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疯蝴蝶(二十五)

※我流原创架空双重世界背景,欢乐日常(?

※研究生周X精神病人叶

※不想成为医学生的物理狗不是好文手(???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乌托邦大雨倾盆,天空却仍然满是璀璨的繁星,仿佛是谁澄澈的眼睛,正在止不住地泪流。

 

苏沐橙和楚云秀双双缺席了班会课,文娱委员在出勤表上慢吞吞写下她们的名字。

 

五十人的班级,现在却连一半都没坐满,文娱委员咬着笔头,一旁的男生凑过来看了眼出勤表,有些失望地叹气:“两位大美女都没来啊。”

 

文娱委员白了他一眼,然后犹犹豫豫地问:“我们班只有这么多人么?怎么感觉以前人没有这么少呢?”

 

男生认真地数着班里的人,说:“就是这些人啊,除了苏沐橙和楚云秀其他人都来了。”

 

两个人仔细数过一遍,想得起名字的人都来的,班级名单后面有着长长的空白。

 

“还有打考勤这种事怎么轮到我了,不该是班长……”说到这里文娱委员皱起眉头。

 

“我们哪来的班长,你记错了吧。”

 

正巧此时班主任走了进来,两人回到自己的座位,文娱委员转头看向窗外,繁盛的樱花被雨淋湿,呈现出玉一般的通透。

 

我们没有班长么?

 

女孩的记忆深处有东西轻微颤动,片刻后又归于平静。

 

 

 

失去的,消逝的,不可追回的,甚至是不能再次回忆的。

 

千疮百孔的乌托邦再一次陷入沉睡,遗忘是它送给这城中每一个人的馈赠。

 

他们将会继续平静的生活,那些遗忘的记忆唯余不甘的痕迹,在心口发热。

 

 

 

周泽楷觉得按照常理来说他现在应该是在做梦,但他从未有哪一次梦境像现在这样分毫毕现,也没有哪一次他会如此清醒。

他站在小学课堂上,一眼就看到了第二排的叶修。

 

那时候的叶修好小啊,不过八九岁的模样,头顶不服输地翘起一簇头发。

 

这里的人都看不到周泽楷,于是他便大胆地行动起来,直接走到叶修的身边,他走近才发现叶修的身边还有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孩子,周泽楷从他的课本上得知了男孩的名字,叶秋。

 

叶修叶秋,再看相似度这么高的外貌,大概是双胞胎。

 

叶修的字和他本人一样张狂,张牙舞爪地霸占了草稿纸的大半,他早早就算出了答案,如今正撑着头得意地看着还在写写画画的叶秋。

 

周泽楷在他身边单膝跪下来,小时候的叶修脸颊还有婴儿肥,白白嫩嫩的,眉眼间却已经能看出乌托邦恣意飞舞的疯蝴蝶的样子。

 

叶修不肯向周泽楷讲述自己的过往,于是周泽楷也没有再问,他没有想到自己会用这样的方式看到那个人的过去。

 

那时候的叶修还没有进入伊甸园,还是一个普通的孩子,幼稚又活泼,站在台上的老师大概是看到他早早做完的模样,点名让叶修上讲台去将答题过程写一遍。

叶修下笔飞快,两三下就搞定,老师皱着眉头,在答案处打个勾,却又说:“答案是对的,但这并不是最佳解法,我们来看下最佳解法——”

 

“可是答案是对的啊。”叶修站起身。

 

“我们知道就像超级电脑会对我们的人生作出最佳选择,题目自然也是有最佳解法的。”

 

老师倒是脾气好,超级电脑计算出他这样温和又耐心的人最适合当老师。

 

“但我比较喜欢我的算法。”叶修还是不服气,最佳算法他当然知道,叶秋那个笨蛋不就哼哧哼哧地在用最佳算法么,叶修嫌弃算法繁杂,干脆自己另辟蹊径。

 

“不是最佳算法考试时阅卷老师是不会承认的。”老师只是笑笑,挥挥手示意叶修坐下,继续讲自己的最佳算法。

 

周泽楷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小学的时候,确实每一道题都存在最佳算法,周泽楷和他身边的同学一样,从未想过会用另一种算法。

 

不拘泥于所谓的最佳选择,叶修对世界的好奇和探索欲从小就能窥见一二。

 

叛逆,不安分,不听从安排,向着每一个自己想要了解的未来走去。

 

这样的叶修确实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孩子,但在周泽楷眼中,却比任何人都要耀眼。

 

 

 

“感觉怎么样?”院长将热牛奶放在周泽楷的床头,笑着问他。

 

周泽楷没有回答,烈火灼烧的痛感已经退去,他的左手依然完好无损,乌托邦的一切都没有在现实中留下痕迹。

 

他坐起来,靠着床头,周泽楷有太多问题想要询问院长:“你们给叶修注射的药剂是什么?”

 

“研发的新药剂,对他们的病症有抑制作用。”

 

院长娓娓道来,毫无隐瞒,周泽楷却平白出来一身冷汗。

 

回想起来,从他担任叶修的主治医生以来,院长从未对叶修的病情有过深入的询问,按理来说周泽楷这么个新手,面对的又是叶修这样的极度危险人物,怎么也该有一位经验丰富的前辈来指导他。

 

但没有,什么都没有,院长从未问起叶修的进展,对于周泽楷的问题他也从未拒绝回答。

 

院长似乎一直微笑着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适当地提点周泽楷,而如今他回想那些话语,甚至不敢肯定,院长真的对他们的事情一无所知么?

 

周泽楷抬起头,院长坐在椅子上,手里还端着一杯热茶,阳光从窗户洒进来,却没有半点温度。

 

“还有什么想问的么?”院长笑眯眯地看着他。

 

“09号病房里的人是谁?”

 

“我以前说过的啊,小周你忘了么?”

 

“我不相信。”

 

院长一愣,面前的青年褪去了平时的害羞与温和,整个人如同绷紧的弓弦,锋利的锐气直逼端坐的人。

 

“我不相信你说的,我看到09了。”周泽楷一字一句地说着,院长脸上的笑意却丝毫未变。

 

“那你知道她是谁了么?”

 

周泽楷一噎,他没能看清09的面容,但听院长的意思,难道09是他认识的人?

 

“你问多少遍我都是那句话,09的身份按照家属的意思是保密的,希望你能理解。”院长说得恳切,却丝毫没给周泽楷前进的机会。

 

周泽楷闭上眼睛,平息情绪,他接着问:“最开始叶修他们是为什么被送进来的?他们看上去和正常人没有太多区别。”

 

“确实‘看上去’的没有什么区别,因为他们的病是从骨子里带来的。”

 

院长看着周泽楷,那双苍老的眼睛被镜片掩住了神采:“你的专业是基因学,这也是我向冯教授建议你来伊甸园的原因。”

 

“叶修他们的基因异于常人,从而导致了他们与我们全然不同的行事原则。”

 

“基因?那么叶修的——”

 

“叶修的家人没有问题,我们已经排查过了。”

 

精神病的遗传率确实高达百分之六十到七十,但既然他的家人都没有问题,叶修又怎么会有基因上的精神病?

 

周泽楷想起梦中看到的双胞胎兄弟,他的思绪很乱,院长所说的一切太过匪夷所思。

 

他想起了乌托邦,这也是叶修他们的基因作祟?那么如今被他们同化为怪物的自己又算什么?他的基因也有问题么?

 

太多说不清的地方,周泽楷抿起嘴唇,他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初入伊甸园的研究生。

 

院长告诉他的东西也许是真实也许是虚假,但即使是真实大概也有所保留,就比如说09的情况,院长以家属为借口,正大光明地拒绝了周泽楷的探索,但谁知道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三号楼从未有过家属前来,这里的九个人仿佛从一开始就被整个世界抛弃,只能在囚禁他们的钢铁巨人里用妄想为自己创造一座城。

 

院长提及了叶修他们的基因,再加上自己的前来,这个说法确实站得住脚,但很多事情如果遮去一半就会变了样。

 

那一场火烧去了乌托邦的一部分,也彻底烧去了周泽楷对伊甸园的信任,如果说之前他还觉得在治疗叶修这件事上和伊甸园能达成一致,如今他们连这个目标都无法存在共识。

 

甚至周泽楷心中残存怀疑,叶修他们被带入伊甸园,真的是因为精神病么?

 

周泽楷觉得自己像是陷入妄想的病人,不再分得清眼前所见什么是现实什么是妄想,甚至也分不清哪一边是正确哪一边是错误。

 

没有最佳选择,只有周泽楷自己的选择。

 

看着青年清醒的眼神,院长的眼底掠过一丝失望,但很快他就掩盖得严严实实,他说起了另一个话题。

 

“之前研发的新药剂大家都觉得很好,我们决定应用在其他人身上。”

 

周泽楷腾地掀开被子站起来,他抓住院长的领子,咬牙切齿地问:“这种东西你也能说很好?”

 

那场差点毁了乌托邦的大火,那只燃烧着的克苏鲁,昏睡的叶修,还有挡在他面前的疯蝴蝶,这就是他所说的很好?

 

院长毫不在意周泽楷的失礼行为,他慢条斯理地拨开周泽楷的手指,说:“就在昨天,我们已经对04号病房的苏沐橙进行了注射,相信她能早日康复。”

 

如同重锤从天而降,周泽楷愣怔片刻,猛地冲出自己的房间。

 

青年留给院长的只有合着血的两个字。

 

“疯子。”

 

 

 

 

 

 

TBC。

评论(12)
热度(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