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疯蝴蝶(二十)

※我流原创架空双重世界背景,欢乐日常(?

※研究生周X精神病人叶

※不想成为医学生的物理狗不是好文手(???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这一块么?”叶修蹲下身,仔细端详着墓碑上的文字。


那上面凿刻着逝者的名字和忌日,很明显刻字的人手艺不精,寥寥几字刻得歪歪扭扭,毒舌如叶修这次却难得没对此多说什么。


毕竟刻字的人就是他,叶修两个字被他刻成什么样他都得认。


“那是第一次遇到克苏鲁,我被它们追到楼顶,当时想着比起被这帮怪物吃了还不如自己跳下去,摔成植物人我也认了。”


“后来你也猜到了,没死成,毕竟乌托邦的一草一木都是我们创造的,在这里我们是近乎不灭的存在。”


“那这个是为什么?”周泽楷的手放在墓碑上,由地下蜿蜒而上的寒气浸透了他的手心。


大大小小的墓碑沉默地伫立在山间,几乎要被丛生的白茅淹没,周泽楷将手缩回过长的衣袖之中,避免被茅草锋利的边缘划伤,他拨开那些纤长的叶子,在墓碑上看到的却是一个个熟悉的名字。


乌托邦的八个人几乎都有自己的墓碑,甚至还不止一个,就算名字相同日期也大多不一样。


墓碑,是亡者沉默的卫兵,它守在逝去之人的尸骨旁,为前来追悼哭泣的亲朋好友指明方向,直到最后一个记得这里的人也死去,它便在时间长河中腐朽。


“忘记死亡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叶修将双手揣进风衣的口袋里,他直接坐在了墓碑上,丝毫没有尊重逝者的意思,不过这也是,逝者就是他,他当然不介意。


“死亡固然可怕,但正因此生命才显得可贵,因为时刻面临死亡的恐惧,才有活着的实感。”叶修说得漫不经心,好似他们根本不是在谈论生死这样的严肃事情,而是在讨论张佳乐店里哪只狗最讨厌。


但周泽楷的心里却还是沉甸甸的,他的心口在昨天才被贯穿,死亡的痛苦还残留在那,他从未离死亡如此近过,也从未如此清楚地感受到自己还活着。


“人是悖论的集合体,任何定义都是因为有了比较才有区别,一个人若是不会死去,那也不算活着。”叶修说完,大概也觉得自己说得太严肃,将话题一转,“那你猜猜谁的墓碑最多?”


墓碑的名字大多在白茅下若隐若现,周泽楷抿着唇想了会,说出一个名字:“黄少天。”


“bingo!”叶修打了个响指,“那家伙冒冒失失的,死法也是千奇百怪,我记得最离奇的一次他正遇上过山车事故,就连喻文州听到这个消息都愣了好一会儿。”


叶修还记得那时候黄少天坐在自己新的墓碑前,梗着脖子为自己申辩:“我不是冒失,我是助人为乐,小姑娘一个人来游乐园不敢坐过山车,我当然得出手帮一把。”


大家哄笑着打趣黄少天这百年难遇的死法,然而笑完了下一次遇到事情,黄少天还是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前去。


他们对于现实社会来说仍然是一群不完美的产品,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着不可掩盖的瑕疵,却因为这些瑕疵,让他们如同恒星般亘古燃烧明亮,让周泽楷甚至开始疑惑,究竟他们谁才是活着的?谁才是真实?


眼看周泽楷还是闷闷不乐地沉默着,叶修干脆伸出手拍拍他的脸颊:“有空想东想西,还不如想想怎么回复我。”


“回复你?”周泽楷揉揉被拍红的脸颊,不懂叶修的意思。


“国际惯例,听人告白之后是要回复别人的。”饶是叶修如此聪明,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手把手教人谈恋爱,教的这个人还是自己爱上的人,厚脸皮如叶修也开始反省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思考起是不是捉弄人太多老天爷看不下去,派了个周泽楷来磨他,“如果你也抱有同样的感情,那就告诉我,如果没有,也可以拒绝我,但绝不能沉默,逃避是懦夫的做派。”


这比周泽楷看过的任何一道题都要难,没有公式没有例题,以往的经验全不能作数,豌豆实验好歹还有对照组,孟德尔能告诉他爱情是什么么?


他想起那时候叶修的眼神,那些炽热的感情灼得他咽喉心尖都在发烫,他怎么可能抱有那样强烈的感情呢?那么就该是拒绝么?


选择拒绝之后呢,会像文件保存时一样,什么都不留下么?


他们自相遇以来的点点滴滴都要在周泽楷按下否后完全消失,这样的可能性周泽楷想想都觉得难受。


将他们变成数值,代入薛定谔方程,再通过矩阵求解,科学能给他答案么?


叶修笑出声,很轻,却将周泽楷惊醒。


坐在墓碑上的叶修比周泽楷还要高半个头,他将额头抵着周泽楷的额头,于是周泽楷便只能看到他的眼睛。


回忆他们相遇以来,叶修都难以理解自己为什么会栽在这么个家伙身上,一切匪夷所思,却又好像理所应当,以前喻文州说他不该对现在如此怨恨,命运给予的不一定是最好的选择,但一定不是最坏的选择,那时候的叶修不相信,他这样的人生还能更糟糕么,所以他毫不留情地取笑了喻文州,说他像个出家的老头子。


万万没想到那个人一语成谶,叶修想自己还是怨恨现在,但那些浓稠如泥沼的情绪好像真的松动了一些。


当初周泽楷大言不惭的那句“我会救你”,居然真的被他做到了。


“你可以慢慢地想,想好了再回答我,我会等着你,所以不要急。”


叶修缓缓闭上眼睛,整个乌托邦都远去了,只剩下近在咫尺的那个人温热的呼吸。


“但也别让我等太久,也许下一刻就会末日降临,世界倾覆。”



 

“让我们举杯庆祝小周同学死而复生!”黄少天带头举杯,乌托邦八人加上周泽楷,在好不容易清理出来的一片空地盘腿而坐,考虑到卢瀚文是未成年,他们带来的饮料就只有可乐。


这是他们的惯例,每次人死之后,都会在墓地里聚一番,美其名曰庆祝新生。


周泽楷背后就是自己的墓碑,端端正正地刻着他的名字,这种感觉非常奇妙,冒着泡的碳酸汽水顺着他的食道落下去,激得他整个人打了个寒颤。


“楷哥,让我看看你的武器呗。”卢瀚文悄悄地摸到周泽楷身边,后者点点头,将怀里的双枪递给他。


一模一样的两把手枪,镶嵌着红蓝两色的水晶,没有哪个男孩子不喜欢枪械,卢瀚文拿着就不愿意松手,他在枪的内侧找到了它们的名字,碎霜和荒火。


这两把枪在周泽楷醒来时就躺在他身边,同时觉醒的还有他的异能,深渊之眼。


周泽楷低头看着双手,他难以想象昨天居然有黑洞从这里出现,他还不熟悉这股力量,但它确实存在。


“论杀伤力来说‘深渊之眼’可能仅次于‘白森林’。”喻文州的话直接打消了蠢蠢欲动想和周泽楷打一架的黄少天,“叶修运用异能的能力比我们都要强,小周你可以多向他请教下。”


周泽楷差点被可乐呛到,喻文州全句的重音落在请教两个字上,总让周泽楷有种被完全看透的错觉。


 叶修眉一挑,正准备和喻文州这个心脏理论,黄少天和张佳乐冲过来揽住他的脖子,高呼“感情深一口闷”。


这两人完全是把可乐当酒喝了,借着由头胡闹,叶修双拳难敌四手,迅速被制服。


他们的声音在白茅丛中飘得很远,连带着那些纤长的叶子也在轻轻颤动,像是年少的笑声。


周泽楷在昨天死去,也在昨天新生。









TBC。


评论(12)
热度(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