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英雄与歌(十二)

※西幻架空向,我已经放弃抠背景设定了_(:з」∠)_

※吟游诗人周X流浪战士叶

※如果你发现这一章特别啰嗦,不要怀疑,我就是在凑字数_(:з」∠)_

※啊啊啊我要摸鱼我要写深夜60分但为什么坑永远填不完




于刀光剑影中护住他的,是他最虔诚的祈祷




三月的时候,新的小麦种子又被种下。


周泽楷看着小小的种子被埋在薄土之下,它们会发芽生长,钻出土地,抽出绿叶,开花成熟,然后死去。


而这些在人的眼里不过是短短的几个月而已。


也许是被春风唤醒,那棵树终于长出了花苞,热热闹闹地簇拥在枝头。


叶修守在树下的时间越来越长,花苞们长到手掌大的时候,叶修已经整日整夜地守在那了。


而直到那天周泽楷听到魏琛和方锐的对话,他才明白叶修在防备什么。


“那些花大概还有多久?”方锐收起了平时的做派,他看着那棵树,眉头紧锁。


“这个可说不准,大概就是这两天的事情,不然你看老叶怎么会一步都不敢离开。”魏琛吐出个烟圈。


“那个说法是真的?”


“嗯,花开的时候才是战争的开始。”听到魏琛的说法,周泽楷心里一颤,“诅咒怎么可能轻易放走灵魂,何况我听说,这还是三个大黑魔法师祭出生命画出的诅咒,只怕到时候有一场硬仗要打。”


原来叶修守在树下,就怕错过了花开的时间。


兴欣的气氛也变得凝重,小辈们不太清楚其中缘由,但魏琛方锐苏沐橙都知道,陈果也从唐柔那里知道了一些大概,她时常让包子去给叶修送些吃的。苏沐橙也不再在店里帮忙,她抱着吞日和叶修一起坐在树下,她有时候会把头搭在叶修肩上浅眠,叶修到了这时候反而睡得少了,周泽楷走到他面前的时候叶修竖起一根手指示意周泽楷噤声,随即反应过来这本来就是位不爱说话的主,不由得觉得自己好笑。


周泽楷走到叶修另一边坐下,也把头靠在他肩上,这下叶修两边肩膀各压着一个沉甸甸的头,彻底不能动弹了,叶修伸出手戳了戳周泽楷的脸颊,这人明明就醒着,还死死闭着眼睛,叶修戳他的脸颊,周泽楷索性把脸都埋在叶修肩胛处,头发挠着他的脖颈,叶修忍不住有点想笑。


叶修放下手,春天的风还有在冬天染上的寒气,但已经没有那么锐利,绕着指尖打了个转,又飘向远方。


这场长达两年多的等待,终于要走到了最后。

 



傍晚的时候叶修收到了王杰希的信,那只猫头鹰衔着信站在酒馆大厅的桌子上,头颅高昂,显得很是神气。


送饭的包子在听到了老板娘的吩咐后,准备将猫头鹰也一起带过去,然而猫头鹰扑闪着翅膀躲开了包子欲抓他的手,站到包子的肩头。


“嘿,老板娘这猫头鹰能听懂人话!”包子的重点终于对了一次。


而叶修在看过了信之后,表情有些精彩。


“王杰希说什么?”猜到也许事关树 ,苏沐橙有点紧张。


“不是坏消息。”叶修说,“王大眼这家伙,明明卜出了花开的准确时间,非要现在才告诉我,还在记恨我当年抢他东西呢。”


包子凑过去看,嚷嚷起来:“老大,这什么赛勒涅什么芙罗拉的是谁啊?我怎么每个字都认识就是看不懂呢?”


“这家伙就爱咬文嚼字的。”叶修吐槽,“芙罗拉是花神,塞勒涅象征满月。

“今天晚上,花就要开了。”

 



今天的太阳落得格外地早,几乎是人们刚农作完就发现天色已经将黒,阳光消失,天气顿时变得阴冷,普通人或许看不到,但周泽楷能清楚地看到,地上有些许黑色的砂砾随着风扬起,像是什么在蠢蠢欲动。


叶修在太阳下山前回了一趟兴欣,他在兴欣外围画下了一个巨大的守护阵,并让陈果转告其他人今晚不要出门。


陈果看着叶修的眼神充满了担忧,当初叶修浑身是血地传送到兴欣的大门口,差点被刚打开门的陈果一脚踹出去,经过了两年多的相处,陈果从不同的人口中差不多完整地知道了叶修的故事,她知道叶修现在要去做的事有多危险,但她除了老实呆在酒馆,什么也不能帮上他。


“叶修。”陈果喊住了准备离开的叶修,她想了半天,最终冒出一句,“你要记得回来!你欠我的医药费还没还清!”


叶修被陈果神来一句吓得差点嘴里叼着的烟都掉了,他看着眼前的酒馆老板娘,笑了。


“好。”

 



回到麦田,叶修发现树下多了几个人,方锐,魏琛,乔一帆都来了,叶修走到他们身边毫不客气地开嘲讽:“天黑了啊天黑了啊,老人和小孩子都回去睡觉去。”


“狗嘴吐不出象牙!”魏琛向叶修竖起中指,顺便卖弄了从方锐那学来的成语,“老夫当年也是神一样的少年!”


“你可能不知道,我在东方,那可是有‘黄金右手’之称的,没有我一会你打起来分分钟翘辫子。”方锐尽力让自己显得很深沉。


“脸呢废物点心你就是因为这么不要脸才离开家乡来祸害我们的么?”叶修痛心疾首,“老魏你可悠着点,我现在和你说话我都怕闪着你那老腰。”


于是这次魏琛和方锐一起向叶修竖起中指。


“前辈。”乔一帆的声音还有些怯懦,他拿着自己的雪纹太刀,挺直了站在叶修面前,“很谢谢当初前辈的建议和栽培,我已经能保护自己了,这次就让我也来帮忙吧。”


乔一帆说得真挚,饶是叶修也不好意思用调侃回应他,叶修严肃起来,他对面前的三个人说:“会死的。”


“(ˉ▽ ̄~) 切~~”魏琛和方锐生动形象地表现出了自己作为雇佣兵老前辈.风里来雨里去.上刀山下火海都不怕的精神,而乔一帆坚定地摇头:“不怕。”


叶修终究没能再多说什么,魏琛和方锐猥琐地凑到一起观察树上的刻字去了,苏沐橙在和乔一帆说话,周泽楷走到叶修面前,郑重其事地把自己的爱尔兰哨笛递到叶修手里。


“小周你给我这个干嘛?”叶修一头雾水。


“明天,记得还给我。”


叶修突然就明白了周泽楷的意思,那是个古老的习俗,士兵上战场前会答应亲人一件事,这样因为有所牵挂,所以无论是多么险恶的战场,都能活着回来。


叶修知道哨笛是周泽楷的爷爷留给他唯一的东西,现在交到了叶修手上,就像在他飘忽不稳的灵魂上系上了一大块石头,笨拙,但是安心。


以前叶修走上战场,都是伴随着人们的期待和欢呼,而现在,有一个人把他很珍贵的东西递到他手上,似乎这样就能于狂风暴雨中护住他的命。


有时候叶修听到人们口口相传的一些非常荒谬的说法时,他还觉得可笑,处于困境中光是祈祷就可以的话他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但现在他才明白,当你重视的人即将离开你去往世界,你就恨不得能再多为他做些什么,哪怕只是一些虚无的祈祷。


活下去。


这样的念头并没有让叶修却步,他反而更加坚定,要胜利,也要活着回来。


他接过周泽楷的哨笛,就像应下了一个契约,契约血色的丝线缠绕在他们两人手腕,将他们连成一个整体。


那一刻叶修从一个英雄变成了一个凡人,他不再肆意挥霍自己的生命,因为有人视它如珍宝。

 



当满天繁星拉开帷幕,夜色亲吻花尖。


树顶,第一朵花,绽放。





TBC。

评论(3)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