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戏骨(七)

※我流娱乐圈背景

※演员周X导演叶

※专业相关都是瞎几把写

※经不起推敲的乌托邦,大量影射讽刺,观看不适请右上角,不接受嘴炮哦比心






程老到底是年纪大了,宿醉让他第二天整个人都精神恹恹,周泽楷的训练也顺理成章地被取消,老人独自手捧茶杯坐在躺椅上,背影怎么看都有点寂寥的味道。


但总有些往事是不能与人分担,周泽楷也未上前打扰,叶修看他坐立难安的架势,干脆把他抓去充当自己的司机。


魏琛也搭着他们的车下山,路上他坚持不懈地扒在驾驶座和副驾驶座的空隙里,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和未来的男主演培养深厚的革命感情让之后的工作能得到利益最大化的历史性交流”,然而叶修一句话就给他下了定义:“不就是瞎扯淡么?”


不过要说起来,魏琛也是能扯,即使周泽楷的回答很简短,他也能天南海北说得唾沫横飞,每句话开头都是“想当年老夫……”,在魏琛的叙述里他年轻的时候俨然是个背着吉他流浪四方的艺术家,信仰着爱与自由,就在魏琛准备给周泽楷讲述自己与一位西藏姑娘之间心灵与眼神的情感交流时,终于被忍无可忍的叶修冷笑打断:“那姑娘是不是特别热情特别真诚?”


“对对对,要我说那还是我魅力太大,小周你别看我现在这样,当年我也算是颓废浪漫的美男子,小姑娘都吃这一套。”


“贫道掐指一算。”叶修装模作样地举起手,“那姑娘真的不是本地向导?”


魏琛尴尬地顾左右而言他。


周泽楷心里多少对魏琛是有些羡慕的,每个人中二时期大概都做过独自一人到处流浪的梦,最后真正踏上旅途的却寥寥可数。


“不担心工作和前途么?”周泽楷问,他当初接受轮回的邀请时倒没有什么成为偶像的梦想,纯粹的生活所迫。


“年轻人,你才多大!”魏琛的语气十分痛心,“做事就这么瞻前顾后,安稳平淡卑躬屈膝的日子以后多的不是,少年人就是要活在当下。”


深沉地叹了口气,魏琛补充道:“当然我说的不是那个裆下啊。”


周泽楷:……


“看来你确实是活在裆下。”叶修反手就把一盒抽纸扔到魏琛脸上。


“那当然。”魏琛故作听不懂叶修加重读音的裆下是什么意思,“老夫永远是神一般的少年。”

 



戏骨最重要的角色一共有五位:作为主演的戏子,军阀的将军,将军的妻子女人,以及杀手和学生。


戏子自然是归叶修钦点的周泽楷所有,而其他四个角色,周泽楷只在和苏沐橙的闲聊中得知女人敲定了楚云秀。


周泽楷和楚云秀倒是合作过一次,那次偶像剧里她为还剧组里一位前辈的人情,演了个反派女配,然而楚女王自带气场太足,电视剧上映后粉丝居然呈现两极分化,女主派和女配派吵得不亦乐乎,也算是为电视剧带来了意料之外的热度。


而现在,周泽楷在叶修的办公室里迎来了杀手的试镜者。说来也巧,这位正好还是周泽楷为数不多的有交情的朋友之一,虚空的吴羽策。


吴羽策和周泽楷差不多同年出道,但两个人的演艺之路却完全不同,吴羽策就像许许多多普通的明星一样,演过很多戏,有一定量的粉丝,不太红也不算没有存在感。


周泽楷和他熟悉起来是在有档综艺节目中,明明比周泽楷还要小一个月,但吴羽策还是下意识地照顾着这个人气很高却寡言少语的同伴,再加上后来的几次合作,一来二去两人倒建立起了能勾肩搭背去找宵夜的交情。


吴羽策看到周泽楷倒没有太惊讶,毕竟周泽楷成为戏骨主演并不是什么秘密,他更关注的是他今天的试镜。


“叶导。”吴羽策先自家经纪人一步向叶修打招呼,语气因为认真反而显得格外冷淡,李轩落后一步,对于吴羽策的性子也毫无办法,只得同叶修寒暄的同时递过去一支烟:“叶导,多多关照啊。”


“你这是贿赂导演?”叶修把烟夹在两指之间,“就拿这个贿赂?”


“还有比这个更好的么?”


“李轩,这许久不见你更油了啊。”


“多谢夸奖多谢夸奖。”李轩毫无被讽刺的自觉,他同叶修认识很早,那时候甚至还没有开始带吴羽策,互损都成了他们之间特有的沟通方式。


这次试镜其实还是叶修先抛来的橄榄枝,他倒没指定吴羽策演哪个角色,只一句“除了男主和女主,你觉得你适合哪个?”,吴羽策通读大纲后,选定了杀手这个角色。


杀手在戏骨里前期占的戏份不太重,后来却是对结局有重要影响的角色之一,李轩也研究过这个人,关于杀手的过往提及不多,这个来自社会底层的孩子有着一身漂亮的功夫,他赚着染满鲜血的钱,却一腔热血,生平最为崇拜的是话本中行侠仗义的英雄人物,他爱钱,因为吃尽了没钱的苦头,他曾盼望大侠来救他与水火之中,最后却只能自己去成为这么个英雄。


这是个很难诠释的角色,而且并不很适合吴羽策,李轩也对他的决定提出过建议,不过显然吴羽策对这个难度颇大的角色跃跃欲试。


仍然是随意在大纲里指一段,这一次周泽楷从表演者变成了观看者,立场颠倒来得如此之快。


吴羽策低着头酝酿情绪,周泽楷则趁机重温大纲,这出是杀手自我剖析的一场戏,如果说在前面的剧情里杀手只是一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存在,那么这场戏才将杀手变成了有血有肉的人。


“你居然不曾看过?”吴羽策的表演已经开始,他翻身半坐到办公桌上,对着空无一人的转椅诧异道,“我听了没有十遍也有八遍了,我还以为你们唱戏的肯定哪个剧本都精通。”


似乎对面的人否认了,吴羽策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失望:“所以我说你们戏院的老板没有脑子,这戏不比你们每天咿咿呀呀的唱那玩意有趣?我上次和他说到这个事,他居然说我,说我什么来着?哦对说我粗俗不堪,还说什么下里巴人,明知道我没什么文化还非要和我拽这些,我又听不懂,你们老板是不是脑子不太好使啊?”


对面的人没忍住低笑两声,吴羽策也被带的开心起来,他双手枕在脑后,腿前后晃荡着,身体保持着一种危险的平衡:“我被我师父养大,从小没读过什么书,你们演的那些才子佳人什么的我都不懂,我就只喜欢看劫富济贫行侠仗义的大英雄。”


吴羽策眯起眼睛,仿佛陷入了久远的回忆:“小时候我们家那边有个说书先生,讲得那叫一个好,什么锦毛鼠白五爷,刺秦王的荆轲,还有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个顶个的大英雄,我那时候做梦都在想,要是我在街头被小地痞打的时候,他们之中的谁能来救我,那就好了。”


吴羽策叹了口气,眼脸低垂,有点伤心的样子:“可惜后来直到我出师,能一个人打得那群小地痞毫无还手之力,也没见过有谁对我伸出援手。”


手染鲜血的杀手也曾经是个需要人拯救的孩子,周泽楷突然就明了为什么苏沐橙说女人和杀手是戏骨里最可怜的两个人,杀手的心思还如同孩子,如果这是个和平的年代,那他可能就是个鲜衣怒马的少年郎,但这是乱世,杀手这样的人是很难活下去的。


“不过现在我也想通了,我也可以行侠仗义成为一个大英雄。”为了增加说服力,吴羽策还做了个恶虎掏心的动作,“等以后你们唱的话本里说不定就有我的名字。”


“不过大侠都要有个名头,你识的字多,来给我想一个?”吴羽策看着对面的人,漂亮的眼睛里闪闪发亮。


“好了就到这吧。”叶修拍拍手示意吴羽策结束演出,吴羽策长出一口气,刚从办公桌上跳下来,就听到叶修毫不留情的点评:“遗憾的是我觉得你并不适合杀手这个角色。”


吴羽策的嘴抿得紧紧的,他没有和叶修争辩,只是用眼神表达了自己的疑惑。


“你的表演非常不错,但你身上的少年意气不够。”叶修停顿了一下组织语言,“杀手是个很矛盾的人物,你对于他市井的一面表现得不错,但杀手飞扬洒脱的一面表现很不够,而且这更多是你本人性格所限,而不是演技问题。”


“所以很抱歉,我对你杀手这一角色的试镜很不满意。”根本没有给人缓冲的时间,叶修就无情地宣判了吴羽策出局的结果。


吴羽策看上去很沮丧,他为这个角色准备了很多,研究了很久,最后却败在这么个地方,实在是令人无法甘心。


李轩挠挠头,他也知道叶修于电影一项上的固执,正准备同老友打声招呼就同吴羽策打道回府。


“不过,你为什么不试试学生这个角色呢?”叶修的话让两人都停住脚步。


学生确实是李轩最开始中意的选择,这个还在校的青年清高又隐忍,前后剧情反转十分具有戏剧性。


“我觉得这个角色很适合你,不来试试么?”叶修又发挥起自己擅长的劝说大法,“不要总是想着在一棵树上吊死,学生这个角色也很有挑战的哦。”


吴羽策确实被说动,他皱着眉思索片刻,便爽快地答应:“那我试试。”

 



“卑劣就是卑劣,又何来上等卑劣和下等卑劣之分?”吴羽策低垂眼睑,也不知这讽刺是针对面前的人还是自己。


周泽楷回想起刚才吴羽策的演绎,再一次在心中感叹叶修看人的狠辣,就连吴羽策自己在试了一段学生的戏后,都感觉到两者的差距,进而答应了叶修的邀请,在戏骨里担任学生的扮演者。


而慧眼识英才的伯乐在送走李轩和吴羽策后,转头就拿起手机,哼着小曲拨出电话。


叶修心情大好地同周泽楷解释:“我还一直犹豫杀手这个角色该请谁,刚才吴羽策给了我灵感,这次怎么说也得把他抓来演杀手。”


正好电话接通,线路那头的人声音大得连站在一旁的周泽楷都能听到:“哎哟我没看错吧,老叶你居然会主动给我打电话?这是天下红雨了还是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了?”


“哟这不是黄少天黄大少么,你这话说的,咱俩什么关系,打个电话来问候一下多正常。”


“老叶你吃错药了啊神经兮兮的。”黄少天被叶修的做派恶寒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有事说事,我马上要录节目。”


“黄少,空个档期,来演哥电影不?”








TBC。

——————————————————————————

我觉得剩下演将军的简直呼之欲出……

评论(25)
热度(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