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疯蝴蝶(二十二)

※我流原创架空双重世界背景,欢乐日常(?

※研究生周X精神病人叶

※不想成为医学生的物理狗不是好文手(???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01号病房的监控画面中,叶修安静地躺在病床上,双眼紧闭,而他的主治医生周泽楷坐在旁边的靠椅上,一动不动。


“院长,周医生他……”负责监控的工作人员迟疑地问,按理来说现在叶修是观察期,什么人都不该进去的,但周泽楷态度强硬,他们竟然一时也不知道该不该将人赶出去。


“他是主治医生,当然可以陪在病人身边。”院长依然笑得和煦,仿佛之前在研究室中告诫周泽楷一番的人不是他一样。


工作人员点点头,反正监控中周泽楷也只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叶修又处于昏睡状态,出不了什么事。


“叶修恢复得很好,看来新研发的药剂非常有用。”院长抱着手,他回想叶修的检测结果,“再观察一周,如果没有排异反应,就对其他病房的病人也进行注射治疗。”


“是。”



 

在周泽楷眼中,01号病房里的情况和监控中大相径庭。


他的面前是巨大的蛹,雪色的丝从高处垂下,将蛹牢牢包裹住。


周泽楷走上前,他能看到蛹中蜷缩着的黑影。


“叶修。”周泽楷轻声呼唤,可惜蛹中的人却毫无反应。


周泽楷很明白眼前的一切都不是现实,他能看到的理由只有一个,他觉醒了异能,变成了和叶修一样的怪物。


疯蝴蝶晃晃悠悠地从蛹上飞下来,它并没有和蛹中的人在一起,反而来到周泽楷身边,安静地停在他的右肩。


周泽楷脑子里一团糟,两小时的观察期后,医生们就将昏迷的叶修运回了病房,当时都还好好的,第二天周泽楷再来时,叶修便已经被包进厚厚的蛹中。


伊甸园真的是为了治疗他们么?周泽楷突然不那么确定了,叶修的痛苦和抗拒,乌托邦的美丽和富饶,甚至于发生在周泽楷身上那些改变都在告诉他,也许伊甸园并不像他所想的那么简单。


叶修他们究竟是为什么会进入伊甸园?无论是叶修还是其他人,他们的表现和常人别无二样,周泽楷曾经只是对他们“对社会有严重危害”的标签有些疑惑,但现在他甚至开始怀疑,如果他们如此正常,当初究竟是如何将他们判定为精神病人呢?


周泽楷第一次发现三号楼就像一个庞大而拙劣的谎言,他之前对他们所说的一切毫无保留地相信,而现在醒悟过来之后,才发现这里面疑点重重。


但这一次周泽楷不会再去向院长寻求答案,别人所给的答案并不一定是真相,他要自己去寻找。


右边的墙壁传来了敲击声,周泽楷回过神,他还没有动作,肩上的疯蝴蝶却扇动翅膀,周泽楷只觉得眼前一花,疯蝴蝶突然就变成了两只,其中一只晃晃悠悠地飞向隔壁病房,而另一只还停在它的肩上。


“小周?”片刻后,苏沐橙的声音从疯蝴蝶身上传来,很明显疯蝴蝶之间互相有联系,甚至能达到传递声音的地步。


“是我。”


“叶修怎么样了?”苏沐橙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他变成了蛹,我喊他的名字也没有反应。”


苏沐橙沉默下来,她长长地叹了口气,安慰周泽楷:“你别太担心,起码现在疯蝴蝶还没有任何问题,那说明叶修也还是安全的。”


疯蝴蝶是基于叶修所诞生出来的异能,甚至可以说是叶修的投影,周泽楷应了一声,心里却怎么也轻松不起来。


苏沐橙大概也理解周泽楷的心情,并没有多劝说什么,周泽楷听到她那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不一会,耳边就多出了几个人的声音。


“喂,能听到么?”这是黄少天的声音,很快其他人的声音也响起,不多不少加上周泽楷正好九个人。


周泽楷又将叶修的情况一一告知他们,他站得太久,干脆靠着蛹坐下来。


“我的建议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喻文州的声音依然温和又平静,“对于昆虫来说蛹化可能是幼虫走向成虫的必经之路,也可能是抵御寒冷的手段,我猜测可能是昨天叶修注射的药剂让疯蝴蝶判定他遇到了危险,所以在叶修无意识的情况下进行了蛹化,对他来说算是一种保护。”


“叶修是我们之中唯一异能是生物的人,也是唯一能在现实中将异能投影的人,我们要相信他。”


喻文州的话算是给大家吃下了定心丸,他分析有理有据,起码说明叶修现在是安全的。


“还有件事我觉得应该告诉小周。”楚云秀突然发话,“乌托邦关闭了。”


周泽楷张张嘴,什么都没能说出来,他进入乌托邦都是由叶修带路,自然没能发现乌托邦的异常。


“叶修出事的第一时间我们就尝试进入乌托邦,想要从巴别塔确认他的安全,但那时候我们就发现,我们无法进入乌托邦。”喻文州解释道,“准确来说也不是无法进入,只是通常我们进入后落点都在乌托邦内,但现在我们只能降落在乌托邦之外,包裹乌托邦的浓雾变成了深红色,我们无法进去,在乌托邦外也无法停留太久。”


“是药剂的原因。”周泽楷舔舔干燥的嘴唇,肯定道。


“果然是那帮家伙搞的鬼。”孙哲平冷哼一声,显然对此毫不意外,“那层红雾对我们有腐蚀性,如果强行进入就会被完全吞噬,这么多年了,这帮孙子还没放弃。”


周泽楷陷入沉默,他显然知道伊甸园一直尝试治愈他们,那么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他们就要破坏由叶修等人妄想凝结而成的乌托邦。


“老叶要怎么办?我们也不能放任他就这样啊。”大概也是因为事情的严重性,黄少天一改平时的话痨风格。


“外力破坏不可取,只能尝试唤醒叶修的意识,但这就需要巴别塔,乌托邦又无法进入。”喻文州的声音听起来也很苦恼,叶修昏迷,乌托邦又出事,伊甸园一针药剂下去,当真是把他们的所有前路后路都切断了。


喻文州抬起头,看着这间住了六年的病房,无能为力的痛苦他已经品尝了太多次,然而现在看来,这个世界依然不肯放过他们。


怨恨和愤怒在他们的胸腔中翻滚,这么多年他们如同被扔进地狱火海中的恶灵,没有一刻不想着复仇和逃走。


“我去巴别塔。”


周泽楷的声音突然响起,喻文州皱眉正准备阻拦,却听见那个人接着说:“我可以用深渊之眼穿过红雾。”


深渊之眼是周泽楷的异能,本质来说就是黑洞,确实有传言黑洞的那端另有出口,但这也是传言而已。


“你有把握不被深渊之眼吞噬么?”喻文州问。


“没有。”周泽楷坦言,他觉醒异能不过几天时间,但这是他们目前唯一的办法,“但我想去试试。”


“就这么坐着等待达摩克利斯之剑落下我做不到。”周泽楷想起在世界树中看过的书,那把巨大的长剑永远悬在他们头顶,而那之下是乌托邦的倾覆和叶修的安危。


无能的痛苦他已经在研究室里尝够了,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他也要去赌一把。


没有人再劝他,周泽楷的决心他们都能感受到。


疯蝴蝶晃悠悠地随着周泽楷站起来的动作飞起来,他站在蛹前,明知蜷缩着的那个人什么都听不见,周泽楷却单膝跪下,让自己能够平视叶修。


他如同即将出征的骑士,向面前的人献上自己的一切。


“我会救你,叶修。”







TBC。

评论(14)
热度(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