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全职/邱非】一事能狂便少年(三)

※原著背景

※_(:з」∠)_我也分不清这是邱非中心还是叶修中心还是全员向了

※带少量周叶,太少了我就不打tag了

※这是一条摸了两个月的鱼,现在可以算四个月了







问:叶修和boss同时刷新在你面前,你会先杀哪个?


这个问题要是摆在联盟选手面前,以喻文州张新杰代表的稳重谨慎派会沉吟一声,然后选boss;以韩文清王杰希代表的能打队长派,应该会犹豫一会,选择boss;但是以黄少天张佳乐代表的与叶修不共戴天派肯定毫不犹豫拔刀就砍向他。


且目测第三派人数占据压倒性的比例。


叶修拉仇恨程度可见一斑。


而作为被叶修亲口封为大弟子的邱非,现在正接受着前辈们惨无人道的围观。


邱非的经历,在座的各位都知道。


没有一个人看好挑战赛之后的嘉世。


甚至于有几支队伍私下接触了邱非,在某些时候联盟选手们也可以冷血得可怕,所有的东西在他们眼中都可以待价而沽,那时候的嘉世对他们来说就像是一艘即将沉没的豪华游轮,每个人都想着在这之前把船上有利用价值的东西据为己有。


那时候的邱非即使不如孙翔那么耀眼,但他有天赋,受过叶修的指导,经历过嘉世的事之后心性也足够坚韧。


在嘉世他是孙翔的影子战法。


但只要给他一个机会,他的未来难以估量。


没有一个人预料到,他居然留了下来。


如果当初的邱非接过了任何一支队伍的邀请离开了嘉世,嘉世会如何呢?


会被完全拆卖掉,曾经三连冠的传奇战队最后甚至连名字都保不住,红枫叶的故事最后只能成为荣耀世上令人唏嘘的一笔。


邱非成了嘉世最后一点火种。


傻子和英雄,只有一步之遥。


即使是前辈,在座的几位对邱非的作为也只能赞叹。


“这真不像你能教出来的孩子。”王杰希简单粗暴地下了结论。


“如果这么说的话,”喻文州手指搭在杯沿上,“兴欣的唐柔姑娘倒是和韩队如出一辙。”


唐柔好脾气地笑笑,淑女的模样完全看不出场上残暴的作风。杜明想起寒烟柔的长矛,不禁捂住了后颈。


“这倒是,犟劲简直一模一样。”魏琛拍着手笑道:“当年老韩就因为我和老叶联手爆了他们霸气雄图一次材料,硬是追杀了我们一个星期,提着拳头满地图地撵。”


这事当年第一区的老人都有印象的,一叶之秋和索克萨尔的名字谁不知道,一提起简直恨得牙痒痒,何曾见过他们这么吃瘪,不少好事者还特意组团前去围观,为大漠孤烟加油鼓劲。


“那也是因为前辈两位先出手。”张新杰一针见血。


“那时候也是年轻,后来老韩就明显没这么冲动了。”叶修神在在地说。


“废话他又不傻,回去公会一合计,发现boss都被嘉王朝和蓝溪阁搂走了,用膝盖想也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魏琛毫不留情地戳穿了叶修,韩文清依然不发一言,不过坐在他旁边的宋奇英倒是觉得自己队长的脸更黑了。


“不要脸!”作为被叶修坑过无数次的人,张佳乐觉得自己很有发言权,在对叶修的仇恨值上他一向是与霸图精神高度契合。


“孙哲平那小子一点都不好坑。”魏琛猛然想起了这么个人,“每次话都没说完都直接提着剑砍过来了。”索克萨尔作为一个皮薄腿短的术士,每次看到落花狼藉恨不得绕着走。


说到孙哲平张佳乐倒是有些得色,他和这个老搭档联手在荣耀里也算纵横江湖,张佳乐容易被撩拨,孙哲平也不多啰嗦什么,每次张佳乐一出手他必然提剑随后,不管是非对错先杀一通。


“这么一说,张佳乐这头脑简单不说多干的画风还挺适合霸图的。”叶修一句评价踩了在场五个人,他又对另一边的林敬言补充道,“不过老林你例外,你还是那么猥琐。”


一天之内第二次膝盖中箭的林敬言只能苦笑:“叶神你真是。。。。”


“猥琐有什么不好,猥琐流也是一种艺术。”方锐痛心疾首地控诉着,“当年在蓝雨我们一个个都被魏琛这老东西踢到网游里给蓝溪阁义务劳动,要不是猥琐流我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卧槽卧槽猥琐方你还好意思说!”黄少天第一个跳了出来,“那次你说什么来着,叫我和你一起去偷袭老叶,结果一见到对面是嘉王朝的埋伏,居然转身一溜烟就跑了,我这边还没和那边对上一看旁边,你特么都下线保平安了!要不要脸啊。”


“这就是游击战的精神啊,打得过打,打不过我又不傻当然跑路,黄少你还是太年轻啊。”方锐装模作样地叹气,又想起什么,“啊对当初咱们去网游里不是训练营全员都去了么?我怎么觉得我没看到过你啊喻文州大大。”


“咳咳。”喻文州以手握拳挡在嘴角,难得有点脸红的模样,“我手速不行,都躲在后方居多。”


“当初那个老是在蓝溪阁后方放冷箭的原来是你啊。”王杰希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王杰希带队一向是冲在前线的,蓝溪阁后方总是有个术士的攻击让他很难受,当初他还以为是魏琛,现在才知道居然是年少的喻文州。


“我当时在后方负责一个团的远程攻击。”喻文州那时候已经很明白自己的短处和长处,开始有意识地锻炼自己的布局掌控能力,“王队实在是太显眼了,所以我也不得不抽空出手干扰一下。”


王杰希无话可说,蓝雨,是如此的深不可测,从魏琛到喻文州黄少天到方锐,没一个让人省心的。


“王大眼你装什么正直呢?每次带着你们微草堂那帮魔道到处神出鬼没的,一帮人骑着个破扫帚,一看势头不对呼啦啦就都跑了,会飞了不起啊!”黄少天想起每次抢boss的时候王杰希那耀武扬威的样子就气,要真说猥琐谁比得过这家伙,端着一张正直无比的脸跑路的时候比谁都快。


黄少天觉得自己是时候出来揭露这个人的丑恶面目了。


“了不起啊。”叶修插话。


“滚滚滚滚滚滚滚你一边去。”黄少天不耐烦地挥手。


“照你这个标准联盟里就没有人不是猥琐流的,在收益低于付出的时候收手是正常的选择。”王杰希还试图和他讲道理。


“怎么会没有,这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么?”


韩文清 is watching you.


“不不不我是说这个。”黄少天指向周泽楷,周泽楷一脸懵逼,完全不懂自己怎么就中枪了。


“啊对。”方锐一拍脑门恍然大悟,“小周那技术绝对是灯泡级别的闪亮,老叶都说了看见轮回里最浪的神枪手就集火,准是小周没错。”


_(:з」∠)_这么好辨认还真是对不起了。


一群平时在各自队里都沉稳持重的前辈们现在像一群幼稚鬼一样互相揭露对方的黑历史,这不禁让邱非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这其实是联盟撕逼大会吧?


“有什么可争的,反正都是要退役了组队跳广场舞的人。”叶修漫不经心地说着,场面一下子就静了下来。


这一屋子的人里,林敬言,魏琛和叶修都是刚退役的,而其他人也不可避免地会走上这条路。


邱非看着沉默的叶修有点恍惚,他突然想起他这个在荣耀里呼风唤雨的前辈其实还只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不光叶修,就算是年纪最大的魏琛,也不过是个三十出头的男人,这样的年纪放到一般人身上还是可以毫无负担去拼去闯的年龄,而事实上他们的竞技之路已经走到了尽头。


联盟选手的职业生涯如同一场被加速的人生,他们经历了刚出道的兴奋和豪情,也遭遇了新人墙的沮丧和不甘,但时间总是不等人的,它催促着他们不停前进和拼搏,命运在这个时候开始分岔,有人登上巅峰有人落入谷底,最后也都只能如同迟暮的英雄黯然退场。


这一切也不过短短十年。 


“老林,你退役后……想去做什么?”方锐终于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他们这么多年的搭档如果说他不想知道那是骗人的。


“还没决定啊,先回去看看有适合的工作就做,没有的话可能先去学个文凭吧。”林敬言这些年还是有些积蓄,过渡还是够的,“然后有空的时候可能会回去打打网游,不知道霸图公会还收不收我啊。”


“霸图永远有你的位置。”韩文清掷地有声地抛出这么一句。


“那这样以后抢boss你们时间都没我多了。”林敬言笑道,气氛轻松了不少,方锐接过话头:“老魏记着这个家伙,以后见到就集火。”


魏琛比了个手势表示没问题看他的。


话题顺利地转到了退役后会去干什么,小辈们完全没有这个概念,反而是这些平时不显山露水的前辈们说起这个居然个个都有自己的打算。


新人,比赛,夺冠,退役,荣耀说起来其实也简单,而在离开荣耀之后他们的生活却还要继续。


黄少天大概说起这个话题比较伤感,他一把搂过卢瀚文说:“瀚文啊我要是退役你是要继承剑圣的男人啊,不把其他几个都打趴下可别来见我和队长。”


卢瀚文胡乱地点着头,他还那么小,还有无限的可能性。


也许到下一年他们之中就会有人退役,一年一年,直到现在的小辈们变成前辈,再有其他年轻的孩子走入这个角斗场,踏着无数前辈们走过的泥土杀出自己的一条路。


邱非侧头看看身边的叶修,他曾经还是斗神继任者时就想过,自己会不会有一天能走到叶修这样的高度,甚至于超越他。


但他现在不这么想了,这样的超越是没有意义的,他是踏着叶修的肩膀成长起来的,所以他只能接下他的旗帜,继续走下去。


叶修察觉到邱非的目光,就像曾经在训练营时一样,他伸手揉了揉邱非的头发:“带着嘉世好好走下去吧。”


嘉世曾经在叶修的带领下成为一个传奇,王朝的神话至今无人超越,它几度陨落,几多波折,在命悬一线之际被邱非紧紧抱住。


邱非扛着红枫叶的旗帜走到了开始的地方,这一次就连叶修也不能预测他们会走到什么样的高度,嘉王朝之名能否重现,大概也只有未来才会知道。


“但冠军还是兴欣的。”叶修又补充了一句。


邱非没办法像叶修那么毫无廉耻地放话,只能哼一声表达自己的不满。


服务员推开门,宴席已经在大厅准备好了。


一群人鱼贯而出,他们中间有年轻坚强的队长,有临近末年的猛虎,有注定会先行一步的搭档,也有已经离开将要走向全新的生活的人。


邱非走在最后,他合上身后的门,转头就能看见停下脚步等待他的叶修和乔一帆。


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但他无所畏惧。

 



“卧槽他喝了多少?一杯吧?”张佳乐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手里的酒杯。


被一杯放倒的叶修已经趴在桌子上失去意识,周泽楷在旁边有些着急,苏沐橙摆手:“他就这酒量,家传的。”


“不光家传,还传徒弟。”老魏戳了戳同样被一杯放倒的邱非的脸颊。


“别管他们,咱们来干一杯。”由黄少天起头,大家都端着自己的酒杯站了起来,“这个时候是不是该有什么说头啊?”


“为了斯大林!”方锐高举酒杯,“这样?”


“为了荣耀。”为了防止其他人继续耍宝,韩文清带头开口。


“为了联盟。”喻文州接上,无视了旁边黄少天“这在部落是要被打死” 的吐槽。


“为了冠军。”一向寡言的周泽楷难得发言。


大家相视笑着,将手中的就被碰到一起。


而在桌子的一侧,叶修和邱非紧挨着趴在桌上,灯光透过酒液,在他们眼睑落下同样的光彩。







END。


评论(3)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