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英雄与歌(七)

※西幻架空向,我已经放弃抠背景设定了_(:з」∠)_

※吟游诗人周X流浪战士叶

※写完这章我觉得我都可以安心躺平打end了【×

※ (。・ω・)ノ゙看到了自己走上傻白甜之路的光明未来



他成全了他们的英雄,以这种方式



叶修是离家出走的,像当时每一个同龄的孩子一样,怀揣着英雄梦,但显然叶修的行动力要高得多,那天晚上偷了弟弟的行李爬出窗户,就踏上了他的英雄之旅。


叶修出走不久就遇到了苏沐秋和苏沐橙,两个小伙子为了养活三个人,就去接一些雇佣兵的黑单。所谓黑单就是给那些没有正式雇佣兵资格的人的任务,通常任务难报酬也会被中间人扣下许多,但当时未成年的两个小鬼头也没得选,出生入死的任务做了不少,小命没丢,倒练就了一身好身手。


慢慢地他们开始有点小名气,他们在成年领到雇佣兵资格的第一时间就被嘉世佣兵队招入了队伍,其实说是嘉世佣兵队,但并没有多少人,当时的队长陶轩拉着叶秋和苏沐秋大谈特谈嘉世的光辉未来,说得三个人都有些心潮澎湃。


哦对叶修用的是叶秋的名字注册的雇佣兵资格,谁叫笨蛋弟弟的行李里是他自己的身份证明呢。


加入嘉世之后苏沐秋开始研究武器,却邪就是他的第一件成品,叶秋就拿着这柄却邪,杀出了斗神之名。


嘉世一直是雇佣兵里的传奇,它的唯一一队自己打下的城邦,当时嘉世城主暴戾而贪婪,城里百姓集资想请嘉世来赶走城主,知道原委的叶秋并没有收下这笔钱,他带着嘉世挑翻了城主和他的亲卫队,然后在人们的挽留下,入驻了嘉世城。


少年的马蹄踏着人们的欢呼缓步走来,斗神叶秋四个字被人们反复传颂。


不愿管太多事的叶修让陶轩做了城主,嘉世佣兵队也就变成了嘉世的军队,叶秋带着这支军队抵御外敌,成了嘉世最坚固的城墙。


人们将斗神的冠冕戴在了叶秋头上,但他仍然是个人。


直到很久之后叶秋也记得那次围剿,他带了一个三十人的队伍打先锋,快要走到目的地的时候,叶秋被人狠狠推了一把,就在他踉跄地向前摔去的时候,身后,仿佛粘稠泥浆的暗紫魔法阵骤然展开,叶秋回头,只来得及看到苏沐秋还没收回去的手,和其他人脸上的惊讶神色,他们就淹没于其中。


三个黑魔法师燃尽生命画下的诅咒之阵,会将他们的灵魂永生永世困在噩梦之间,不得安宁。


当叶秋一个人回到嘉世的时候,所有人都震惊了,他们站在叶秋身后太久,甚至忘了这个人其实也会犯错。


他们哭泣,不甘,无法相信,却没有一个人去问问那个拿着矛安静站立的少年在想什么?他们悲伤得好像天都塌了下来,而亲眼目睹战友逝去的叶秋却连弯下脊背的权利都没有。


那时候叶秋看着他们的眼神,突然明了,也许在内心深处人们就不愿看到他这样归来,他是英雄,所以他不能失败,不能疲惫,甚至光辉都不能有一点暗淡,他就应该战死在沙场,成为在吟游诗人的歌声和泛黄史书文字里永不褪色的英雄挽歌,即使用死亡作为结局,也是悲壮而华丽的传说。


从那次起,叶秋丢掉了所有的少年轻狂,他在选择战术的时候会倾向于一些更稳妥的路径,而不是像曾经那样出奇制胜,他是一个好的将军,却不再是一个神话。


安逸总是会消磨人的警戒煽动人的野心,最开始是陶轩,他不再满足于嘉世城这么一小块地方,他要求叶秋带领军队扩张领土,遭到了叶秋的拒绝。然后是军队里一些出色的年轻人,他们觉得叶秋并没有那么不可触摸,而斗神的称号,也许该换个更名副其实的人,比如自己。群众也开始不满,他们觉得时间消磨了他们的英雄的锐气,他该有更辉煌而跌宕起伏的人生。


那次来攻打嘉世的强盗团实在是异常,他们不但人数多出一般强盗团许多,而且其中许多人训练有素,举手投足能看出雇佣兵的影子。


所以当叶秋接到错误情报,孤身一人陷入敌阵的时候,他就明白他可能回不去了。


他的战友在离他挺远的地方,但他们并没有支援的意思。叶秋身后就是嘉世,他看到了人们眼中交织的悲伤和喜悦,看到了他们的挽留和期望,那一刻叶秋真的想到了死。


人们期待着他凯旋归来,又期待着他像个英雄一样战死。


最后在倒地的一瞬间,叶秋想到了在嘉世等他归来的苏沐橙,又想到了还在诅咒里深陷噩梦的战友,他还有需要去达成的事。


传送阵被他悄悄画在掌心的时候,叶秋安静地闭上眼睛。


他成全了他们的英雄,以这种方式。

 



叶修的声音在黑暗的麦田里显得低低的,周泽楷听着他的述说,心里却止不住为他难过。


那个时候周泽楷终于知道一直在叶修身上感受到的违和感是什么了,在这个温馨如家的小镇里,他身边却萦绕着一股铁锈与鲜血的味道,似乎下一秒他就要奔赴战场,在白骨累累的山巅战死,成为不朽的传说。


“战死的英雄才会不朽,活着的英雄最终都会沦为凡人。我作为斗神叶秋死去,所以他是不朽的,如今我只是叶修,一个落拓的流浪战士而已。”


叶修说完就低声笑了,好像在嘲笑他自己,他突然感受到自己的手被人拿了起来,周泽楷珍而重之地捧着他的手,像是捧着什么稀世珍宝一般。他看着叶修,黑色的眼睛在月光下就像盛满了一湖美酒,叶修不由自主地想起他曾唱过的那首歌:


“我在夜里听过他

星光说它曾拥抱他的眼睛

然后落进了一片炽热深海”


他说:“叶秋是你,叶修也是你。”

“你要幸福,

“要自由,

“要活下来,

“要不再受伤,

“要得到所有神明的庇佑,

“要能实现所有想要实现的愿望。


他恨不得将这个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东西和真诚的祝福都摆在他面前。


“你的荣耀永远与你同在。”


周泽楷把一只手放在胸口,而另一只手慢慢与叶修十指相扣。


他现在并不想去想叶修会有多莫名其妙,会觉得他有多唐突,从十年前叶修在他心里埋下这团火开始,那粒种子就在他身体里生根发芽,它经历过寒冬,也经历过风雨,他都曾以为它死了,直到现在。


或许你会不理解,会已经忘记,但请你看一看它,看一看我用悲伤和思念浇灌的它。


那粒种子终于长成参天大树。


树下,周泽楷在叶修手背上落下一吻。他的手心还有强行画上传送阵留下的扭曲伤口,周泽楷的掌心贴着他的掌心,吻却落在他的手背,就像在亲吻那些他只能在叶修的述说里看到片羽的残酷过往。


“我喜欢你,叶修。”




TBC。




评论(7)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