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宇宙维和部队(下)

※我流架空现代背景【其实就是一切不合理的地方当做私设

※机长周X机长叶(本来设定是这样的……

※换了个BGM,感觉自己打开了奇怪的开关—L—

※“我特么是少看了一季么”系列






周泽楷在黑暗中静静地潜伏着。


他保持着持枪的姿势很长时间了,枪口是朝向地面的,那个人对杀气很敏感,周泽楷不能打草惊蛇,为了这次抓捕警署上上下下准备了很久。


在心里默数着时间,和情报分毫不差的时刻,走廊那头传来了脚步声。


入侵者有恃无恐,甚至还叼着烟,那一点星火随着他散漫的姿态凭空划过即逝的弧线。


但这些周泽楷都看不到,他在拐角的另一边,空气中除了冷硬的金属气息,渐渐掺杂了香烟的味道。


十米。


鞋底踏在地面的声音越来越近,周泽楷不得不降低自己的呼吸频率以降低自己的心跳频率,这个地方太安静了,就连那个人衣料摩擦的声音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七米。


那个人的脚步突然一缓,“哦?”他发出一个单音节的疑问,但空旷的走道并没有人回答他。


他在疑问什么?或者说他发现了什么?


枪上的手指再次收紧。


但很快脚步声再次响起,不急不缓,就像刚才的小插曲只是周泽楷的幻觉一般。


五米。


就在那个人脚步落下的一瞬间,周泽楷迅速从拐角闪身而出,他半蹲于地面,压低重心,双手握枪平举,现在那个人应该将腹部要害暴露在他的枪口下,然后只能双手高举等待他的逮捕,但事实出乎周泽楷的意料。


对面没有人。


半根未燃完的烟落在了地上,仿佛在嘲笑周泽楷的徒劳无功。


周泽楷保持着举着枪的姿势移动到烟掉落的地方,这是唯一一样能证明那个人来过的证据,但那个人也确确实实地消失了,在这四面封闭的走道。


没有任何线索,周泽楷正准备蹲下身去检查一下那根烟,他突然瞳孔紧缩,多年的训练让他的身体快于意识,但那个人更快,周泽楷只来得及避开了直指他后脑的袭击,那只脚顺势落在他的肩上狠狠向前一踢。


顺着力道转身撤步,但周泽楷再没有举起枪的机会了,那个人一向喜欢使巧劲,枪脱手的那一刻,周泽楷看到了从通风口跳下来的叶修脸上的笑。


“小周警官,好久不见。”叶修将枪口抵到周泽楷的额头。


走道再次恢复一片死寂,周泽楷没说话,他在叶修的示意下将双手举过头顶,立场反转。


叶修没有逼问周泽楷星际警察的情报,他们打了这么多年交道,自然知道周泽楷那个锯嘴葫芦的德行。


他手上略微使力,迫着周泽楷一步一步向走道外退去。


走出封闭的走道,周泽楷脑子里飞快地思考着应对办法,许是他思考的痕迹太明显了,叶修轻笑一声:“别想了,你今天老老实实跟着我走吧,哪都别想跑。”


冰凉的枪口顺着周泽楷的脸颊滑到他的下巴,做出了个挑起的动作,叶修打量着周泽楷的脸,露出了满意的神色:“虽然预定的东西没拿到,不过小周警官可比那玩意值钱多了。”


“你走不了的。”周泽楷没忍住开了口,叶修潜入进来的那艘飞船已经被他们控制起来。


叶修嘴角的弧度扯得更开了,他示意周泽楷看他自己身后。


周泽楷没动,叶修的话绝对不能信,这是轮回全体默认的规则。


“年轻人,谨慎是好事,但偶尔也要听一听老人的话啊。”略带戏谑的声音,周泽楷身体顿时紧绷,他认出了这个声音。


兴欣,魏琛。


他终于顺从叶修的指令转过身,出现在半空中的,是兴欣号,造型如同深海沉船的破旧外表下掩盖着目前星际能够装备到的最先进的系统,船头的魏琛用手压住自己破破烂烂的海盗帽,身边的方锐显然心情很好地向他们挥手。


周泽楷面上不露一丝,但心里已经翻起了惊涛骇浪。


方锐挥手。


周泽楷不说话。


方锐还是挥手。


周泽楷还是不说话。


方锐终于放弃了和周泽楷的眼神交流,语重心长地教育他:“小周你看我真诚的眼神,你该问我们是怎么来的。”


可是剧本上没有这句啊,周泽楷看看那边早就挥手喊卡的导演,犹豫片刻,还是按照方锐的意思问:“你们是怎么来的?”


对面两个人飞快地摆好造型。


“既然你诚心诚意地发问了。”魏琛跳到了左边。


“那我们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方锐跳到魏琛右边。


“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


“为了维护世界的和平。”


“贯彻爱与真实的邪恶。”


“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


“我们是穿梭在宇宙的兴欣……”魏琛的这句话没能说完,因为旁边的陈果终于看不下去把手里的剧本扔到了他们头上。


“辛苦了,拍的不错,大家休息一会儿。”导演的话一出,方锐他们也顾不得耍宝,抓紧时间坐下来休息才是正道。


周泽楷接过江波涛递给他的水瓶,低声道谢,导演忙着和工作人员商量下一场戏,杜明不得要法的搭话夹杂在轮回的助攻和兴欣的捣乱中。


在场唯一还剩下的空位在升级版驾驶室,叶修已经把自己团成一个团扔在了其中一个座位上,周泽楷犹豫片刻,还是走到叶修旁边坐下。


叶修趴在椅背上看着那边打闹的几个人,高深莫测地笑道:“你们轮回这个杜明,挺有意思的嘛。”


周泽楷沉默良久,还是没把杜明的机密给透露出去,他点点头,含糊地应了一声:“嗯。”


周泽楷是个不爱说话的主,本着关爱后辈的原则,叶修也只能自己挑起话题;“听说你是H大毕业的?”


R航起码一半的机长是H大毕业的,每次一招新同事都堪比认亲现场,“哈哈哈哈哈小X原来你也是H大毕业的啊不错不错”“前辈也是真是有缘啊前辈要罩我啊哈哈哈哈哈”


这基本都成为R航内部流传的一个梗了。


“嗯。”周泽楷点头,想了想又补充了句,“我也是郭老带的。”


这和说好的套路不一样啊,叶修眯着眼,从周泽楷一句话里他捕捉到两个信息:周泽楷是自己真亲传师弟,而周泽楷也知道自己是他真亲传师兄了。


这倒稀奇了,叶修平时和周泽楷也只是点头之交,要不是这次周泽楷提起叶修估计要到下次回去看郭老才知道这件事了。不过郭老老归老,那暴脾气和年轻时相比真是不遑多让,能让他亲自带的徒弟,周泽楷也是不简单。


周泽楷也好脾气地任由叶修眯着眼打量自己,他坐得端正,不动声色地观察着面前的人。


就像两只意外相遇的猫科动物,游走在对方身边,用嗅觉,用胡须,用毛发末端去感受另一个生命体。


因为接下来还有戏份,叶修身上的戏服还没换下来,他穿着潜入用的基地制服,深蓝的布料服帖地包裹着他,袖口和衣摆都装饰着银质的金属,衣服正面的双排扣随着叶修的懒散坐姿弯成一道奇异的弧线。


周泽楷目光流连,最后停在了叶修的脖颈处,大概是太热了,那里的领口被扯开,里面的衬衫也被解开了一颗扣子,周泽楷的视线执着地穿过虚掩的布料,看到了形状美好的锁骨。


温度好像又高了一点,周泽楷皱眉。


叶修没有注意到周泽楷的异常,他思索着自己快要淡忘的大学生涯,问周泽楷:“那老头操练你们还那么狠?”


那老头听到这句话估计得跳起来给叶修一拐杖,周泽楷在心里给恩师点了根蜡烛。


飞行员对体质要求很高,在学校有数不清的针对性体能训练,清单拿出来能吓死人,尤其是翻滚的训练,从最开始的眩晕呕吐到最后的麻木,每个人都需要飞快地适应。


然而在郭老手下的话仅仅是这些还不够,所有的训练都是踩着周泽楷的极限往上加,周泽楷经常累得躺着地上一根手指都动不了,郭老才会满意地放过他。


“我刚进去的时候还以为以他那种操练强度我以后是要去开轰炸机的。”叶修比划了个拿着操纵杆翻滚的动作,“就电影里那种在空中哗啦啦翻转的。”


周泽楷根据叶修的描述代入了自己平时的工作,顿时脑补出他驾驶着客机一顿翻转,没系好安全带的乘客像下锅的饺子一样起伏,没忍住笑了出来。


“你回去可别给那老头说啊,不然下次我回去看他他能直接把我抽出来。”叶修对自己导师的臭脾气十分了解,必须未雨绸缪。


周泽楷难得起了点恶作剧的心思,他摇摇头,故作严肃地说:“导师说过不能骗他。”


一把枪抵上了周泽楷的喉咙,周泽楷呼吸一紧。


枪是专门定做的模型,材质极好,起码现在冰凉的枪口停在周泽楷的喉咙,就像一条蛇蛰伏在那,随时都会伸出毒牙,见血封喉。


但周泽楷并没有产生相应的害怕的情绪,不知道这是因为知道这是假枪还是因为拿枪的那个人盈着笑意的眼,他甚至隐隐有些兴奋起来。


枪口沿着脖颈划下去,就像蛇信舔舐,经过突起的喉结,停在周泽楷领口上方。


“小周警官,你果然还是乖乖举起手来的时候比较可爱。”叶修说着,用手枪轻点,一下一下都像敲击在周泽楷的心脏上。


“我……”周泽楷抓住枪管,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那边导演的声音已经响起来:“周泽楷和叶修你们过来,我给你们讲下下一场戏!”


叶修把抢从周泽楷手中抽了出来,漂亮地转了个圈才收进腰间的枪套里。


周泽楷收回自己空无一物的手,同时也做个某个决定,他快步追上叶修,侧头问他:“前辈,晚饭一起?”


叶修停下脚步看了眼周泽楷,年轻的猫科动物眼里满满都是侵略的叫嚣。


他失笑,心里的尾巴却在不安分地拍打着。


“好啊。”







END。

——————————————————————————

放飞自我这种事,一开始就收不回来了……

换了BGM后感觉自己打开了奇怪的开关呢—L—

基友看完就问了我一句:肉呢?

开玩笑,像我这种机智勇敢善良诚实的社会主义接班人,怎么会写肉呢

我就撩,我就不写肉【虫爹脸【比心




评论(5)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