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英雄与歌(十)

※西幻架空向,我已经放弃抠背景设定了_(:з」∠)_

※吟游诗人周X流浪战士叶

※(´・ω・`)怎么感觉在写大纲文,果然我还不够话唠么

※狠刷了几回感情线,爽!



花开的时候,一切都会得到救赎



冬天总是来得不知不觉,那些寒冷的气息一丝丝附着在人的皮肤上,逐渐蒙蔽人的感知,直到人们看到自己的呼吸变成一团白雾,才会惊觉,这一年的时光又走到了尽头。


天空阴云密布,这让周泽楷总是觉得天还没亮,于是等他懵懵懂懂一脸还没睡醒到兴欣楼下时,已经比他平时起床的时间晚了一个多小时了。


“小周来吃早饭,给你留了一份。”陈果招呼,这几个月兴欣的人已经非常自然地把这个寡言的青年当成他们的一员了。


坐到桌子旁周泽楷才清醒了一点,他左右顾盼,没有看到叶修。


自从天气冷了之后叶修也出去得少了,大部分时间都是呆在大厅的壁炉旁边,一副将睡未睡的样子。


“他不在,我正准备去找他。”苏沐橙整理着自己的衣物,周泽楷看了看外面阴沉的天色,有些担心:“我也去。”


“小周你不吃早餐了?”陈果看着一桌一点没动的东西有点诧异地问。


走到门口的小周回头对着陈果展露出一个笑容,像是想起了什么开心的事。


“去找他。”



 

说是找叶修,但其实根本不用费力,两人就在麦田的树下找到了他,麦子已经全部收获完成,露出被冻得硬硬的黑土地,叶修头靠着树干已然睡去,整个人似乎因为冷而蜷成小小的一团。


苏沐橙加快几步走过去,却在接近叶修的时候又放轻了脚步。她看着在冷风中都能熟睡的人,无奈地叹气,抖开手中的斗篷披在叶修身上,因为走得急她拿了自己的斗篷,白色的动物皮毛把叶修整个裹起来,平时懒散的人难得显出几分可爱来。


周泽楷小心地把叶修移到自己的背上,叶修温热的呼吸打在他的颈侧,在这个寒冷的初冬令人格外安心。


周泽楷直起身的时候看到苏沐橙站在树面前,她的手指轻轻拂过斑驳的树皮,面上看不出悲喜。


“小周,你知道叶修为什么要守着这棵树么?”


周泽楷摇头,他从来不曾去问过叶修什么,无论是他的身份,还是他的过去,他总是安静地在他身边,以前如是,现在亦如是。


苏沐橙在树上摸索着什么,眼神中带着些怀念,周泽楷顺着她的指尖看过去,那些树皮上斑驳交错的沟壑,不,周泽楷在那一瞬间看清了,那不是什么沟壑,虽然刻的歪歪扭扭,但那确实是人的名字,遍布了整棵树。


周泽楷有些吃惊,他从未仔细地看过这棵树,那些名字刻得杂乱又纵横交错,如果不是认真辨认很难看出。


“他在等这一树的花开。

“这些都是叶修亲手刻的,是当初被诅咒的战士的名字。

“叶修当初伤好了第一件事就是独自一人去了微草,他从王杰希那里讨来了一颗种子,不对,就叶修那德行,说是抢才对吧,王杰希气得诅咒叶修一个月不能碰到烟草,叶修那一个月差点憋死。”说到这里苏沐橙低声笑了,她伸手将脸旁的头发别到耳后,“这是很珍贵的种子,传说只要在它皮上刻上人名,花开的时候,那么不管那个人身陷任何诅咒都能得到解脱。”


漆黑的树枝扭曲着伸向天空,弯曲成一个怪异的形状,而它身上却寄托着这么重的希望。


重到周泽楷觉得自己的心也沉甸甸的,说不出的滋味。

 



苏沐橙忙着回酒馆帮忙就先回去了,周泽楷背着叶修慢慢地走着,背上的人仍然睡得很熟。


“其实他才是那个一直没原谅自己的人。”


苏沐橙的话还在周泽楷耳边环绕,叶修守在树下的时候在想什么呢?他背靠着那些自己亲手刻下的名字的时候会梦到什么呢?


他想起叶修手上那些细密的伤口,会不会有些是为了刻那些名字造成的呢?冬天这么冷伤口会不会疼?


他心里写满了疑问,可最后说出口的却只是一片沉默。他心里为叶修建造了一个花团锦簇的城堡,但他却不能描绘出它的万分之一。


周泽楷再一次感受到自己在语言上的苍白无力。


“小周?”身后的叶修迷迷糊糊地开口,他将醒未醒的时候语气会放得很轻,一点都没有平时张嘴就气死人的样子。


“嗯。”周泽楷低低地应了一声。


他看到叶修的时候叶修总是在睡觉,树下,壁炉旁,房顶,叶修似乎永远都睡不醒。


周泽楷脚下的步子踏得很稳,他知道叶修并不只是魏琛说的那样在偷懒。


他是真的累了。


离家出走到和苏家兄妹一起生活,解救嘉世到在战役中死去,一直到现在他还守着一棵树,他还在拯救别人。


“叶修。”周泽楷的声音带着点微不可察的颤抖。


“怎么了?”叶修身上盖着厚重的斗篷,温暖得他又想睡过去了。


“花开之后,什么打算?”


叶修愣了一下,随即猜到了真相:“沐橙告诉你了啊?”


“嗯。”


“我没想过,现在只想把他们的灵魂带出来。”


“嗯。”又是长久的沉默,直到他们已经能看到兴欣镇的时候,周泽楷才再次开口,“和我一起旅行吧。”


“旅行?”


“有很多地方,想带你去看。”


没有任何理由,周泽楷觉得叶修就该是这样的人,自由自在地在这个世界冒险,亲眼看看那些奇妙到只应该存在于想象的东西,他不该被束缚在一个地方,不管是以前的嘉世,还是现在的兴欣。


“呵。”叶修轻笑了一声,也不知道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


周泽楷不急,他和叶修都知道这个邀请不只是“一起旅行”那么简单。他从心里的城堡摘下一束花递给他,而花束丝蔓环绕的,还有那座城堡。叶修不接过去他也不着急,他会等,周泽楷一直是个固执的人。


快走到酒馆的门口的时候,叶修看到一片白色从他睫毛掠过,他抬起头,斗篷的帽子顺着脑后滑下,雪花落在他的鼻尖,带着沁凉的冷意。


下雪了啊。

 



魏琛走进酒馆的时候脸色十分不好,他最近出去寻找一些酿酒的珍贵材料,但他现在回来面对叶修,脸上是从未有过的凝重表情。


他说:“霸图打到嘉世城下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苏沐橙就有了预感,所以当叶修对她说他要回嘉世的时候,那些愤怒的害怕的悲伤的情绪都像藏了起来一样,她什么也说不出来。


她了解叶修,所以她知道叶修不该和嘉世再有瓜葛,但正因为她了解叶修,她也知道,叶修这时候不可能不回去。


他对嘉世的责任已经变成了一种本能。


他是叶修,所以他会回去。


周泽楷执意要跟去,叶修本来想劝他放弃这个想法,但在看到周泽楷的眼睛那一瞬,他说不出那个不字。


这个一直追逐着他的青年眼里,燃着不灭的火。


叶修和周泽楷连夜启程,苏沐橙站在酒馆的门口看着他们逐渐被黑暗淹没的背影,还是哭出了声。




TBC。

评论(5)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