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Fate/gamble of degraded products(八)

※我流架空fate背景,有二设

※servant周Xmaster叶

※一定要看的预警→

※中二的不是我,是fate

 

 

 

 

 

 

 

 

 

 

 

叶修在利比昂的处境极为尴尬。

 

谁都知道他的魔术回路被废,母亲是个早逝的普通人,而父亲生死不知,谁都以为他会死。

 

但这个孩子就如同最坚韧的杂草,在满是淤泥的墙缝中生根发芽,长大成人。

 

已经无人记得叶修刚来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他们只记得那个狡猾又滑溜的家伙,在家族中四处游走,他们看待他如同看待一只无害的宠物,毕竟在利比昂中,没了魔术回路就不能称之为人了,不是么?

 

何蒙库鲁兹的消息便是叶修无意中得知的,因为魔术回路的问题,叶修不被重视自然也能得到一定程度的自由,他亲耳听到了那两人说起了何蒙库鲁兹,说起了利比昂的人造英灵计划。

 

英灵,是活在传说中的英雄,他们的身影在历史长河中熠熠生辉,而为了某些无法放下的执念,他们被圣杯召唤,再现人间。

 

“我那时候完全无法理解他们为什么要尝试去制造英灵。”叶修慢条斯理地回忆着,“想要在圣杯战争中获胜的话有许多办法,但现在看来,也许我搞错了因果,并不是他们想要制造英灵,而是他们得到了能制造英灵的东西,才选择去做。”

 

“所以你认为因此圣杯才被污染了么?”苏沐橙跟着叶修的思路。

 

“并不确定,但圣杯污染是在上一届圣杯战争之后,而在这期间,利比昂又在进行人造英灵的实验,很难认为这两件事没有关联。”

 

“怎么制造英灵?”周泽楷冷不丁地发问,人造英灵这件事让他很介怀,仿佛连带着他们都变成了可以放在流水线上生产的东西,盖上戳就可以出厂。

 

“我不知道,事实上我连何蒙库鲁兹在利比昂的哪个地方都不知道,毕竟他们不会让我一个废物参与进去。”叶修无奈地说着,仿佛说着无关人的事情。

 

“所以目前的情况就是,我们要追溯圣杯被污染的传言,要么去寻找传言的源头,不过这很难。”叶修望向苏沐橙,后者点点头,同意了他的说法,“而另一个选择就是去调查利比昂的人造英灵,我没有十足的把握,也许最后发现两件事毫无关联,我们会白费功夫。”

 

圣杯战争的轮盘一旦开始转动,那么就没有给人喘口气的时间,叶修他们现在要做一个选择,是寻找难以回溯的源头,还是去赌可能一无所获的岔路。

 

“看起来可都不怎么样啊。”苏沐橙往后一靠,柔软的长发沿着椅背垂下,唐柔思索片刻,问:“如果同时进行呢?”

 

还没等叶修说话,苏沐橙就先摇头:“我们没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可能会两头都失败。”

 

而且两件事的动作都不小,想要全面撒网,可能就会惊动背后的人。

 

四人一时陷入沉默,叶修闭上眼睛,有些疲惫地揉着太阳穴。

 

盗取圣遗物,召唤从者,躲避追杀,与苏沐橙结盟,调查何蒙库鲁兹,从圣杯战争开始到现在不过短短十来天,但叶修却从未休息,他几乎做梦都在计划前路,想要找到最佳道路。

 

如果就叶修自己来说,他当然想要何蒙库鲁兹,除了刚才所说的理由,他还有私心,他想要从利比昂那样的庞然大物口中,得到那个人的下落。

 

但抛弃一切主观倾向,调查利比昂并不是最好的选择,他们承受不住失败的代价。

 

“调查人造英灵吧。”

 

周泽楷的声音将叶修的思维拉回来,叶修这才发现,即使是在烤串店里,周泽楷依然坐得身板笔直,就算自律如苏沐橙此刻也放松了身体,偏偏他仍然保持着端正的坐姿。

 

“利比昂制造英灵是要做什么呢?”周泽楷转头问叶修,后者还没从繁杂的思绪中回过神,一时愣住,苏沐橙接过话头:“应该是为了圣杯战争。”

 

“那他们是不是可能用在这一次圣杯战争中。”

 

叶修如遭雷劈,他们一直在思考人造英灵的来源,思考他和被污染圣杯之间的关系,却全然忽略了最大的可能性,这位人造英灵很有可能被出现在这一次圣杯战争。

 

“你说得对。”飞快地理清了前因后果,叶修说,“就算不考虑圣杯被污染这件事,我们也得调查这件事,毕竟这位人造英灵很有可能会变成我们的对手。”

 

苏沐橙和唐柔也点头同意,恰好此时老板也推着餐车过来,两位女士点的烤串实在太多,老板只好一边烤一边上,铺得他们面前的桌子满满的。

 

无论任何时候,食物总是令人心情愉快,叶修暂时将那些复杂的谋划抛之脑后,享受起当下。

 

毕竟身处战争之中,谁知道下一秒会不会是自己的死期呢?

 

“这样大的秘密你也能打探到,看来身份还是给你带来了好处。”苏沐橙本是无心之言,叶修却不可遏制地想起了曾经。

 

周泽楷感觉到身边的人突然放下食物,叶修微微低着头,眼睛隐在发梢的阴影之下,英灵一时辨不清他的眼里到底有些怎样更多情绪。

 

“是啊,谁能想得到呢?”

 

 

 

叶修的身体里流淌着不同的血,它们来自身为魔术师的父亲和作为普通人的母亲。

 

当年叶修的父亲私自逃离家族,与普通人结婚生子,这对于重视力量和秩序高于一切的利比昂来说简直是不可饶恕的污点。

 

那时候的叶修不过十来岁的年纪,他记得那一天放学回家,发现家门虚掩的自己不解地推开门,嘴里还问着:“妈,门怎么没关好。”

 

但他没有得到回答。

 

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母亲如同破败的玩偶般倒下,而他的父亲被人踩在地上,无力地向爱人伸出手。

 

那一天叶修的世界被人彻底击碎,他不明白这些杀了自己母亲的人是谁,他的怒吼,反抗以及愤慨都被无情镇压,他被人扔回了曾经圈禁父亲二十年的囚牢,那个名为利比昂的漆黑城堡。

 

在这里,他知道了魔术,知道了三大家,知道了圣杯战争和英灵,知道了身为魔术师应该知道的一切。

 

但他却不知道父亲去了哪里,他们在被带回来的时候就分开,叶修找不到他。

 

黑暗的降临是如此毫无预兆,那时候还是孩子的叶修根本来不及理解这一切是为什么。

 

但生活的恶意从不会停下脚步等待他,在他来到利比昂后不久,三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孩子来到他面前,两个人死死抓住他的手,而领头的坦塔罗斯将手中的药片毫不留情地塞进叶修嘴中。

 

那一瞬间仿佛他的身体内部发生了连环爆炸,叶修疼得蜷缩起来,他甚至没有感受到孩子们放开了手,他只能感觉到痛,仿佛他的经脉和血管被人寸寸挑断。

 

后来的叶修长大了,才渐渐明白,那些孩子不过是放在明面的棋子,否则他们哪来如此狠毒的药物。

 

但那时候的叶修,幼小的叶修,只能在尘土中翻滚,砂砾划破了他的皮肤,但那些疼痛和他体内发生的巨变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那时候的叶修,失去了父母,失去了自由,失去了本该属于他的光明未来,他发出嘶吼,怪物们却在黑暗中冷眼旁观,没有人来救他,也不会有人来救他。

 

他变成了一个魔术回路被全数毁掉的废物。

 

 

 

 

 

 

 

 

 

 

 

 

TBC。

————————————————————————

大家月饼节快乐啊(*^▽^*)

评论(10)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