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予人歌(十七)

※大学背景,带你走进物理狗游戏宅的内心世界【×

※v家p主周Xpv师叶

※食用说明走你┏ (゜ω゜)=☞

※每天都徘徊在“这个脑洞好无聊干脆弃坑吧”和“我还没吐槽完学校我不能死”的人生思考中






核桃啊核桃,你比杏儿要绿一桃






其实在来天文台之前,带队老师把大家聚在一起开了个小会。


来自天文系的老师就交代了三件事。


一,为了避免影响观测,在屋外不能使用照明设备向天上投射,在屋里开灯要把窗帘拉紧。


二,观测时间从晚上入夜到凌晨,做好熬夜准备。


三,带上棉衣。


前两点还好理解,不过在夏天,五月份,叫他们带棉衣,几乎所有人都是一脸懵逼。


你TM在逗我?


不过在之后他们在天文台的晚上被冷成速冻饺子之后,就生动立体形象地体会到了老师的良苦用心这些都是后话。


他们现在坐在天文台的会议室里,全体都如同霜打的茄子一样,萎靡不振。


一切都是因为刚才带队老师的话。


“我知道,大家今天都起得很早,都很累了。”带队老师真诚地说。


大家点头。


“大家也知道,我们这次学习机会来之不易。”带队老师继续真诚地说。


大家继续点头。


“所以今天的安排是早上我们听天文台的发展史下午参观天文台晚上观测到凌晨四点按我给你们的安排表分四队去四个点观测大家加油。”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说完之后,带队老师“咻”地一声消失在大家的视线中,身手之矫健令人叹为观止。


刚才发生了什么?我没有听错么?前后的转折是不是哪里不太对啊?老师你回来我们谈谈人生和理想。


“那咱们开始吧。”来自天文台的讲解老师笑眯眯地看着满屋子的目瞪口呆.jpg,其淡定从容的风姿颇有大家风范。


于是大家还没来得及燃起的怒火就这么被摁死在火种状态,一个个垂头丧气地接受了现实。


负责为他们介绍天文台发展史的是天文台的站长,是个富有学者气息的中年人。


不过大家听着他的讲解怎么越听越不对劲了。


“当初天文台的选址有三个点,我们现在所选的这个点其实是之中海拔最低的一个地方,同学们你们知道为什么吗?”站长语重心长地问大家。


大家沉思,苦思,深思,不得其果。


“因为那时候我们的国家穷啊!要选太高的地方成本负担不起啊。”站长语重心长地讲解。


然后站长又问:“作为天文台代表的LAMOST的镜面用的是小块的六边形镜面拼接而成,这是一项震惊世界的技术,你们知道当初是怎么想到这一构思的么?”


大家沉思,苦思,深思,不得其果。


“因为那时候我们的国家穷啊!做一整块的镜面做不起啊。”站长又语重心长地讲解。


这哭穷的架势怎么越看越眼熟呢?


“这老师学物理的吧。”孙哲平此话一出,身边电竞社的几位唰唰地就把视线投向了叶修和黄少天。


“我深刻感受到了建国之初我们国家的落后,以及现在建设和谐社会主义的重要性。”叶修淡定地同黄少天说道。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黄少天点头,“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人类孜孜以求的一种美好社会,马克思主义政党不懈追求的一种社会理想。中外历史上都产生过不少有关社会和谐的思想。进入21世纪后,中共十六大和十六届三中全会、四中全会,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的全局出发……”


黄少天说这些政治考点居然说的这么溜?


结果大家顺着黄少天的视线一看,妈蛋,手机百度呢。


为了转移话题,叶修和黄少天也是操碎了心。



 

下午的安排是参观天文台。


大部分人都是吃完午饭略眯了一会就被带队老师拎过来了,身上都还穿着早上的短袖短裤,结果一进放置望远镜的屋内,瞬间就冷成狗。


但显然较低的气温并不能熄灭某些人的热情。


“确定么?”方锐扒着窗台沿问身边的张佳乐。


“大孙是这么和我说的,他说他小时候的四合院里就有这个。”张佳乐扒着窗台沿说着。


“那我们现在还等什么?既然已经确定了目标我们就该勇往直前不管前方阻拦我们的是星辰大海还是高山流水,我觉得我们现在就可以制定计划了,派方锐打前锋,我们……”黄少天扒着窗台沿越说越激动感觉就要跳起来了。


“少天。”喻文州小声地打断了他的话,“老师在看你们了。”


三个人乖乖地站起身继续听天文台的老师介绍望远镜。


“他们在看什么?”叶修站的位置刚好被挡住了视线,只能低声问身边的周泽楷。


周泽楷的视线在窗外转了一圈就得到了答案:“杏树。”


叶修立刻了然,想起在来的路上看到的红红黄黄的果子,有点怀念起它的味道:“这里居然还有这个,杏子倒是挺好吃的。”


“去摘么?”


“不用不用。”叶修嘴角略勾起,一派胸有成竹,“回寝室等着就有的吃了。”


周泽楷虽然疑惑,但他总是相信叶修的,所以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天文台的老师正在细致地为他们介绍眼前的望远镜,虽然只相处了不到一天,但这里给周泽楷的感觉却是极为舒适的。


天文台坐落在山顶,几座望远镜零星地从树林里冒出头,整个天文台给周泽楷的感觉就是安静,无论的环境,还是人。这里的老师们都是天文台的研究人员,大概每个醉心于研究的人都是这样,安宁平和,不太善于交流,但说起天文学相关时又是如此自信的模样。


这种感觉倒是和某个人极为相似呢……


周泽楷不禁偏头看向身边的叶修。


大约是因为本质上,他们都是一样的人吧。


介绍完望远镜后天文台的老师放大家回去休息,但方锐和张佳乐暗搓搓地就摸到了老师身边:“老师啊,我有个问题。”


“刚才哪里没听懂么?”老师和蔼地看着他们。


“我就想问,”方锐顿了下,身后的张佳乐催促地踢了他一脚,“外面的杏子能摘么?”


老师和蔼的笑容凝固了一秒。


不过老师不愧是在知识的海洋里乘风破浪多年的男人,还是保持着和煦的微笑:“那个可以,不过你们注意不要爬树,摔到就不好了。”


方锐向后方的黄少天比了个计划通的手势。


于是下午在天文台的食堂吃完饭出来,叶修和周泽楷就看到杏林里上窜下跳的几个人。


打头的就是一脸生无可恋的王杰希和孙哲平,两人一人驮着黄少天,一人背着张佳乐,而方锐拎着个塑料袋在下面指挥:“黄少你右手边那个红一点,乐乐你再往上点,那个特别大你看我真诚的眼神。”


“乐乐个鬼!”张佳乐张牙舞爪,下面的孙哲平稳住身形以免张佳乐掉下去和方锐同归于尽,“黄少天都算了,你一个大一的新生,叫我学长!叫我前辈!”


“好的乐乐没问题的乐乐。”


“废物点心你大爷!”


张佳乐欲跳下来和方锐拼命,却忘了自己的右手还死死地箍着孙哲平的脖子,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张佳乐没跳下来,孙哲平却被勒得有生命危险。


“大孙这么多年在张佳乐身边安全地活下来也是生命的奇迹了。”叶修感叹。


身边的周泽楷点头赞同。



 

果然如叶修之前所说,两人回到寝室不久,黄少天他们就带着大包的果子回来了,提前回来洗澡的喻文州擦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顺手从一堆娇小的杏子里捡出一个绿色的庞然大物:“这个,是梨?”


“请看!”黄少天骄傲地举着绿果子,方锐适时地递上水果刀,黄少天动作利索地切开了绿果子,里面那个白白的核看起来分外令人眼熟,“锵锵锵,这是核桃!”


“黄少天小朋友真棒。”叶修咬着杏子含糊地说着,“所以来告诉我像这种不能吃的玩意摘回来干嘛?”


结果方锐和黄少天同时向叶修投来鄙视的眼神。


“吃?我们看起来像这么肤浅的人么?你没听老师说么?这是个难得的学习机会,你以为所谓的学习机会就只是学习天文学么?不!我们完全可以进行一些生物上的研究,比如现在,我们可以撬开这个核桃,仔细观察生核桃的内部结构,这是平时难得的学习机会,我和你说啊老叶……”


一个杏子被直接塞到黄少天嘴里,逼近黑化边缘的王杰希不耐烦地路过差点噎死的黄少天:“闭嘴吧你。”


全场鸦雀无声地目送着王杰希走近浴室,虽然他看上去不太像是要去洗澡,倒像要去拆了浴室。


“卧槽卧槽王大眼看起来好可怕,文州你说他怎么了?不就是帮我摘个杏而已么?要不是文州你要洗澡我才不叫他。”黄少天费力地吞下杏子,心有余悸地小声同喻文州说着话,一旁的张佳乐幸灾乐祸地提醒他:“你忘了你刚才把一个熟过头的杏弄他头上了么?”


黄少天顿时闭嘴。


叶修斜眼看向喻文州:“刚好要洗澡?”


“晚上要观测还是早点洗澡比较好。”喻文州回答得滴水不漏。


而另一边黄少天良心发现觉得自己刚才做得不太对,现在拍着浴室门喊道:“王杰希啊你要不要用我的洗发露啊?我的洗发露是我专用的特别好用,我给你读一下它的介绍啊,本产品……”


“啧啧。”叶修看着黄少天摇头,“你这时机还抓得真好。”


“是社长教得好。”喻文州谦虚。


“那当然。”叶修毫不脸红。


本来站在叶修身边的周泽楷在听完他们的对话之后,默默地往远离这两个人移了一步,又移了一步。







TBC。

——————————————————————————————

_(:з」∠)_本来说这章介绍LAMOST不过一想我再怎么也没百科清晰,当初进去看的时候也没准拍照嘤

感兴趣的妹子可以去看一下,虽然当时确实是条件所限,但LAMOST完全可以称为天才的构思,咱们国家揍是辣么机智

基友看完一脸懵逼地问我这一章讲了啥,其实我只是想写那些被我吞下肚的杏子而已


下一章开始靠拢主线【这破文还有主线?【你的主线不都是段子么【写作靠拢读作继续飞

 

以及除夕看完了2016的b站拜年祭,超神了简直,你们都吃我安利快去看


感觉最近是不是写黄少写多了有往话唠方向靠拢的趋势【好像不是错觉呢


ヽ( ̄ω ̄( ̄ω ̄〃)ゝ今天是喻队生日呢,喻队生日快乐!16岁水灵灵的少年啊prprprpr

大年初三更新的作者今年一定能官方发糖【大年初三就做白日梦

新年伊始,想写BE【手痒【难过

评论(12)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