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疯蝴蝶(三十二)

※我流原创架空双重世界背景,欢乐日常(?

※研究生周X精神病人叶

※不想成为医学生的物理狗不是好文手(???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周泽楷醒来时,研究室正处于一片慌乱之中。

 

他听见了女孩的尖叫以及纷乱的脚步声,人们谈话的声音仿佛隔着一层薄雾,让周泽楷辨不清内容。

 

周泽楷全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走,他虚弱地握紧手指,一阵刺痛传来,反倒叫他清醒。

 

周泽楷刚从妄想世界中挣脱出来,他身上连着乱七八糟的探测仪器,嘈杂的声音吵得他脑仁发疼。

 

一派兵荒马乱中没有人发现他醒来,周泽楷坐起身,发现医生们都冲向了隔壁的研究室,两间研究室之间有门可以通行,墙壁上有玻璃窗,周泽楷能透过窗户看到医生们正在竭尽全力将床上疯狂嘶吼和挣扎的女孩按住。

 

那是……09.

 

“检测情况如何?”为首的医生费力地抓住09的手腕,转身冲着检测仪器前的研究员吼道。

 

“意识全线崩溃!检测不到09的精神世界!”

 

“注射一号镇定剂!”

 

透明的药水被推进女孩青色的血管,却毫无用处,她现在仿佛是失去了灵魂的躯壳,只能通过挣扎将残留的痛苦发泄出来。

 

周泽楷指尖一动,摸到了手中还沾染着他血迹的小刀。他想起了没有抓住缪莎手时握住的凉意,进研究室前他身上的一切都被没收,那么这把刀的来历只有一个答案,这是09在妄想世界中递给他的。

 

周泽楷在此刻醒来是因为还有一件事要做,他从实验台上跳下来,冰冷的地面冻僵了他的脚。

 

他冲过去的速度太快,乱糟糟挤在一起的医生被撞倒好几个,不过几秒时间周泽楷已经来到09面前,医生们的惊呼还在喉咙,根本来不及阻止。

 

那把刀上还染着他的血,此刻却被女孩的血液浸没,片刻的混乱被周泽楷抓住机会,亲手用刀搅碎缪莎的心脏。

 

女孩终于从狂躁的嘶吼抓挠中平静下来,她缓缓跪下来,血仿佛永远流不尽一般,染红了周泽楷的衣袖和指间。

 

周泽楷记得缪莎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女孩说,送我一程吧。

 

她的精神已经消亡在那场世界树的大火中,徒留躯壳还在现实中,她将小刀递给了周泽楷,就是为了这一刻他能亲手将自己葬送。

 

三号楼的第九个人,也是叶修等八人的仿制品,她从一号楼出院的那一天,正是研究所的人正式决定将她带入三号楼的一天。

 

周泽楷从她身边走过,他甚至看到了女孩手臂的针口,但他居然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有做。

 

瞳孔失去了最后一丝光亮,缪莎的身体失去主导,如同破碎的提线木偶一般向前倒去,周泽楷几乎是下意识地伸出手,抱住了她。

 

一切都变了,在最开始走进伊甸园的时候,他曾怀抱着热忱,相信着他们所说的美好愿景,相信他们是为了治愈精神病人,是为了人类的基因研究。

 

但他遇见了疯蝴蝶,于是便看见了叶修为他展现的真实,和掩藏在冰冷走廊背后的血盆大口。

 

叶修,张佳乐,孙哲平,黄少天,喻文州,卢瀚文,苏沐橙,楚云秀,他们在这座监狱一样的研究所里度过了不见天日的数年甚至数十年,而缪莎,却不是第一个牺牲品。

 

这座被重重包围的三号楼里,究竟还有多少人的血和肉,还有多少人的自由和人生。

 

黑洞洞的枪口抵上周泽楷的额头,向来温和慈祥的院长叹了口气,像是面对不小心惹了事的孙辈:“小周,你不该进来的,这个复制品很珍贵,再培养一个又得花许多时间。”

 

院长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与愤怒,他保持着绝对的理性与镇定,平静地计较得失,思考解决方案,看上去不再像是人,而像是一个完美的执行机器。

 

这样一个人,却说着要拯救全人类?这对现在的社会而言该是多大的讽刺。

 

周泽楷抬头看着院长,不闪不避,黑洞洞的眼睛仿佛深渊,凝视着自称要成为救世主的人。

 

“……她不是人么?你不是说过,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同类么?”他第一天来到这里的景象还历历在目,院长请求他成为叶修的主治医生,拯救身陷囹吾的人类。

 

“是的,但为了全人类的进化,一点点小小的牺牲是不可避免的。”

 

“人类并不是完美的生物,或者该说我们是太过脆弱的生物,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叶修他们身上藏着人类进化的可能性,这是我们走向未来的必经之路。”

 

“放心,这里面只是麻醉弹,根据这几天你的治疗报告来看,你是意识激烈地抵抗着药剂,导致了治疗的失败,既然这样,我们就只能选择先抹去你的意识,再尝试治疗。”

 

“我会亲自打电话给冯教授,很抱歉,他的爱徒我不能送回去了。”

 

院长的手指正欲扣下扳机,从他身后,大批丑陋而怪异的蝴蝶突然涌入,它们不顾一切地冲向研究员们的面部,撕咬他们的眼睛和脸颊。

 

“啊!!!!!!”研究员们哀嚎挣扎,院长更是一挥手将枪都扔开,周泽楷有些发愣地抬起头,透过群魔乱舞一般的人影,看到了叶修。

 

依然是现实世界里穿着病号服清瘦又孱弱的叶修,此刻他如同英雄一般降临,大量具象化给他的身体带来了无法言喻的负担,鲜血顺着他的嘴角蜿蜒而下。

 

“快走!”

 

叶修用尽最后的力量,冲进来抓住周泽楷的手腕,向着出口狂奔而去。

 

“他们的基因果然有神秘力量!”

 

叶修他们一直小心翼翼掩藏的秘密终于暴露,这是他们与研究所不断周旋的资本,是他们最后的底牌。

 

风撕扯着叶修的衣角,周泽楷看着那个人,就像第一次看到疯蝴蝶。

 

那是奇迹降临人间。

 

 

 

刺耳的警报声响彻三号楼,疯蝴蝶还挡在研究室门口,让医生们一时没办法追出来。

 

“卧槽叶修你们在干嘛?”转眼间叶修和周泽楷已经跑到楼下,黄少天扒着门口的小窗户,焦急地冲着走廊尽头的人呼喊。

 

周泽楷突然消失,而叶修又证实他辞去了主治医生,乌托邦里没有傻子,没有人信伊甸园给他们的说辞,疯蝴蝶潜入监控,却在研究室找到了周泽楷。

 

警报声仿佛地狱的催命符,一时间四间病房的人都凑过来,叶修已经没有多余的力量维持疯蝴蝶的通信,张佳乐他们急的上蹿下跳,却什么也做不了。

 

合金的隔板轰然坠落,将所有的窗户都挡得严严实实,走廊与病房都未曾幸免,整个三号楼一下子就从阳光明媚的病房变成了冷硬的金属怪物,不允许任何生物离开。

 

叶修来不及向黄少天他们多解释,他高声喊着:“去乌托邦等我!”,便头也不回地离开。

 

“叶修——”周泽楷张嘴欲说话,却被叶修粗暴打断:“闭嘴。”

 

那个人从未用如此愤怒的语气和他说话。

 

“你还欠我一句回复,说好下一次见面的时候告诉我,但我现在改主意了。”

 

“你什么都别给我说,闭嘴乖乖跟着我走,我们从这个鬼地方逃出去之后,好好算算你瞎几把逞英雄和不告而别的账。”

 

从周泽楷的角度只能看到叶修抿紧的嘴角,那个人握着自己的手满是冷汗。

 

周泽楷突然后知后觉,他差一点就失去了再握住这双手的机会。

 

“不说清楚咱们没完,这次谁来劝都不好使。”

 

“所以在出去之前,你他妈给我好好活着。”

 

 

 

 

 

 

 

 

TBC。

评论(8)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