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予人歌(五)

※大学背景,带你走进物理狗游戏宅的内心世界【×

※v家p主周Xpv师叶

※食用说明走你┏ (゜ω゜)=☞

※每天都徘徊在“这个脑洞好无聊干脆弃坑吧”和“我还没吐槽完学校我不能死”的人生思考中





总有一天我要写这文写得精分





周泽楷刚进活动室的门就看到黄少天躺在沙发上。


平时活泼如少年的人如今一安静下来还让人不太习惯,他的眼脸轻轻阖上,明亮的眸子就被藏了起来,然而拂去那层一直笼罩的明亮荧光,尖锐的眼角,挺直的鼻梁,紧抿的嘴唇,几乎让许多人第一次意识到,他从眉目间就透出的坚定倔强。


叶修在苏沐橙旁边看她写完这一段,沉思半天,问:“你用黄少天当你新书的男主这件事他知道么?”


“嘘,我又没用他的名字,就不需要告诉他啦。”


叶修看着主角黄烦烦的名字,觉得,还不如用黄少天的本名,起码,还能用撞名来解释。


“话说他怎么了?今天从来了活动室就一句话都不说。”楚云秀晃着鲜红的指尖猜测,“被喻文州甩了?”


叶修做出个掐指算的动作,捊着并不存在的胡子摇头晃脑,“贫道掐指一算,这位公子被魔物所扰,且很长时间内都无法摆脱,可悲可叹可悲可叹啊。”


“什么魔物?”周泽楷接道。


“魔物名讳乃六个字。”叶修右手一晃,做了个甩拂尘的动作,“数学物理方法。”


“啊!!!!!!!!!”


周泽楷眼睁睁地看见黄少天在听到这六个字之后从沙发上弹起来,在空中完成180°转体面朝下落地,哦不是落到沙发上,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就跟烙饼似的。


十分!周泽楷简直想鼓掌。


“不提数理我们还是小伙伴!”黄少天哀嚎。


“你至于么,不就是门课么。”楚云秀揶揄他。


“不不不你们不懂。”黄少天翻身坐起来,脸上是大写的哀怨,“你们永远无法懂得,当数学物理英语汇聚一堂时,带给人的恐惧。”


说着黄少天就掏出手机,展示出自己拍的数理ppt,周泽楷看着一大串符号就头晕,楚云秀在仔细看了两分钟后,点评道:“确实难,你们一道题居然就写了一张满满的ppt。”


“一道题?”黄少天悲愤,“这只是第一步式子!”


然后他向其他人展示了同样满满的五张ppt:“这才是一道题!”


∑(っ °Д °;)っ在我们不学物理的这么多年里它究竟发生了什么?来自文科生物理不约客户端。


“这个我作证。”叶修在一边深以为然地点头,“数理简直集合了数学和物理的变态之处,而且课难就算了,ppt还是英语的,我当场就放弃治疗了。”


“前辈,英语不好?”周.我高考英语135.泽楷问。


“他岂止是不好,他和英语简直都成不共戴天之仇了。”黄.卖队友技能点满.少天说,“偏偏大一的时候英语课要求做一个听力软件的测试,还要求起码八个单元达标。”


“然后他就好好学习了?”周泽楷猜测这是一个励志故事。


“不,他就把软件的源文件提取出来,找出了答案,造福了全系。”

对不起这是我今天份的膝盖。


“好了那都大一的事了,再说我后来不是把这个方法教给你们了么?”叶修颇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自己的鼻子。


黄少天还欲反驳什么,喻文州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少天我准备好了,可以走了么?”


“okokok,出发出发出发。”黄少天一把捞起自己的书包窜了出去,一点都看不出刚才颓废的样子。


“爱情的力量?”楚云秀问。


“爱情的力量。”苏沐橙答。


两个妹子带着谜之微笑走出了活动室,留下叶修和周泽楷面面相觑。


虽然不太明白她们在说什么,但直觉一点都不想懂。


叶修和周泽楷如此想着。

 



活动室最里面的那台电脑前散落着几张手绘,周泽楷走近的时候,从耳机里漏出了一段他很熟悉的旋律。


那段时间他反反复复地听着这首歌,就为了找出其中还有没有需要改的地方,这是他去年投的一首西幻向曲子,大致讲述了旅行者寻找爱人的故事。


“前辈,在听我的歌?”周泽楷偏过头问身边的叶修。


“是啊,我在听你之前的歌,试着将听到的画面画出来,你看看像不像你构思的。”


听到的画面?


周泽楷接过叶修递给他的一张图,图应该画的是歌曲结束的时候,旅行者走过长长的道路,来到了爱人的国家,那个国家正陷于战争之中,而爱人正是那个国家的战士。


图的边缘是一双手,手臂上穿戴着厚重的铠甲,拿着弓,手的主人因为在画面外让人识不清,而另一边,一支箭洞穿了旅行者的心脏,他维持着中箭的姿势,眼睛却还执着地望着那边。


“为什么会用这个?”周泽楷指着叶修画的草图,关于击中旅行者的箭,他自己的想象里那应该是支燃烧着的箭,但叶修用的却是凤凰尾羽,羽毛边缘被铅笔勾得妖娆婉转。


即使和想象不太一样,但周泽楷隐隐有种期待。


而事实证明叶修并没有让他的期待落空。


“怎么说呢。”叶修想起自己最开始听到这句歌词时的想象,“一只美丽又炽热的箭穿心而过,将那些眷恋的深爱的温柔的憎恨的不堪回首的,都燃烧殆尽。”


心被烧成了灰烬,那些暖心的或者阴暗发酵的感情,就都没有了。


周泽楷似乎看到了那个旅行者倒下的眼神,在燃烧着的凤凰尾羽映照下,那些曾经的感情迅速流逝,最后回归一片空洞。


周泽楷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这首曲子当初发布上去的时候,有许多人解读它,周泽楷也去看过他们发在评论区长长的猜测甚至于故事,但没有一个是完全正确的。


他们都热衷于猜测旅行者为什么要去找那个人,而那个人又是谁,他们之间有什么样的过往,但其实周泽楷想表达的,不过就是最后那个画面。


旅行者走过了长长的路,最后长眠于爱人的箭下。


而爱人一无所知。


旅行者的坚持,爱恋,寻找,都和爱人无关。


在最后,由爱人送出那一箭,为这场独角戏画上句号。


现在这个画面被完完整整地呈现了出来,甚至比他想象得更好。周泽楷的手指轻轻摩挲着画纸的边缘,他最后问:“能送给我么?”


“这张只是随手画的啊……”叶修看着还显得凌乱的线条有点不懂周泽楷怎么就看上这张画了,结果一抬头就撞上青年认真的视线,只得妥协,“好吧好吧既然你喜欢的话。”


周泽楷珍而重之地把画放进书里夹起来,然后拿出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


“来听,这次的歌。”


周泽楷的眼睛里映着午后明亮的阳光,漂亮如同最上等的宝石,他的样子就像小孩把自己珍藏的宝贝悄悄地分享给另一个人。


嘘,这是我们的小秘密。



 

这是很久之后周泽楷都会记得的一个下午。


他们用的是叶修的入耳式耳机,一人一边,耳机里单曲循环着周泽楷刚写完的曲子,甚至连歌词还没来得及填上。


周泽楷有点走神,窗外传来鸟的鸣叫,一声接一声的悠长婉转,刚入秋的天气还很好,阳光洒在窗边的沙发上,看起来暖洋洋的,他想如果把家里那只猫放在那的话,猫说不定还会惬意地从喉咙里发出呼噜声。


他的视线稍微侧过一点,身旁的叶修听得很认真,脸上的表情很严肃,不像在听歌反而像在听什么报告。周泽楷被自己的想象逗得想笑,又突然紧张起来,叶修这么严肃,是对曲子不满意么?


大概每个创作者都懂那种感受,自己认为作品是好是坏都没有区别,将它递到其他人面前的时候,总是忐忑得不得了。


“曲子很棒。”听了三遍之后,叶修开口了,他的眉眼舒展开,周泽楷悄悄地舒了口气,“是和宇宙行星之类有关么?”


“嗯。”周泽楷挺惊奇的,叶修光从曲子里就能听到这个地步么?


“讲的是什么故事?”


周泽楷张嘴,又犯了难,他总是不善于描述。


他可以写出很动人的歌词,也可以想出很绮丽的故事,但他并不能用语言去完整地描述出来,他习惯向别人微笑,并沉默着。


“没关系你慢慢说,我在听。”叶修看出了他的犹豫,播放器仍然没有关,那些音符一个个落在水面,溅起水花又消失无踪。


周泽楷开始说起他脑海里的画面,想到哪说到哪,说得断断续续,也没什么漂亮的形容,但叶修依然认认真真地听着,没有打断也没有不耐烦,听完了之后他开始在纸上画起来。


叶修的手指很长,骨节分明,如果按照周泽楷以前的音乐老师的话来说,这就是一双为钢琴而生的手,但现在这双手执着笔,那些线条就这么诞生,那些最简单不过的东西在叶修手里就像有了生命一样,一点一点活了过来。


叶修落下最后一笔的时候,周泽楷看到了奇迹。


宇航员站在舷窗前,手里拿着纸笔正在写什么,他被简化了成了火柴人的模样,大大的脑袋细长的身体,宇航员的脸上只保留了一双眼睛,投向窗外,那里静静发光的恒星,是他的母星。


周泽楷告诉叶修,这是一个宇航员在星海中思念故乡的故事,而叶修用了写信来表达。


“纸笔看上去是不是不太科学啊,我怎么觉得宇航员要发送什么消息也不需要写在纸上呢?”叶修还在纠结这个细节,但周泽楷曾经想过的画面就是这样。


确实如叶修所说写信根本不科学,但那是一个在宇宙中独自漂泊了很久的人,那些思念一定要他亲手才能勾勒出来吧,周泽楷似乎真的看到那么一个人,没有嘴,因为说不出,没有耳,因为听不到,只剩下一双眼睛,还在望着那个方向,望着那颗蓝绿的星球,慢慢写下那些也许直到他死也没法传递回去的思念。


周泽楷觉得如果心情能具象化的话,他一定能看见心上那只沉睡的猛虎拍打着尾巴醒过来,疑惑地嗅着四周的空气。


这就像是一个魔法。


深海里的鲸鱼发出的声音终于等到了回应,他亲眼看到有人从那些迷雾一般的音符里抓出他的心中所想,抚平之后递到他面前。


“很像。”周泽楷最后只能说出这么一句,“就像我心里的一样。”


“那当然。”叶修点头,说出的话却不是称赞自己,“既然是你用心写的曲子,那自然就是你心里的样子。”


他说着这话就像在说一个真理,理直气壮之极。


“嗯。”周泽楷直视着叶修的眼睛,他简直抑制不住自己想笑的嘴角,“谢谢。”


“这有什么可谢的。”叶修摆手。


但周泽楷仍然执着地看着他,两只眼睛亮晶晶的:“谢谢。”


“不用谢。”


“谢谢。”


“你赢了。”叶修有些不好意思地咳嗽一声,“那你的感谢我就收下了。”


周泽楷继续看着那幅画,他用眼睛一点一点给它涂上颜色,最后和他心中的画面重合起来。


他又看到了那尾白色的鱼,就像落在深海的月光。





TBC。

评论(5)
热度(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