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疯蝴蝶(二十七)

※我流原创架空双重世界背景,欢乐日常(?

※研究生周X精神病人叶

※不想成为医学生的物理狗不是好文手(???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药剂进入身体的一瞬间,苏沐橙就知道自己的计划落空了。

 

她并不是异常基因携带者,但注射入血液的药剂依然如同岩浆滚烫,她拼着最后一丝理智断开与乌托邦的联系,将这团火焰困在了自己身体里。

 

要如何治愈妄想?伊甸园给出的答案是,将苏沐橙最痛苦的回忆全部凝聚在一起,给予她最沉重的一击。

 

苏沐橙再一次站在了教室前,虚掩的门扉里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她不该这样的,她明明记得那时候的自己对此一无所知,但药剂扭曲了她的时间,她只能如同雕像般站在门外,亲耳听到那些声音。

 

“这个异常基因有这么厉害么?听起来好吓人啊。”

 

“真的真的,我有叔叔就在伊甸园工作,他说很严重,目前还没有变异,变异后可能就会有传染性。”

 

“那太危险了,一定要把携带者全部抓起来!”

 

“你们说咱们班会不会有人是携带者啊,我记得刚才看的视频里说携带者常常会爱出风头,敌视超级电脑,与大部分人格格不入……这个标准也太模糊了吧。”

 

“哪有,咱们班不就有一个么?”

 

“谁?”

 

“还有谁,班花啊。”

 

“苏沐橙?搞笑吧,她怎么可能是携带者。”

 

“你自己看,视频里说异常基因会让人不安于超级电脑的安排,想要出尽风头,从而对社会造成严重危害,我们班一眼看过去谁最打眼那就是谁啊。”

 

“苏沐橙不太可能吧……”

 

“视频里不是说了么,会进行二次排查,如果她真的不是到时候肯定会回来,但要真是携带者我们就全都完了。”

 

“哇你说得好可怕!”

 

“我觉得有点道理诶。”

 

“说不定苏沐橙真的是呢?你看她平时虽然笑着,但都不愿意和我们出去,一点都不合群。”

 

“对啊,一提到走哪儿就拿学习当借口,超级电脑说我以后会成为护士,现在这些知识不学也没关系,她就是看不起我们。”

 

“说得是啊,上次我找她借勾线笔也是,说没有,肯定是不愿意借给我用。”

 

“我也觉得。”

 

“对吧,苏沐橙果然是异常基因携带者,我觉得我们最好写封联名信,要求伊甸园重查她,可不能被一时忽略过去。”

 

“对!写联名信!”

 

“我觉得还是不太好吧,让她去查查就好了,说不定——”

 

“她要是携带者这个责任你来担么?苏沐橙只是进伊甸园去查一查,但要是放过了她我们万一都因此被传染了怎么办?”

 

“哇太可怕了,我回去要多洗几遍澡。”

 

“你不签名到时候出了问题就找你哦。”

 

“好吧好吧我签。”

 

苏沐橙听见了男孩女孩们兴高采烈的谈话声和笔落在纸面书写的声音,她失去了最后一丝力气,慢慢地蹲下身,用额头抵着自己的膝盖。

 

她本该在进入伊甸园后才一点点知道真相,但现在药剂让她亲眼看到,那些莫须有的猜测在怀疑,恐惧和刻意的推动下,终于生根发芽,变成了烙印在苏沐橙身上的深红罪名。

 

她不明白啊,她不明白明明都是朝夕相处的同学,为什么会对她抱有如此巨大的恶意。

 

他们说她可能是携带者,他们说她就是携带者,最后他们欢呼雀跃,在纸面写下了苏沐橙未来六年如同囚鸟般的命运。

 

一个人的恶意是微弱而怯懦的,它甚至连伸出头都不敢,只能躲在人心最隐蔽的角落。

 

但当许许多多这样懦弱的东西聚到一起,它们就莫名从彼此肮脏的共同点上得到了勇气,联名信和举报活动给了它们最好的遮羞布,而唯一的罪人只有苏沐橙。

 

巨大的疼痛攥紧了苏沐橙的心脏,她发出无声的嘶吼,眼泪一滴一滴地砸在地面。

 

狂欢与悲恸,只有一门之隔。

 

 

 

苏沐橙有一个哥哥,叫做苏沐秋。

 

苏沐秋大不了她多少,两兄妹的感情非常好,小学男生吸引女孩注意的方法幼稚又烦人,苏沐橙却被苏沐秋护得好好的,前来试图捉弄妹妹的男生全被哥哥一脚一个踹走了,苏沐秋的脸贴着创口贴,却骄傲地像打胜仗的公鸡。

 

长大一点,苏沐秋虎视眈眈所有他认为对苏沐橙不怀好意的人的同时,还喜欢向他的朋友炫耀:“我妹妹,怎么样,漂亮吧。”

 

苏沐橙记忆里的苏沐秋一直是一个明亮的人,仿佛自成发光体,成为了她之后暗无天日的六年里唯一的太阳。

 

而太阳最狼狈的时候也是因为她,苏沐橙还记得自己从车后窗看见苏沐秋近乎执拗地追在后面,摔得满身泥土,也咬着牙站起来,再一次向她伸出手。

 

那是她对苏沐秋最后的记忆。

 

这一年进入伊甸园的人太多了,苏沐橙因为被联名举报,成为了重点观察对象,提前进入三号楼,他们准备将其他人一一排查完之后再来排查这个女孩。

 

那时候的苏沐橙世界天晕地转,她刚刚才被迫离开了自己的父母和哥哥,又马上得知了自己是被同学联名举报,她无人可倾诉也无人可求助,只能抱着膝盖蜷缩在病房的角落,任凭那些阴暗的情绪一点点渗透她的骨头。

 

而伊甸园注射的药剂让她陷入了循环,苏沐橙不断地重复着从站在教室门外听见他们说话到被带到三号楼,她一生中最疼的记忆被翻来覆去不断重现,困在钢铁之花中的苏沐橙几乎要迷失,连番的恶劣记忆让她渐渐忘记现实,丧失了求生本能。

 

苏沐橙仅剩的理智让她尝试最后的求救,不应该是这样的,在她来到三号楼后,这段地狱般的日子里不该只有她。

 

但苏沐橙想不起来是谁,她只好凭借着本能伸出手。

 

一只闪着光的蝴蝶落在了她指尖,诡异而丑陋的翅膀却驱散了没有起点和终点的循环。

 

她想起来了,在自己几乎要撑不下去的时候,那只疯蝴蝶悠悠然飞进她的病房,带来了另一个人的声音。

 

包裹着苏沐橙的钢铁如同冰雪融化,她睁开眼,看见的是狼狈不堪的叶修站在她面前,这个身影和当时追在车后的苏沐秋是那样想象。

 

他说,沐橙。

 

那一刻悲伤汹涌,苏沐橙恸哭着去拥抱眼前苏沐秋的幻影,却如同无数次的噩梦中那样,什么都抓不住。

 

她紧紧地环抱着,全身颤抖,而叶修抱住眼前的女孩,一遍一遍告诉她没事了,都过去了。

 

然而就连站在不远处的周泽楷都知道,这句安慰有多么的苍白。

 

过往留在苏沐橙心底的伤疤从未有愈合的那天,周泽楷一点都不敢去想苏沐橙空无一物的怀抱里到底是多少她失去的东西,也不敢去猜嚎啕大哭的姑娘在钢铁之花里到底看到了什么。

 

没有人能够感同身受,但这一刻苏沐橙的悲恸超越了所谓的理解和知晓,直接刺痛了周泽楷的心。

 

乌托邦的基于他们所创造出来的城市,所以即使不说,即使不去问,周泽楷也在这一刻终于知道,这座城市作为地基的,是他们的悲伤和愤怒,是他们的记忆,是他们过去的人生。

 

沉甸甸的,几乎要将他们的脊背压垮。

 

 

 

 

 

 

 

 

TBC。

——————————————————————

现在再看沐沐写下的故事大概会有新感受

评论(16)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