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疯蝴蝶(二十一)

※我流原创架空双重世界背景,欢乐日常(?

※研究生周X精神病人叶

※不想成为医学生的物理狗不是好文手(???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周泽楷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手指弯曲又伸直,实在是看不出和以前有什么不同。


他在乌托邦里经历了死而复生和觉醒异能,但一回到现实世界,之前的一切就像大梦一场,连胸口的伤疤都没能留下。


如果不是当时的疼痛过于深刻,周泽楷甚至都会怀疑自己也患上了妄想症,分不清现实和梦境。


虽然乌托邦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梦境。


在去往叶修的病房的路上,周泽楷惯例般地敲响09号病房的门,指关节碰撞着冰冷的合金。


“是周医生么?”


就在周泽楷以为这一次和之前一样不会有人回应时,门内传来了09的声音。


“是我。”周泽楷蹲下身,将耳朵贴在门上,09的声音听起来很微弱,他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女孩再开口时声音就大了许多:“太好了,我就知道会敲门的一定是你。”


周泽楷不由得想起第一次走进叶修的病房,那个人似笑非笑地问他为什么不敲门,再想起的时候却仿佛是很久之前的回忆了。


“你前几天去哪了?”周泽楷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他当时被拦住,不知道他们将09转移到了哪,周泽楷甚至一度怀疑他们不会再将09带回来。


“去哪?”09的语气听起来很疑惑,“我记不清了,我只记得我们之前在说话,说了什么我也忘记了,这几天我一直模模糊糊的,做了好多梦。”


周泽楷一愣,听09的意思这几天她都在病房内,只是因为处于睡眠状态所以不能回应他。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身体上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女孩迟疑了一会,接着说,“但我眼前的雾气变成了红色。”


“红色的雾?”


“嗯,红色的,而且我透过雾气好像隐约能看到什么。”


“像是黑色的森林,也像一座城。”



 

确认了09没有任何不适之后,周泽楷忧心忡忡地离开。


09对他来说像是一个巨大的谜团,而他连线头都找不到在哪,更别说将它解开。


他想着事情,走到叶修的病房门前时,才发现了不对。


门开着,而里面的人却不是叶修,而是保洁人员。


“这里的病人呢?”


大概是周泽楷的脸色太过于吓人,保洁人员手里抱着换下来的床单,嘴里有些结巴地回答:“被,被带走了啊。”


“带去哪了?”


从周泽楷来到这里叶修就一直在这间病房中,他的评级是极度危险,连像一号楼的病人那样偶尔出去散步都是不可能的,他们又会把他带到哪儿去?


“是……是院长亲自来带走的。”保洁人员竭力回忆自己来时听到的只言片语,“他们好像在说新的药剂,要去……对了是研究室,说是要注射什么的。”


保洁人员并非这里的研究员,对于他们的研究内容也一无所知。


周泽楷只觉得自己仿佛被一盆冷水从头泼下来。


保洁人员只看见这位年轻的医生突然转身冲了出去,他摇摇头,对于不清楚的事情最好不要主动探究,浪费时间又毫无用处,这是连小孩子都懂的常识。


克苏鲁的真面目就是伊甸园给叶修他们注射的药物,它们的目的就是破坏妄想出来的乌托邦,从而治愈叶修他们的病,让他们成为正常人。


这本该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


但周泽楷脑子里却只出现了叶修的眼睛,明亮的,如同出鞘的剑一般的眼睛,他满身是血站在克苏鲁操纵的怪物面前,一步都不肯退。


他说他不认为自己错了,也不接受治愈的命运。


周泽楷觉得那一刻的自己绝对是魔怔,他不但没有劝说叶修接受治疗,反而奋不顾身地扑上去,为叶修挡下那一击。


他仍然希望叶修能被治愈,但绝对不是以这样的方式,以毁灭曾经的他为代价。


周泽楷猛地撞开研究室的门,透明的玻璃将他和叶修隔在两边,那个人躺在手术台上,合着眼睛,而在他身边,全副武装的医生正将鲜红的液体注射到他体内。


“等等——”周泽楷正欲冲上前去,一只手按在他的肩膀。


“小周。”


院长站在周泽楷的身后。



 

叶修睁开眼睛,白色的天花板在眼前不断旋转,他抬手捂住眼睛,脑内却一阵天旋地转。


这种眩晕感让他忍不住想吐,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用乱成一团浆糊的脑子开始思考。


最后的回忆是……啊对了,是被带到研究室,据说伊甸园又研发了新药剂,叶修就是那个被带来试药的小白鼠。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起码这次他们没把自己绑起来。


叶修苦中作乐地想着,他撑着坐起来,眩晕将平衡感吞噬殆尽,他手一滑,直接从手术台跌到地上。


疼痛和冰冷的地面让他清醒不少,他摇摇晃晃地坐起来,背后靠着手术台,叶修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没想到的人。


周泽楷正站在玻璃外面。


他怎么来了?叶修的眼前一阵阵发黑。


而在玻璃的另一边,周泽楷紧紧地盯着叶修,他的手攥得死紧。


“注射已经完毕,可以放他出来了吧。”周泽楷语气不善


“大约还需要两个小时的观察期。”院长回答。


玻璃那一边的医生早就走得干干净净,只留下叶修一个人,那管鲜红的药剂像是不祥的乌云笼罩在周泽楷的心头。


“小周,你确实还是太年轻了。”


周泽楷倏地转过头,他的唇抿得很紧,他不笑的时候俊朗的眉眼腾地生出一股杀气。


“心理咨询师和病人走得近是好事,但也不是好事。”院长却没有看周泽楷,他看着玻璃那边的叶修,看着他像是初生的婴儿一般,连站起来都做不到。


“精神分析学说里有个词叫做移情,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在心理咨询中,病人常常会把自己过去对某些重要之人的感情投射到心理咨询医生身上,产生依赖,甚至爱恋的错觉。”


“所以所有的心理咨询医生都要恪守职业道德,不和病人发生感情纠葛。”


院长转过头,镜片后面的眼睛如鹰隼般锐利,那一瞬间周泽楷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如同透明,什么都藏不住。


“叶修是病人,所以只有你清醒,他治愈之后这种移情也就会随之消失,我是为了你好啊。”


院长拍拍周泽楷的肩,转身离开,他曾经无数次这么做,仿佛是把自己的信任和未来的希望都托付给周泽楷,而周泽楷也是第一次如此厌恶这样的动作。


就仿佛他是无理取闹的孩子,最终还是要匍匐在他们脚下,接受他们的安排。


叶修突然弯下身,他全身都在颤抖,仿佛在忍受巨大的痛苦。


周泽楷慌了手脚,他进不去,于是就连触摸叶修都做不到。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叶修在地上痛苦的翻滚,叶修的手紧紧地抓着衣服领口,布料在他手中皱成一团。


“叶修!叶修!”周泽楷急得拍打玻璃,他的声音传不过去,就像叶修也听不到他的声音,他们如同被分割在两个世界。


但他的动作终究是引起了叶修的注意,那个人挣扎着坐起来,他已经疼得连站起来都做不到,但还是尽力向着周泽楷挪过来。


叶修的额头贴在冰冷的玻璃上,就这么短短一段距离,却像是通向地狱的黄泉路,叶修的头发已经被汗水浸湿,脸上血色尽失。


他嘴里喃喃地说着什么,手掌在玻璃上摸索着,周泽楷拼命想要伸手握住他,却被冷硬的壁垒阻隔。


最终叶修在几乎将他撕裂的疼痛中晕厥过去,他的手从玻璃滑落,而周泽楷也终于看懂了他说的是什么。


他说,别怕。









TBC。

评论(27)
热度(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