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疯蝴蝶(二十三)

※我流原创架空双重世界背景,欢乐日常(?

※研究生周X精神病人叶

※不想成为医学生的物理狗不是好文手(???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那是一种近乎惨烈的红色。


笼罩着乌托邦的红雾如同拥有生命一般缓缓涌动,刺目的红色光芒照亮了黑暗而没有边界的空间,就像是燃烧的恒星,试图触摸的任何人都会被灼烧成为灰烬。


“我们只能在这里停留十分钟。”喻文州抬手看了眼表,他们还剩下九分四十三秒,在如此紧迫的时间中,喻文州难得犹豫地再次问了一遍,“我们可以再试试寻找更好的办法,你真的要去么?”


即使在现实中,黑洞也是至今无法研究探索的神秘存在,而周泽楷却要只身进入深渊之眼,没有谁看好这一决定。


“嗯。”周泽楷点点头,他一向吝于言语,在下定决心后更是如此。


喻文州叹气,卢瀚文的声音从他肩上的疯蝴蝶传来:“楷哥,我们再想想其他办法!店长这么聪明,我们还有八个人,一定能想出办法的!”


周泽楷也听到了,另一只疯蝴蝶如今安静地停在他的手腕,敛下翅膀,让周泽楷的手腕看上去如同被绘制了鲜艳的纹身。


张佳乐和黄少天的声音也传了过来,叽叽喳喳让人听不清楚,但中心思想都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周泽楷再等等。


周泽楷想起他刚到乌托邦的时候,那时候就算叶修说不在意他是否向伊甸园报告,其他人却总是对他抱有一份警戒之心,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已经自然而然地将周泽楷当做同伴的一员。


他们让周泽楷再等等,但他又如何能等下去。


如果按照喻文州的猜测,蛹是疯蝴蝶为了保护叶修而发动,那么当初即使面对克苏鲁操控的怪物疯蝴蝶也安安静静,现在这份保护的启动是否已经说明情况到了无法忽视的严重地步。


红雾的腐蚀是否会向内蔓延?最终又是否会影响到其他七个人?这些都是他们赌不起的东西,周泽楷也等不起。


周泽楷不愿与他们争辩,向喻文州打了个手势,示意自己即将行动。


他不再去看身后人的表情,面对如同恒星般的乌托邦,周泽楷渺小如蝼蚁。


如果眼前所见并非真实,如果指尖触摸并非真实,如果叶修为他展现的一切都并非真实。


周泽楷闭上眼睛,黑色的球体出现在他的手心,那是连光芒都会吞噬的黑洞。


妄想正是因为病人的深信不疑而顽固不愈,周泽楷已经变成了同叶修一样的怪物,那么循着这条疯狂的路就能走到他身边。


深渊之眼在瞬间膨胀扩展,如同一颗能吞噬宇宙的星球,它与包围乌托邦的红雾互相碰撞,两股来自截然相反的世界的力量撕咬着,谁也不肯退后一步。


周泽楷睁开眼,面对那片可怖的黑暗,毫不犹豫地一跃而入。


在被黑暗吞噬的瞬间,他在红雾中看到了影影绰绰的人形。


是谁?周泽楷想起孙哲平所说,红雾对他们具有致命的腐蚀性,但眼前的人形又该如何解释?


他眼睁睁看着那个人仿佛转过身,她的声音如同周泽楷熟悉的那般细微虚弱,却在此时如同惊雷般轰炸在他耳边。


那是09的声音。



 

“烧起来了。”


而黑暗终究将它的造物主彻底吞噬。



 

周泽楷设想过种种进入深渊之眼的情况,运气好他会直接穿越红雾来到乌托邦,但运气若是差了一星半点,要么撞上红雾尸骨无存,要么被暴戾的黑洞绞碎。


但他从没有想过,自己会落入宇宙。


纯黑的无限空间中能看到璀璨的星星,周泽楷知道它们都在离自己数万光年以外无声燃烧,最终在爆炸后安然沉睡在星云遗迹。


他随意选了个方向走过去,毫无变化的四周模糊了空间和时间的概念,周泽楷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没有日出日落也没有钟摆走动,只有疲惫不堪的身体提醒着他。


周泽楷试着张嘴,却什么也听不到,他还能呼吸,却无法听到自己的声音,真空的宇宙自然无法传播声音,却又呼吸无碍,周泽楷对这样半吊子的伪造宇宙无可奈何。


偌大的空间平息了周泽楷满腔的焦急,却也开始滋生绝望,无力感缠绕着他。


他该怎么办?


勇者打败恶龙就能拯救公主,周泽楷却又该去打败谁?那些闪亮的星星仿佛在嘲笑他,咧开冰凉的嘴角。


为了保存体力,周泽楷干脆盘腿坐下来,他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开始仔细回想一切。


周泽楷想起那时候听到的09的声音,09曾经对他说过,眼前的一切变成了红雾,而那时候正好是叶修准备接受试剂注射,时间巧合得让周泽楷想要装傻都做不到。


09的变化,试剂,红雾,红雾中说话的人,伊甸园,这些碎片化的线索开始在周泽楷脑海中如同拼图般组合起来,却总是少了关键的核心。


安静和黑暗压迫着周泽楷的神经,他不由得伸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没有人能帮他,他只能自己穿过这片黑暗。


叶修说过,异能诞生于人,没有人能比他自己更了解异能。


周泽楷觉醒不过几天时间,尚未能去探索深渊之眼到底蕴含着什么,但如果是由他诞生的宇宙,就为他指出去路吧。


是祈祷也是命令,悠长的鲸鸣传来时,周泽楷第一时间甚至没能反应过来,他慢半拍转过身时,看到了绝对不可能出现的妄想。


那是鲸群,无数的鲸鱼如同洋流般在宇宙中遨游,它们的身体发出淡蓝的荧光,如同横越天际的银河。


再多再美的形容都难以描述周泽楷的此刻所见,一只身形极小的鲸鱼来到他身边,正好是他能骑上去的大小。


此刻无需多言,周泽楷跳上鲸鱼的脊背,跟随着它一起汇入鲸群。


鲸鸣此起彼伏,编织成亘古苍凉的歌谣,周泽楷无法听懂,但他能明白,他们正在去往的地方,是鲸群的故乡。


诞生之地,亦是埋骨之地,从生到死,遨游过整个宇宙,也要来到那个地方。


来到那个人的身旁。



 

再次睁开眼睛,周泽楷果然站在了乌托邦中。


他终于明白09的那句“烧起来了”是什么意思。


无法明白的火焰笼罩了乌托邦的一切,无论是叶修他们精心创造的建筑还是行走的人们,他们毫无知觉地身陷烈火之中,黑色灰烬漫天纷扬,也无人注意。


乌托邦在火焰中如同脆弱的纸张一样不堪一击,周泽楷甚至能看到建筑的一部分已经在火焰中消失。


他看到女孩向他走来,正是苏沐橙的班长,他们曾在文化节上有过一面之缘,也正是叶修和周泽楷将她救了出来。


她在说着什么,周泽楷都听不到,他只能听见火焰蚕食一切的欢呼。


女孩向他伸出的手在半空中变成黑色灰烬,那抹边缘燃烧的黑色如同病毒蔓延她的全身,被风一吹,便如同脆弱的沙砾城堡,再无踪迹。


整个乌托邦都在烈火中沉默燃烧,他们经历过的,见证过的,接触过的,所有的一切,都将被吞噬殆尽。


这便是,所谓的“治愈”。







TBC。

评论(15)
热度(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