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英雄与歌(二)

※西幻架空向,务必坚信一切不科学的地方都是我的私设_(:з」∠)_

※旅行者(?)周X酒馆驻扎战士叶(定位越来越奇怪了呢。。。)

※o(*≧▽≦)ツ让我来组成粮

※_(:з」∠)_依然前面略慢热



那刀尖劈开混沌,缠绕着火焰的炽热气息



“……既然这样小周你不如来兴欣酒馆,温馨舒适又划算。”得知周泽楷还没找到住处,叶修不遗余力地说服起周泽楷,周泽楷终于在叶修滔滔不绝的劝说里找到个空档,点头说好。


然而来到温馨又舒适的兴欣酒馆门口时,从酒馆里飞出一块带着杀气的抹布,快准狠地向叶修的面门砸来,周泽楷只看见正和自己说这话的叶修迅速后仰,堪堪躲开抹布攻击。


“我去好险。”吓了一跳的周泽楷赶紧扶起叶修,叶修抚着胸口长出一口气,然而他高兴地太早。


“叶!修!”陈果提着裙摆气急败坏地冲出来,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叶修大声斥责,“你又跑到哪去偷懒了?!”


“等等等等!老板娘冤枉啊,我帮沐橙摘花去了,你看。”叶修赶紧拿出手中的花环挡在陈果面前。


陈果把疑惑的眼光投向店里的苏沐橙,苏沐橙接收到叶修“帮帮忙”的眼神,赶紧点头:“对的,我叫叶修帮我摘点,额,”她看了一眼叶修手里的花环,“紫茉莉回来。”


“是么?”陈果显得半信半疑,马尾辫在脑后一晃一晃的,她突然发现了一个漏洞,“你摘个花需要这么久么?我记得你中午就出去了啊。”


恭喜陈生你发现了华点。


“这个啊……”叶修的目光往旁边飘去,陈果越看越觉得可疑。


“因为紫茉莉只有傍晚才开啊。”苏沐橙笑着接过叶修手上的花环,拿了一个放在陈果头上,又给自己戴了一个,“好啦果果,我们去看看包子的晚餐做了什么。”


被女神成功顺毛的陈果就这么被拉去厨房了,逃过一劫的叶修拿起一个花环递给靠在门口看戏的唐柔。


唐柔接过花环:“谢谢。”她饶有兴味地看着叶修身边的周泽楷,“这位是?”


“哦差点忘了。”叶修介绍起来,“这是周泽楷,路上捡到的旅行者,小唐你给他准备房间吧。”


唐柔离开后,叶修对着手上最后一个花环思索,他们花摘的有点多,最后那个花环明显比之前三个都要大点,叶修看看花环又看看周泽楷,又看看花环又看看周泽楷。


周泽楷被他看的有些羞涩,不得以开口询问:“叶修?”


“这个就送给你了。”叶修把花环戴在周泽楷头上,花环有些大,带着某种善意的恶作剧,滑下来遮住了周泽楷的眉眼。周泽楷人长得好看,尤其是那双眼睛,像极了偶蹄目动物的幼崽,一派温和无害。被花环挡了视线的周泽楷也不动手,就这么固执地透过花朵和绿叶的间隙看着叶修。


“脸好就是占便宜,戴花环也是美男子。”叶修感叹,他伸手把花环向上拨了拨,露出青年漆黑的眼瞳。

“欢迎来到兴欣镇,小周。”

 


镇子并不是很大,兴欣酒馆是镇子里唯一的酒馆,老板娘陈果是从自己逝去的父亲手中接下的兴欣,一楼是大厅,二楼还有客房出租给路过的旅人。


大厅里坐了许多人,几个劳作归来的男人们举着酒杯大声说笑,他们旁边那桌,妇女们谈论着今天的趣事,不时叮嘱身边的孩子不要捣乱,衣着奇怪看起来像是旅行者的人吃着自己带来的食物,只点了酒水,另一边甚至有带着兜帽的家伙做着祈祷的姿势。苏沐橙和唐柔都端着盘子快速地穿梭在桌子之间,坐在角落的叶修看到正从站在楼梯上的周泽楷,本着自己拉的客人自己要照顾好的心理,向他招手。


“小周,一起吃饭?”叶修指指桌上的面包和炖肉。


周泽楷坐下来却没急着进食,他望着叶修欲言又止,叶修抬头看了他一眼,问:“怎么了?”,


周泽楷终于做好了心理准备:“你知道……”


“苏妹子跳一个吧。”


“对啊好久没看到苏妹子跳舞了。”


“来一个来一个。”


起哄声口哨声不绝于耳,打断了周泽楷的话,苏沐橙站在中央,仍然笑的一派温和,带着些许无奈。


“没关系不用在意,都是酒馆的固定节目了。”叶修头也不抬地说了这么一句,稳住了有些担心的周泽楷。


然而他的目光还是在往大厅中央飘,叶修失笑,放下勺子把手笼在嘴边喊了一句:“沐橙跳一个。”


“既然你也这么说了。”


苏沐橙拿跟着起哄的叶修没有办法,把手中的盘子和围裙递给陈果,中间桌子的客人已经自觉收拾好东西离开,她旋身跳上桌子,嫣红的裙摆扬起又落下,唐柔自然而然地打开了琴盖,这时周泽楷才信了这是固定节目。


女孩的手指在黑白琴键间几个起落,音色圆润,唐柔顿了顿,指尖再次重重落在琴上的时候却不是周泽楷想象的轻快舞曲,那音乐带着一往无前的决绝锐气,他甚至能感受到透过那些跳动的音符,那刀尖劈开混沌,缠绕着火焰的炽热气息。


与其说是舞曲,不如说是战歌。


苏沐橙也收起了平时的温和笑意,周泽楷知道她是个美丽的姑娘,但当她取下了平和亲切的微笑,那个姑娘看起来就完全不一样了,她的漂亮带着侵略性,在灯光下晃得人睁不开眼。


人群已经完全安静了下来,苏沐橙纤细的指尖在灯下划过,带着虚妄的影子,柔软而无法捉摸。优雅的钢琴奏出了了不逊于战鼓的声音,它敲碎了人们眼前的一切,拉着人进入了战场,古老的城墙上还染着鲜血,穿着铠甲神情严肃的战士们列队等待,聚集的乌云预示着风暴,那朵花就这么盛开在城墙之顶,在方寸之地旋转,在猎猎风中晕染漫开。


苏沐橙还戴着叶修给她的花环,那些铃铛一样的花朵会随着她的步伐在发间起落,纤细的手臂高举,却带着力量,裙摆扬起的时候露出了纱织的衬裙,绽放又枯萎,她的每一步都重重地踏在木质的桌面上,像是从血与火中走来,眼神低垂。


周泽楷耳边突然传来不急不慢的掌声,是叶修。其他人就像是被惊醒了一般,叫好声和掌声陆续响起。


叶修放下双手,他仍然看着苏沐橙,似乎透过眼前的画面看到了更远的地方。


带着深深的怀念和遗憾。



TBC。

评论(3)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