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英雄与歌(五)

※西幻架空向,一切不科学的锅都甩给私设_(:з」∠)_

※吟游诗人周X流浪战士叶

※前排给邱非小天使表白

※都闪开!我要苏叶神了!


没事,一切都过去了


秋天总是没什么云,天空呈现着最本真的蓝色,让人看着的时候视线放空,思绪跑到很远的地方。


叶修背靠着那棵没什么叶子的怪树,兴欣镇的生活一直很悠闲,时间在这里像被无限拉长,在不断的日升月落里走不到尽头的感觉。


周泽楷走在叶修身边坐了下来,他的动作很轻,像是怕惊动旁边的人,他在兴欣已经呆了几天了,他发现叶修总是呆在这棵树下面,发呆或者睡觉,他那天在树林里遇到他大概只是叶修嫌弃阳光刺眼而已。


“又来了?”叶修侧头去看周泽楷,周泽楷点点头,也不多说话,这样一个人其实也挺好的,不多话,叶修想说话的时候说两句他也能回应,而更多的时候他们两就这么坐在树下,看着太阳从头顶移到西方。


今天的阳光不是很强,晒得叶修不想动弹:“小周,吹首曲子吧。”


那天之后他们也知道了小周作为吟游诗人也不是仅仅只会一首歌的,他还有一支爱尔兰哨笛。


周泽楷的哨笛应该用了很久了,锡皮卷成的笛子上有些许划痕,他吹响哨笛时,高亢的声音在麦田里和着风声传出去很远。


叶修听得很专心,直到一曲终了,他才开口:“小周你为什么要找叶秋?”


自从那天之后酒馆里的人就像约好了一样,再没问过周泽楷关于叶秋的问题,周泽楷也没有提过,叶修此时突然问起,周泽楷倒有些措不及防。


“有些话,想和他说。”


两个人又沉默下来,良久,叶修又问:“那你知道,叶秋已经死了么?”


“他没有。”周泽楷前所未有地迅速回应,他看着叶修,眼里是不容置疑的坚定。


“他没有死,我知道。”他的手放在胸口,仿佛在确认着什么。


能言如叶修在这样的目光里也说不出话,他有些狼狈地回避了周泽楷的视线,却正看见一个人穿过麦田向他们走来。


“你好,请问……”来的人是个少年,眉目坚毅,他本想问什么,却在抬头看到叶修的一瞬间变了脸色,他反手取下自己背后的长矛,二话不说直接杀向叶修。


矛尖划破了叶修的衣服,叶修向旁边避开,少年收回武器依然保持着战斗的姿势,他看着叶修眼神愤怒:“你是谁!?”


叶修躲得有些狼狈,他看着少年苦笑:“没想到才两年不见你就长得这么高了,邱非。”


“你说谎!我明明亲眼看到的!”邱非红了眼,长矛带着不管不顾的架势划开一条弧线,矛尖直指叶修的要害,但周泽楷的动作比他还快,邱非的长矛还没刺出,周泽楷的枪口已经抵上了他的额头。


拿着枪的周泽楷一点也不像平时叶修见到的那个人,他端枪的手很稳,两只手都有枪,他的眼睛微微眯起,浑身萦绕着杀气。


“小周!”叶修的声音有点迫切,周泽楷晃神的瞬间,邱非矮下身躲开枪口,长矛一荡攻向周泽楷的腿,逼得周泽楷不得不向后退去。


就在邱非准备继续攻势的时候,一颗子弹擦着他的脸飞过,在他的脸上留下一道血痕。邱非却不顾周泽楷的警告,他似乎下定决心就算自己死去也要杀了叶修,然而这次挡在他面前的不再是周泽楷的双枪,而是一柄战矛。


战矛通身漆黑,只在刀锋处有暗沉的金色,邱非曾经无比熟悉这柄战矛,那个人就是拿着它一次一次指点他。


斗神的战矛,却邪。

 


邱非是在嘉世城出生的孩子。


那时候嘉世城还不叫嘉世城,温和宽容的老城主死后就是他的儿子成为了新城主,新城主是个贪婪而暴戾的人,赋税高昂,政策严苛,他还纵容自己的亲卫队肆无忌惮地欺负城中的住民。


那时候城中的气氛十分压抑,姑娘们甚至都不敢打扮自己,生怕穿的裙子鲜艳一点就会被亲卫队看上带走。为了交上足够的赋税,每一户都在拼命劳作,只要差上一点,轻则被拳打脚踢,重则被抓入监狱。


那些负面的情绪一点一点积累,在那一天终于轰然爆炸,导火索则是一对母子的死亡。


家里的大人已经累倒,孩子战战兢兢地交上了赋税需要的粮食,却被发现在粮食中掺杂了石头充重,负责收赋税的士兵用鞭子狠狠抽打孩子,抽到一半大概觉得不够解气还用穿了军靴的脚在孩子的肚子用力踢了两脚,瘦弱的孩子当场就吐出两口血,不再动弹。


知道孩子的死讯后,孩子的母亲发疯了一样要去找那个士兵,却被守在军营外的士兵一刀穿腹而过。


直到死去的时候,那位母亲还用充满了仇恨的血色眼睛死死盯着军营里,而第二天她的尸体就被悬挂在城墙上,以“警告”所有城民。


那一次城民们站直了身体看着那位母亲的尸体,当天晚上,一个人带着全城人凑出来的钱财和一封信,悄悄地翻墙而出,奔向了嘉世佣兵队。


三天后,城主和亲卫队们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叶秋带着嘉世杀到,他们在城民们的配合下悄无声息地潜入了城内,一部分人杀入军营,而叶秋亲自带人杀进守卫森严的城主所在之地。


邱非直到自己年迈而无法行动的时候也能想起那时候,叶秋浑身是血出现在城堡门口,他眉眼间还带着杀戮的戾气,但抬头看到等在门外的人们的时候又缓和了表情,他说,没事,一切都过去了。


人们喜极而泣,用眼泪庆祝着噩梦的结束,他们曾向神明祈祷救赎,却始终不得回应,而这个少年一人一矛,划开了蒙在他们心上的黑暗,那刀锋锐利,却明亮地让人想要用手紧紧抓住。


几个大胆的孩子甚至冲过去拥抱叶秋,叶秋有些惊慌地大声喊着还有血很脏,却被孩子们搂得死死的,他把其中一个哭红了眼的小女孩抱在臂弯里,他冲着小女孩笑了起来,把一个吻印在她的额头。


邱非也是冲上去的几个孩子之一,叶秋满身都是血污,但他对小女孩笑得那么温柔。


邱非的人生在叶秋来到嘉世城之前和之后被分为了两段,在之前,他和父母一起在提心吊胆中艰难生活,而之后,他终于在一片漆黑中看到了垂下来的救赎。


每个少年都有英雄梦,但邱非更为幸运,他心中的英雄就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不是在故事里,也不是在图画里,近得他一伸手就能摸到他。


后来邱非长大就加入了嘉世军,踏实努力,终于被叶秋收为学生。


站在了离他最近的地方,终会成为像他那样的人。





TBC。

评论(6)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