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疯蝴蝶(三十)

※我流原创架空双重世界背景,欢乐日常(?

※研究生周X精神病人叶

※不想成为医学生的物理狗不是好文手(???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与普通疾病不同的是,精神病人能否治愈很大程度上来源于他们个人。

 

妄想世界,抑郁情绪,认知障碍,错误幻觉,比起身体上的病痛,这些玄而又玄的病情让经验最老道的医生都觉得棘手,人类的大脑复杂又难以探索,这使得药物和医生能起到的作用很有限,精神病人想要痊愈,自身的意志不可或缺。

 

这是一场属于他们的一个人的战争,被拔地而起的粗粝石柱交错贯穿的人要亲手将它们掰断,扔到脚边,再踏着自己的鲜血与愚蠢走上回归之路。

 

最为脆弱,也最为勇敢。

 

院长没有进来,但出于他的授意,负责周泽楷的研究员拿着文件夹干巴巴地把他们的设想讲来,简单来说,他们准备向周泽楷注射改良药剂2.0,治疗的原理是将周泽楷的不良情绪和幻觉都构建成为一个妄想世界,再由药剂来将其破坏。

 

周泽楷没什么表情地听着,如今的他已经脱下了医生的白大褂,换上了蓝白条纹的病号服,院长这一举动大概是想让他安心,然而研究员却没有领会这一精神,将可能造成的不良后果也向周泽楷娓娓道来。

 

目前这一治疗手段还只停留在理论阶段,对于摧毁妄想世界后的周泽楷会发生什么谁也不清楚,轻则会记忆紊乱,重则脑死亡,研究员对于这个自己的同事突然变成实验体还有些不解,偷偷看了眼周泽楷,片刻后还是决定放下那些无用的疑问,执行命令。

 

最后一次去乌托邦,除了见叶修外,周泽楷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将自己的力量与乌托邦断开,彻彻底底将自己与那个世界隔断。

 

鲜红的药剂注入他的体内,他躺在实验台上,目光能看到的只有冷硬的天花板和惨白的灯光。

 

在改良药剂的麻醉剂起作用前,周泽楷闭上了眼睛。

 

意识与感知仿佛被人齐齐切断,床上的人坠入深深的长眠。

 

属于周泽楷一个人的战争,正式拉开帷幕。

 

 

 

周泽楷倒也稍微猜测过自己的妄想世界会是什么样子,学校?伊甸园?乌托邦?但他没有想到的是,意识恢复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世界树,也就是那间属于叶修的图书馆之中。

 

这里和世界树又有微妙的不同,因着叶修喜欢,世界树的窗外永远都是黄昏景色,叶修说他小时候每次从学校回家都是傍晚,一天中这个时候最让他安心。

 

而在周泽楷的世界里,窗外却是一片汪洋大海,他甚至能看到透入屋内的粼粼波光,那些在树冠中鸣叫的鸟儿也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摇曳游动的白色小鱼,以及被挂在树梢末端的古铜鸟笼。

 

周泽楷走到离自己最近的鸟笼旁边,被关在里面的却是凝固在水晶之中的蝴蝶标本。

 

比起和现实世界无限相似的乌托邦,周泽楷的世界才更贴近妄想一词,这之中存在着太多的不合常理和不可理喻,全都是属于另一个世界的投影。

 

世界树上的绿叶也被大片的叶形海水代替,白色小鱼在之中欢快穿梭,周泽楷抬头望去,窗外屋内俱是一片水光,仿佛这里是深海宫殿,又像是绮丽的梦境。

 

图书馆门口的风铃响起来,周泽楷听到了清晰的叩门声,三下,隔了一会再三下。

 

这里是周泽楷的妄想世界,按理来说应该不会有第二个人,但门外的人却有着足够的耐心,不急不慢的敲门声一直没有停下,似乎笃定了门内有人。

 

周泽楷叹了口气,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他一把拉开图书馆的门,门外的一片湛蓝深海,穿着和现实世界的周泽楷别无二样的病号服的女孩笑了起来,她抬手将耳边的碎发挽上去,衣袖滑下,露出她满是针孔的手臂,她的声音是周泽楷触目惊心的熟悉:“周医生,我们又见面了。”

 

“我是09号病房里的病人,09.”

 

 

 

这实在是一个很诡异的场景。

 

医生与病人面对面坐在医生的妄想世界里,如果不是周围过于异常的环境,光是安静的氛围倒真有几分心理咨询的架势。

 

对于周泽楷来说,09是他最后的疑惑,院长将他的目的,叶修他们的异常全都告诉了周泽楷,然而不知道是刻意还是忘记,他没有再提起09。

 

事到如今周泽楷自然不会再相信所谓的妄想严重病人的说辞,能进入三号楼那只能说明09对院长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甚至很有可能是与叶修他们有关。

 

周泽楷没有说话,09却以为是自己那句“又见面了”闹的,她细声细气地解释着:“我们见过的,在乌托邦被红雾笼罩的时候。”

 

周泽楷想起了那是自己在进入黑洞前看见的人影,他的猜测果然没有错,那就是09.

 

“你怎么会在那里?”周泽楷皱眉,难道09也有异常基因?

 

“我是他们的复制品。”09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没有什么表情,就仿佛这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故事,“托上次改良药剂的福,我恢复了部分记忆。”

 

“我是09,但我的名字不是09,也不是代号。”09说完这句像绕口令一样的话后接着说道,“应该说我不是第一个09,而很有可能也不是最后一个。”

 

周泽楷在电光火石间明白了她的意思,09不是她的名字,更不是伊甸园给她的代号,而是所有住在09号病房中人的代称。

 

“你想起你是谁了么?”周泽楷问。

 

09摇摇头,苦笑着说:“我恢复的记忆大部分都和伊甸园有关,关于自己的倒是很模糊。”

 

“我只记得自己被父母送到三号楼之后的事情。”

 

父母?周泽楷挑起眉。

 

“我不太记得之前的事了。”09的眼神有些涣散,“但我记得院长告诉我的父母,他发现了人类进化的可能性,这一发现很有可能治愈人类目前心理疾病频发的症状,为了能让实验早日投入实际治疗,他需要实验品。”

 

“而我就是那个实验品。”

 

“你的父母答应了?”周泽楷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那他们后来有来看过你么?”

 

“没有,院长告诉他们这是危险性很高的实验,而且对外保密,我爸爸说,这也是为了全人类,他就当我这个女儿死了吧。”

 

09的手无意识地握紧,她不记得与父母相处的点点滴滴,但仍然能记得自己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口如同撕裂般的疼痛。

 

就像现在,她不得不喘着粗气停下述说,缓过那一波差点将她吞没的痛苦。

 

周泽楷没有出言安慰,他明白自己在语言上的无力,也明白能够说出来的09需要的不是安慰。

 

“我不知道在我之前有多少人,他们做了什么,但院长想要将我变成的是和其他病房的人一样的怪物,我昏昏沉沉了很久,我的灵魂和精神前往了乌托邦所在的世界,笼罩着乌托邦的浓雾阻止了我的进入,而我的身体和意识却还留在现实。”

 

周泽楷想起09曾说过自己眼前的白雾,那时候的她看到的就是乌托邦。

 

被强行分裂的精神与身体造成了她的浑浑噩噩和记忆缺失,她甚至连向叶修他们求救都做不到。

 

自此最后一个谜团在周泽楷面前展开,院长想要从叶修他们身上找到人类进步的可能性,而除了研究叶修他们本身,他还尝试用普通人进行复制,想要找到其中变异的节点。

 

难以言喻的感情涌上周泽楷的心头,为了人类进步的院长就是正义和正确的么?那么09和叶修他们的痛苦又该去怪谁?

 

“我见过你,在那次红雾之前。”周泽楷突然说起,09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反问:“在哪?”

 

“那时候你刚从一号楼出来,医生告诉我你痊愈了,就要回家了。”

 

那时候的周泽楷刚来到伊甸园,与女孩不过擦身而过,却没想到她的命运会变成这样。

 

“我记得你的名字,缪莎。”

 

她还是那位漂亮的长发姑娘,连将头发别到耳后的动作都别无二致。

 

缪莎笑起来,却笑得仿佛就要哭出来一般。

 

“原来,我叫缪莎啊……”

 

 

 

 

 

 

 

 

TBC。

评论(9)
热度(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