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疯蝴蝶(十八)

※我流原创架空双重世界背景,欢乐日常(?

※研究生周X精神病人叶

※不想成为医学生的物理狗不是好文手(???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女孩的手机从外套口袋落到了沙发底部,细微的提示音响起,屏幕亮起,一条微信消息传来。


【妈妈:早点回来,要吃饭了,路上注意安全】


可惜的是,手机的主人却没能看到这条消息。


老旧的居民楼中,失去意识的女孩被粗暴地扔在沙发上,她的头偏向一边,对自己所处的危险境地毫无感觉。


男人恶狠狠地吐出一口气,他揉揉酸痛的手臂,背着这么大一个人回到大本营还是挺累的一件事。


但男人心里不断膨胀的欲望和喜悦却让他最大程度地忽略了这些生理上的不适,年轻的女孩在他眼中如同一道上好的美味佳肴,正等待他的享用。


先从哪里开始比较好呢?男人黏腻的目光在女孩的身体上来回巡视,如同面对猎物思考如何下嘴的鬣狗。


机车的轰鸣声传来,越来越近,男人不快地皱起眉头,老旧的居民楼里什么三教九流都有,他啐了一口,走到窗边,准备冲那帮兔崽子嚷嚷,免得他们总是得意忘形。


然而他的手才碰到窗棂,噪音的源头便已经出现在他面前。


漆黑的机车以绝对不可能的姿态出现在窗户外面,车上的两个男人戴着头盔,完全看不清面目。


男人在被撞飞之前的最后念头却是,那些围绕在机车四周的蝴蝶是他从未见过的颜色。


整个居民楼都听到一声巨响,仿佛是哪里发生了可怕的爆炸,有尖声的叫骂响起,方言混杂着市井特有的粗糙气息。


而在无人看到的楼层之上,叶修和周泽楷的机车直接冲破房间的窗户,玻璃炸裂炸裂如同透明火焰。


男人被机车直接撞到了房间的另一边,叶修和周泽楷取下头盔,甚至顾不上满身的玻璃碴子,环视房间后,在沙发上找到了女孩。


叶修最先冲过去,女孩衣饰完好,呼吸平稳,看来只是昏迷而已,他们刚才这番动静也没有惊醒女孩,大概是被下了药。


不过没有醒来也好,接下来的场景不是她该看到的。


男人在角落里翻滚哀嚎,叶修打了个响指,铺天盖地的疯蝴蝶飞向男人。


“你别看。”叶修伸手覆在周泽楷的眼前,温热的手掌隔绝了视野中的一切,周泽楷只能听到男人不曾断绝的惨叫。


“为什么不让我看?”周泽楷握住叶修的手腕,透过薄薄的皮肉还能摸到他的骨骼。


“你只看着我就行了。”


这句话让周泽楷想起自己第一次向叶修提及09号病房,叶修也是这么说的,当时的周泽楷以为叶修不过是一句玩笑话。


只看着他,然后就看不见其他可怕的场面,在09号病房这件事上叶修也是这么想的么?


周泽楷分神去回忆当时和叶修的对话,叶修的话全都是点到为止,他从来没有正面表达过他对09号病房一无所知。


他到底知道什么?


“等——”叶修发出短促的声音,在周泽楷还没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他被人重重一推,跌倒在沙发的另一端。


周泽楷的手掌按在地上,一颗玻璃碴子深深陷进他的手心,刺痛将他的意识拉回来时,他看到了比想象还要可怕的画面。


深紫的纹路蔓延在男人的全身,不,现在的男人已经不能算是男人了,异变渗透了他的所有,纵横的花纹之下他双眼通红,已然失去了所有自我意识。


而他的双手已经化为深紫刀锋,贯穿了叶修的肩膀。


在男人的脖颈处,周泽楷看到了一只只有拳头大的克苏鲁,它咬住了男人的颈侧,而那些深紫花纹也是以那里为根部开始生长。


血的味道在一瞬间盈满房间,千机伞瞬间出现在叶修的手中,他手腕一抖,千机伞变换成长刀,叶修以诡异的角度出刀,刺入男人还是血肉的手肘处,将男人的手彻底斩断。


没有哀嚎没有闪躲,方才还在惨叫的男人已经失去了痛觉,他摇摇晃晃地退后两步,低头看着自己残缺的肢体,毫无反应。


“他们果然又改进了药剂。”叶修咬牙直接将深紫的刀锋拔了出来,鲜血染红了他半个身体。


药剂?改进?


电光火石之间周泽楷想起了抗拒注射药剂的卢瀚文,这两件本该毫无关联的事情在这一刻被联系在一起,指向周泽楷不敢相信的答案。


“是伊甸园……”


“你难道还以为克苏鲁来自我们的想象么?”叶修用残存的右手拿起千机伞,他挡在女孩和周泽楷面前,面前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怪物,“那些注射的药剂才是克苏鲁的本体,它们融入了我们的血肉,所以即使是我们也无法拒绝它们进入乌托邦。”


“如果我们不反抗,它们就会毁了乌托邦,而我们也会变成所谓的正常人,成为对社会无害的,完美的产品。”


周泽楷愣住,他突然意识到这样的叶修就是痊愈了,就像离开妄想的妄想症患者,彻彻底底回到现实。


这样不好么……


周泽楷还没有问出声,叶修已经转过头,不再看他,就连叶修自己都明白他们的抵抗在周泽楷看来有多么的莫名其妙和不应该,但是——


“我不认为我错了,我不愿意忘记我坚持的自由和信仰,我也不要变成万千流水线产品中的毫不起眼的一员。”


无法使用双手,千机伞变换为叶修不常用的武士刀,细长的刀刃如柳叶般美丽,却流淌着骇人的杀气。


叶修永远无法忘记那些荒唐的真相被摊开在他面前时,他的绝望和愤怒。


没有正义和公平,降临在他们身上的只有无法反抗的悲剧和日复一日深入骨髓的痛苦。


叶修与嘶吼着冲上来的怪物撞在一处,武士刀与深紫的刀锋发出刺耳的噪音。


克苏鲁已经完全接管了这具身体,男人的动作速度已经超越了常人能达到的极限,叶修仓促应对,他失去了一只手,连防御都显得捉襟见肘。


他不能退,身后的两个人都没有战斗的能力,怪物的攻击越发疯狂,叶修甚至连给张佳乐通风报信都办不到,疯蝴蝶在他的身边飞舞,与他一起抵御起怪物的攻击。


张佳乐说疯蝴蝶的本质能力是侵略,而这种侵略并不仅仅是周泽楷所见到的那么简单,如同野兽般的獠牙出现在疯蝴蝶的口器处,它们疯狂地撕咬怪物,所过之处鲜血流淌。


这才是疯蝴蝶的全貌,侵略的最根本就是撕咬和攻击,要将敌人吞噬殆尽。


然而怪物失去了痛觉,疯蝴蝶的攻击在将他完全撕咬成碎片前收效甚微,失血过多让叶修眼前一阵阵发黑,他的动作渐渐慢下来,怪物的攻击终于突破他的重重防御,尖刀直指叶修的胸口。


但有一个人挡在叶修面前。


那一幕在叶修眼前逼近静止,刀锋穿透了周泽楷的心口,那个总是跟在他身后的青年,那个大言不惭说要拯救他的人,就这样挡在他面前。


周泽楷挣扎着转过身,纯黑的球体在他手中跳跃着膨胀,死亡的危险让怪物的求生本能压制了克苏鲁的控制,他发出尖利叫声,想要后退,却已经来不及了。


球体在一瞬间炸开,所及之处一切都被吞噬,那是黑洞,连光都不能逃脱。


如同深渊凝视人们的眼睛。



 

梦中的女孩睁开了眼睛,她还在梦境之中,意识模糊,眼前唯有深海的幽蓝色。


身体不由自主地向下沉去,透过海水来到她身边的日光越来越少,她想要抬起手,却什么都做不到。


于是她便看到了那个人。


舒展的雪白翅膀在海中铺天盖地,霸道地占据了她所有的视野,在根本没有光线的深海,他就是光。



 

怪物被彻彻底底地消灭,屋内一片狼藉。


周泽楷倒在叶修怀里,停止了呼吸。


“想要两全其美,就要无所不能。”


如果没法无所不能,那就只能以身为盾,以我为刀。







TBC。


评论(12)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