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戏骨(十二)

※我流娱乐圈背景

※演员周X导演叶

※专业相关都是瞎几把写

※经不起推敲的乌托邦,大量影射讽刺,观看不适请右上角,不接受嘴炮哦比心

 

 

 

 

 

 

周泽楷的偶像生涯中鲜少有负面新闻,然而鲜少的意思就是仍然存在,他在出道之初最被诟病的便是两个忌讳。

 

一是周泽楷坐车绝对不坐后排,甚至于发展到后来他宁愿自己开车,搞得习惯于在车上帮人补妆的化妆师苦不堪言;二是周泽楷不爱去医院,他愿意花重金将医生请到自己的住所,却不肯踏进医院一步。

 

其实这两个忌讳放到其他明星身上根本算不得什么事,偏偏周泽楷记录良好,反倒将这两项突出来,让人质疑他耍大牌。

 

后来周泽楷人气高了,耍大牌也耍得有底气,除了个别黑子,倒很少有人拿这个说事。

 

但可能没有什么人知道,这两个忌讳,叶修也有。

 

只是叶修不像周泽楷那样遇到问题只能沉默不语表示不退步,他打太极一般将事情在你来我往间扼杀在源头,就算亲近如苏家兄妹,这么多年也没有发现叶修的异常。

 

对周泽楷和叶修而言,这两个不足为外人道的忌讳,是被烙铁狠狠刻印在记忆深处的永不愈合的伤口。

 

那天的医院格外的吵,警察来来回回,鞋底踏在地板上发出嘈杂的声响,护士行色匆匆,紧皱着眉头,对于突如其来的手术应对有度。

 

可这些对周泽楷来说都太吵了,他隔着玻璃盯着周母,隔着动手术的医生,他只能看到周母苍白的脸颊,她带着氧气罩,虚弱得好像下一秒就会消失。

 

他们为什么还在吵呢?周泽楷疑惑,甚至于心底生出一股怒火,他的妈妈游走在生死边缘,他们为什么还能肆无忌惮地发出声音呢?

 

对时间的感知被模糊,对空间的感知被压抑,周泽楷按在玻璃上的手指用力到骨节发白。

 

叶修几乎是狼狈地应付完警察的询问,他没有离开,他代替周泽楷去应付所有事情,来自警局的询问,关于车祸的调查,对周母的抢救,他本是不懂这些的,却不得不在一个下午在老警长的带领下快速地接受这一切。

 

他走到周泽楷身边,周泽楷并没有反应,或者说不管是谁走到他身边他都没有反应,周泽楷从周母被抬进手术室起就一直站在这里,谁也不理,似乎将自己封闭进另一个世界。

 

叶修强硬地把周泽楷的手拿下来,关节因为一直用力弯曲而一时无法伸直,叶修小心地搓揉着,直到少年手指的筋肉软化,才停手。

 

叶修抬眸,正好迎上周泽楷的目光,那个笑着的漂亮孩子现在面无表情,漆黑的眼瞳里似乎照不进一丝光芒。

 

“想抓东西就抓我的手吧。”叶修说着,将周泽楷两只手都握住,感受到那个孩子从毫无反应到试探性地用力,到最后将他的手指攥得生疼,叶修才稍稍放心。

 

周泽楷太安静了,从车祸发生到现在,他没有流过一滴眼泪,没有怒吼没有发泄,叶修也害怕,但在这个比他还小四岁的孩子面前,在这个时候,他必须站起来,才能成为周泽楷的依靠。

 

老警长也没有离开,他靠在墙边,看着双手紧握的两人,想抽支烟,却想起这是在医院,只得作罢。

 

里面的医生骤然忙乱起来,他们交谈着什么,甚至显得有些焦急,助手不断地拿起手边的刀具递过去。

 

这个时候,周泽楷和叶修发现周母醒来,她似乎被什么指引着,偏过头准确地捕捉到玻璃窗外的孩子。

 

周泽楷一下子扑到了玻璃上,那股狠劲好像要将自己硬生生从玻璃屏障外挤进去。

 

周母笑了起来,氧气罩挡住了她的嘴角,但这不妨碍周泽楷看到她弯下的眼角和眼中的笑意,于是他被安抚了,停下了自己的躁动。

 

大概是回光返照吧,周泽楷看着自己的母亲抽出手术布下的双手,一旁的医生注意到了她的动作,却未曾阻止。

 

他们见识过太多的死亡,和阎王抢过太多次人,直觉和事实都告诉他们,这个女人要死了。

 

周母将两只手挡在眼睛面前,然后又拿开,笑意盈盈地看着周泽楷,就像曾经她做过很多次那样。

 

周泽楷寡言,害羞,家周围的孩子都不愿意带他玩,他只能一个人在家里同玩具作伴。

 

后来周母知道了这个事,她拉着周父在休息日亲自和周泽楷做游戏,这是他们之间的暗号,蒙上眼睛,捉迷藏就要开始。

 

玻璃外的周泽楷又岂能看不懂她的意思,他缓缓地举起自己的手,眼睛却一直贪婪地望向周母,一笔一划妄图在心中记住她笑的样子。

 

温热的掌心覆在周泽楷双眼,挡住了他的视线,让他的世界归于漆黑,没有人说话,没有人走动,刚才喧嚣不已的医院一下子就寂静得好像死去。

 

然后周泽楷感受到了那个声音,它没有从耳朵传来,而是直直地刺进了他的心脏。

 

“滴——”

 

就在同一时间,周母闭上眼睛,她的心电图变成一条直线,监护仪发出刺耳的声响。

 

那位母亲还未看到她的孩子长大,还未看到她的孩子考上大学,走进工作岗位,还未看到他成家,甚至还未曾看到他的身边有人陪伴。

 

她最后能给予她的孩子的,只有一个拙劣的游戏。

 

而捂着眼睛的周泽楷终于在那一刻,嚎啕大哭。

 

 

 

“我不同意这件事。”叶修抱着手面无表情,“你们这是要毁了他。”

 

老警长正准备说什么,突然想起周泽楷就在门外,压低了声音:“你不要无理取闹,这是法律规定,没有人收养他就只能送去福利院。”

 

“再说,”老警长话锋一转,“据我所知你和他们也是才认识,你又哪来的立场趟这趟浑水?”

 

立场?叶修烦躁地磨了遭后槽牙,他大概是最没立场的那一个。

 

那就让他放手,眼睁睁看着周泽楷被送进福利院?

 

叶修又想起周泽楷,一场大哭后他又恢复了之前空洞的表情,或者准确说来,比之前还要沉默。

 

这一场无妄之灾带给周泽楷的伤害简直不可估量,如果被送进福利院之后……

 

叶修的思维不由自主地延伸下去,福利院也许能保证周泽楷吃饱穿暖,但心理上的问题该怎么办?周泽楷又不爱说话,要是在福利院里被欺负也不会吱声,他已经十四岁了被领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那么他就一定会在福利院呆到成年,福利院能保证他的学业么?叶修还记得周母和他说起周泽楷的自豪神情,不对现在不该考虑这个,现在的周泽楷能不能走出这场阴影都是问题。

 

“那我们一起生活吧。”那个孩子牵着他的手,笑意盎然。

 

不能让周泽楷去福利院,叶修的手不由自主地抓紧衣角。该怎么办怎么办,叶修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开始梳理问题的始末。

 

现在最严重的问题就是周泽楷没有人收养,按照法律,孩子在父母死后能接手的有亲戚,要好的朋友,和户口所在的居委会,但现在的问题是警方无法联系到周家的亲戚,甚至如果按照现在的记录,周家可能没有亲戚在国内,而国外也毫无线索,周父周母来国内时间不长,只有一些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并无人有意收养这个孩子,而户口所在的居委会更是把周泽楷看成烫手山芋,丢手都来不及,怎么会上赶着去收养他。

 

叶修没有资格收养他,他自己都只是个刚成年的大学生,没有经济来源,叶修甚至隐瞒了自己离家出走这一点,不然估计老警长连和他商量的机会都不给。

 

一切都仿佛走入死路,而老警长大概是感动于叶修车祸后还留下来帮忙的善良,仍然好声好气地同他商量:“福利院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样,里面设施很齐全,周泽楷进去能被照顾地很好,你要是担心可以每周去看看他,而且你一个学生,带着这么个半大孩子怎么生活?你连自己都还是个孩子,怎么去教育他,现在这个年纪正是三观形成的重要时期……”

 

这一番话砸下去,连叶修都开始动摇,是了,他怎么知道周泽楷跟着他能过得更好呢?

 

叶修心中的天平还没来得及倾斜太多,办公室的门就猛然被打开,周泽楷脸色苍白地握着门把手。

 

“周泽楷你……”叶修站起身,话说到一半,周泽楷突然冲过来死死抱住他,力道之大,箍得他生疼。

 

叶修感受到抱住自己的这个孩子在发抖,在刚才的一瞬间他看到了周泽楷的眼睛。绝望的死寂漆黑里,那只手死命挣出,不顾一切地抓住了叶修。

 

周泽楷将叶修当做深海漩涡里唯一的救赎,如果这时候叶修松手,等待他的,大概就只剩下无尽的坠落。

 

叶修在这个时候就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开手了。

 

他回抱住周泽楷,一下一下拍在他的脊背,让周泽楷停止颤抖。

 

“你要和我一起生活么?”叶修低声确认,怀里的孩子胡乱地点着头,似乎害怕叶修会消失,他更加收紧了自己的双臂。

 

叶修叹了口气,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他转头面对老警长,眼里是认命的无奈:“劳驾,电话借我用一下吧。”

 

 

 

 

 

 

 

TBC。

 

评论(26)
热度(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