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疯蝴蝶.渺小的愿望

※我流原创架空双重世界背景,欢乐日常

※时间线在正文七年后

※建议bgm:打上花火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课题名称:乌托邦重构

 

实验时间:蝴蝶纪元07年4月5日下午14点45分

 

实验目的:尝试以样本的脑电波再次构建乌托邦的投影

 

实验设计原理:……

 

研究方法:……

 

……

 

实验次数:第二次

 

实验材料:周泽楷

 

实验观测者:叶修

 

实验记录人:罗辑

 

 

 

周泽楷是被蝉鸣声吵醒的。

 

这些几乎伴随着夏天而生的昆虫振动着自己的翅膀,发出刺耳又尖利的声音,在很久以前被许多人以“干扰工作”的理由向警方投诉,之后短短三年,铺天盖地的灭虫药几乎让蝉濒临灭绝。

 

夏天清净了,却又有人不满了,作家们每到夏天就敲着自己的键盘缅怀起夏天的蝉鸣,活生生营造出没有蝉鸣的夏天根本不是夏天的舆论风向。

 

精神文明空前匮乏的社会,人们格外容易被煽动,于是一批昆虫学家站出来,以人工培育出蝉的成虫,在夏天投放到各大城市。

 

周泽楷对于这些吵闹的昆虫没有什么看法,反倒是叶修对这一段历史嗤之以鼻,讽刺当时的人“闲得不找点事就没法发泄他们那憋到爆炸的无聊精力”。

 

后背传来炙烤的热度,周泽楷在阳光直射下不得不举起手挡住眼睛,他如今正平躺在暴晒的空地上,呼吸间满是尘土被烤焦的味道。

 

他回忆起躺上实验台前罗辑絮絮叨叨向他说的那些物理理论,什么十一维空间,弦理论,不确定性原理,罗辑说得手舞足蹈,周泽楷听得满头雾水。

 

那些晦涩难懂的理论他没听懂多少,但这不妨碍周泽楷很快就确认,这里并不是乌托邦。

 

坐起身的瞬间,周泽楷敏锐地发觉视线的高度不太对。

 

还没等他研究出个一二三来,一个影子落在了他面前,不过十岁的孩子抽抽鼻子,低头问:“你坐在这干嘛?”

 

周泽楷抬起头,看见那个人的轮廓几乎要被明亮的阳光融化,他有一双被命运眷顾的眼睛,就算不说话的时候也透着点笑意。

 

在罗辑构建的幻想世界里,周泽楷顶着六岁孩子的壳,遇见了十岁的叶修。

 

 

 

在进入实验之前,作为第一次实验材料的叶修和罗辑轮番安慰周泽楷,试图让他了解这个实验并不危险,不需要紧张。

 

周泽楷平躺在实验台上,倒是一点紧张都感觉不到,甚至还比不上之前叶修实验的时候。

 

“人类的大脑实在是太过于复杂,至今研究未能深入。”罗辑抱着记录本说着,转而又想起自己的主要目的,生硬地将话头一转,“这个……理论上来说,实验里出现的场景都是基于你的想法,不会出现太离奇的东西。”

 

“说白了就是你想的是啥看到的就是啥。”作为第一次实验的小白鼠,叶修的话十分有说服力,“说起来下次轮到黄少天和张佳乐的时候我是不是可以提前给他们看看恐怖小说,听起来这主意可行。”

 

一锤定音,叶修不顾罗辑的阻拦开始翻找剩下几人的实验日期。

 

对于叶修的恶作剧周泽楷一向是基本放任偶尔帮凶的态度,这也就导致了之后黄少天和张佳乐的实验数据异常诡异。

 

“你尽力回想以前的乌托邦是什么样子,意念越强,投射成功的可能性就越大。”罗辑手中有一份九人关于乌托邦的报告,当初刚看到的时候他就惊讶于那个世界的完整性,想来要一个人复原实在是强人所难,“当然也不要有太大的负担,你可以先从乌托邦里你印象最深刻的东西开始想起。”

 

印象最深刻?

 

在没有太阳与白昼的世界里,唯有一个人完全占据了他的视线——

 

仪器发出了倒计时的声音,该交代的都交代了,罗辑退后一步,有些紧张地拿起碳水笔。

 

而一双手落在周泽楷的眼睫之上,叶修的吻错开手掌边缘落在他的额头。

 

“早点回来。”

 

 

 

便利店门口的阶梯上,十岁的叶修和六岁的周泽楷肩并肩坐着,后背享受着店里凉丝丝的空调,前面却被蓬勃的热浪泼了一脸,夹心饼干一般。

 

“你要哪个味道?”叶修稍微用点力,将手中的冰棍一分为二,左手是粉红的草莓味,右手是甜蜜的牛奶味,周泽楷皱着眉头,仿佛面对的是残酷的人生选择,半晌,眼看着冰棍快要在高温下融化,才指向左手:“这个。”

 

叶修从善如流地将左手的冰棍递给小孩,这东西花完了他最后的零钱,他一嘴咬下去,寒气差点冻掉他的牙齿。

 

相比起来周泽楷就吃得很规矩,他小口小口地舔着,小孩的脸还有点婴儿肥,看上去如同幼猫一般。

 

“你是迷路了么?”叶修含着冰棍问道。

 

周泽楷摇摇头,如果这个世界的布局和现实一样的话,他倒是能找到回家的路。

 

“那就是偷着出来玩的。”说着叶修就咧嘴笑了,带着小孩子特有的狡黠,仿佛抓住了周泽楷不得了的把柄,又像找到了共犯,“我也是偷跑出来的,咱们算是难兄难弟了。”

 

酷暑难捱,即使是周末,大部分人仍然选择躲在温度适宜的室内,无人便利店的自动门因为坐在台阶上的两个孩子而不得关闭,委屈巴巴地停在尴尬的位置。

 

叶修只穿着背心短裤,露出少年人细细的胳膊和腿,周泽楷不错眼地看着他,心里却在想,原来叶修小时候是这个样子啊。

 

他们相遇的时候叶修已经在伊甸园十年,别说童年,就算是青春期的样子也被磨得半点不剩,周泽楷时常会有错觉,自己没办法想象以前的叶修是什么样子,那段记忆叶修不爱说,他也只能留下空洞的符号,像是被虫蛀过的泛黄书页,经不起一点细细思索。

 

吃完冰棍的叶修站起来,两三下排掉裤子上的灰尘,周泽楷也连忙站起来,亦步亦趋地跟着大自己四岁的孩子。

 

“你不回家么?”叶修问,在他看来自己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在公园见到个躺在地上的傻孩子,还请人吃了冰棍,现在正是分道扬镳的时候。

 

周泽楷小心地抓住叶修的衣摆,他现在只有六岁的模样,要是叶修拔腿就跑他可不一定追得上:“不回家。”

 

“为什么?”叶修没想到这种天气出来闲逛的除了自己还有其他奇葩。

 

“家里没人。”

 

周泽楷这句倒是实话,他还小的时候,周父周母工作繁忙,常常是把他一个人扔在家里面对自动教学机和成堆的书籍。

 

平白多了个小尾巴,叶修有些苦恼的挠挠头,最后宣布:“那你得跟着我先回趟家,我去把叶秋的零用钱抢过来。”

 

叶修丝毫不觉得自己在带坏小朋友,周泽楷用力地点点头,准备跟着这个人去兴风作浪。

 

“走。”叶修牵起周泽楷的手,指缝间还有些没干透的糖水,黏糊糊的。

 

炽热的气温也掩不住叶修手心的温度,恍惚像是宇宙间指引周泽楷的第二个太阳。

 

 

 

并排摆放的两台电脑里正在播放着网络课程,面无表情的老师正在黑板上画着函数图形,叶秋低头认真做着笔记,还得时不时抬头确认叶修那台电脑的课程有在正常进行。

 

一声嘹亮的口哨声吸引了叶秋的注意,他转头就看见栅栏外叶修牵着个小孩冲他摩擦拇指和食指,叶秋也不知道这个手势他从哪学来的,但凡每次叶修这么做,就说明属于他的那份零用钱花光了。

 

“混蛋哥哥!”叶秋打开窗户冲着叶修大喊,“你又跑哪去了?还不回来做你的作业!”

 

这份网络课程是他们的课后作业,叶修向来都是开着电脑就翻窗出门,溜达到晚上回家,正好课程也放完了,实在是两全其美。

 

“叫嚷什么呢,一会吓到小周了。”叶修笑嘻嘻地说着,“来小周,叫叶秋哥哥。”

 

“叶秋哥哥。”周泽楷听话地叫了一声,叶秋自持身份不好和叶修吵闹,只好不断用眼神谴责他:哪儿拐来的孩子,叶修你不要脸!

 

可惜叶修脸皮厚如城墙拐角,他正色道:“我要带小周去烟火大会,叶秋哥哥赞助点经费啊。”

 

一句话把叶秋架了起来,叶秋进退不得,面对周泽楷睁大的双眼还要故作大方地掏出自己的零用钱,他咬牙切齿地说:“那你们好好玩,可别被爸爸妈妈撞见了。”

 

“那当然。”叶修接住扔过来的钱币,牵着周泽楷就跑了。

 

叶秋咕哝着关上窗户,把热气隔绝开后,他终于意识到一件事。

 

“这里有烟火大会?”周泽楷的思维和叶秋撞到了一起,这种多人集会早就因为污染空气和没有益处被停办了,周泽楷知道这东西还是在历史书上。

 

“骗叶秋的。”叶修说来脸不红心不跳,“不过我确实好想参加一次烟火大会啊。”

 

尚且年少的叶修已经展露出了成年后不按常理出牌的风采,他随心所欲地过着自己的生活,完完全全脱离了超级电脑为他框出的未来。

 

周泽楷低下头思索,叶修以为他的因为没有烟火大会而沮丧,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没事,除了烟火大会这附近还有很多好玩的,我带你上山抓虫子去,有漂亮的蝴蝶和蜻蜓,比他们投放的蝉好看多了。”

 

一张传单悠悠然飘到了叶修脚下,他弯腰捡起来就看见了上面大大的四个字,烟火大会。

 

今天可真是个心想事成的好日子,叶修一拍脑袋,牵着周泽楷就奔传单上的地点去了。

 

 

 

周泽楷关于烟火大会的了解全部来自于世界树里的书籍,语焉不详的描述旁边还有叶修字迹歪歪扭扭的批注,以至于这个靠周泽楷的脑电波建立起来的世界里的烟火大会,也有那么点不伦不类的味道。

 

苹果糖的旁边还摆着冰糖葫芦,捞金鱼的池子里混进了伸着脑袋的小乌龟,在渔网里四脚朝天地挣扎着,穿着浴衣和汉服的姑娘相携而行,周泽楷眼睁睁地看着高中生抬手射击,一个财神爷样的娃娃应声落下来。

 

再怎么看起来早熟,叶修也不过是个十岁的孩子,热闹迷了他的眼,周泽楷今天头一次在他脸上看到带着天真意味的快乐。

 

他想起后来的叶修,那个叶修会生气会愤怒,会斜着眼睛惹人生气,也会紧抿嘴唇将千机伞拿在手中。

 

但周泽楷很少在他脸上看到纯粹的快乐,似乎随着年纪增长,经历层叠,那个人带笑的眼睛都没了。

 

叶修大概顾念着周泽楷还小,生怕他走丢,一路都牵着他的手,晕黄混合着艳红的灯光照在两个孩子的身上,泼洒了一层又一层不敢伸手的幻梦。

 

两个人凑到射击游戏的摊子前,叶修从兜里把叶秋的零用钱掏出来递给老板,一边瞄准一边小声和周泽楷说着:“我和你说,为了赚钱,一般摊主都会把枪管里面稍微调整过,你看着是对准的,但其实枪口是歪的,比如这样。”

 

随着最后一个字,枪声响起,子弹果然打在了玩偶偏右的地方,老板叼着烟笑着,看着十岁的孩子举着相较自己还嫌大的枪,再一次瞄准。

 

周泽楷踮起脚尖,堪堪从放枪的桌子边缘露出一双眼睛,他看着叶修稍稍调动瞄准的位置,啪啪啪三枪全中。

 

“怎么样?”叶修笑得得意,老板却嘴角僵硬,最后一枪打完后,叶修还准备再买次数,老板眼疾手快抓过最大的企鹅玩偶塞到他怀里:“小祖宗,你这么打下去我还做不做生意了?”

 

企鹅玩偶被递到周泽楷手里,这玩意也太大了,他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叶修手上抱着剩下几个玩偶,在老板千恩万谢的目光中昂首挺胸离开。

 

天色渐晚,烟火大会的重头也即将开始,地头蛇如叶修自然早早带着周泽楷来到一个小山头上,这里人少而视野好,他们赢来的玩偶围着两人摆了一圈,在草丛上依偎着彼此。

 

暑气还未散去,夜风正当偷凉,周泽楷捏着企鹅玩偶软软的翅膀,心里落在了实处。

 

从伊甸园逃出来的他们一直在马不停蹄地前行,每个人都咬紧了牙不肯退后,周泽楷开始频繁地做梦,醒来后唯有握着叶修的手才知道一切都是真实。

 

苏沐秋,魏琛,罗辑,乔一帆……他们一路上遇到了越来越多的人,他们仿佛是最开始的那簇火星,终于不可抑制地蔓延开去。

 

而在这个世界里,周泽楷仿佛真的变回了六岁的孩子,他什么都不用去想,什么都不用去谋划,只要握紧那个人的手,跟着他纤细的背影,那么城市一隅也成天涯海角。

 

他错过了叶修二十多年的漫长时间,命运却又阴差阳错地将其中的一天如同彩票大奖一般递给了他。

 

“叶修。”周泽楷拉拉叶修的手指,坐在他旁边伸着两条腿的孩子转过头,疑惑地看着他。

 

周泽楷张开嘴,三个字,却淹没在了烟花的爆炸声中,燃烧着的花朵在天幕上恣意绽放,叶修凑近周泽楷:“你说什么?”

 

周泽楷摇摇头,他抓起叶修的手,小指勾着另一只小指,认真地说:“我以后还会去找你,到时候你要认得我。”

 

儿戏般的誓言,周泽楷说来却十二分的认真,仿佛这一切都是他笃定的事实。

 

“你以后要是被人关起来,别怕,虽然可能会迟一点,但我一定会来救你。”

 

周泽楷抬起头,黑黝黝的眼瞳里蓦地绽开层层叠叠的烟火。

 

“我会救你的,叶修。”

 

向来牙尖嘴利的叶修却笑开了,他勾紧了周泽楷的小指,一句重话都舍不得对他说。

 

“那你要快点,我在等你。”

 

 

 

 

 

 

 

 

TBC。

————————————————————

肝出来了番外。。。。吐血。。。。

山海预售最后一个周,要入手 妹子及时入手,不二刷,之后 现货估计也就十来本,没了就真没 啊

评论(13)
热度(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