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Fate/gamble of degraded products(九)

※我流架空fate背景,有二设

※servant周Xmaster叶

※一定要看的预警→

※中二的不是我,是fate

 

 

 

 

 

 

 

 

 

 

 

市中心区域,小区内的独栋别墅,室内精装修,自带的小花园内种满了叶修自己都不认识的花花草草,这让他面对等待他介绍的其余三人时,不得不强行扯开话题:“房间有多的,自己选吧。”

 

烤串店里吃饱喝足,疲惫的四人不得不思考在何处落脚的问题,阿哥哈提为苏沐橙准备的庇护所被她直接轰上了天,两位英灵更不是不必说,最终还是叶修晃悠着指尖的钥匙,将人带回了他事先准备好的独栋小别墅。

 

“你这准备得太充分了。”苏沐橙拉开客厅的落地窗,深夜独有的微妙气息瞬间将她包围,为了能顺利从阿哥哈提脱身,苏沐橙做了不少谋划,但如今和叶修一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毕竟计划了不少年。”叶修手腕一抖,从烟盒中叼出一支烟,他靠在落地窗边,指尖灯火明灭。

 

“你哪来的这么多钱啊?”唐柔问得直白,就算不是这个时空的人,她也能看出这栋别墅价值不菲。

 

“其实……”叶修顿了顿,略偏过头,说,“我在为利比昂秘密排除某些人,用黑市上的话来说,我是一个杀手。”

 

周泽楷停下动作。

 

“有时候委托来自利比昂内部,有时候也会接到外部的委托,我的手上沾了太多人的血。”

 

方才还热闹的气氛顿时凝固下来,唐柔张张嘴,却觉得此刻说什么都不合适:“你……”

 

唐柔敏锐地发现叶修的双肩在抖,但好像并不是因为难过,而是……在笑!

 

“我一个魔术回路都没有的家伙,你居然真的信了。”

 

叶修也就是仗着在场三人教养好,唐柔气结,漂亮的姑娘无语半晌,决定以后都不相信叶修的鬼话。

 

居所这种东西仿佛真的有某种魔力,就连时间都在这里慢了下来,他们惊心动魄又动荡不安的一夜过去了,叶修眯起眼睛,看着天光泛白,他一夜未眠,却并不困倦,就如同蒲公英飘飘荡荡终于落地,根系深深扎入地下,焕发出生机。

 

“还缺些日用品,小周陪我去买吧,姑娘们就好好休息下。”叶修说完才发现自己嘴瓢了,“额,我这么叫你不介意吧?”

 

实际上叶修确实一直没拿得准怎么叫周泽楷,称呼仿佛是两人之间交流的重要仪式,向前一步过于亲昵,向后一步太显生疏,只能把握在那个微妙狭窄的区间,才能让双方都舒服。

 

周泽楷本来站在茶几边,闻言走过来,面对叶修的询问,他蓦地笑开,虽然叶修觉得这完全没什么好笑的。

 

但笑容就如此绽放了,叶修有些不可控制地走神,他想作为一位王,周泽楷也过于爱笑了些吧,他的容貌出众,不笑的时候总是带着些锋利的冷意,但只要嘴角那么一弯,便像冰雪春融,眼角眉梢都是细碎光彩。

 

“不介意,小周,很好。”

 

 

 

冬日的黑夜总是要比其他时候长些。

 

天空已经蒙蒙泛白,但离太阳有气无力地爬上天际还要些时候,寒冷的温度连带人都懒惰起来,叶修和周泽楷并肩走在去往超市的路上,马路两旁有零星的早餐店,鉴于两人半夜才吃过极为丰盛的一顿,他们便不再试图尝试。

 

冬日的早晨,从家里去往超市的路,炸油条混合着某些叶修说不明的食物芬芳,这样的组合让叶修从骨子里生出一种懒惰,一种因为安宁和平静而滋生出的暖洋洋的懒意。

 

这样短暂的路程最适合不着边际的对话,叶修侧过头,同周泽楷说道:“你好像不怎么爱说话。”

 

何止是不爱说话啊,但叶修试图让自己的开场白显得友好一点。

 

“嗯。”周泽楷思索片刻,有些心虚地点点头。

 

他也明白自己在言语上的短处,不过要是想让他口若悬河也实在是不太现实。

 

“不爱说话也见不得是件坏事。”叶修低下头点烟,他将火苗和烟头都拢在手中,避开初冬清晨的寒风,“有些人说的话比药还毒。”

 

或许是连夜没有休息让叶修有些迷糊,也或许是当下气氛太好,在周泽楷眼中一直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叶修,突然露出了一丝缝隙。

 

那里面没有光,周泽楷也看不清,叶修说着有些指代不清的抱怨,不过片刻之后,叶修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又笑起来,接着说:“我从小长到现在,身边还没有称得上朋友的人,也没怎么体会过和朋友是怎么聊天的。”

 

要是两个月后的周泽楷,必然能够熟知叶修这样狡黠的性格,但现在的周泽楷却觉得自己猛然担起了叶修第一个朋友的责任,不由得紧张地开始履责。

 

“烤肉很好吃。”他试图和叶修进行朋友间的聊天。

 

“是的。”

 

“我很喜欢鸡翅,蜜汁的,不要辣的。”

 

“那个太甜。”

 

“我觉得还行……”周泽楷有些慌了手脚,他低下头,仿佛做错事一般,倔强地继续对话,“房子很棒,很漂亮。”

 

“还行吧。”

 

“我的房间在你隔壁。”

 

“嗯。”

 

周泽楷绞尽脑汁,回想自己还有什么话题可说,一旁刻意简短回答的叶修终于绷不住,他笑着去捏周泽楷的脸颊,这个亲昵的动作一下子让周泽楷愣住,连脚步都停了下来。

 

“小周啊小周,你可真是个宝。”

 

“宝?”周泽楷皱眉。

 

“就是宝物,最珍贵的,最难得的宝物。”

 

直白的解释让周泽楷耳根有些发红,他看着身边的叶修,那个人的额发被风吹得凌乱,无力地爬服着。

 

叶修确实没有撒谎,他是什么时候开始想要从利比昂中出来的呢?五年前?八年前?还是从被投进囚牢的那一瞬间,就迫不及待想要舒展翅膀。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属于外界的自由的空气顺着气管滑入肺部,连那些微寒意都显得令人欢喜。

 

第一缕阳光破云而出,太阳终于升起。

 

 

 

将小票草草卷成一团塞进塑料袋中,叶修和周泽楷拎起自己的战利品走出超市。

 

迟到的疲乏终于追上了他们的脚步,叶修打了个哈欠,对周泽楷说:“回去吧。”

 

依然沿着来路,来到小区附近,毕竟是住宅区,这边的店铺要远少于另一边,叶修信步走着,向右转个弯就能拐进小区,他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

 

可惜有人不这么想。

 

周泽楷第一时间拦在了叶修面前,猩红的披风比朝阳更灼眼,幸好没有路过的人看到。

 

叶修脸上的懒散一点点收敛回去,他还以为利比昂的追杀暂缓是为了什么,原来是换了人。

 

少年站在他们前进的路上,他的年纪显然还很小,身形有着未成年特有的瘦长,他的眉眼很亮,如名家雕刻。

 

而站在他身边的是一位英灵,面容冷峻,他手中握着长刀,叶修曾见过那把刀的碎片,那正是利比昂为圣杯战争准备的圣遗物。

 

那把刀属于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草原之王——韩文清。

 

“两位英灵,两位王者,利比昂选圣遗物的眼光可真不错。”叶修的语调仍然懒洋洋的,仿佛不过是例行的寒暄。

 

“既然你还知道这是利比昂的圣遗物,就请归还吧。”

 

叶修见过他年幼的时候,见过他的固执和坚持,却没想到,他们会有如此对峙的一天。

 

“老师。”

 

邱非掏出了枪。

 

 

 

 

 

 

 

 

 

 

 

 

TBC。

评论(17)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