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戏骨(一)

※我流娱乐圈背景

※演员周X导演叶

※专业相关都是瞎几把写

※经不起推敲的乌托邦,大量影射讽刺,观看不适请右上角,不接受嘴炮哦比心


 

 

 

后面看烦了,来第一章高能预警

本文含大量对现实明星事迹讽刺,作者是个十分任性的人,所以我写文我开心,你看得不开心右上角就好,不需要和我说,说了我也不改,关爱辛苦码字的作者,世界不围着你转,你喜欢的我不喜欢,不要强加你的三观给我,靴靴ヽ( ̄ω ̄( ̄ω ̄〃)ゝ

如果能接受以上,那么就请开始享用吧

 

 

 




“叶导。”


江波涛带着人来的时候,叶修正在看苏沐橙的回复,他们就那句将军的台词讨论了好几天,他觉得苏沐橙的版本太过于少女,苏沐橙发了个嫌弃的表情,说:“那是你不懂爱情,单身这么多年的家伙没资格有意见。”


隔着屏幕叶修都能想象出对面自家编剧翘着腿的不屑姿态,虽然他很想原话奉还给苏沐橙,但鉴于叶修还要靠她每次来的时候给自己带街口那家的绿豆饼,所以他怂了。


在这种小细节上叶修一向是很识时务的。


他暂时放下手中的事,语气里听不出是讥讽还是称赞:“比约定的时间早了二十分钟,难得啊。”


“毕竟叶导在电影这方面是前辈了,我们小周当然想多跟着您学点东西啊。”江波涛一向八面玲珑,客套话信手拈来。


虽然面上不显,但江波涛心里其实还是有点发虚。


至于发虚的原因,他用眼角余光瞄了眼身边乖乖站好的周泽楷。


周泽楷的演艺之路无论是谁看到都要称赞一句好运,颜好,努力,刚成年就被轮回相中,培训两年后出道,三年以来凭借在多部偶像剧里的出色演出圈得了大片死忠粉。


但有粉自然也有黑,偶像剧青春靓丽,也毫无内涵,所以周泽楷的演技也一直备受争议。


关于周泽楷是不是花瓶的争论自他出道起就从未停歇,他的每一部电视剧都会被粉丝和黑子掐得跟世界大战一样,最激烈的时候他们甚至为了周泽楷新拍的广告都掐了起来。


然而关于这个广告的讨论最终定格在一条发言上。


“难道你们不觉得周泽楷念完台词就已经是超水平发挥了么?”


这句立场难明的话一下子堵住了双方的嘴。


轮回并不想周泽楷止步于此处,毕竟年轻帅气的新人一茬接着一茬,偶像派是不能长久的,所以这次他们有意让周泽楷往电影方面发展,转型成实力派。


这部电影就是叶修正在筹备的新作,戏骨。


当时他们手里有好几部电影待选,但一向乖巧听话的周泽楷这次吃了秤砣铁了心,一口咬定非戏骨不接,江波涛苦口婆心地给他分析利害,周泽楷也乖乖听着,等到江波涛说得口干舌燥,端起桌上的水杯喝水时,周泽楷才接话:“接戏骨。”


江波涛差点被水呛死。


最后江波涛甚至抱着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心态联系了叶修那边,更出乎他意料的是,那边居然轻飘飘地来了一句:“成啊,明儿来试镜吧。”


每年导演系学生的毕业作品流出来的时候,总会有那么几个出类拔萃的精品吸引人们的注意,叶修就是那一年的佼佼者,电影不长,台词也寥寥无几,却成为至今新生们必看的代表作品。


之后叶修出道五年,拍了两部电影,两部电影的评价褒贬不一,有人从电影院出来就撕了电影票,怒骂叶修装神弄鬼故作玄虚,也有人看完后盛赞叶修是电影界的希望。


但无论怎样,叶修那两部电影包揽的奖项都是实打实的,这让黑他的人无疑底气不足。


而在业界内,叶修的严苛是出了名的,他拍电影只选最适合的演员,所有主要的演员都要自己试镜之后反复斟酌才能拍定,水平不够的不管是谁介绍来的都一律打回去,江波涛联系的时候完全是抱着通过叶修让周泽楷死心的想法,结果那边居然答应了。


万万没想到事态会这么发展的江波涛只能硬着头皮带着周泽楷来试镜,坐在转椅上的那个人穿着简单的白t恤和休闲短裤,因为作息不规律还有浓重的黑眼圈,叶修吊儿郎当地打量了一番周泽楷:“大纲看了么?”


“看了。”周泽楷点头。


“那就来一段刚出场时戏子在舞台上的表演,需要道具么?”


周泽楷摇头,叶修便由着他准备,招呼着江波涛坐下来,他习惯性地递了一根烟给江波涛,递到一半突然想起来:“我忘了你不抽烟了,抱歉。”


江波涛笑笑,并不多说。


他是专门应付人事的人,尽管私下不抽烟,场面上递烟的他都会收下,也不知道叶修是怎么看出来的。


很多人说叶修是理想主义者,难以在这个圈子生存。


也许未必呢。

 



“你要用这种水平来参演我的电影?”对于周泽楷的表演,叶修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江波涛心里一紧,正准备上前打圆场,叶修已经不留情地开始数落:“你这也叫戏腔?这顶多只能算假声,唱念做打这四项你做到了哪项?眼神根本就是死的,身体僵硬得就像木头,你是来敷衍我呢周泽楷?”


周泽楷就像个被老师训斥的学生,老老实实地低头听着,拳头攥得死紧也不为自己辩解一句,江波涛急了:“那个叶导,毕竟小周以前并没有接受这方面的专业训练,而且小周之前也有恶补,他连续几天都在戏曲相关的。”


应该甚至更早,在周泽楷第一次看到叶修的大纲时,他就马不停蹄地开始接触这方面的知识,但戏曲之高深,又岂是周泽楷一个门外汉不得其法的学习就能掌握。


“小江,这不是理由。”叶修直视着江波涛的眼睛,“努力并不代表做得好,水平不够就是水平不够。”


房间里一下子沉默下来,连带着空气都变得凝固,春末的阳光还不算炽热,明晃晃的让人生厌。


这还是周泽楷第一次收到这么严厉的训斥,即使是他刚踏入娱乐圈一无所知的时候也不曾有过。


周泽楷张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叶修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事实,但他从未想过当这些话真的由叶修说出来的时候会这么让他这么难堪,这么慌乱。也许叶修下一句就是让他哪儿来的哪儿回去,然后找一个比他专业得多的演员。


周泽楷有些泄气,他感觉到自己连日超负荷工作的脑袋有点眩晕,大概回去睡一觉才是比较现实的选项。


“哭了?”叶修的声音突然拉近,周泽楷惊得抬头,花了一秒钟反应过来他的问题后,连连摇头。


没哭,想哭呢。叶修在心里哼哼唧唧,他还是下意识地把周泽楷当成那个曾在他身边的孩子,好欺负又脸皮薄,他缓和了脸色,说:“我认识一个戏曲的老前辈,你收拾收拾准备跟着我进山修行去。”


叶修直接和周泽楷对话的,如他所料对面的人毫不犹豫甚至带着感激地点点头,而身后的江波涛大概要变成一个大写的尔康手表情包。


“叶导,小周之后的档期……”江波涛还试图挽救,叶修打断他的话:“演员的学习过程也很重要,相信轮回也是不希望小周永远局限在偶像剧这一步吧?”


江波涛闭了嘴,确实在决定让周泽楷接这部戏的时候,轮回的老板就示意过,不去做就算了一旦要去做那就放手去搏。


和江波涛的稳重严谨不同,轮回老板比起一个商人更像是一个赌徒,无论是当初决定倾尽资源捧毫无经验的周泽楷,还是之后执意将周泽楷的个人经纪人从年长有经验的方明华换成还是毛头小子的江波涛,每每做出看似荒诞的决定都会让江波涛捏了一把汗,但事实证明轮回老板是一个眼光独到的人,才能让轮回在短短的时间内一跃成为能和其他老牌娱乐公司争锋的新锐。


所以这种事情就算拿回去问,老板也只会一挥手同意。


“档期的事好说,能推掉的都推掉,不能推掉的到时候你再来接小周去,我也是很有人情味的,你要是担心这段时间他曝光不够你也可以来拍点他训练的照片,还能顺手为电影做点宣传,而且戏曲啊,你们完全可以给小周的定位……”趁着江波涛摇摆不定的时候,叶修哥俩好地搭着他的肩,一副有商有量的口气完全没有刚才雷厉风行的架势。


打一棍子又给个甜枣,江波涛摸摸鼻子,觉得自己还是道行太浅。

 



双方就一些细节商讨敲定完毕,被笑眯眯的叶修送出门时,江波涛还是隐隐有种自家闺女被拐卖的感觉。


正好遇到副导演魏琛来,两方人又是一顿寒暄,这边说年轻才俊年少有为,那边回经验丰富中流砥柱,甭管心里怎么想,嘴上总是和和气气。


送走两人,魏琛搓着手凑近叶修:“叶大导演不是最讨厌这种空有壳子没有演技的小鲜肉么?这次怎么了,被小鲜肉下降头了?”


话是实话,就是说得太过欠扁,叶修扯出冷笑:“闲得慌是吧,那场地就你去负责,要认真工作魏导演。”


“我靠不是说好你负责么?我负责了你干什么?”


“我嘛。”叶修慢条斯理地给自己拿出一根烟,“我当然要带着咱们最重要的男主角去提升自我啊。”


“你这么培养周泽楷轮回知道么?”魏琛啧啧称奇,他摸过叶修扔在桌上的烟盒,自顾自地点燃深吸了一口,才接着说道,“这轮回运气也是难得,随手一挖就是周泽楷这样的苗子,只要肯用资源,周泽楷简直不红都难。”


叶修叼着烟没说话,周泽楷和轮回的故事都快成圈内的成功案例代表,也不知道多少人私下嫉妒到眼红。


“也不知道轮回怎么养的,比之前更不爱说话了。”盖子合上,发出锐利的声响,打火机的外壳已经被磨得掉漆,叶修顺手把它扔回口袋里。


魏琛把烟夹在手指上,转了话题:“你工资也没那么低吧?这么宝贝,谁送的?”


叶修磕掉燃透的烟灰,看着最后一点火星熄灭。


“一个小屁孩。”






TBC。

————————————————————————————

本来吧,这是 @小号而已 姑娘的娱乐圈背景点文,我开开心心地准备写个万字出头的短篇傻白甜,结果我还是太天真了【手黄再

最近看了些事,等我理清想写进文里的东西时发展他已经变成个长篇了,我也就放飞自我,只有一半的大纲和不分章的草稿,我疯起来我自己都害怕

三次元事多,这篇就慢慢更,好歹踩着四月的尾巴让我不至于这个月没产出

tag已加,欢迎订阅



评论(24)
热度(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