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方王】英雄与歌.落地生根

※方王注意!!!虐向注意!!!方神死亡设定注意!!!

※英雄与歌番外,脑洞来自 @万倾娴 ,寄刀片请寄给她

※大眼我还是爱你的,请不要给我下诅咒或者开除我的粉籍

※写完这个番外我就要(换)变(画)身(风)了!




向前飞吧,我永远照亮你前进的轨迹




王杰希对以前的记忆十分模糊。


图书馆里在空气中漂浮的灰尘,泛黄的书卷,贵族们忌讳的眼神,以及他拿着不死木的树枝,满身是血倒在微草的城门前。


这些就是他关于以前所有的记忆了。


王杰希从别人口中大致拼凑出了自己的过往,他是微草城主的儿子,但无论是他奇特的双眼,还是他在占卜一术上显现出来的天赋,都被微草的魔法师们所不齿,微草擅长植物魔法,而占卜术一般都被认为是旁门左道,就连王杰希的父亲,都对这个儿子不甚喜欢。


小时候的王杰希也许是知道人们都不喜欢他,他也很少出现在人前,他大部分的时候都呆在了图书馆,与陈旧的书卷为伴。


变故发生在王杰希十八岁的时候,那时候城主已老,为了在自己几个儿子里选出下一任城主,老城主将他们都召集起来,给了他们一个考验,谁能最先找到不死木的树枝回到微草,谁就是胜利者。


即使平时再不喜欢王杰希,老城主在这个时候还是承认了这个儿子的身份,但并没有人对这个瘦弱又沉默的孩子报以希望,所以当第二天清晨王杰希拿着不死木的树枝最先回到微草的时候,每个人都震惊了。


于是在全城人的见证下,王杰希成为了微草的城主,与此同时王杰希的植物魔法也开始有所成就,那些在他身后喋喋不休的议论声终于慢慢平息。


王杰希也成为了唯一一个身兼城主和佣兵队长两职的人,他于占卜术上的研究也被越来越多的大魔法师认同。


他是微草的王,一个记不得过往的王。

 



王杰希心里有首低低的调子。


不是什么特别的歌,只是十年前的一首童谣,现在都没有多少人记得。


王杰希还特意把调子写成谱,仔细研究了好几天,得出的结论是这真的只是一首普通的童谣,不是什么加密的消息,也不是隐含了失落魔法的旋律。


在他一个人的时候,这首调子总是在他心里低声地唱着,如同跨越了时间长河而来,每一个音符都被使劲摩擦,让人辨不清。


王杰希其实还记得一件事,但那件事没有意义。


他记得他要去救一个人,耳边有个孩子的声音似乎在催促着他,快点快点,快去救他,再晚就来不及了。


可是这有什么用?他记不得要去救谁,记不得要去哪儿救他,也记不得为什么要去救他。


所以啊,这件事是毫无意义的。


尽管这么想着,但王杰希还是会无意识地收集一些珍贵的药草,似乎总有一天它们会派上用场。


王杰希面无表情地把一株专门再生肠胃的草移栽到自己的花园时,再次觉得自己真是无聊透顶。


这是毫无意义的。


他对自己说。

 



王杰希在喝下午茶的时候,战矛的刀锋堪堪停在他的脖子前,再挪动一丝,他今天就要见血了。


“大眼,听说你前不久从北边的荒漠里拿回了那颗种子,借给我用用呗。”叶修笑嘻嘻地说着,手上的动作一点都不像是在借东西。


王杰希不慌不忙地放下手中的茶杯,对于这个战死却又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人也没有一丝惊讶,他说:“有借有还,你要拿什么还我呢?”


“咱俩的交情还说什么还不还的,多俗啊。”叶修明摆着就是要空手套白狼。


“那颗种子我有用。”


那颗种子是王杰希废了很大力气才带回来的,据说能将深陷诅咒的灵魂带出来。


“别闹了你有什么用?你们微草有小屁孩被诅咒了?你这保姆也不要当得太尽职啊。”叶修一翻身坐在了王杰希对面的椅子上,自顾自地拿着桌上的点心就开吃。


“英杰小别他们很听话。”王杰希用餐巾擦了擦手,动作优雅,“那颗种子我要用来……”他顿了下,皱着眉回答,“用来救一个人。”


“哦,救谁?”叶修语带嘲讽,他自然是知道王杰希失去记忆的事。


不出他所料,王杰希沉默了,他收集了差不多一个花房的珍稀药草,随便一株拿出去都价值连城。他也知道叶修找这颗种子找了很多年,于情,叶修和他是多年的老朋友,也曾伸出援手助他稳住微草,于理,他现在连要救的人是谁都不知道,白白拿着种子也没有用。


他对自己有点生气,一方面是觉得自己有些不通情理,另一方面又是为自己忘记了过往。


“你不记得你要救谁。”叶修慢条斯理地说着,一句一句打在王杰希心上,“不记得要去哪里救他,不记得什么时候要去救他,甚至你连他陷于什么险境都不知道。”


叶修突然站起来,他一把抓住王杰希的衣领,平时挂在脸上的懒散笑意已经消失不见,他直视着王杰希,眼里有黑沉沉的云在聚集。


“你收集那一个花房的药草又有什么用?你做这些除了让自己安心有什么用?”叶修第一次这么大声地和王杰希说话,每个字都震得他脑袋嗡嗡作响。


“王杰希,你到底在妄图抓住什么?”


抓住什么?


叶修松开手,王杰希坐回椅子上,如果有其他人在场就一定会惊讶,那个一直优雅克己的微草城主,也会露出这么颓唐的表情。


“对不起。”叶修也坐在另一边,他有些失态了,当年他亲眼看着他的战友被诅咒吞噬,灵魂在不间断的噩梦里受尽煎熬,而他活了下来。


活下来对叶修来说未必是种幸福,但更重要的是,他得把他们救出来。


但叶修与王杰希相比还是幸运的,起码他的努力是有方向的,他是在进行一场有终点的逃亡,即使再艰难,也是有希望的,而王杰希就像蒙着眼睛在原地打转的人,他不能后退却也没有前进的方向。


他就像守着一棵不会开花的树,春去秋来,终于连自己也长出了枝叶,落地生根。


“你说得对,你拿去吧。”王杰希把种子推到叶修面前,叶修看着王杰希脸色十分复杂,他说不出推托的话,但他又觉得自己这样逼问王杰希很卑鄙。


接过种子的时候有一线红光在叶修手里一闪而过,叶修显然注意到了,他略微惊讶,抬起头看王杰希,王杰希垂眸喝茶,避开了叶修的目光。


叶修还是收起了种子,他离开前对王杰希说:“你放过自己吧。”


王杰希没有说话,谁也不知道那沉默代表拒绝还是妥协。

 



那天晚上,王杰希做了个梦,那些画面如同被风卷走的散落书卷,他时而窥得一星半点,而更多的时候,他只能感受到,紧绷的纸张边缘划过皮肤,渗出鲜血。


他看到幼年的自己坐在图书馆深处高高的三角凳上,窗户突然被打开,少年身手灵活地翻窗而入,却在看到自己的一瞬间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手忙脚乱地示意自己噤声。


他看到自己在确认巡视的人离开后,熟练地从南侧的窗户跑出去,和等在楼下的少年会合。


他看到自己在寻找不死木的路上,而身边的少年嘴一张一合地,似乎在哼唱着什么。


他看到自己倒在微草的城门前,他手里抓着少年硬塞给他的不死木树枝,他听见人们的惊呼,他张嘴,却说不出话。


他看着有人向他伸出了手,他心里急得快要崩溃,那个人还在那,他的天真害死了他。


他想说话,嘴里却吐出一口血。


救救他!


有治疗魔法落在他的身上,但这不是他想要的,最需要救治的那个人不是他。他亲眼看到那只爪子撕开了他的胸膛,那么深的伤口,该用什么去填满?


不死木给你们,去救救他!


他艰难地举起手中的树枝,有人虔诚地接了过去,大声赞叹他创造了奇迹。


去救他!


人们高呼着他的名字,将他迎进城邦,他会成为微草新一任的王,人们终于认可了他,即使这认可的代价高昂到王杰希无法承担,他想要挣扎,意识却不可抗拒地缓缓陷入黑暗。


 



王杰希在一片黑暗中抱住自己的膝盖,虚空中有许许多多的声音,他们欢庆着他的胜利,嘲笑着他的无能,细细诉说他的败北,那些声音相互交织,变成了一张巨大的网,而它的猎物依然蜷缩在那里一动不动。王杰希的指关节因为用力而泛白,直到他感觉到一双手覆在了他的耳朵上。


他好像又看到了那个少年。


他说,杰希,向前飞吧,我永远照亮你前进的轨迹。



 

王杰希醒来的时候天色还只是微亮,空气里浮动着清晨特有的湿润。


他好像做了一个梦,但他又记不得梦到了什么。


没什么重要的。


又是新的一天了。

 



王杰希放下手中的书籍,捏了捏自己的鼻梁,缓解一下长时间专注的疲劳。


他看到了放在书桌花盆里的,是他当初带回来的不死木树枝,它依然鲜活嫩绿,如同还在枝头上那样。


不死木,代表着永恒不变。


王杰希轻轻摩挲着枝干,他看到了一块干涸的血迹,它渗进了斑驳的木质里,得以保存下来。


指腹经过那块血迹,似乎还能感受到它的温热。


“方,士……”


他说不出第三个字。


因为他忘却了他的名字。





END。

评论(11)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