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戏骨(二)

※我流娱乐圈背景

※演员周X导演叶

※专业相关都是瞎几把写

※经不起推敲的乌托邦,大量影射讽刺,观看不适请右上角,不接受嘴炮哦比心






叶修用手肘撑在车门上,试图用一种很潇洒的方式跟副驾驶座的江波涛打招呼:“早上好啊。”


“叶导早上好。”江波涛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经纪人,但叶修的下一句话差点让他没绷住:“看在我给你们带路的份上你去后排,副驾驶让给我呗。”


江波涛并不是很擅长应付叶修这样的人,你问十个和叶修合作过的圈内人他如何,九个都会告诉你他恣意妄为,剩下一个面上笑眯眯地应和着,在心里也这么说。


叶修处事的方式并不是江波涛熟悉并欣赏的那种,比起他江波涛更愿意和喻文州之流打交道,虚虚实实都藏在话下面,尽管费点脑子,但起码看起来相处和谐,而叶修就像不按套路出牌的剑客,手中的武器横冲直撞,让他手忙脚乱。


江波涛看了眼窗口的叶修,那人笑眯眯地看着自己,他叹了口气,认命地打开车门换到后排。


“谢啦小江。”叶修喜滋滋地系着安全带。


看着前排两个已经头碰头在研究路线的人,江波涛摇摇头,打开后座的笔记本准备工作。


不过,江波涛在等待电脑开始的时间难得走起了神。


那两个人怎么突然就这么熟悉了?

 



周泽楷对于戏曲的认识大概和大部分普通人一样,厚重的妆容,斑斓的饰品,精致繁复的衣物,以及红墙黑瓦前抛起的水袖。在他的印象里戏曲是属于皇城四四方方的戏台,嬉笑怒骂悲伤苦乐都混在琐碎的梆子声中,看客们操着一口流利的京片子叫好或评价,人多时极热闹。


他从未想过,叶修会带他来这么个地方。


白墙灰瓦的建筑,一株快要开败的梨花从墙头怯怯地伸出枝干,大门口悬挂着的灯笼倒是红得可爱。


周泽楷曾经见过这样的景色,不过那是在隔着千山万水的江南水乡,而不是这个沙尘暴与雾霾齐飞的北方城市。


江波涛从车后面提出周泽楷的行李箱,这次周泽楷拒绝了所有的生活助理安排,独自一个人前来,就连江波涛也只是送他到达目的地就要离开。


于情于理江波涛都准备跟着进去打声招呼,周泽楷接过他手上的行李,而那边的叶修已经直接推开了门:“程老,我给你带徒弟来了。”


门里面没有应答的声音,叶修自顾自地招呼着两人走进去,熟稔程度之高就像在自己家一样。


踏进门的一瞬间,即使在之前就已经有预感,周泽楷还是有种一脚越过了大半个国家,到了春暖花开的南方的错觉。


周泽楷曾经对生物方面很感兴趣,现在粗略一看,能在这个不大的庭院里看到不少珍贵的植株,它们被种在精致的花盆里,摆放在曲折蜿蜒的桥上,亭台楼阁,泉石花木,它甚至比周泽楷在画中所见过的苏州园林更漂亮。


不过比起资料上教科书般布局的园林,眼前的庭院显然多了份随性,周泽楷辨认出那些特属南方而难以养活的花朵们并没有按照颜色和形状一一呆在它们最合适的位置,它们熙熙攘攘地霸占了一个角落,开得嚣张又热闹。


但是,似乎有什么违和的东西混进去了。


周泽楷疑惑地嗅闻着,在花香里掺杂着的是什么味道?


答案很快就揭晓,叶修带着两人走到位于里面的亭子,抱着手颇不客气地对蹲在地上忙活的人说话:“不是我说,程老,你怎么说也是老艺术家了,在这么漂亮的园子里烤肉这种事,你也干得出来?”


程老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灵活的动作和略微发福的身材一点都不符,他手上还拿着盐罐和蒲扇,中气十足地瞪着叶修:“你个小兔崽子,漂亮园子就不能烤肉了?怎么出去混两年搞得跟那些老古板一样矫情。”


程老连珠炮似地数落着叶修,叶修举手告饶,赶紧转移火力:“得得得都是我的不是,来看看我给你带的徒弟。”


周泽楷上前一步,将准备好的礼物恭敬地递上去:“程老好,我叫周泽楷,请多关照。”


程老收下周泽楷的礼物,他打量着面前的年轻人,偏头问叶修:“你说让他和我学什么来着?小生?”


“你忘了,上次说好的,青衣。”


叶修话音刚落,程老眼一瞪,就要把礼物递回周泽楷手里:“胡闹!”


“等等等等,程老你别这么急。”叶修一把挡住程老的手,“这就才看了一眼你就知道不合适啊?”


“难道我这么一大把年纪看人还看不得准?”


“哪里的话,程老的眼光谁敢不信?你就当卖我个人情,先教教再说,这孩子真心想学,人也踏实,我拍胸膛担保的人你还不信?”


程老狐疑地看着叶修,倒是没了刚才不容反驳的气势,似乎认真考虑起叶修的劝说。


“难道我还会坑你?你说是吧,小周。”叶修一扯周泽楷的袖子,周泽楷赶紧接话:“我会努力的!”


“既然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程老慢条斯理地收回了自己的手,“你这个徒弟老头子我就收下了,不过,”他话锋一转,“如果之后你要是跟不上我的进度或者吃不得苦,那就只好请你打道回府了。”


“谢谢程老,我会坚持下来的。”周泽楷直到此时才松了口气,眉梢眼角都染上些笑意。


“这相貌倒是长得一顶一的好,就是这身段……”程老绕着周泽楷转了一圈念念有词,俨然已经开始构思自己的徒弟改造计划。


“程老,你的肉要糊了。”叶修轻飘飘地一句,立刻拉回了程老的注意力。


“净和你们说话去了。”程老似真似假地埋怨着,手忙脚乱地给烤肉撒上调料。


一直没吱声的江波涛悄悄移到周泽楷身后,低声问:“没问题吧小周?”


周泽楷没有回答,但弯下的眼角里已经有了答案。

 



送走江波涛,周泽楷就被程老拎到了后院,那里有一方戏台,一株梨树斜斜地靠在戏台旁边的围墙上,周泽楷仔细观察了一下,估计正是他在外面看到的那株。


创作者对创作的工具总是有一种谜一般地执着和精益求精,比如作者喜欢在纸笔上挑选,乐器是音乐人生命一般贵重的珍宝,而程老作为多年的老戏曲家,无愧于他豪放的性格,直接为自己砌了一方戏台。


戏台应该很老了,红棕的角柱上痕迹斑驳,却又被维护得很好,周泽楷站的位置堪堪能看到戏台的地面,干净的地板上只有被风携卷而来的梨花。


“你有到现场看过戏么?”程老突如其来地发问,周泽楷老实地摇头,他的生活从进入轮回后就变得拥挤,各种各样的工作,使得周泽楷十分忙碌。


这倒是个极为有趣的事实,作为一个专业娱乐别人的演员,周泽楷本身的娱乐时间却比一般人还要少。


“你们这些年轻人啊。”程老啧啧摇头,他伸手一指:“你去给你师弟来一段。”


被指的叶修刚拿出烟盒,可怜的烟才冒出半个烟嘴,就被他手一抖又跌了回去,叶修苦笑:“程老你别玩我,我都丢了这么久了,你这明摆着让我丢人现眼啊。”


程老把头一偏,摆明了一副不听解释的样子:“你去不去?”


叶修举手以示妥协,摇着头走进屋内,程老认真地同周泽楷说着话:“一会你认真感受,学戏就要从看戏开始……”


周泽楷这只耳朵听着,脑子里不可抑制地有点走神。


说出去大概一大半的人都会拍手叫好,从来都只有叶修三言两语堵得人说不出话,何曾见过他这样吃瘪的样子,真是让人说不出的新鲜。


叶修很快就出来了,他随意选了件浅色的戏服撘在自己的衣服外面,没有化装也没有拿道具,程老看到他这副样子,倒像意料之中一样,从包里掏出了一盒胭脂。


“戏最重要的除了唱念做打,还有就是眼神,这眼神里一旦有了戏,整个人就演活起来,叶修你过来。”程老冲叶修招手,叶修摆着一张生无可恋的脸走过来,被程老摁坐在一旁的石凳上,他用手指挑了些胭脂,细细地抹在叶修的眼角,老人手法熟练,不用刷子也能得心应手,朱色的粉末在尾部收束成略扬起的梢。


“去吧。”程老一掌拍在叶修背上,转头继续教育周泽楷,“我给他眼角上点妆,你记得观察。”


被自家师父无情拿来当做教育案例的叶修只能独自登上戏台,而从帐幕后走到前台,叶修就不再是叶修。

 

叶修是从台侧上去的,几步走到了台上,距离把握得刚刚好,不至于让台下的人看不清他的模样,却又有着清晰的距离感。

 

然后他举起袖子挡住一半脸,露出一半轻挑的嘴角。

 

周泽楷一直知道叶修的手很漂亮,不论是拿着剧本还是夹着烟的时候,但叶修对此显然是不甚在意的,比起被夸赞手的美丽他可能更宁愿听到被认同常抽的香烟牌子。


现在那双手从戏服的袖口里伸出一点指尖,随着叶修的动作或隐或现,周泽楷的眼神追逐着那一点,或许是太过于明显,一旁的程老出声提醒:“注意他的眼睛。”


周泽楷应声看过去,就再也移不开视线。


他被那抹红抓住了,周泽楷第一次知道人的眼睛可以看出那么多东西,戏词的尾音被拉得老长,在他耳边打着转,贴着脸颊滑过。叶修在戏台上小步地辗挪,戏服有些长,梨花攀附着他的衣摆低低跃起。


这是他从未见过的叶修,在他们分开这么长的时间之后,变得如此耀眼灼目。







TBC。

————————————————————————————

这里说一下,文里面的戏曲,是京剧和昆曲的杂糅……

本来我准备是写京剧的,但查了好几天资料发现昆曲也有很适合的部分,所以我干脆直接杂糅了,统称戏曲,这样还能模糊掉一些细节设定啊我真是机智【划掉

_(:з」∠)_身边并没有学戏曲甚至喜欢戏曲的朋友,所有的资料都来源于纪录片和一些文本资料,所以难免有遗漏和错处,专业的朋友打脸请轻点(*/ω\*)

评论(13)
热度(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