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Fate/gamble of degraded products(五)

※我流架空fate背景,有二设

※servant周Xmaster叶

※一定要看的预警→

※中二的不是我,是fate

 

 

 

 

 

 

 

 

 

 

叶修接到苏沐橙的联络是在他们离开利比昂的深夜,那时候距离他召唤出周泽楷不到五小时。不足百字的消息言辞恳切,进退得当,礼节周全得让叶修有些头疼。

 

该说不愧是阿哥哈提的女孩么。

 

苏沐橙向他提供了利比昂的消息,作为结盟的诚意,当时的叶修挠挠下巴,没费多少时间就相信了苏沐橙的消息。

 

能在五小时内得到自己召唤英灵的消息并做好决定发消息来,基于这个事实,叶修觉得苏沐橙没必要拿假消息哄骗他。

 

而今天,他和周泽楷按照苏沐橙给的地址,前来保护她召唤英灵。

 

初冬的空气干燥又冰冷,连带着满月的白都透着寒霜的味道,叶修和周泽楷几经辗转来到了坐落在山腰的寺庙外。

 

叶修是个心里计算停不下来的人,他不断地琢磨着苏沐橙的动机和理由,一遍遍试图从中找到破绽,他看着只剩下爬山虎枯黄藤蔓的外墙,半是走神半是玩笑地和周泽楷说:“古时候书生翻墙会小姐,我们这翻墙进去算什么?”

 

周泽楷愣了片刻,老实地反问:“要翻墙?”

 

作为鼎鼎大名的轮回之王,周泽楷实在是和叶修想象中半点不像,就比如现在,行动力超强又好骗的英灵仗着自己身高腿长,直接一蹦抓住墙头,两三下就在上面站稳了脚跟。

 

因为想事而慢半拍的叶修甚至没来得及抓住周泽楷,月光挥洒而下,他看着墙头上的英灵蹲下身,不好意思地抿嘴笑着,向下面伸出手。

 

“叶修,拉着我。”

 

周泽楷的手温热如同普通人类,叶修被人拉上墙头才后知后觉自己干了什么,他的魔术回路被毁,连带着体质也不太好,但周泽楷拉着他的手很稳,让叶修丝毫不担心会半途掉下去。

 

叶修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面前的人究竟是英灵,还是活着的人。

 

 

 

“感谢你们的到来。”

 

苏沐橙的手里拎着一盏灯笼,火光透过殷红的纸,落在她的指尖晕开变成漂亮的颜色,这座寺庙是阿哥哈提所有,这一次的圣杯战争里,苏沐橙决定在寺庙内进来从者召唤,原先住下的僧人早已离开,落叶在石板上卷曲着,被女孩踏碎,经脉尽断。

 

苏沐橙侧身为他们让开地方,叶修却没有跳下去,他蹲在墙头,俯视着这位向他递出结盟枝条的女孩,她漂亮,礼貌,从外到里似乎都无可挑剔,符合所有男人对于一个好女人的幻想。

 

无论的作为妻子还是作为情人。

 

“如果我的情报没有错的话,阿哥哈提还有一位魏琛也是参战者吧?”叶修发问,“为什么他不在这里保护你呢?”

 

敢于从利比昂的口下抢东西,叶修自然也有自己的底牌,何况情报这种东西,只要有钱,砸也能砸出来。

 

“他和我要说有什么相同,大概就是都不准备按照家族的安排行动。”言下之意也就是魏琛已经脱离了家族为他安排的“辅助”角色,而转为自我行动了。

 

不算好消息也不算坏消息,叶修默默在心里评估着魏琛转变带来的利弊,看来是因为失去了魏琛这一被安排好的盟友,才让苏沐橙不得不向自己抛来橄榄枝。

 

在叶修的下意识里仍然将苏沐橙当做他了解的阿哥哈提女孩,她们有着最大的共同点就是漂亮而善于依靠,像是外墙的藤蔓一般,非要攀附着什么才能向上生长。

 

这样想来似乎苏沐橙找上他合情合理。

 

但叶修仍然觉得哪里不太对,苏沐橙行事的果决完全不像菟丝花般的阿哥哈提女孩。

 

“……不准备按照家族的安排行动。”叶修突然回想起她刚才说起魏琛的那句话。

 

就在苏沐橙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叶修突然抱着浓厚的兴趣发问:“如果最后你得到圣杯的话,你想做什么呢?”

 

献给家族,寻找根源,还是……有着其他目的?

 

“你去过阿哥哈提的城堡么?”得到叶修否认的回答后,苏沐橙才接着说,“那里有很多和我一样的女孩,从出生就开始为了联姻做准备,我们从小就被教育要为家族奉献一切,一代又一代,我不知道在我之前有多少这样的女孩,也不知道在我之后会有多少这样的女孩,她们像盛开在地底的花朵,还没来得及盛开就要被人摘下。”

 

“所以,如果我拿到圣杯——”

 

穿着复古长裙的女孩仰头望着叶修,风将她的裙摆吹得猎猎作响,叶修仿佛看到有飞鸟要从她平静温和的眼底挣脱而出。

 

她的美貌来源于父母,她的礼貌来源于教育,这些东西为她织成厚厚的外壳,但内里属于苏沐橙的,不安而自由的灵魂已经开始伺机挣脱。

 

“如果能拿到圣杯,我希望自由之神能眷顾所有的女孩,她们只是睡着了,我只要能给她们一丝光,这些女孩就一定能撕开脆弱的蚕茧。”

 

 

 

苏沐橙拿到的圣遗物被安放在魔法阵的中央,锈蚀遍布的盔甲头部有着令人不怎么愉快的暗红色痕迹。

 

“你说她能召唤出什么来?”叶修似乎打定主意在墙头安家,他叼着一根烟,活像个路过看热闹的家伙。

 

周泽楷诚实地摇摇头,他的时代太早,许多之后的历史他都只能从书中看到,要让他看个圣遗物就能猜到英灵,实在太难为人了。

 

苏沐橙的声音温和又甜美,念诵着召唤从者的咒语如同祷词,最后一个话音落下,庭院里突然刮起狂风,周泽楷下意识护住叶修,他几乎是瞬间就从常服切换成战斗状态,猩红的大氅将叶修遮得严严实实。

 

现在已经是冬天了,曾经繁盛连绵的樱花和绿叶都没有了,只剩下干枯又黝黑的枝干,直愣愣地指向天空,仿佛是谁垂死而又不甘的手。

 

蜡烛的光透过红色的灯笼落在院子里,给每个角落都泼上一层血色,隔着薄薄的纸,火光失了温度和热烈,摇摇晃晃,更像鬼影重重。

 

而属于苏沐橙的servant已经站在那之中,唐柔抬起头,那层鬼影般的红仿佛浸透了她的骨髓,沉默而又怨毒地燃烧着,无声无息,一口一口舔舐着巨大的愤怒。

 

“应召而来,我的master。”

 

狂风平息,叶修看清了英灵的全貌,唐柔手持几乎和她等高的长枪,叶修在看到圣遗物时的猜测终于被证实。

 

她就是历史上鼎鼎大名的 “怪物女孩”,关于她的传说有许多的版本,无数人曾为她的生平争论不休,而如今这位英灵就这样落在现实的位面。

 

这种感觉真是前所未有的微妙,叶修有些感慨,他从墙头跳下来,周泽楷也紧跟其后。

 

然而他们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唐柔猛地矮下身,长枪在她手中划过危险的圆弧,刀锋的反光几乎掠过叶修的眼睛。

 

长枪重重地撞上长刀,金属之间的摩擦刺耳异常,不知如何躲过了两位英灵警戒的雇佣兵从天而降,刀尖直指Lancer唐柔。

 

“啧,刚召唤出来都有这么强的警戒性,你先下手为强的计谋不太行啊肖时钦。”

 

Caster的御主,雇佣兵孙翔退后几步,周泽楷和唐柔迅速进入战斗状态,肖时钦在自己的master身后显现出来,他穿着考究的礼服,驾着金丝单边眼镜,比起英灵,更像是书中走出来的学者:“是你冲得太快了,和英灵的战斗交给我就好。”

 

“怎么可能?”面对周泽楷和唐柔,孙翔反而不闪不避,用自己的刀尖直指两人,“和英灵战斗这样难得的机会,你让我放弃?”

 

“想都别想!”

 

 

 

 

 

 

 

 

 

 

 

TBC。

评论(10)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