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戏骨(三)

※我流娱乐圈背景

※演员周X导演叶

※专业相关都是瞎几把写

※经不起推敲的乌托邦,大量影射讽刺,观看不适请右上角,不接受嘴炮哦比心






叶修醒来的时候花了点时间,梦里有个眉眼熟悉的人低低地给他唱着一首歌,以至于他听了好一会儿才发现是自己放在枕头下的手机闹钟在响。


叶修眼睛都不带睁开的就熟练地关掉了闹钟,之前为了剧本他经常和苏沐橙讨论到深夜,不过一般到了十二点视频那边的苏沐秋立马就摆出兄长的架子,不顾叶修的调侃和苏沐橙的抗议恶狠狠地切断网线,催着自家妹子上床睡觉,叶修也只好孤家寡人地继续和剧本死磕。


程老一般十点就得睡觉,而且不光自己睡,还非要两个年轻人也睡,拗不过他的叶修只好在程老的监视下乖乖洗漱完毕躺上床,本来以为就自己的生物钟怎么也得翻滚翻滚才能入睡,结果一沾枕头就人事不省。


难得的睡了个饱,叶修醒来之后只觉得神清气爽,当然这只是一部分的原因,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从来没有在这张床上睡到自然醒。


刚毕业那段时间,叶修为了自己第一部电影里戏曲相关的部分跑来和程老学戏,死皮赖脸求了好久才得以让老人松口。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出被打扰的气,程老总是天还未亮就把叶修提溜起来吊嗓子,可怜叶修一个夜猫子作息的人,生生被程老纠正成十点睡五点起的健康好青年,连小肚子都消瘦了不少。


叶修是在戏台那边找到周泽楷的,他正在程老的监督下练习着台步,一米八的青年小步小步地在戏台上走着,他应该已经练了很久,叶修看见周泽楷的鬓角已经被汗濡湿。


得心应手的背后是无数次枯燥无味的练习,轻盈的步伐在最开始是一遍遍脚对戏台的度量,周泽楷从天没亮开始就在程老画下的方寸间来回,他第一次知道戏曲的情绪甚至渗透到了台步里,前移后退,左移右挪,光是一双脚就走出喜怒哀乐。


越是看着周泽楷练习程老就越满意,周泽楷身体的协调性非常好,程老纠正他的动作后,经过很少的重复他就能掌握,而且周泽楷显然会思考,程老教给他的动作他几乎是很快就能抓住关键点。考虑到拍电影的需要,程老优先训练了他的身段,台步看上去简单实际学习的时候却是一个细致活,但从开始训练到现在周泽楷没有露出一点不满的神色,即使程老有些要求对现在的他来说有些过了,他也只是一声不吭地达成。


一个努力,聪明,又踏实肯干的徒弟谁不喜欢,如果说一开始只是看在叶修的面子上勉强收下这个青年,现在程老对周泽楷简直不能更满意,他挠挠自己的下巴,决定在心里的排行榜上把叶修再下一位。


旁观的叶修显然不知道程老心中所想,不然肯定要大声讨伐老人的喜新厌旧,很久没有这么空闲的时间了,他懒懒地靠着梨树不想动弹。


训练一直到快要中饭的时间才结束,程老看着显然累坏了的周泽楷有点心虚,他一开心就没掌握得好训练时间,作为补偿他拍了拍年轻人的肩头,鼓励他说:“学得不错,明儿咱们继续。”


周泽楷感激地笑笑:“谢谢程老。”


程老摆手:“少来这些虚的,我看不惯。你还真是个学戏的好苗子,叶修可算干了回人事。”


这次听了个明明白白的叶修啧了一声,在言语上挤兑对方都成他们爷俩的惯例,不过他过来是有更重要的事说的:“程老,早上沐橙来短信,一会儿她和沐秋要来看你。”


一听到苏沐橙的名字程老瞪大了眼睛:“沐丫头要来?什么时候?”


叶修悠哉悠哉地补充道:“大概也就午饭的时候吧。”


“你不早说!”程老立刻跳脚,奔向厨房,估计是吩咐厨娘多做些苏家兄妹爱吃的菜去了。


扳回一城的叶修咧开嘴满意地笑着,周泽楷仍然保留着以前在公司练舞的习惯,他用自己带的毛巾擦掉满头的汗,摆脱了纠缠自己一上午的黏腻触感。


“学戏感觉怎么样?”叶修没有走上戏台,这使得他和周泽楷说话的时候不得不像观众一样抬起头。


“很好。”周泽楷点头。


“那就好好学,对你以后的事业也很有帮助。”叶修说完这句话就自顾自地离去,留下周泽楷一个人愣在戏台。


就像魏琛问的那样,周泽楷也想知道,叶修为什么这么培养自己。


尤其在叶修吝啬于与他来往的五年后。

 



苏沐橙是在饭桌上见到周泽楷的,因为冲凉而迟到的青年窘迫地点头向两位客人致意,就一溜烟跑到唯一剩下的位置坐好。


苏沐橙仔细地打量着周泽楷,他确实有让粉丝为他疯狂的资本,不过在苏沐橙看来也只有这样,她的目光太过直白,叶修咳嗽两声介绍:“小周,这就是戏骨的编剧苏沐橙。”


“你好。”周泽楷有些惊奇地问好,毕竟是娱乐圈内的人,在他看来苏沐橙完全有出道的资格,不过苏沐橙对他就没这么友好:“你刚才是在后院的戏台?”


虽然不是正常认识的套路,周泽楷还是好脾气地回答:“在训练。”


“你还需要训练?”苏沐橙笑眯眯地问。


这句话问得就很失礼,周泽楷一时拿不准是苏沐橙刻意为之还是她无意识的习惯,他不爱说话,但平时跟着江波涛混多了,在场面上怎么也不会失态:“为了电影在跟着程老学戏。”


“我看你以前的电视剧可真看不出你这么努力啊。”苏沐橙是用惊叹的语气说出来的,但话里的意思怎么看怎么讽刺,要是到这个地步周泽楷还看不出苏沐橙是针对他就真是傻了。


而事实也如周泽楷所想,苏沐橙就是故意的,在听说叶修选周泽楷作为戏骨的男主时,苏沐橙把叶修生吞的心都有了,她和叶修认识也有好几年,叶修的第二部电影剧本就是苏沐橙亲自操刀,在选角方面叶修一向是尊重她的意见,然而这一次他执意要用周泽楷,苏沐橙憋了一肚子气,自然对矛盾的源头恶声恶气。


这不能怪苏沐橙,每一个作者呕心沥血写下故事,为此可能会在无数个夜里为了构思情节辗转反侧,翻阅数量可观的艰涩资料,没有哪个人不希望看到自己的故事被完美呈现出来,如果叶修是普通的商业片导演,选人气高的男演员作为主角也无可厚非。


但他是叶修。


苏沐橙永远都记得叶修曾和她说过的那句话:“电影是艺术品,不该是商品,不该被那些人挟持,更不该让真心喜欢它的人都要低下头,成为和他们一样的庸才。”


第二天苏沐橙就整理好自己想了五六年的一个故事,交到了叶修手上,在此之前她从未想过自己的故事有一天能够被搬上大荧幕。


这是每一个作者都做过的梦,自己的文字能变成音乐,变成画面,变成视频,而叶修让苏沐橙的梦变成了现实。


苏沐橙带着赌气意味地戳着自己碗里的青菜,一旁的苏沐秋只得出来打圆场:“周泽楷是吧,我经常在电视上看到你演的电视剧。”


周泽楷礼貌地笑笑,他现在才察觉到,从苏沐橙到程老,甚至于叶修本人,他们和周泽楷以前遇见的娱乐圈中的人是不一样的。


以前在剧组,大家夸他的时候都说的是“小周人气高还不摆架子”,因为他人气高,所以剧组会把男主的性格尽量朝周泽楷擅长的方向改,所以即使他的台词比较弱也不会被斥责。


但褪去了一切虚伪的称赞,周泽楷在演技方面的不足于这三天暴露无遗。


“那我看你这几天磕剧本磕得这么拼命。”叶修带着点戏谑地问苏沐橙,漂亮的姑娘一把把筷子放到桌上,严肃地说:“其他的我不管,但我的职责就是把故事完整地呈现出来。”


“小周确实在演技方面比较欠缺。”叶修话锋一转,“但我会帮他的,这几天他跟着程老学戏,我也在这指导他演技方面的问题,这样你放心了吧。”


这下不光是苏沐橙,苏沐秋都诧异地看过来,两人一脸“懒得连出门买饼都不去的人别开玩笑了”的表情。


“这年头怎么说真话就没人信呢?”叶修表示自己很受伤,所以趁程老还在厨房赶紧偷吃了他最喜欢的剁椒牛肉。


反复的质疑和确认后苏沐橙终于相信叶修要亲自指导周泽楷这件事,这让她多少对之后周泽楷担任男主多了些信心。


“那好吧,我就相信你的选择。”放下芥蒂,苏沐橙也爽快接受了帅气的男主角,“小周,期待之后在戏骨里你的表现。”


编剧大人终于松口,周泽楷觉得自己又闯过了一关,程老适时地端着最后一道菜走进饭厅,苏沐秋上前接过盘子,程老拍拍手,颇有领导风范地宣布:“吃饭,天大的事咱们也吃了饭再说。”






TBC。

————————————————————————————

我觉得我还是有说明一下的义务,关于沐沐的设定问题

在我这篇文的设定里,沐沐是一个父母双全,苏沐秋尚在的设定,她从小是被宠到大的,所以就算会ooc,但我还是觉得这样长大的沐沐会比原著更多些锋芒。这是我希望沐沐起码在我的文里能够幸福和自由一些的私心。

还有沐沐对小周这么针锋相对的问题,除了设定上沐沐更锐利之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在我看来,剧本被改编成电影,完美地呈现是每一个作者的愿望,甚至是不可退让的底线。

这是戏骨里一直贯彻的一个想法:我想写的是对的逻辑,而不是合理的逻辑。

我知道这个想法很理想化,不过我觉得这就是全职带给我最重要的东西,有些东西即使环境再怎么变,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

虽然写在这可能比较晚,但戏骨确实不是一篇金手指甜文,肉废也表示没有荤食,上错车的乘客下车还来得及。

四章之后剧情估计就奔着我放飞自我的方向一去不复返了,未免以后被人撕或者被举报卖假药【×,现在退票还来得及【比心


评论(5)
热度(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