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予人歌(十九)

※大学背景,带你走进物理狗游戏宅的内心世界【×

※v家p主周Xpv师叶

※食用说明走你┏ (゜ω゜)=☞

※每天都徘徊在“这个脑洞好无聊干脆弃坑吧”和“我还没吐槽完学校我不能死”的人生思考中






叶修,你在这里






经历过乏善可陈的第一夜观测后,周泽楷基本已经放弃所有对望远镜看星星的幻想了。


但生活总是如此的跌宕起伏。


周泽楷现在站在楼顶,旁边是一架比较符合常人认知的望远镜,天文台的研究员老师正在对望远镜进行调试。


这架望远镜虽然小,但出场绝对是周泽楷在天文台见过这么多望远镜里最震撼的。当时他们正站在一栋小房子下面,等研究员老师召唤他们再上楼,结果一点点防备都没有,伴随着轰隆隆的声音,周泽楷眼睁睁看着这栋小房子的房顶向旁边移动过去,而露出的顶台上研究员老师正在和他们招手。


“卧槽!”愣怔片刻后,张佳乐首先出声,“这房子还是敞篷的?”


天文台,深不可测。


今天的安排是先在这里观测太阳系的几大行星,再到各自的观测点,太阳已经被层层树木埋入大地,来之前周泽楷还是恶补了一发天文知识,起码他还知道在太阳落山的这段时间,是观测金星的最佳时机。


等研究员老师调整好角度,他们便乖乖地排着队一个一个去观测,在目镜中看到金星时,周泽楷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


它在燃烧。


这颗距离地球四千一百五十万千米的行星,它的边缘在微微颤动,也许只是因为距离遥远所以成像模糊,也许只是因为空气中的杂质扰动了光,但在周泽楷眼里它却仿若一团金红的火焰,灼烧着他的视网膜。


但凡有一点天文知识的人都知道,金星本身是不发光的,人类所看到的光都来源于金星对太阳的反射。


太阳的影子,周泽楷愣愣地让位给后面的人观测,莫名想到了这个形容。


不过这仅仅是开始而已,在之后观测土星的时候周泽楷再次被震撼到。


因为从望远镜里竟然能清晰地看到土星的光环。


关于土星的描述里,周泽楷最喜欢的要数一首洛天依的歌,莎图温的裙摆,saturn,土星的名字。


人类以最温柔最绮丽的想象渗透入这片空寂的宇宙,将所有的砂砾岩石修饰成轻纱般绵软的梦境,只愿沉溺不醒。


太阳下山后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在眼睛习惯了黑暗之后,周泽楷看到了来自宇宙的礼物。


创造繁星这个词的人是谁,已经不可查,但周泽楷直到今天才完完全全领会到这个词的意义。


那是最高明的画师都没办法描绘的美,满天明灭闪烁的星斗是地球上所有宝石都不能比拟的璀璨。


“那边那颗是织女星,然后她对过去那边是牛郎星,然后找到这两颗星就能在他们中间找到银河……”研究员老师干脆也开始给大家辨认起天上的星星。


周泽楷贪婪地看着夜空,直到脖颈酸得不得了了才低下头,他揉着后颈,习惯性地在身边寻找叶修的身影。


没有人?


周泽楷有一瞬的心悸,在微弱的星光下他努力分辨着,最后在平台的边缘找到了叶修的身影。


叶修是面对着他的,甚至于即使看不清楚周泽楷也直觉他是在看着自己的,但叶修没有动,他只是安静地靠在栏杆上,微微弯曲着脊背。


周泽楷从来没有觉得他们隔得那么远过,他们之间明明只有几米的距离,却像有银河倒映在其中。

 



“老叶!”黄少天一声大吼终于让叶修回过神。


“啊,什么?”


“叫你把桌上那支笔拿过来,你在干啥啊叫你半天都不应,魂被勾走了啊?”黄少天絮絮叨叨,难得的是叶修一句话也没反驳,只是把东西递给他,又看着自己面前的电脑。


室外观测完毕后他们又到了新的观测点进行学习。


叶修今天总是走神,而走神的原因现在正安静地坐在他身边看着资料。


叶修很少在游戏和学业之外的地方浪费心力,但他又很聪明,迟钝又敏锐,这就是叶修在感情上的表现。


周泽楷给他的感觉太无害了,无害到即使叶修明白有些地方不对劲也提不起防备的心思。


周泽楷就这么一步一步挪动到他身边,等叶修发现时,他已经近在咫尺。


叶修捞不准自己的心思,这种感觉就像面对线索太少的解密游戏,而叶修面临两个选择,要么闭着眼睛不管不顾按着原路闷头冲过去,要么停下脚步仔细搜索能利用的东西。


简直比物理题还难,叶修啧了一声。


新的观测点特别小,和昨天的观测点完全是两个极端,这里塞进他们八个人之后甚至显得拥挤。


所以当泛老师打开观测点的门时,就看见挤的像一个窝里的雏鸟的几个人齐刷刷地转过头看他。


“哟,这么认真呢?”泛老师是天文台的研究员,年龄不大,算是这次他们考察活动天文台方面的主要负责人。


“老师这么敬业,还巡逻呢?”在最靠近门边的方锐调侃了一句。


“这不来看看你们有什么问题没,观测顺利么?”


观测点老师摇摇头,这个观测点所观测的天体亮度较暗,今天月光太亮,很影响观测。


泛老师走过去和观测点老师嘀咕一阵,回头面对大家说:“今天你们就早点回去休息吧。”


“耶!”欢呼差点掀翻了观测点的屋顶,不管是什么时候,放假总是让人心情舒畅的。


“你们回去的路上一定要小心啊,毕竟在天文台——”泛老师想起什么似的停下话头,“和你们说这些干什么,咱们都是相信科学的人。”


“我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王杰希掐指一算,走向好像不太对。


“什么嘛什么嘛说话说一半算怎样,老师你说说说,天文台怎么了?难道这里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么?”黄少天反应最快,一把拉住了门边的泛老师。


“那我就说了啊。”泛老师笑眯眯地说。


十分钟后,泛老师心满意足地走出观测点,留下一群瑟瑟发抖的学生。


“卧槽卧槽卧槽黄少天你刚才干嘛拉他,这老师副业是不是写恐怖小说的啊?虽然知道是假的但感觉怎么这么吓人啊。”张佳乐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怎么知道他要说这个,我还以为他要说这里其实有清朝贵族留下的宝藏我们就能理所应当地展开寻宝之旅。”黄少天辩解,然后他发现了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话说,我想上厕所,老师,这里的厕所在哪啊?”


“这里没有厕所,要到你们昨天的那个观测点去才有厕所。”观测点老师一刀补得太狠。


“……”黄少天想了想外面的情况,十分机智地问,“谁想去厕所,咱们组队啊。”


响应的人还不少,寝室的厕所那好像也是没灯的,还不如在这里搞定,最后除了叶修和周泽楷,六个人拿好手电筒小心翼翼地摸了出去。


昨天还平静安宁的黑暗里今天似乎就躁动起来,以前看过的恐怖片开始在黄少天脑海里循环播放。


“方锐你探头探脑的样子太猥琐了。”黄少天试图用吐槽来缓解一下现在的局面。


“什么叫猥琐,这是走位你懂么?”方锐抓着王杰希的手臂,不断地打量四周。


一路平安无事地到大目的地,和昨天的观测点老师打了招呼,解决完个人问题,几个人准备原路返回。


大概走出了离观测点几米的距离时,张佳乐突然大叫了一声,几个人吓得一抖。


“卧槽张佳乐你吓死我了!干嘛啊一惊一乍的。”方锐心有余悸的抚着胸口。


但张佳乐没理方锐,他一脸警惕地盯着自己的右边:“我刚才……好像感觉到有人想挽着我。”


气氛顿时变得微妙起来。


张佳乐用的不是碰,而是挽,六个人两两结伴排着队走着,孙哲平在张佳乐的左边,那么在右边想挽着张佳乐的就只有……


“错觉吧,是被刚才老师说的故事影响到了吧。”喻文州温言安抚,尽管听起来有些底气不足。


像是为了证明喻文州的话是错误的,张佳乐右边的树木蓦然动了一下,在月光下每一个人都清楚地看到了这一幕。


“啊!!!!!!!!!!!!”由黄少天和喻文州带头,六个人慌不择路地向前冲去。


Q皿Q有鬼啊!!!!!!!!!!!!


而此时的泛老师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寝室,深藏功与名。

 



叶修看着手机上的消息,一时间脸色比较微妙。


这帮家伙居然直接冲回了寝室,还好王杰希比较有良心,还记得提醒还在观测点的叶修和周泽楷一句,不然还不知道他俩还要等多久。


简单地和周泽楷说了一下情况,两人就准备离去。


今天的周泽楷格外的安静,虽然他本身也不是话多的人,但在叶修面前还是比较活跃的,今晚他却只是安静地坐在叶修身边看资料。


叶修如此熟悉周泽楷,自然感受到了这个问题,但现在他自己都自顾不暇,也就没有去理会周泽楷。


即使有月亮外面的能见度也不见得有多少提高,还是需要光源,周泽楷从包里拿出手电筒后,身边的叶修也拿出了一只。


在情况未明之时,起码不要把自己陷入被动地步,这是叶修打游戏的风格,也是他行事的风格。


这一次叶修走在前面,周泽楷不远不近地跟着他,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


从这个观测点到寝室正好有一段下坡路,两旁都是松树,夜空被松针切割成无数细密的缝隙。


周泽楷停下了脚步,他把手中的手电筒关闭,任由自己沉浸入黑暗中。


“怎么了?”两步外的叶修停下来询问他,即使是走在前面,他仍然关注着周泽楷。


这种关注在一日日的相处中逐渐变成了习惯,让叶修的身体总是快于他的意识。


周泽楷做了一个决定,他不能放任叶修慢吞吞地缩回自己的壳子里,迂回,逃离,后退,这些都是叶修的拿手好戏。


他比不过他,所以唯有正面出击。


“叶修。”黑暗中传来了周泽楷叹息般的声音。


“嗯。”叶修应了一声,如果按照他之前的决定他现在应该催促周泽楷赶紧回去,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只要他坚持,周泽楷总是会听他的。


是这样的,当两个人意见有所分歧的时候,周泽楷总是妥协的那个。


叶修也关掉了手电筒,黑暗在某些情况也会给人带来安全感,特别是当人们竭力想要隐藏一些东西的时候。


“我给你讲个故事。”


周泽楷皱眉,似乎在组织语言,叶修也不催促他,只安静地站在那。


眼睛慢慢适应了失去手电筒的黑暗,周泽楷看着自己的指尖渐渐现出轮廓,站在他面前的叶修如同被月光泼墨描绘一般浅浅清晰起来。


“有一只鲸鱼,活在深海,周围很黑。”作为一个故事的开头来说这真是再糟糕不过了,枯燥又无趣,周泽楷抿了下嘴唇,接着说了下去。


“没有其他鱼,只有它。”


不爱说话的周泽楷,乖巧又听话,大人们总是爱夸他,夸他安静不惹事,所以周泽楷的童年里,只有一个坐在椅子上晃荡着小腿的男孩,再无其他人。


“它……它会唱歌。”


一个人也总要自娱自乐,对于周泽楷在音乐上的天分,周父周母倒也没有强加要求,只仍有他自由发展。


“它独自游荡了很久。”


在b站上传视频也有很长时间了,从一开始的“新人都是怪物”“up主加油”到后来的“看见云大我就滚进来了”“第一次这么前”,但周泽楷仍然是周泽楷,仍是那个不爱说话独来独往的人。


“后来,”周泽楷似乎想起了什么,眼瞳里盈满了温柔,“月亮升起来了。”


莹白的,发着光的月亮,不像太阳一样耀眼,却仍在跳上桌子的那一刻,吸引了周泽楷所有的注意力。


“月光很温柔,很好,他很喜欢月光。”


午后的潦草想象,初冬的方寸星空,以及在他身后晃晃悠悠的灯。


“月光落到了海里,变成了发光的鱼,落到了鲸鱼的吻。”


周泽楷并拢自己半握的双手,如同捧着这世间最珍贵的宝物。叶修似乎能看到那双手中有海浪泡沫,而那条鱼的光芒柔和,却能刺透漆黑的深海,落在了鲸鱼笨重的身体上。


月光真的落在了他手中吧,不然为什么在这样的黑暗中周泽楷的笑容看起来如此清晰呢。


这或许不能称之为一个故事,它是如此的简陋,隐晦,让人难以理解。


但那个画面真的就这么无数次出现在周泽楷的脑海里,在寒冷黑暗的深海里,他看到了光。


周泽楷看着叶修的眼睛,大概用尽了他所有的勇气,说:


“叶修,他在这里。”

“叶修,你在这里。”

 



也许过了一个世纪,也许只过了刹那,周泽楷失去了对时间的判断,他的耳朵似乎也失去了知觉。


他看到叶修的嘴一张一合。


“对不起,小周。”







ENDTBC。

————————————————————————————

|・ω・`)好想就这么强行结局了小周告白失败懵逼而死

|・ω・`)莫方,周叶我不会be的!【放下手中的刀我们还是好朋友【专业亲妈二十年【比心


|・ω・`)下面我们来讲个段子开心一下

其实之前我有写一个在天文台周叶睡在一起梗的,详细来说就是两人睡在相邻的上下床的下铺但因为上铺只有一边有栏杆不得不把床并在一起于是下铺两位喜结连理洞房花烛你们懂的

基友看完吐槽我这个太刻意了。

(ρ_・).。我会告诉你们这是真人真事么,我就是当事人之一,旁边就是我的室友

还有这次老师吓人也特么是真人真事,这老师还在我们去上厕所的时候一路在后面讲鬼故事【这破天文台吃枣药丸

最后这些真人真事都变成了我的段子【冷漠

#我真是个生活在段子里的boy#


|・ω・`)哦对元宵了大家元宵快乐~

——————————————————————————————

_(:з」∠)_最近没粮要饿死了求周叶粮推荐【感觉饿得快不能产粮了

_(:з」∠)_不要逼我去看第六遍莫宁海

_(:з」∠)_最好原著温馨向

_(:з」∠)_关爱一下这个快要饿死的boy啊

评论(15)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