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疯蝴蝶(三十一)

※我流原创架空双重世界背景,欢乐日常(?

※研究生周X精神病人叶

※不想成为医学生的物理狗不是好文手(???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无论是院长还是叶修,都认为现在的人类社会走到了某种绝境。

 

社会抛弃了感性,自由,选择,以科技带来的奇迹为所有人决定未来的道路。

 

不会再有不切实际的梦想,也不会再有滥竽充数的次品,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用超级电脑丈量,每个人都可以走上正确,合适的道路。

 

那么这样无数正确合适的道路汇聚在一起,社会前进的方向也会是正确合适的么?

 

起码从目前的情况看来,并不是。

 

被剥夺的思考的权利后,人类的大脑并未享受到休憩的安宁,无数社会学家与心理学家百思不得其解,他们能治标却不能捏住病症的根本。

 

而院长和叶修的观念也在这一刻产生分歧,院长认为根本原因在于人体过于孱弱,社会的绝境代表的是人类进步的机会。叶修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绝对效率化的社会压抑了人的本性,要想拯救人类,必然的选择就是去改变这样的社会。

 

这场针锋相对里叶修从一开始就落了下风,他被囚禁在三号楼中十年,连自己都救不了,何谈人类。

 

“或许院长是对的吧,他关心的是全人类的生存与繁衍,如果是以前的我大概也会觉得他没有错。”缪莎说着,攥紧了衣袖,薄薄的病号服下掩盖着密密麻麻的针孔,让女孩本该白皙漂亮的手臂变得骇人,“但现在的我无法不去怨恨他,也怨恨过去的自己。”

 

“站在高处肆意为牺牲的人原谅元凶原来是如此狂妄又冷血的事情。”

 

不在其位,永远无法理解当事人的感受,周泽楷想如果自己没有认识叶修,没有见到缪莎,是不是也会在院长提出这个计划后点点头赞成呢?

 

这样的可能性让周泽楷打了个寒颤,作为决策者的院长,作为牺牲品的叶修和缪莎,以及本该作为旁观者却主动成为了当事人的周泽楷,他们在这场荒谬的战争中站在了不同的坐标点,于是便看到了事情的不同面。

 

想要站在深渊中的人拥有山顶的人那样的宽容,怎么可能呢?

 

缪莎的手有些颤抖,周泽楷叹气,他将沙发上的抱枕递给女孩,这本是叶修最喜欢的抱枕。

 

缪莎紧紧地抓住抱枕,仿佛溺水的人抓住救命稻草,她听见眼前的青年轻声说:“那你是怎么想的呢?都说出来吧。”

 

太过沉重的情绪压在了缪莎的心头,周泽楷还记得自己草草看过的心理咨询相关,倾诉是最重要的选择。

 

“我知道我应该赞同院长和父亲的选择,他们是对的,是为了所有人类的幸福,我甚至应该主动要求成为实验品,我一个人的性命与全社会的前进比起来实在是微不足道,这些道理我都是懂的。”

 

“可是这些怨恨又是为什么呢?”缪莎眼神放空,这些粘稠的情绪困扰了她太久太久,让她没有一日不像在地狱被烈火灼烧,让她没有一日不想从深渊爬出来,“我怨恨,愤怒,悲伤,痛苦,我的精神与身体分离在不同的世界,我又该如何自处才能不被煎熬呢?”

 

女孩看向周泽楷,眼里的痛苦几乎要凝聚溢出,那一瞬周泽楷真切地明白了为什么如今心理疾病频发。

 

人类选择剔除感性,以绝对的理性选择未来,但人性本就该由理性与感性组成,刻意被忽视的感性并未消失,它只会在人看不见的地方腐烂发酵,而人们甚至连知晓它为何而来都不行,只能在情绪的浪潮中摔得头破血流,茫然不知所措。

 

温热的手掌落在缪莎的头顶,她看见面前青年认真的神情,半点不作假:“这不是你的错,愤怒和悲伤都是你的自由,叶修告诉过我,这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对错,顺应心而活就好。”

 

周泽楷想也许院长他们说的没错,这就是一种传染病,以语言和交往为媒介,让每个人沉睡在心中的病原体觉醒。

 

缪莎看着他的眼神有点呆,从未有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就像曙光划破了盘踞在她心中的乌云,为她指出了一条明路。

 

然而缪莎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烈火从他们脚下伸出锋利獠牙,就连窗外的粼粼波光都被炽热的火焰代替。

 

治疗开始了。

 

 

 

将无用的妄想与幻觉具象化,再加以破坏,这是伊甸园的治疗理论,而周泽楷在看到属于自己的妄想世界的瞬间,就明白了这一次他们要破坏的是什么。

 

世界树,鸟笼中的蝴蝶标本,以及幽深如宇宙的海洋,都指向了一个答案,叶修。

 

难以言喻的恐慌捏紧了周泽楷的心脏,他猛地冲向世界树,抓住离他最近的一个鸟笼,那里面的蝴蝶有着湛蓝的翅膀,时间凝固在它展翅欲飞的那一刻。

 

这是海伦娜闪蝶,不是疯蝴蝶。

 

他将叶修藏起来了,世界树上挂着成千上万的蝴蝶标本,但只有一只是他的疯蝴蝶,火焰疯狂地舔舐着书本和木架,世界树在烈火中安静燃烧,留下漆黑的灰烬。

 

“他在上面。”缪莎的声音突然传来,周泽楷转过头,女孩用无需置疑的语气告诉他,“我能感觉到,他在上面。”

 

紧急关头周泽楷决定相信缪莎,他伸手去抓缪莎的手腕,准备带着女孩沿着盘旋而上的阶梯跑上去,却只握住一片冰凉的铁块。

 

缪莎退后一步,离开周泽楷能够到的范围,火焰已经吞噬了她的衣摆和小腿,女孩的脸上却是前所未有的明快笑意。

 

“我带你回去!”周泽楷伸出手,坚决地说,“我会救你!”

 

缪莎却笑着摇头,烈火将她的指尖烧得焦黑,周泽楷尝过那种疼痛,但缪莎却毫无知觉般,她的声音很轻,像周泽楷第一次在09号病房外听到的那般:“周医生,我要留在这里。”

 

“选择死亡,也是我的自由。”

 

周泽楷怔怔地站在阶梯上,那一瞬间缪莎的话让他想起了舞台剧里的白鸟公主,同样是柔弱而受尽苦难的女孩,却能在选择的路口毫不犹豫地迈步走向想要的未来,比最璀璨的星星还要耀眼。

 

他看见火焰扭曲了女孩的面容,缪莎抬手将头发别到耳后,笑容一如当初周泽楷在一号楼看到的那样。

 

“如果可以的话,送我一程吧,周医生。”

 

 

 

透翅蝶,豹纹蛱蝶,邮差蝴蝶,枯叶蝶,蓝闪蝶,挂在枝头的蝴蝶标本太多太多,却都不是周泽楷心里那只。

 

烈火追逐着周泽楷的脚步,蜿蜒而上的阶梯似乎没有尽头,周泽楷不敢有一丝停留,拔足狂奔。

 

关于叶修的一切被他藏起来了,周泽楷问自己,他会藏在哪?缪莎说在上面,而周泽楷更清楚,在世界树的顶端。

 

太阳,圣诞树顶的星星,迷雾海面上的灯塔,76年才来一次的彗星,都比不上周泽楷心尖的那个人。

 

所以他一定会将叶修放在最顶端,放在离天空最近的地方。

 

周泽楷终于看见了,那只缺少了一块翅膀的疯蝴蝶,它也被凝固在水晶之中。

 

克苏鲁突然从烈火中现身,向着疯蝴蝶咆哮扑去。

 

但有一只手比它更快,周泽楷死死地将疯蝴蝶抱在怀中,荒火的枪口抵住克苏鲁的额头。

 

燃烧的声音中,扳机扣动的声音依然震耳欲聋,克苏鲁失去生机再次化为烈火,周泽楷举起的手却不曾放下。

 

他看见了更多的克苏鲁蠢蠢欲动,目标就是疯蝴蝶。

 

原来有一天他也会变成害群之马,众矢之的。

 

累赘的鸟笼被扔到一边,周泽楷妥帖地将疯蝴蝶放进怀里,荒火与碎霜在他手中微微颤动。

 

举起双枪,周泽楷的心里前所未有的清明。

 

深渊之眼睁开,周泽楷将战斗到最后一刻,无人能将关于叶修的用一切抹去。

 

选择战斗,是属于他的自由。

 

 

 

 

 

 

 

 

TBC。

评论(18)
热度(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