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疯蝴蝶(二十八)

※我流原创架空双重世界背景,欢乐日常(?

※研究生周X精神病人叶

※不想成为医学生的物理狗不是好文手(???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魏老大,你看看和以前一样么?”黄少天抬头看着自己刚刚修复完毕的建筑,和记忆里的看上去差不多。

 

魏琛叼着烟站在黄少天身边,面色凝重,不发一言。

 

黄少天心里咯噔一下,他当然知道饭店对魏琛的重要性,之前的一战里乌托邦的许多建筑被毁,魏琛的饭店算是运气好的,损坏不多,喻文州和黄少天上蹿下跳修修补补,很快就完成了。

 

喻文州正低头确认自己笔记本上的计划图,他做事向来条理分明,碳水笔在他手里划了个圈:“魏老大是对哪里不满意么?”

 

魏琛叹了口气,摆手:“有些事不能强求。”

 

如果是在现实里,黄少天和喻文州确实是有许多事情力所不能及。

 

然而这里是乌托邦。

 

黄少天一把勾住魏琛的脖子,笑嘻嘻地说:“魏老大这是你的饭店,我们当然没你记得清楚,你只管说,就算要把这饭店从头到尾翻修一遍都没问题。”

 

“那我就说了啊?”

 

“说啊,磨磨唧唧干啥呢,想说就说。”

 

“咱能把饭店的墙换成纯金的么?最好是金镶玉或者金镶钻,或者铂金也行,你们等我查查哪个价格比较高,我看看啊……”

 

“魏老大。”

 

“什么?”

 

“咱做人不要太老叶好么。”

 

打闹归打闹,确认魏琛饭店修补完毕后,喻文州和黄少天还要赶往其他地方。苏沐橙之后,伊甸园反而停止了给他们注射药剂的行为,但这并没有让他们安心,反而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给乌托邦罩上了厚厚的阴云。

 

魏琛无精打采地送走两人,突然又想起来:“平时跟在你们身后那个小尾巴呢?”

 

“你说瀚文?”黄少天回答,“他跟着苏妹子和楚妹子一起去看游戏实况了。”

 

“还真是小孩子啊。”

 

 

 

“啊!!!!!”卢瀚文被屏幕里突然出现的僵尸吓了一跳,楚云秀早有预料般一巴掌拍在他手背,没让卢瀚文把手抬起来:“别动!”

 

卢瀚文瘪着嘴,但还是老老实实地伸出自己的手,让楚云秀给他涂指甲。

 

苏沐橙元气大伤,自然没有参加修补工作,楚云秀以陪她的名义也留了下来,而卢瀚文则是听说她们要看游戏实况立马丢下黄少天和喻文州屁颠屁颠凑过来。

 

以前黄少天和他说女人心海底针,卢瀚文觉得是黄少天在夸大其词,毕竟他看喻文州就把来花店的女孩子们哄得好好的,而直到现在,卢瀚文才知道这是何等的真知灼见。

 

电脑桌前摆满了各色瓶瓶罐罐,卢瀚文听她们说什么护甲油亮甲油卸甲水卸甲巾,乱七八糟一堆,全是女孩们用来涂指甲的。

 

于是现在要是有第四个人推门进来,就能看到两个女孩子翘着兰花指一边涂指甲油一边看着恐怖游戏,屏幕里血肉飞溅,屏幕外的女孩们眉都不抬一下,反而是兴致勃勃的卢瀚文被吓得嗷嗷叫。

 

楚云秀涂完不算,还拉着卢瀚文涂,少年苦着脸不敢反驳,心里无比怀念自己的店长和黄少。

 

“黄少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卢瀚文被勒令不能碰到指甲,只能学着女孩们翘着兰花指拿薯片。

 

“早着呢,他们两和张佳乐孙哲平要修复整个乌托邦,有的忙。”苏沐橙对着自己的指甲吹了口气,她已经彻底平静下来,除了身体格外虚弱外没有大碍。

 

“诶,只有他们四个?”卢瀚文翘着自己指甲油还没干透的手数,着,“苏姐姐,楚姐姐和我在看游戏实况,黄少他们四个在修复工作,那还剩……还剩……啊对了,还剩叶哥和楷哥!我去把他们找来帮忙。”

 

楚云秀皱起眉头:“这孩子怎么喊人听起来像黑社会一样。”

 

苏沐橙笑笑,向卢瀚文摇摇手:“不可以去打扰他们哦。”

 

“为什么?人多一点的话修复工作不是也快一点么?”

 

“傻小子。”楚云秀一巴掌拍在卢瀚文头上,“你难道不知道当电灯泡是要被驴踢么?”

 

 

 

“我看到了宇宙,还有鲸群。”

 

巴别塔上,号称身体不适的叶修和强行被拉来照顾他的周泽楷正并肩坐在塔边。

 

尽管与叶修相遇以来,周泽楷已经看过太过超越常识的场景,但在深渊之眼中所看到的宇宙和鲸群拥有他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瑰丽。

 

“那是太空鲸。”叶修点点头,“不过太空鲸与其说是一种生物不如说是一种传说,它们出生后便会离开作为故乡的星球,在整个宇宙遨游,在临死前它们又会循着本能回到故乡,安心沉溺在大海之中。”

 

“那一开始不离开不就好了么?”周泽楷的思维还是无法摆脱从小的教育的影响,在他看来如果最后要回来,那为什么一开始要离开呢?

 

“因为想要去看看啊。”

 

“宇宙浩瀚无垠,那之中隐藏了太多已知甚至未知的东西,星球,尘埃,爆炸,黑洞甚至时间与空间的坍缩点,好奇是生命与生俱来的一部分,催促着我们在短暂的生命里不断地睁眼张望。”

 

好奇么?叶修告诉他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期望,想要去了解,想要去知晓,不顾后果不顾得失,这样的行为在周泽楷看来依然莽撞,但他却稍微有一点能理解。

 

就像他遇见叶修,最优选择就该是拒绝院长的提议,离这位极度危险的病人远远的。

 

周泽楷有时候会想,如果当时他遇到的不是叶修呢?

 

如果不是为了那个仿佛要被狂风撕裂的身影,他还会如此奋不顾身么?

 

答案只有他才知道。

 

从高处看下去,乌托邦仿佛是璀璨的宝石,晶莹剔透,它是叶修他们的心血,让他们能赌上性命来保护。

 

周泽楷又想起了与院长的交谈:“你知道你们体内有异常基因的事情么?”

 

“当然知道啊,当年闹得沸沸扬扬。”

 

“异常基因到底是什么?”周泽楷不相信院长的话,那个人将异常基因形容成疾病,但它会导致什么呢?让人出类拔萃还是格格不入?就像一个环缺少最后的搭扣,周泽楷总觉得自己缺少了最重要的一部分线索。

 

而现在,叶修将要为他补全最后一块拼图。

 

“小周,你觉得乌托邦自由么?”

 

周泽楷仔细想来乌托邦的点点滴滴,与囚笼般的伊甸园相比,这里自由得多。

 

叶修却摇头,他说:“那不是自由,在自我逃避的空想世界里得不到我们想要的自由。”

 

“对我们来说,乌托邦至多是为了保护自己而建造的巨大金丝笼,我们不可能永远活在这里。”

 

“我们想要的自由,是能去喜欢自己喜欢的人,是能走自己想去的地方,是能看到蝴蝶展翅鸟儿飞翔,这个世界广阔又丰盈,拥抱着所有的生灵。”

 

“我们可以往上去看宇宙,可以向下探索地心,我们不过按部就班的生活,冒险者永远与危险和惊喜同行。”

 

“社会为了人类的发展抛弃了自由,但这是烙印在人类骨子里的本能,他被压抑,却不会消失,院长一直认为我们与众不同是因为异常基因,但沐橙的出现又打破了他的结论。”

 

“也许表面看来像是自由反向写进了我们的基因,但小周,你让我不这么认为了。”

 

那个人笑着,眉眼都是温柔的颜色,他抬起手,放在周泽楷的心口。

 

“自由从不曾消失,它被如今的社会埋在深深的雪地里,春天来的时候,它就会从心脏深处开出花朵。”

 

于是最后的线索补全了,周泽楷明白了一切,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下定决心抬头看着叶修:“叶修,再告诉我一次,爱是什么?”

 

这是周泽楷第三次问叶修爱是什么,第一次他得到了暧昧的玩笑,第二次他得到了捧到面前的真心,而现在——

 

“爱是担忧与恐惧,是向所有神明的祈祷,这世间太多人以爱的名义肆意伤害对方,但真正的爱永远都伴随着温柔与尊重。”

 

叶修突然凑近,那一刻周泽楷知道会发生什么,他没有躲开,于是那个吻就落在了他的唇上。

 

很轻,就像蝴蝶的栖息。

 

“爱就是这样,会让人亲吻,让人追逐,让人不顾一切,明白了么?”

 

“再来一次。”

 

“嗯?”

 

周泽楷伸手抚上叶修的脸,亲昵地凑近他。

 

“再亲一次,才会明白。”

 

那是颠倒的双重世界里,轻如蝴蝶的爱情。

 

在恋人亲吻的身影中,一道暖光划破了乌托邦盘桓不散的黑夜。

 

那是乌托邦迎来第一次日出,太阳跃出地平线,为整个城市镀上温柔灼烧的颜色。

 

“下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会给你回复。”周泽楷用额头抵着叶修的额头,低声说道。

 

“现在不算回复么?”

 

“不,等下一次见面我会亲口告诉你。”

 

 

 

叶修以为他们的下一次见面会很快到来,他以为第二天在病房里就能看到前来进行心理咨询的周泽楷。

 

但他没有想到,一个他全然陌生的人走进01号病房,宣布他将成为叶修的新主治医生。

 

“小周呢?”

 

“周泽楷医生?”新主治医生翻看着自己的文件夹,“他已经放弃了研究资格,不再当医生了。”

 

 

 

 

 

 

 

TBC。

评论(14)
热度(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