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戏骨(四)

※我流娱乐圈背景

※演员周X导演叶

※专业相关都是瞎几把写

※经不起推敲的乌托邦,大量影射讽刺,观看不适请右上角,不接受嘴炮哦比心






叶修能拜程老为师,其实也是通过了苏家兄妹的关系。


两兄妹是怎么认识程老已经太过久远而不可考,程老一个人生活在山上,苏沐橙和苏沐秋定期会来探望他,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程老待两人视如己出,比如现在,他就毅然决然抛弃了周泽楷和叶修,带着两兄妹去后山钓鱼去了。


于是本来定在明天的演技培训就只能提前,叶修临时顶上程老的空,对这个一大把年纪还任性得如孩童的老人哭笑不得。


早春的气温还不算高,中午就着明亮的日光在树下睡个午觉是最好的选择,但周泽楷显然没有那么悠闲。


“先来饰演一个伤心的男人吧。”叶修给出的题目很简单也很空洞,周泽楷不是喜欢多问的人,他思索了一下以前学过的东西,按照自己的想法表现出来。


叶修没有过多点评,他又紧接着出下一题:“然后饰演一个出差的路上意外发现女友出轨两人摊牌后愤而分手在回到公司却发现自己一直负责甚至就快要成功的项目被竞争同事抢走并陷害导致自己被开除心灰意冷之际准备从公司楼顶跳下去却在踏出最后一步的时候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从而重燃了生活的信心决定从头再来然而在关键时刻一脚踩滑不幸摔死的男人。”


周泽楷直接死机。


周泽楷也曾经学过表演,但他的表演是针对偶像剧,开心,悲伤,愤怒,嫉妒,各种各样的情绪,周泽楷所学的是如何在镜头前表现出这些情绪的同时使自己看起来更帅气,如果让叶修来评价,那就是这该死的偶像包袱。


叶修看着周泽楷的眼睛,一字一句认真地和他说:“要想演戏,就要先入戏。”


“世界上没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自然也不存在两种完全相同的情绪,否则的话,编剧们也不必绞尽脑汁地用层出不穷的形容词将情绪加以区别。”


“现在的演员已经分裂成两条路,一条是能够标准地表达出各种情绪,这条路好走,所以走的人多,但这样的表演太过于标签化,再好的剧本都得浪费。”


“另一条路很难,走的人少,那就是你得把自己放进故事里,成为你要演的角色,去感受他的喜怒哀乐,再表现出来,这条路几乎没什么技巧或者捷径,每个人的方法都不尽相同,但在我看来,只有这条路才能称之为表演。”


叶修的话让周泽楷想起了曾经,他在成为演员的初期,也相信过这种说法,演戏要先入戏,但他的表演培训老师却推翻了他的观点。


他说,表演没有那么玄乎,要真的在镜头前哭得眼泪鼻涕横流,哪个观众乐意看?要是在屏幕里看到你笑得后槽牙都能看到,哪个妹子还能掏钱买你的写真?


这是一个看脸的世界,老师是这么总结的。


但现在叶修告诉他,表演就是如此。


也许在周泽楷的培训老师看来叶修这种人就是傻子,固守着他认为完全不可能做到的古板教条。


周泽楷还记得自己看过叶修的电影,是他从大学毕业后的第一部作品,在电影的尾声,饰演男主的林敬言挂掉了电话,他像是承受不住汹涌而来的悲伤,整个人都颤抖扭曲,重重地摔在地板上,发出无声的嘶吼,电影当时给了一个安静的俯拍镜头,没有配乐,没有台词,周泽楷那时候完全没去想观察林敬言哭得帅不帅,他只感受到了男人身上透骨的绝望,压得当时坐在沙发里的周泽楷几乎喘不过气。


后来周泽楷也在节目的后台见过林敬言,那是个很儒雅温和的男人,待人接物都让人不由得想要亲近,那时候的周泽楷踌躇了很久,也没有上前交谈。


其实他很想问问林敬言,演那个镜头的时候,他在想什么?


好在多年之后,叶修给了他答案。


“小周,你现在闭上眼睛。”叶修把声音放低,带着某种诱惑的引导,“从那个故事最开始,想象你就是那个男人,经历了一切,在掉下高楼的那一瞬间,你在想什么?”


叶修安静地等待着,周泽楷的眼睛在薄薄的皮肉下转动,就好像他真的是那个男人,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走马观花地看着自己荒唐的一生。


周泽楷睁开眼睛,他的眼瞳里缭绕着被命运愚弄的愤怒和对人世间最深的眷念。


叶修笑了,虽然还差一点,但他已经在周泽楷身上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江波涛再次来到程老的地方已经是半个月之后。


他掐着时间算了一下,是时候来探望一下周泽楷,选在半个月的时间,既不会在周泽楷学习的起步阶段打扰到他,也不至于太久而显得公司对他不上心。


他给周泽楷安排了封面拍摄,昨天两人就沟通过,江波涛中午来接他,周泽楷工作效率一向是业界良心,顺利的话还能赶回来吃晚饭。


叶修主动从周泽楷手里讨来接江波涛的差事,倒不是他闲得慌,只是程老一看到他抽烟就横眉竖眼,他就索性到门口来抽个痛快。


学生时代的叶修倒没有这么大的烟瘾,后来当了导演,经常成宿成宿地看剧本或者拍戏,为了提神抽得狠,和他固执不肯消退的黑眼圈一起成为叶修的标志物。


江波涛抵达的时候看见叶修靠着门框抽烟,听到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叶修就回过神,他把燃着的半根烟夹在手指间,挥手同江波涛打招呼。


江波涛被领着到后院时,周泽楷还在进行上午例行的戏曲训练,他身上穿着粉色的戏服,里面穿着贴身的黑色背心。


周泽楷很少会穿粉红色,这倒不是他不适合,真正的偶像是不挑衣服甚至颜色的,只是轮回希望周泽楷的寡言能往高冷有气质方面靠,所以给他选的配色大多都是黑白灰或者冷色,衬着周泽楷轮廓分明的五官,撩得屏幕前的粉丝们心脏直跳。


但粉色凸显的却是周泽楷的眼睛,黝黑温润的眼瞳,化了一池早春的残雪。


江波涛秉持着自己作为经纪人的职业素养,大爆手速拿出自己的手机给周泽楷拍了一张。


一向高冷又荷尔蒙爆棚的男神偶尔的温柔更能掀起风浪。


叶修站在旁边斜眼看着江波涛修图发微博,还不忘提醒他“……你最后这么写,给大家点悬念,大家就更期待电影了。”


“叶导其实你可以转发的,这样宣传效果更好。”江波涛建议。


“我那微博早就忘了账号和密码了,你忍心为难老人家的记性么?年轻人不要这么小气嘛。”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小气的年轻人江波涛只能默默重新编辑微博。

 



“小周,头偏向右边一点,眼神再忧郁一些,对对对就是这样。”摄影师按下快门,对于自己抓到的画面十分满意,“小周今天状态很好啊,休息一下,我们再接着拍下一组。”


周泽楷点点头,聚光灯下的温度并不舒适,他走到自己休息的位置时,就看到江波涛正拿着手机刷微博刷得起劲。


这种情况是很少有的,江波涛并不是一个将微博当做娱乐项目的人,或者说在他们,包括周泽楷眼里,微博更多是和粉丝交流的平台,是工作的一部分,他们本来就是供人娱乐的对象,还让他们看着别人的绯闻娱乐也委实太难为了点,或许公关部的吕泊远和吴启会更有兴趣,在辨别各家消息真假和炒作手段方面他们一向都天赋异禀。


“小周你来看。”江波涛把手机递给周泽楷,手机界面上是周泽楷的微博首页,这个微博大多都是交给公司打理,手指上下滑动,周泽楷看到了一条发送时间为早上的微博,是自己在戏台上训练的照片,江波涛细心地把旁边的梨花也归入了画面,虽然花期已近尾声,但总算聊胜于无。


周泽楷第一次知道自己在戏台下看起来是这个样子,颇为好奇地多看了两眼,江波涛示意他继续看:“你看评论。”


略过一大片“不娶我你为什么要撩我!”“楷楷美颜盛世!”的日常,周泽楷看到了江波涛所指的东西。


“表白楷楷!以及是我的错觉么,我觉得这次楷楷变化很大诶,他站在台上的时候我真的有种是个倾城美人的感觉,我家楷楷好厉害啊,期待新作!!!”


变化很大?周泽楷又返回那张照片,认真地观察了片刻,得出结论。


腰真僵硬,难怪被程老骂了。


不过确实好像比以前要鲜活许多,那条评论下面也陆续有人发现了这一点,兴致勃勃地开始猜测周泽楷下一部作品的定位。


虽然之后也有黑子阴阳怪气地讽刺周泽楷不要以为披上戏服就真的会唱戏了,或者语气诚挚地嘲笑他是不是需要自带录音上台,不过这些都没能影响周泽楷的心情。


也许是粉丝看偶像都自带滤镜,但努力能被人看见,终究是件幸运而令人感动的事。


摄影师吆喝着继续工作,周泽楷把手机递回给江波涛,回到他该在的位置。


“下一组……小周看上去很开心啊,是有什么好消息么?”摄影师打趣。

周泽楷笑笑并不回答。


不过也算是好消息吧。

 






TBC。


评论(2)
热度(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