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疯蝴蝶(十九)

※我流原创架空双重世界背景,欢乐日常(?

※研究生周X精神病人叶

※不想成为医学生的物理狗不是好文手(???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在可追溯的纸面记载中,邪神克苏鲁被封印在深海孤城拉莱耶,他陷入沉眠无法活动,却从未死去,他接连不断的梦境产生不间断的精神波动,海水屏蔽了这种波动,但在这个世界上,却还会有某些具有艺术天赋,精神敏感甚至神经异常的人能感受到这种波动,在他们的梦中,克苏鲁与利耶城一同降临,而等待这些人的往往是重病,昏迷甚至死亡。


死亡是种什么样的体验呢?周泽楷曾经对此一无所知,但心脏被贯穿的那一瞬间,黑暗,剧痛,他感觉到自己的生机如同被戳破的气球一般,在眨眼间逃离了他的身体。


周泽楷有些看不清了,他最后的知觉是自己无法控制地向前倾倒,落进了一个人的怀里。


有冰冷的东西从他手中滑落,落在地板上发出响声。


一切知觉失去在他的心脏彻底停止跳动时。



 

怪物被黑洞吞噬了大半身体,自然失去了所有生机,剩余的小半残肢堆积在房间角落,如同一团惹人发厌的恶心腐肉,就算在秃鹫的菜单中也是下下之选。


女孩所在的沙发是这个房间仅剩的完好之处,所有的血迹和破坏都神奇地避开了这块地方,她如同童话中的睡美人一般对长满荆棘的城堡毫无知觉。


而在公主的面前,保卫着她的两位骑士瘫坐在满是玻璃渣和血迹的地上,家具东倒西歪被人踢到一边,周泽楷平躺在这片来之不易的平地上,他的头枕在叶修的腿上,如果不去在意他毫无起伏的胸膛,这一幕看上去还格外静谧。


叶修的完好的那只手放在周泽楷的脖颈,看似情人间暧昧的抚摸,实际上他的手指却按在周泽楷的颈动脉处,像是过了一个世纪,又像只过去了一刹那,种子破土而出,新的跃动让周泽楷的血液重新在全身输送,在他的胸膛处,那处致命的伤口已经只剩下浅淡的疤痕,再没有之前的可怖场景。


周泽楷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他能看到低下头的叶修,那个人微凉的手指摸上他的眼角,确认他真的醒过来后,叶修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整个人都松懈下来,绷直的脊背一下子垮下,他眨眨眼睛,对着周泽楷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我死了么?”刚醒来的周泽楷还没有完全摆脱麻痹感,他有些茫然,死了也会看见叶修么?


“刚醒来就犯傻?”叶修笑出声,他掐着周泽楷的脸颊,却因为没用什么力气而完全没有痛感,“克苏鲁附在了他身上,但他本身还是乌托邦的创造物,创造物是没办法杀死创造者的。”


“恭喜你,成为了和我们一样的怪物。”


奇迹般的,周泽楷对于叶修所说的一切并没有惊讶或者抵触,他更在意的是那个人的表情。


那是第一次他在叶修的眼中看到那样沉重而浓郁的感情,平时对一切都游刃有余的人不见了,他低着头,周泽楷便像沐浴在他眼中的暴雨之下。


可是周泽楷什么都不明白,他有些慌,于是试图开个玩笑:“我记得第一次进乌托邦的时候你还盼着我死,接连两次都不怎么成功啊。”


“我那时确实想你死,但现在我不这么想了。”


“为什么?”周泽楷下意识发问,问完又觉得自己傻气,他们相处这么久,怎么也算有点交情,这样问出来就没意思了。


叶修认真地看着他,开口却不是周泽楷以为的答案:“你可真是个傻子。”


周泽楷瞪大了眼睛,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说。


“这也不算你的错,没有人能够真正地感同身受,所以人们才会用语言,用文字,用能表达的一切去表达。”


即使是迟钝如周泽楷也感受到了叶修话语中的不同寻常,那个人下定了决心,开始将故事娓娓道来。


“我设想里的场景不该是现在这样,到处都是血迹和废墟,简直就像个凶杀现场,不对,这就是个凶杀现场,真是不吉利。”


“我知道你迷信科学,肯定不相信吉不吉利一说,但我是信的,你也可以理解成这是一种祈祷,向着路过的精灵,向着天上的神明,向着风和树木,向着花海和草原,我希望能在它们所有的祝福下,拿出我积攒已久的勇气和你说这件事。”


“你肯定什么都不知道,所以这个故事让我们重头说起,你问过我好几次爱是什么,但我好像从来没有和你讲过它是如何诞生的,你知道什么是心动么?”


周泽楷摇摇头,他的头发隔着裤子挠得叶修发痒,明明是意料之中的回答,叶修却觉得心里在冒泡泡。


“我形容不好那种感觉,很玄,就像是心脏被什么撞击了一下,不不不,不是生理上的,而更像是一种征兆,爱情降临的标志,从那一刻之后,面前的人在你眼中就完全不一样了。”


“你的目光会不由自主地跟随着他,他就像是恒星,独自燃烧发亮,而作为行星的人几乎是注定了会被他吸引,围绕着他忽近忽远,却怎么也离不开。”


“那种几乎是不能自控的深陷让人恐惧又沉溺,你终于被他的引力牵引着走到他身边,像蝴蝶飞向灯,你犹豫该不该告诉他,我说过,人和人是没有办法感同身受的,所以如果不说,他怎么知道你的心情呢?”


“那需要很多很多的勇气,你可能被拒绝,可能他会暴怒,你们的关系处于一种危险的平衡中,任何动作都会让你们坠下深渊,所以迈出这一步要很多很多的勇气。”


“但你们经历了生死,那是每个生命都将到达的终点,那一瞬间你怕了,你突然就发现这个人是这么容易离开,你为你们的未来预留的犹豫时间原来在现实面前什么都不是,于是你鼓足勇气,要告诉他。”


“这样的过程就是爱么?”周泽楷有些迷惑。


“爱有很多种,但这是我的故事。”


叶修向着命运低下他的头颅,霓虹灯光从他们身后落进屋里,碎成周泽楷眼中的点点星光。


嘴唇触碰嘴唇,一个再轻不过的吻,叶修重新直起身子,为故事画下最后的一笔。


“我爱你,周泽楷。”



 

六个字,含在嘴里,落在纸面,三个字是周泽楷的名字,三个字是叶修的心。


现在被剖开来,和着全世界的祝福,送到他的耳边,送到他的心尖。


周泽楷觉得自己大概感受到了叶修所说的心动,就像心脏被轻悠悠地撞了一下,那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的酸涩与柔软让他无所适从。


“我……”周泽楷想说什么,却睁大眼睛,他伸手抓住脸颊边叶修的手,“你看后面的天空!”


叶修转过头,漆黑的天幕之上,奇迹降临了。


璀璨的星河落在了夜空之上,那是叶修多少年来都再未见过的景象。


乌托邦迎来了第九位创造者,也迎来了缀满天幕的星空。


这是独属于命运的馈赠。



 

女孩醒过来的时候,自己正躺在宠物店的躺椅上,看她睁开眼睛,张佳乐松了口气,一股脑把准备好的台词说出来:“你突然晕倒被人送到这里来,还好你醒了不然我就要打电话叫救护车了。”


女孩有些疑惑,昏迷前的记忆有些迷糊不清,她隐约记得有一个男人,他说……


记忆还没找回,萨摩耶一下子扑到她怀里,热情地舔着女孩的脸颊,女孩手忙脚乱地躲着,却再也没精力去回想。


时间已经到了下午六点,女孩拿回自己的手机,连连向张佳乐道谢,妈妈已经发来两条消息了,她牵起狗急急忙忙走向家的方向。


她对于两个小时前发生的一切毫无知觉,半点记忆都没留下。


这也是幸事。







TBC。

评论(26)
热度(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