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英雄与歌(八)

※西幻架空向,我已经放弃抠背景设定了_(:з」∠)_

※吟游诗人周X流浪战士叶

※烤火鸡孤独地站在一边

※时间轴简直是虐杀一切写手的异端



我的英雄,叶修



“老夫生平从未见过如此无法直视的烤火鸡,包子这是受了什么刺激了?”魏琛面对盘子里的食物目瞪口呆,然后他若有所思地看向身边的方锐。


“看什么看?!东方也没有这么奇怪的玩意,我们那边鸡都是用来炖或者爆炒的,这个锅我不背!”方锐及时捍卫了家乡的形象,然后他若有所思地看向身边的叶修。


“把你真诚的眼神收回去方锐大大,哥只教了包子怎么用板砖拍人,可没叫他用板砖拍自己的脑袋。”叶修抱着手说到,他转头看向身边,一脸纯良的周泽楷无辜地看着他。


完全无法甩锅的叶修只能面无表情地回头看着面前的疑似烤火鸡的东西。


邱非第二天一早就踏上了回去的路程,他走的时候看了叶修一眼,却什么都没有说。


而几天之后兴欣镇迎来了一个没有名字的聚会,在每年秋天农作物都收获完成后,大家会在镇子中心的空地摆上桌子,夜晚来临时,每家都会带着自己做的菜肴聚在一起欢庆一夜,这已经成为兴欣镇约定俗成的节日了。


比如这次,包子就代表兴欣酒馆做出了这份,额,应该是烤火鸡的东西。


其实就火鸡本身而言还是烤的很好的,鸡肉焦黄,香味四溢,然而这并不能掩盖它奇特的造型。


“道理我都懂,但为什么要在烤火鸡上面夹曲奇呢?”对于包子在火鸡上片出均匀的切口,然后在其中插入了柠檬片,牛肉片,苹果片,生菜叶子,曲奇,面包片等等东西,方锐如是说到。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站着被烤熟的鸡,这一定是一只有着铮铮傲骨的鸡。”对于不知道包子用了何种手段导致现在在盘中站立着,且一只翅膀做叉腰状,一只翅膀还用细线捆着餐刀指向天空的烤火鸡,魏琛如此评价到。


“为什么你们吐槽一定要排队呢?我不爱吃洋葱,小周你吃么?”叶修叉起一片夹在火鸡上的洋葱问道,在得到周泽楷否定的摇头之后,他悄悄地把洋葱放到魏琛的餐盘里,回过头,唯一的目击证人周泽楷盯着叶修,他的眼睛里映着叶修的样子,在烛火中摇晃。


叶修又想起昨天晚上,周泽楷说出那句话后他被震得说不出话,他想开个玩笑缓和一下气氛,或者换一个话题,但事实是他只能愣在那,周泽楷身上爆发的巨大感情让他无法理解甚至本能想要逃离。


但很快周泽楷就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他抬起头的时候对叶修笑着,带着乞求和满足,他把食指竖在嘴唇前,说,嘘。


那只美丽优雅又敏锐害羞的偶蹄目动物低头把衔着的花放在叶修手里,用它长着柔软绒毛的脑袋蹭了蹭他的手,就安静地退开。


而他的眼睛里,只有叶修。


聚会的气氛越来越热烈,人们穿梭在菜肴间互相攀谈,周泽楷终于见到了包子口里的罗辑小弟,瘦弱的学校老师被包子夹在胳膊下面到处晃悠,包子把他带到周泽楷面前,豪气干云地介绍:“小弟你看,这是老大的新小弟射手座。”


“周泽楷。”周泽楷赶紧为自己正名,罗辑有气无力地举手说了声:“你好我是罗辑。”就被包子带着去看自己做的烤火鸡了。


周泽楷在心里默默地给罗辑点了根蜡烛,然后看了看包子那没人敢吃的烤火鸡,又再加了一根。


“我就问你喝不喝,老叶别墨迹,是男人就一口干了。”魏琛把一桶红酒拍在叶修面前。


“这么低级的激将法你觉得我会上当?”叶修不屑。


“东方有句话说得好啊。”方锐一杯酒递到叶修面前,“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


“就咱俩的感情,舔一舔都不需要。”


三个人折腾地鸡飞狗跳,头疼的陈果拉着苏沐橙和唐柔躲到一边去装作不认识他们。


叶修为了挡酒简直无所不用其极,就连躲到周泽楷背后藏起来都能干出来,结果还是被魏琛和方锐联手拉了出来。


周泽楷帮叶修挡了两杯,无奈自己酒量也不好,两杯之后就彻底当机,叶修独木难支,英勇壮烈。


看到被灌醉的两个人,魏琛和方锐拿着酒桶就跑去找莫凡和安文逸,不理会被扔到角落里的两人。


叶修狡猾,躲了半杯酒,此时还有点余力支持自己点了一支烟,透过袅绕的烟雾,他看见周泽楷呆呆地坐在桌子旁,用手在画什么。


凑近去看,叶修看到周泽楷用红酒在桌面上写了两个字母,YX,酒液在暖黄的烛光下呈现出一种瑰丽的色泽,如宝石般璀璨。


“小周写的是什么?”叶修的脑子显然也没那么好使,费劲地思考了一会问道,“YX,英雄么?”


周泽楷听到他问话,歪着头思考了一会,他脑子里也是一团浆糊,突然也有点怀疑自己写的是什么意思。


“英雄?”周泽楷嘴里念着这两个字,点点头又摇摇头,“叶修?”


“到底是英雄还是叶修啊……”叶修的话音消失在哈欠里,他将脸埋进双臂,还是撑不住了沉沉睡去。


周泽楷继续自己的思考,英雄还是叶修?英雄可以指很多人,但叶修也可以指英雄。


他为自己的严密的逻辑点了个赞,肯定道:“叶修。”


我的英雄,叶修。

 



叶修不知道的是,周泽楷和他相识并不是在树林里,而是在十一年前。


周泽楷第一次看到叶秋的时候,铺天盖地一片血色,而一把尖刀刺穿了他的心脏,他就要死了。


他的父母也已经被强盗杀死,他还能听到强盗骂骂咧咧翻检他们包裹的声音。


生命随着鲜血慢慢流逝,周泽楷的意识越来越模糊,都说人死之前会看到过往,但他眼前只看到一片血色,然后就是划破那片鲜红的暗金。


胸口的刀突然被拔出,疼得周泽楷蜷起了身子,一只手捂住了他的伤口,温度从那里一点点渗入。


是谁?


眼前的血色如薄雾一样慢慢消散,周泽楷就看到了那时候还是少年的叶秋,他紧紧地抿着唇,眉头紧锁,右手沾着周泽楷的血飞快地画下一个魔法阵,周泽楷感觉到一团温热的东西落进了胸膛,他闭上眼,看到了在自己心口熊熊燃烧的火焰。


“治疗魔法真不是我的强项啊。”叶秋脱力一样坐在一边,方才还耀武扬威的强盗已经变成一具尸体躺在一边,叶秋抹了一把脸颊边沾到的血,他把周泽楷小心地背到背上,问,“还记得家在哪么?”


“轮回……”周泽楷嘴唇嚅动,胸口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


“成,我带你回家。”




TBC。

评论(8)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