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疯蝴蝶(三十三/完结)

※我流原创架空双重世界背景,欢乐日常(?

※研究生周X精神病人叶

※不想成为医学生的物理狗不是好文手(???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伊甸园控制室内,所有的监控全部失效,呈现在院长面前的屏幕上满是灰白的雪花斑点。

 

脸上还残留着细小伤口的院长脸色不太好看,他们启动了伊甸园的紧急制动,而礼尚往来,叶修毁掉了所有的监控,如今他们都困在密闭的三号楼中,谁也占不了谁便宜。

 

“02到08号病房里的患者如何了?”院长低声问身后匆匆跑来的医生,年轻的小医生跑得脸颊通红,监控失效,他们只能一个病房一个病房跑去确认:“他们呆在自己的病房,只是都处于沉睡状态,不过出于安全考虑我们向他们注射了镇定剂。”

 

院长点点头,这种时候他依然保持着冷静的分析,剩下的七人在沉睡,那应该是精神前往了乌托邦,镇定剂能够有效阻断他们从乌托邦回到现实世界的道路,不管最终结果如何,剩下的七个珍贵样品绝对不能再出问题。

 

伊甸园,这三个字取自基督教圣经故事,院长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但他仍然很喜欢这三个字。

 

只存在于书本中的天堂般的世界,那里孕育了最初的人类。院长相信,在超级电脑的辅助下,他们已经拥有了如天堂般井井有条且向着美好未来前进的世界,那么新人类,必然会诞生在伊甸园中,开启新的时代。

 

他不信神,却野心勃勃想要做出如创世神般的伟大功绩。

 

疯蝴蝶的尸体铺满了研究室的地面,俯首看去那些残破的蝴蝶翅膀的花纹令人头晕目眩,它们即使死去也睁大了翅膀上诡异的眼睛,凝视着人类。

 

这里,必然会成为一个新时代的起点。

 

 

 

空荡荡的钢铁走廊中,合金将一切阳光与声音都隔绝在外,这里太过于安静,如同龙卷风的中心,身处其中的人都知道,无论往哪一个方向前行,最终等待的都是能将一切撕裂的风暴。

 

狭小的储物间中,叶修将耳朵紧贴在门上,疯蝴蝶在整栋楼无限延伸,医生们走动的声音,说话的声音都透过墙壁传到他耳边,疯蝴蝶确实使一部分医生丧失了行动能力,剩下的人却按兵不动,院长带领所有人端坐控制室守株待兔。

 

这座三号楼如今正是最坚固的堡垒,无人能够进出,唯一的转机就在控制室,就算如今走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叶修也不得不赞叹一声院长极度理性的决定。

 

而他就没这么冷静了,冲进去救周泽楷的时候叶修什么都没想,如今的情况已经没有留给他们退路,一旦被伊甸园抓住,等待他们的肯定是被抹去意识。

 

是危机还是转机,只看他们敢不敢搏这一把了。

 

叶修下定决心,转过身,幽暗的环境中,周泽楷不言不语地抓着他的手,青年的眼中有着些许不安,他若是独自一人那大概没有可害怕的,就像从走进研究室到杀死缪莎,他都不曾有过退缩,而再一次见到叶修的时候,那些被他遗忘的恐惧倾泻而出,狠狠击中了他的软肋。

 

他本是为了拯救叶修走进那间研究室,却被又被后者救出,命运的玩笑让周泽楷措手不及,他又该如何去做才能护叶修周全呢?

 

如今再说任何都嫌多余,叶修叹了口气,他伸手抚上周泽楷的脸颊,属于人体的温热让青年贪恋,他如同幼兽般轻轻蹭着叶修的手心,缓解心中无法宣泄的复杂情绪。

 

年轻勇敢的医生与极度危险的病人如今沦为同样的逃犯,在黑暗的角落中互相依靠。

 

但仅仅是这样还不够,叶修开口的时候声音还有些沙哑:“我在伊甸园呆了十年,十年来我都被困在这个不见天日的鬼地方。”

 

他抬头不曾见过蓝天,低头不曾脚踏土地,外面的世界被窗棂框柱,隔着冰冷的玻璃,就连透进来的阳光都显得苍白又虚伪。

 

“我不想呆在这里了,也不想被其他的意志取代自己的意志,更不想回到乌托邦去逃避一切。”

 

不能躲避的未来对着他们低声咆哮,他们是害群之马,却已经不能再坐以待毙。

 

想要活下去,自由地,以自己的意志活下去,这样的愿望燃烧在他们所有人心中,将他们的眼睛染得通红。

 

“我要出去,你说过,你会救我的。”

 

那不是问句,而是一句肯定,周泽楷看着叶修凝视他的眼睛,从伊甸园到乌托邦,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曾几度变化,但那句承诺从头到尾都没有改变过。

 

“我会救你。”

 

看着周泽楷坚定的眼神,叶修蓦地笑了,带着多年未见的畅快与傲气,他们孑然一身,除了彼此之外再无其他,没有超级电脑,他们所做的一切选择都只能遵从内心。

 

那不一定是最好的未来,但一定是他们最想要的未来。

 

“伊甸园是天堂,乌托邦是空想,哪里都不是人该呆的地方。”

 

这句话叶修曾向周泽楷说过,但又何尝不是在说他自己。

 

“所以,我们去人间。”

 

 

 

头顶的灯光熄灭的瞬间,院长甚至有一种终于来了的解脱感。

 

出于有备无患的心态,控制中心的电源与日常所用电源是分开的,如今控制照明的电源被切断,控制室陷入黑暗,唯有幽蓝的屏幕仍然亮着。

 

所有的医生都抬起了手中的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控制室的门。

 

一片寂静之中,唯有越演越烈的心跳,每个人的神经都绷到最紧,叶修与周泽楷的行为已经超越了一般人的认知,这种无法预测的感觉让医生们心底生出一种恐惧,仿佛某种未知的怪兽正在黑暗中冲着他们张开血盆大口。

 

那只发出荧光的蝴蝶如同烟雾般穿门而过,如同鬼魅般降临,胆子小的医生发出尖叫,颤抖的手不由自主地扣动扳机,子弹偏了一点,打在门上。

 

“别紧张,我又不是恶鬼。”叶修的声音从疯蝴蝶扇动的翅膀中传来,真切得如同耳语,院长仍然端坐在控制中心之前,彬彬有礼得像是参加一场晚宴:“我是否可以认为,你这是愿意和我交流的意思呢?”

 

“当然。”叶修语气轻松。

 

“真令人怀念啊,你上一次愿意与我交谈还是在刚进入伊甸园时。”院长笑眯眯地开始追忆往昔,“那么这一次你要和我谈什么呢?”

 

“我是来同你谈一笔交易的。”

 

“哦?”院长拉长了疑问的声音,反问,“你想要什么呢?”

 

“将小周送回去,我会成为你的实验品。”

 

“看来你们感情确实很好,之前小周也是这样和我说的。”院长摇摇头,又说,“但我又如何能相信你?”

 

“沐橙他们还在你手里,你隔断了他们回到现实的路,我都知道,只要他们还在我就离不开三号楼,小周不一样,他本来就不是伊甸园的人,放他走你只失去了一个意料之外的样品,而我会配合你们的研究。”

 

“从利益得失来看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但是——”院长将眼镜取下,表情在背对着明灭的光的地方让人难以看清,“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答应你。”

 

“你和小周现在都被困在三号楼中,我没有让人去搜索,是因为我不想给你们逐个击破的机会,而你的妄想,或者该称呼为异能,应该在现实中是被限制了的吧,否则以你的性格,现在就不该和我迂回周旋。我知道你能干预监控,根据猜想,你的能力应该需要依附于网络,控制中心不与网络连接,所以现在的你也没办法,对吧。”

 

“你们被抓住只是时间的问题,我为什么要答应你的条件呢?”

 

院长步步紧逼,叶修所有的虚张声势都被他一一点破,所有平时的分毫线索都被他收集起来,变成了一张针对叶修的大网,容不得人逃脱。

 

他终于显露出本性中的恶劣,如同野猫一般玩弄着自己的猎物,几乎是兴致盎然地看着他们在越来越狭窄的空间中逃窜。

 

叶修的声音沉默了片刻,然后咬牙切齿道:“你既然知道我能侵入网络,就不怕我把三号楼中的一切公之于众么?”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人类的进步与未来,我无愧于心,也不怕你将这些告诉其他人。”

 

就像缪莎的父亲,在牺牲自己的女儿这件事上慷慨异常,若是叶修真的将伊甸园的一切说出去,大概也不会得到任何声援。

 

毕竟成为实验品的人,并不是伊甸园外的那些人,他们高呼大义,高呼未来,高呼为了人类的进步,却只是因为那些痛苦和绝望没有烙印在他们身上。

 

没有人能感同身受,于是这样的慷慨何尝不是一种自私,袖手旁观的受益者才能成就大义,牺牲品到底是如何想的,谁又关心?或者该说他们就算知道,也妄想出一副能让自己良心安稳的画面,自欺欺人。

 

“你说得很对,我们已经走投无路,谁也帮不了我们。”叶修的声音却没有一丝颓唐,院长隐隐觉得不对,“但你还少算了一个人。”

 

那轻微的“叮”的一声本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院长的身体快于意识,他猛地转过身,却看见控制中心的屏幕上,进度条刚好走到100%。

 

微小的黑洞出现在主机后面,幽暗的环境给了它最好的掩护,一根本不该出现的数据线从黑洞中探出头,而它的另一端,连接着叶修他们的妄想世界,乌托邦。

 

网络是非常方便的途径,但叶修他们选择了更为粗暴的方式,疯蝴蝶从妄想世界的数据线涌入控制中心,院长瞬间扑过去,却还是晚了一步,屏幕被疯蝴蝶诡异的翅膀占满,他输入的所有指令都被控制中心拒绝。

 

他猜中了叶修的所有,却万万没想到周泽楷也能具象化能力,他说得对,无论是叶修还是周泽楷,他们的异能在现实中都被限制了,深渊之眼只能连接现实世界与乌托邦,而疯蝴蝶的杀伤力也大大减少。

 

院长太过骄傲,太过于相信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中,他洋洋得意地向叶修展示自己的推测,却没有注意到屏幕上缓慢走动的进度条。

 

警戒解除,院长甚至能听到合金缓缓移动的声音,他几乎说得上暴戾地跳起来:“打开门!”

 

深渊之眼发动的范围有限制,院长打开门的时候还能听到叶修他们慌乱的脚步声,那只鬼魅般的疯蝴蝶已经消失,院长带头冲出控制室:“追!”

 

叶修和周泽楷在三号楼中奔跑,阳光重新洒落进这栋黑暗的大楼,照亮了两个人的眉眼。

 

他们能听到身后越来越近的追逐,但这一刻他们什么都不再想,鸟笼已经打开了一条缝,那么就算折断翅膀也要抓住这一线的自由。

 

叶修和周泽楷合力推开了沉重的大门,他们踏出了三号楼的范围,而他们身后,院长向他们举起枪:“别动,你们跑不了。”

 

两人应声停下,被人耍了一通,院长的脸色也说不上好看,他半是嘲讽半是认真地问:“你们就算逃出了三号楼,又能逃出整个医院么?就算能逃出去,你们又要如何在这个社会上立足?”

 

这是院长一直没有明白的地方,在他看来叶修和周泽楷即使能逃出去又如何?这个社会早就没有了他们能去的地方,伊甸园既然能在六年前通过筛选和举报抓住异常基因携带者,那么现在也能倾全社会之力抓住他们。

 

他们为什么还要逃?仅仅为了一时的冲动?

 

院长抿紧了嘴唇,却看见那两个人都笑起来,叶修甚至大笑出声,他笑得前仰后伏,笑得院长脸色更加难看:“你笑什么?”

 

“我笑的是,你从来都是用你的思维来揣度我们的行为,但我们是精神病人,是疯子,我们想的从来都不是逃向这个社会,没有人会接纳我们,我比你还清楚这件事。”

 

“我们只是需要一块足够大的天空和空地,这里就是我们想到达的终点。”

 

难以想象的巨大黑洞在叶修他们头顶突然展开,那片连光线都能吞噬的黑洞中,有黑色的庞然大物缓缓降临。

 

院长仰望着黑洞,举着枪的手落下,他当然可以趁这时候袭击叶修和周泽楷,但一种来自生命深处的直觉让他明白,他已经无法阻止。

 

新的时代已经来临,所有挡在它面前的人都会被碾成粉末,命运女神从未怜悯凡人。

 

那是一座漆黑的高塔,它曾安静伫立在乌托邦中心,维持着那座城市的生命,无数的疯蝴蝶簇拥着它降落,那一瞬间妄想世界与现实世界轰然碰撞,绝对的理性与荒诞的空想被投射在一处,为了能够触摸神明,人们建立了巴别塔,而伊甸园确实神明创造人类的最初之地。

 

如今,巴别塔落入伊甸园,这是荒谬的故事,也是最匪夷所思的现实。

 

两个世界都被他们捏得粉碎,他们在巨大的囚笼中度过了太长的时间,疯蝴蝶从蛹中奋力挣扎,让血液流淌过翅膀的每一处,然后撕开束缚他的壁垒,重见天日。

 

巴别塔的到来意味着乌托邦的法则也在现实世界中成立,精巧的千机伞再次出现在叶修手中,他们的武器与异能随着巴别塔也同样降临现实,成为他们坚不可摧的武器。

 

那才是他们要到达的地方,去人间!

 

去人间!!

 

去人间!!!

 

扛着枪炮的女孩,拿着法杖的女高中生,转动的钟表,举起的长刀,花店店长与初中生,以及能在镜中穿梭的快递员。

 

他们在现实中的身体与乌托邦中的灵魂终于回到一处,他们站在巴别塔上,而塔下,叶修的黑风衣在风中猎猎,周泽楷举起双枪。

 

这一刻,蝴蝶纪元来临。

 

 

 

这是一场最盛大最严重的传染病,以巴别塔为病原体,无数的人被感染,他们从安稳现实中醒来,向着秩序伸出獠牙。

 

人是最不知好歹的生物,他们探索宇宙,追求自由,即使在温柔的催眠曲中暂时迷失,也不会永远睡去。

 

一代又一代,无论多少年后,只要有人振臂高呼,那么所有的心脏都会震颤,所有的人类都会醒来。

 

向着世界和未来,发出咆哮!

 

 

 

 

 

 

 

 

end。

————————————————————————————

至此,疯蝴蝶正文部分宣告完结

疯蝴蝶是我最快完成的一个脑洞,我还记得我看着视频,突然就想到了乌托邦,然后那些奇奇怪怪的设定和故事纷踏而至,从天而降

这个故事我甚至没有大纲,写完设定就开始落笔,所以某种意义来说我也写得兴致盎然,直到成型之前我也不知道它会变成什么样子

疯蝴蝶的核心是自由,即使被关在三号楼中,也要撕咬着逃出去,即使选择了错误的道路,即使要承受难以想象的悲伤愤怒,那也是自由

在所有人的责骂声中也能看清自己的内心,坚定地走向自己的未来,这是我在看完全职时,叶修给我印象最深的姿态

我从没有忘记过

疯子也好天才也好,选了就是选了

只求无愧于心

评论(52)
热度(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