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过九溪

感谢阿银太太!爱你!

追禾:

1、《全职高手》同人,cp周叶。


2、狐狸 @云狐不归 生贺。


3、夹带私货,我有偏爱。




01


周泽楷的老师曾经对他说过,等教完周泽楷这个学生他就差不多该死了。


 


这个已经完全白了头发的老人在轮回首领再不需要一个具象化的人做他的老师的那个冬天永远的离开了他,所以当时尚且年幼的周泽楷对他所说的一切都深信不疑,哪怕是他曾说过的倒行逆施的话语。


老师曾经告诉过他,树是很温柔的存在。


过去的树大多数是棕色的躯干,叶片随着四季变迁转换颜色;比如树叶是从一小点嫩芽长出来,到铜钱大,巴掌大,形状各异,却具有规则的美感;再比如有一种树称茶树,春雨季节前后将嫩叶摘下,炒制后泡水,是无上享受。


这是周泽楷所不曾见过甚至不曾想象过的世界,那个时候的他甚至没有触碰过轮回的资料中心那些沾满尘埃亦记述历史的古籍,但是他相信。


世界在未来的日子里给了他无上希望,这希望来自于,叶修也相信。


时年,树木带来的灾难才将将过去十年,遏制住那样的势头的人类正在忘记过去。


次年,叶修即位。


 


流放的路途并不好走,从繁盛的帝都到边远苦寒之地,周泽楷已经上路两个月了,磨破了两双鞋,脚底也起了厚厚的茧子,他是习武的人,但是脚上也从未受过这样的折磨。


轮回家主周泽楷,与亲信江波涛孙翔一干人等,因反叛罪名被施以流放之刑,去到边关最为偏远的沙漠。这大概是活刑里最重的惩罚了,但是为了保住他们的命,与他们颇有渊源的雷霆家主肖时钦四处活动,银钱不知洒出了多少,才换来了这最难走的未来的路。


他们出城那日肖时钦赶至城门口相送,周泽楷脖子上上着重枷,虽说凌乱的打扮掩不住他英俊的相貌,但是肖时钦看到昔日壮志豪情的友人双眼盖满风尘和疲惫时也差点落泪,万般情谊化为拍上肩膀的双手。他说:活着就好。


周泽楷对他有所隐瞒以至于当时颇为于心不忍,但还是咽下去了口中的解释,他点了点头勉强露出了一点笑,算是接受了肖时钦的送别,毕竟,他要去走的,真的是最艰难的那条路。


 


押送他们的押送官是一名女将,名叫苏沐橙,叶修对周泽楷说过此人说过是自己的至亲好友,可以完全信任。苏沐橙之前是一名百夫长,连人带马管着百来号,不过这次押送他们轮回的流放者去边关,除了自己的坐骑以外,只额外带了两人两马。她性格开朗但并不是多话之人,和轮回的人也不熟识,同行的押送使之一的乔一帆性格比她还要闷上七成熟,只有另一位押送使的包荣兴是个非常有趣的人,见识广博妙语连珠,让艰难的路途不至于枯燥。


比如现在,探路回来的包荣兴就扑腾扑腾从他的马上翻身下来,顺手取下搭在马鞍上的枷锁,对他们这边挥手:“小周小周!马上就到了!来把枷戴上!”


 


周泽楷停下脚步喘了口气,终于到了。


 


“你们这比估出来的时间晚了足足两个月啊。”交接犯人的官员在城门口核对文书:“这上头写了八月就能到,现在可是将近冬月的天啦,再晚来就赶上过年嘞。”


似乎是为了应对这句冬月,平地上卷来一阵疾风,包荣兴避过这阵风后搓手哈了口气用以御寒。回答道:“这不是前几天,那个,嘉世那边儿下了一个多月的雨,那边儿全是路险,不敢走,耽搁了。”他俯过身去压低声音:“这几位也不是一般的犯人,出来的时候上面有话说不能死在路上,要是按两个月之前那么走,可撑不到现在。”


交接人不过是例行询问,包荣兴这话也在理便没有多问,确认人数和长相后改了印收好文书,对隔壁小屋子里招手道:“来,带他们去见苏哥。”


里面一个小兵放下茶缸,两步跑了出来。


 


这是周泽楷他们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苏沐秋。


 


其实比起“苏沐秋”这个名字,这个人更深刻的存在感是立足存在“那个在沙漠里种树的嘉世男人”上头的,据说他是新帝的亲信,这样的标签厚重到甚至在这次上路之前,周泽楷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之前轮回的长老们提起这个人都不以为然,认定叶修不会把亲信派到这种地方,各地时局不稳,把苏沐秋安排在无论在帝都还是要塞,都比这赶不上内部斗争也进不来外族进攻的沙漠边境符合常理得多。


 


苏沐秋来见他们的时候一身短打,鞋底还沾着泥,手上糊着一层灰,仿佛刚放下锄头,周泽楷此时卸下枷锁活动脖子,看到苏沐秋时他愣了两秒,又扭过去看身后的苏沐橙。


他觉得内心有感不知如何抒发,此时孙翔已经帮他喊了出来:“啊!你们不是因为巧合重名的啊!”


苏沐橙快步跑上去,抱住了苏沐秋的脖子。


 


“沐橙沐橙,你哥我要被勒死了。”苏沐秋虽然这么说但还是紧紧抱住苏沐橙怕她摔着,留下一干人等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接话。


 


叶修成为帝王之前的经历,大概广阔超过周泽楷看到过的所有草原,其中苏沐橙与苏沐秋以奇特的方式独占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叶修对他说过一部分,但是了解对方的过去是一个过程。周泽楷不知道叶修和苏家兄妹发生过什么,就如同他未曾告诉过叶修他的老师曾对他说过怎样的话语。


“所以嘉世不是叶秋创的?”此时只剩下他们几个人,孙翔毫不掩盖自己的惊讶,也顺口没说那些杂七杂八的封号。


“是的,是叶修,不是齐王。”苏沐秋提醒了一句叶秋的封号,他往火盆里加了一块碳:“话说齐王这个封号的来由是什么?”


这算是足以提起人的警惕心的问题了,轮回的人们沉默着,只有包荣兴兴奋地谈自己以前听到的说法,说据说因为叶修对这个弟弟防范甚重,“齐”字取自“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希望叶秋做到第二步就要知足。


“不是的。”从晚饭开始就一直沉默的周泽楷提出反对:“当时是礼部那边的人定的封号,叶修把纸揉成团,叶秋自己抓到的。”


大家都愣住了,没有人知道该对这样的做法做出怎样的应对,和事实比起来那些街头巷尾流传的原因就如同砌墙的石头一样无趣!


其实还有周泽楷没有说的部分:叶修揉的每一个纸团里的字,都是周泽楷写的,因为叶秋实在太熟悉叶修的字了,所以不得不由周泽楷背这个锅。


周泽楷写了六个“齐”字,给叶秋。


从来没有过什么懂得知足的期望,叶修一直都希望这个叶秋能够走向自己的前方,去往更加遥远的地方。


 


苏沐秋往沐橙的碗里夹了一块肉,收回筷子时做恍然大悟状用以岔开话题:“啊,我现在是不是也该叫叶修陛下了。”


“可以叫名字。”周泽楷咽下食物继续着对话,又似乎觉得自己的语气不太坚定:“叫叶修刚刚好。”他强调。


苏沐秋用一种比刚才更加有趣的眼神光明正大打量了周泽楷一眼:“还真是和那家伙信里写得一模一样。”他终于可以做出这样的判断,然后问沐橙:“你说叶修是怎么坑到这种孩子的?”


“别闹。”苏沐橙挑着鱼刺,避开正面回答苏沐秋新提出的问题:“当年你哪怕知道他的身份也从来没叫过他殿下。”


苏沐秋放下碗,用以反抗妹妹的避重就轻,苏沐橙本不为所动,夹起了一块排骨,愣了一下,还是放到哥哥的碗里用以示好。


苏沐秋意思意思添了块炭火,重新端起了碗。粗神经的男孩子们完全没有意识到这对兄妹刚才有着你退我进你来我往这样复杂程度的火花,只觉得下次要吃鱼得每人两条才够,一条少得人心里发慌。


 


“你们都是轮回的人?”苏沐秋意图挽救因为他去添炭而冷下来的场面,将气氛弄得热闹一点,毕竟是沐橙和远方的客人们远道而来的第一顿饭。


“已经没有轮回了。”江波涛还是谨慎,虽然苏沐秋目前看来是个爽朗的好人,但是毕竟是大沙漠里的头子,皇帝心腹,只是片面之缘,还是小心为上。


谁知道他这样的谨慎居然让苏沐秋笑出了声,苏沐秋放下刚端起来的水杯,觉得这时候还是别喝了:“就这么大的事都让你们几个全活了下来,还送到了我这里,叶修那货就没准备把轮回这个名字抹消掉。而且你们这个家主。”他认真看了一眼周泽楷,“必成大器啊。”


就连孙翔都没想到苏沐秋是这么直白的人,这样的话题之下也很难有人再有好好吃饭的心情,苏沐秋倒是一句话说开更加肆无忌惮:“话说,你们知道皇帝为什么要让你们来这里么?意图弑帝后扶持幼童篡位的轮回家族,家主和新兴中坚力量毫发无伤,但是全部到了大沙漠,不觉得很好奇么。”


江波涛他们确实好奇,世人都知道流放到边塞为活刑最苦,大多数人也都知道流到这片沙漠中最苦,但是具体苦在那里,除了风沙和温度又说不出其他。


这次换到他们亲自来,所以他们更好奇。


 


“因为种树。”被苏沐秋点名表扬的周泽楷终于忍不住出声,“我们是为了种树来到这里的。”


苏沐秋抬头,正对上周泽楷的眼睛:“十年前‘那次灾难’,那次关于树的灾难爆发,树木侵蚀了所有可以侵蚀的领地,最终是嘉世霸图等家族异军突起才遏制住了势头。”这一段历史本该很明朗,但是因为时间实在是太近了,这样的间隔让记载未能言明,让现在的很多人都不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各大家族在那次战斗中各有死伤,各大势力重新洗牌,时至今日权力几乎全部集中于皇帝。”


“你们是不是也觉得这是叶修的渔翁之利?”他本来不是想说这个,但是话已至此拐个弯儿来问这一句也非常有趣。


没有人说话,只是周泽楷抬头猛地看向苏沐橙,这样的视线细细纠结起来有些突兀,他很想看到听兄长讲到这段历史的姑娘会有怎么样的反应。但是橙色长发的姑娘只是端坐在粗糙的木桩子上,神色平静,似乎苏沐秋的这一段话中隐藏着的风霜里并没有她的影子。


“只有杀到最前线的人才知道,当时并没有采取灭杀。”苏沐秋把已经燃起来的炭块用钳子往里炭盆里推了一下:“他们全都在这里。”他说那些树。


周泽楷忽然意识到,脚下的土地似乎一直想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


 


叶修对他说过那次战役,叶修称呼其为战役。


当时还不知道自己快要成为皇帝的男人喝了点酒,和周泽楷一起靠在轮回西后门往北两里地的墙根里,两个人身上搭着同一件斗篷,毛绒绒的边儿蹭着周泽楷的脸,他在认真地听。


“对于很多人来说,是嘉世、霸图、蓝雨、微草……去战斗的。”叶修望着月亮,细数着当年一起战斗的同伴们的名字:“但其实,对于真正站在那些大家伙们面前的人来说,去战斗的,是韩文清、喻文州、王杰希、张新杰……还有苏沐秋和沐橙。”


对于亲历战场的他来说,每一个背影,都是一个名字。


“几乎没有不同意见。”他对于战场的描述并不细致:“对于战斗的结果,没有人有不同的意见,小周,没有人想要灭掉所有的树。”


“我们往西边打,打了很久,终于打到了沙漠那边——那时候那里还不是沙漠,但是现在变成沙漠了。”


“第一个这么说的是苏沐秋,大家都记得很清楚,他说,他要把树为人所用,虽然这么多年来斗争不断,这次更能称得上是灾难,但是他说他相信,树是可以为人所用的。”


“他要去达成他所期望的一切。”


叶修就说到这里,没有说的是其实很多人都是这么认为的,这么期望的,并希望这么去做的。但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去,他们每个人都背负着家族的名字与未来,也都有着自己的使命和担当,哪怕他们认为将树为人所用是可以做到的,但是他们做不到。


就在每个人所想和所为剧烈的矛盾冲突到顶峰的时候,嘉世内乱了。


那时的叶修并不擅长这样勾心斗角的斗争,苏沐秋对此更是一窍不通,比起之前讨伐树木的漫长跋涉,这次从嘉世内部衍生而出的混乱似乎只在刹那之间便有了结果。


对于那时候的苏沐秋,卸下“家族”的重担之后的轻松感和能够停留在沙漠之中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狂喜掩盖了“背叛”、“内乱”等等字眼带来的伤害,时至今日,估计都没为这些伤害缓过神来。


“而对于我。”叶修侧过头看着身边的周泽楷,他有一段话的时间没有看着周泽楷了,所以他转过头去看:“小周,对于我来说,那次内乱是我的‘经验累积’。”


“曾被嘉世之中的人背叛过,我想我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你们是有选择的。”苏沐秋拐回了自己真正想问的那句话:“你们现在在这里,你们知不知道自己的选择到底是什么?”


周泽楷并非关于苏沐秋问的一切都知道,但是他所知道的一切足以坚定他的选择。


一身在此,自当义无反顾。




TBC




第八年,过九溪。


今年依然十分感激。




时光向后流,人会往前走。


我们会一起去做很多很好的事情,笨拙到熟练,新手到行家。我们要一起给予未来更多美好的期寄,一切一切,深刻烙印入生命。


生日快乐,我的挚友。

评论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