式也不一样,也许会错失,也许会误解。

 

但爱,又怎么会被掩盖?

 

周泽楷走到叶修身边时,他靠坐在走廊的墙边,胳膊挡着眼睛,叶修没让他跟着,他听话,只远远地看着叶修,他的声音在墙壁间来回碰撞,周泽楷什么都听不清。

 

他看到叶修放下手机,等了很久,他才鼓起勇气走到他身边。

 

叶修放下手臂,他眼圈通红,却是笑着的。

 

“周泽楷,不对,以后叫你小周。”叶修冲着他张开手,“我们一起生活吧。”

 

而周泽楷俯下身抱住叶修,那根紧绷到差点断裂的弦终于能够松懈下来。

 

 

 

在天黑之前,周泽楷和叶修终于回到了家。

 

叶修也曾担心回到周泽楷与父母一起生活的地方会不会对他有什么影响,但周泽楷摇头,坚持了自己的选择。

 

打开房门,公寓有些大,但布置得很温馨,看得出周母很喜欢素雅的颜色,客厅的桌子上甚至放置着小小的鱼缸,金鱼躲在人造的水草下吐着泡泡。

 

草草地填饱肚子,两人都处于精疲力尽的边缘,尽管如此,叶修还是催促着周泽楷先去洗澡,他不懂得怎么照顾小孩子,只能竭力回忆曾经的自己。

 

好在周泽楷可比当时的他听话许多,就连叶修吹头发的技术糟糕得不行,也不发一言。

 

周泽楷习惯性地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瞪着天花板,丝毫睡意也没有,他什么也没有想,脑子里一片空白。

 

“咔嗒。”关门的声音惊动了他,他看着叶修理所当然地掀了他的被子钻进来,为周泽楷准备的单人床睡两个人自然比不上双人床宽松。

“叶修?”

 

“没事,我陪着你,睡吧。”叶修揽过周泽楷,似乎觉得怎么抱都不顺心,干脆将双手从他腰上环绕过去,像小时候抱大型玩偶那样,他让周泽楷的额头靠在自己的胸口,而他的下巴在周泽楷头顶找了个舒适的位置,满意地闭上眼睛。

 

周泽楷还在很小的时候就一个人睡了,周父周母教导他要独立自主,尽管当时的周小朋友被黑暗吓得不敢从被子里伸出头,却还是咬着牙不去找爸妈。

 

已经有多少年了,没有和人同眠与一张床上,奇异的是周泽楷并没有感到不适应,就像他们已经习惯于在相处的许多年里这样那般。

 

周泽楷闭上眼睛,终究一夜无梦。

 

 

 

周父周母的葬礼上,只有叶修和周泽楷。

 

老警长帮了他们很大的忙,这位年长的警察在周父周母的墓前取下帽子,只鞠一躬之后,就不停留地离去。

 

他们这样的人,如同在生与死边缘的长驻者,旁人的悲伤与欣喜都似流动的微风,对他们而言什么都不会留下。

 

而他们,还有自己的生活要过。

 

周泽楷将手中的花束放在墓碑前,周父周母的葬礼一切从简,没有喧闹的宾客,周泽楷和叶修并肩送了他们最后一程。

 

葬礼上周泽楷始终领先叶修一步的距离,叶修能明显感受到这个孩子的变化,或者正确来说,周泽楷已经不再是一个孩子了。

 

他主动承接过葬礼的工作,一身黑衣的周泽楷站在墓碑前脊背挺直,没有眼泪没有歇斯底里,就连老警长也不得不承认,周泽楷在一夜之间,就长大了。

 

周泽楷半跪下来,得以平视墓碑上的遗像,就像较劲那样,他死死皱着眉头,周母的遗像是从一张生活照上截取下来的,她穿着碎花的长裙,笑着看向周泽楷。

 

最终周泽楷先认输,他闭着眼将额头贴在遗像上,只能感受到石板的冰凉,永远不复记忆中的温热。

 

在低温侵蚀他的血肉之前,周泽楷站起身,他提步离开,曾经三个人的路程,如今作为引导者的两人已经留在了原地。

 

只余周泽楷一人,但好在他并不是独自前行。

 

叶修站在他身后不远处。

 

“走吧,叶修。”

 

 

 

 

 

 

 

TBC。

——————————————————————————————

(ρ_・).。写下那句累了记得回家的时候感觉自己好久以来的一个遗憾得以满足,大概这就是同人的意义所在

回忆部分到这告一段落,下一章转回现实,不过当然这只是他们的相遇部分,后来两个人究竟是为什么分道扬镳的,敬请期待下一集【确实后来再说

———————————生贺的分割线———————————————

*★,°*:.☆( ̄▽ ̄)/$:*.°★* 。老叶生日快乐!!!!!!!

*★,°*:.☆( ̄▽ ̄)/$:*.°★* 。老叶生日快乐!!!!!!!

*★,°*:.☆( ̄▽ ̄)/$:*.°★* 。老叶生日快乐!!!!!!!

【重要的话要说三遍

按照当初小周生贺的惯例

00.00,12.00,23.59三发戏骨

生日是如此适合开坑的日子

5.29,17.29两发折叠世界

_(:з」∠)_这次生贺真是一波三折……

 

评论(10)
热度(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