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英雄与歌(十一)

※西幻架空向,我已经放弃抠背景设定了_(:з」∠)_

※吟游诗人周X流浪战士叶

※差点被自己的脑洞安利了韩邱是什么鬼。。。。。。。。

※_(:з」∠)_修文爆字数,一起放上来吧,就当万圣节礼物

※ヾ(o◕∀◕)ノ ヾ(o◕∀◕)ノ ヾ(o◕∀◕)ノ万圣节快乐,不给糖就捣蛋!



他踏着人们的欢呼走远,一如他当初踏着欢呼走来

新的英雄


 

叶修和周泽楷偷偷进入嘉世时,都戴着厚厚的兜帽,几乎把整张脸都挡住。街上来往的人也形色匆匆,没有人注意到这两个衣着怪异的人。

 

这是周泽楷第二次来到嘉世,却都一样压抑。以前他们悲伤着叶秋的死,如今他们悲伤着自己的绝望。

 

叶修他们在进来之前就去嘉世城门外确认了情况,霸图已经在城门外不远的地方扎营,韩文清亲自带兵前来,张新杰坐守霸图城。

 

进城后,两人就直奔嘉世城南,在那有一栋极为华丽漂亮的城堡,那是上一任城主留下来的,也是现任的嘉世城主陶轩的居所。叶修相当熟练地绕开守卫从城堡的后花园里潜入,周泽楷一步不落地跟在他身后。

 

夜晚总是能掩盖许多痕迹,叶修和周泽楷悄无声息地爬到二楼的阳台上时,屋内的邱非并没有注意到他们。

 

邱非坐在属于城主的位置上正在翻阅着什么,几个士兵站在他身边,低着头不敢说话。

 

“所以陶轩他们带着金库里的东西就走了,你们没有拦住?”

 

“他说要出去探察霸图的底细,我们也不敢拦。”看起来是领头的青年说着。

 

陶轩的出逃实在出乎邱非的预料,那个人看起来还对嘉世那么有信心,还说既然韩文清都送上门来那就一口气拿下他们。

 

邱非虽然对这种天真得近乎狂妄的说法嗤之以鼻,但确实没有再注意陶轩,他更多的精力放在了防备霸图身上,甚至于都没注意到陶轩的小动作。

 

“没事你们先去休息吧,叮嘱守城的人注意防备,估计这两天霸图就该有行动了。”

 

士兵们听到邱非的命令面带忧色地出了门,门合上的瞬间,邱非整个人放松靠在松软的靠椅上,脸上是掩不住的疲惫。

 

嘉世现在的处境用水深火热来形容都不为过,陶轩妄图一口气打下霸图为嘉世所谓的伟大征途拿下开门红,然而长期驻守苦寒之地的霸图军岂是那么容易被撼动的。陶轩根本不会带兵,他太过于相信纸面力量,霸图的张新杰只用了相当于嘉世一半的军队就打得嘉世丢盔弃甲,然而这还不是结束,被挑衅的霸图军追着败走的陶轩打到了嘉世,韩文清那样的人,不接受和谈不接受威胁,他带领的霸图一路势如破竹,他的铁拳眼看就要砸穿嘉世的城门。

 

无论是指挥,军队力量甚至是士气,嘉世都远远比不上霸图,这场战役的输赢几乎已经清晰可见。

 

只是略靠了靠,邱非就站起身来,他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对于陶轩的逃走他不是不愤怒,但比起无意义的情绪波动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陶轩可以逃,但邱非不会逃,这个在嘉世最困难的时候站出来的少年,还不够成熟,但他不曾退缩。

 

他站到了当年叶修的位置,邱非不如叶修那么聪明,他可能做得也没法像叶修那么好。

 

但当少年拿起战矛时,眼里再没有在兴欣镇时的迷茫。

 

叶修看着他走出那道门,最终没有现身,也没有说话。

 

决战的时刻来得比邱非预计的更快,第二天一早,霸图军已在嘉世城下集结完毕,霸图在韩文清的带领下算是几个大城邦中作风最为正直也最为彪悍的一支队伍,就像现在他们仅仅站在嘉世城下,但带来的压迫感如有实质一般压在每一个嘉世城民的心上。


城门上的守军依然坚守在原地,然而面对这样的阵仗他们也开始有些害怕。


害怕,这对嘉世来说其实是一种很陌生的情绪了。


曾经有个人站在他们面前,为他们挡下了一切风雨,他们在他的庇护下渐渐忘记了害怕的情绪,也忘记了感恩。他们沉浸在自己关于英雄不着边际的幻想中,最终他们亲手把自己的英雄推下悬崖。


嘉世的城门缓缓打开,走出来的也是一个人。


邱非站在阵前,他前方是霸图军,他身后是嘉世城,所以他不能也不会后退。


他是叶修的学生,但他也不仅是叶修的学生。


他举起自己的战矛,矛尖直指霸图军的前锋。


“霸图韩文清,你可敢出来和我一战!”


少年的声音清朗而坚韧,霸图军里有人发出嘘声,显然认为邱非自不量力。


韩文清骑着马走到邱非面前,他从高处俯视着这个少年,邱非毫不退缩地和他对视。


“赌注?”韩文清开口,这是他们那几个少年曾经的习惯,两个人单挑总是要用点东西做彩头,这个习惯直到后来他们去了各自的城邦都还存在,跟着叶修来过霸图的邱非显然是知道的。


“我赢了,霸图撤回。”


“你输了呢?”


“输了还有什么好说的,那时候应该连命都没有了吧。”


很明显这是个毫无公平性可言的赌约,邱非自然不会自大到认为自己的命能换整个嘉世,但他在赌另一些东西。


霸图韩文清,或者说是整个霸图。


韩文清的眼神变得锐利,他带领了霸图十年,久居上位让他的气势更盛:“就这样的条件你认为我会答应?”


“到了这个地步总得赌一把不是么?霸图,从来不会避战吧。”邱非说这话的时候嘴角上挑,竟有三分神似叶修。


“果然是那家伙的学生。”韩文清翻身下马,“我答应你。”


叶修和周泽楷藏身在嘉世城边的树林里,叶修平时用布包好的却邪已经拿了出来,反光的矛尖被他小心地掩在身后,他脸上没了平时的懒散笑意,整个人都是紧绷的。


周泽楷看着这样的叶修,他知道如果霸图真的攻进嘉世叶修一定会出面,他想拦住他,却在指尖触及叶修的前一瞬收了回来。


拦得住么?他在心里问自己。


最终周泽楷收回了手,他拿出了自己的荒火和碎霜。


叶修不是需要他庇护的人,他执却邪冲入敌阵的时候,周泽楷只需要手持双枪,为他杀出一条血路。

 


邱非是个很有天赋的孩子。


这是叶修当年亲口说的,他也是最努力的那一个,他跟随叶修学习这么些年,也算略有小成。


可是直到这时候邱非无比真切地认识到自己有多浅薄,韩文清用拳与他的战矛对抗,却丝毫不落下风,他的拳头重重打在矛柄,震得邱非虎口发痛。


邱非被逼退几步,他稳住身体,朝地上吐出一口血,染红了脚下的土地。


转眼间韩文清的攻势已经来到面前,邱非微晃身体躲过,战矛在腰间画出一个满月般的圆弧,狠狠拍向韩文清。


韩文清头也不回,身后蓦然出现一个赤红的魔法阵,邱非的战矛打在上面如同打在一堵墙上,而这边韩文清一个肘击打在邱非胸口,邱非不支摔在地上。


邱非于魔法的战斗上终究不如韩文清经验丰富,他躺在地上,感觉整个人骨架都散掉了,胸口处更是火烧般的疼痛。


“认输么?”


听到韩文清的这句话,嘉世的城民心里一阵紧缩,他们都能清晰地看见邱非与韩文清的差距。


邱非杵着战矛艰难地站起来,他拿起自己的武器,矛尖直指韩文清的心脏,他没有回答,但答案已经清晰明了。


二话不说两人又战到一处,邱非的动作明显已经不如刚才灵活,许多招式只能堪堪避过,韩文清抓住机会再次一拳打倒了邱非。


邱非的衣服已经被尘土染得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砂砾嵌进他血肉模糊的伤口,然而邱非只是抹抹嘴角的血迹,他爬起来的动作狼狈,脚下却不曾摇晃。


霸图军里有人已经发出了赞叹的声音,无论敌我,霸图对于坚韧不拔的人总是怀着欣赏的态度。


血从邱非的头上流下,糊住了他的眼睛,但其实也没有关系,邱非的视线已经有些失焦,他的出招完全是来自身体的本能。


当韩文清再次踢在邱非小腿放倒他的时候,他收回了双手,看着面前的少年杵着战矛再次站了起来,他也没有动。


嘉世城中传来孩子隐隐的哭声,他们看着那个少年倒下,站起来,再倒下,再站起来。单挑韩文清,大概没有比这更蠢的主意了,但这却是邱非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


他知道如果是叶修肯定会想出更好的主意,但他也知道如果是叶修,就不会发生这种事。


邱非再站起来的时候已经只能靠着战矛的支撑才能站稳,嘉世的城民看着他,他的身影逐渐与另一个执矛的人重合在一起。


那是嘉世的英雄。


邱非大口喘着气,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颗子弹从他身边掠过,直飞向他斜后方的树林。


比叶修反应更快的是周泽楷,他抬起右手,荒火的子弹带着火焰迎上了来自霸图的攻击。


“哎呀手滑走了个火。”张佳乐抛弄着手里的弹夹,叶修对于这发差点要了他命的子弹反而笑了起来,他当然了解那个外表看起来比真实年龄要年轻许多的老友的心思,这颗子弹与其说是攻击,倒不如说是张佳乐的问候。


以前还是少年的时候,他们这群人就经常说着说着打到一处,那时候都年轻气盛,见面往往都是用招式问候对方。


“没出息!”韩文清看着张佳乐子弹消失的方向,说出这么一句话,也不知道是在说张佳乐还是说谁。


邱非平复了呼吸,再次举起了战矛,韩文清却没有摆出攻击姿势,他看着面前勉力支撑的少年,语气严肃:“战争不是野心的工具。”


邱非愣住,旋即想起他应该是在说嘉世之前的行为。


这个世界由城邦构成,城邦之间难免有摩擦,而最大的几个城邦,霸图,微草,蓝雨,百花甚至于以前叶修带领的嘉世,却都相安无事,互相之间甚至有贸易往来。


曾经一起战斗过的少年已经长大,成为了各自城邦的主人,但他们仍然在用自己的方式维护着难得的和平。


经历过战争,人们才会知道安乐有多值得珍惜。


“成为一个好城主吧。”韩文清最后留下这么一句话,就带着霸图走了,霸图的军队跟着他们的领袖,毫不迟疑。


叶修转身走时没有再去看嘉世的人冲出来拥抱邱非,却邪被他重新收了起来,他踏着人们的欢呼走远,一如他当初踏着欢呼走进嘉世。


新的英雄。


叶修的脸上这时才显出一点笑意,他对身边的周泽楷说:“邱非是个好孩子,应该能成为一个好的城主,比我要好。”


“你很好。”周泽楷看着叶修,认真地反驳。


叶修发现周泽楷说话的时候喜欢盯着人的眼睛,语气真挚。也许是刚放下了心中的石头,叶修语气带点自嘲:“我有什么好的,当初在嘉世我都不管事的。”


“你很好。”周泽楷还是那句话,似乎觉得有些苍白,他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你守着嘉世。”


你很好,不管是什么时候。


厚脸皮如叶修也不好意思和周泽楷讨论自己曾经的光辉事迹,他摸摸鼻子,回头看见周泽楷还一脸认真地看着他,似乎他再说个不字就要和他较真到底。


“好了。”叶修伸手揉了揉周泽楷的头发,青年不但不制止,反而略低下头配合他。


“我们回家。”叶修这么说。


“嗯,回家。”




TBC。

——————————————————————————————

这篇改了几遍还是不太满意,因为在我心里邱非应该要更为明亮,可惜笔力有限并不能完全表现出来

全职新生代里我最喜欢就是邱非,他最后站出来扛起嘉世出乎我的意料但又毫不意外,他是叶修的学生,在倔强方面甚至青出于蓝

_(:з」∠)_等以后回头再来改改吧,等这篇文完结暗戳戳地摸个邱非中心的短篇鱼去



评论(7)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