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疯蝴蝶(十七)

※我流原创架空双重世界背景,欢乐日常(?

※研究生周X精神病人叶

※不想成为医学生的物理狗不是好文手(???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女孩陷入沉沉的睡眠,她的双手交叠放在腹部,呼吸平稳。


她的身下是由接骨木搭成的小船,海天相接,风平浪静,云影天光摇曳在海面,粼粼波光让人无法看清海中的亚特兰蒂斯。


然后一只火箭擦着她的脸颊从天而降,接骨木的小船是如此不堪一击,瞬间化为灰烬。


火焰舔舐她的衣角,然后送她入无光的深海。


咸涩的海水盈满口鼻,窒息降临。



 

“我没懂你的意思?”


张佳乐一顿夺命连环call把叶修和周泽楷从世界树里捞了出来,他手里牵着的萨摩耶正在焦急地原地转圈。


“这家伙的主人说要去旁边的商场买点东西,就把它托付在我这里,但两个小时了她都没回来。”


“女孩子逛两个小时的街不是很正常么?”叶修还是不明白张佳乐担心的点在哪?他这宠物店每天不知道要接收多少被暂时托付的猫猫狗狗,他调侃道:“难道你担心她一走了之不给你托管费。”


“你嘴里有句人话没?”张佳乐白了叶修一眼。


“是要我们去找她么?”周泽楷适时发问,以免两人垃圾话对掐升级,彻底将谈话的主题掐死。


“孙哲平出去了,我也不方便离开。”张佳乐皱眉,踟蹰了片刻,还是把心里盘旋的话说了出来,“她穿的很日常,也没梳妆打扮,看上去并不像是特意出来逛街,更像是遛狗途中突然想起要买东西,所以我觉得她不该去那么久。”


“而且她离开的时候,我看到有一个男人跟在他身后,当时我没在意,但后来越想越不对,那个男人的眼神让我觉得不舒服,而现在离它的主人离开已经两个小时了,我觉得有必要去看看。”


听完张佳乐的分析,叶修的眉头已经皱起来。


张佳乐和孙哲平一样,都是在叶修之后第二年进入伊甸园,他们平时也许会聊天扯淡互相讽刺,但在这种事情上张佳乐不会开玩笑。


尾随独行女孩的男人,怎么听都不会是正派角色,叶修一改之前的散漫状态,向张佳乐确认女孩的去向后,就在宠物店中坐了下来,打开了前台的电脑。


周泽楷满头问号,他都准备好出门杀向商场了,但事情的发展好像并不和他想象的一样。


疯蝴蝶轻悠悠从叶修的指尖飞向电脑屏幕,瞬间融入其中,无数周泽楷无法理解的字符从屏幕上飞速闪现,叶修却盯着眼前的电脑一动不动。


“就像‘赌徒轮盘’的本质能力是变换,‘疯蝴蝶’的本质能力是侵略。”周泽楷的疑问实在是太过明显,让张佳乐想要忽略都不行,“虽然叶修这个人不怎么样,但他在异能的掌握上比我们谁都要好。”


“他现在正在侵略商场的监控系统,这比你们去商场大海捞针要快得多。”


“时间?”叶修突然发问。


“下午三点十分到三点二十之间,我记得女孩走的时候我看了一眼时间,从宠物店走过去应该会在这个时间点到达。”


出现在宠物店电脑屏幕上的赫然是隔壁商场的监控记录,叶修调取了商场三个入口的录像,果然在三点十八分时,张佳乐看到了进入商场的女孩。


而她身后,穿着黑色长大衣的男人压低帽檐,也跟着女孩走进来。


监控覆盖了商场的大部分区域,只要在最开始找到女孩的踪迹,之后的追踪对叶修他们来说就容易得多。


“她是……苏沐橙的同学?”周泽楷犹豫着发问,他的记忆力一向很好,他记得这个姑娘,在舞台剧开演前她还来问过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


“你这么一说确实是她!”显然张佳乐也有印象。


不甚清晰的画面里,周泽楷看见女孩径直奔向自己的目的地,买东西的全过程不过十来分钟,看得出来张佳乐的推测是对的,女孩只是临时起意,她明显还挂念着自己的狗狗,步伐急促。


“汪!”萨摩耶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电脑前,它扒着桌边站起来,冲着屏幕里的主人叫起来。


“乖。”张佳乐呼噜萨摩耶的头,叹了口气。


自从主人走后,这孩子就一直显得焦躁不安,也是因为它的异常反应,张佳乐才回想起那个男人。


三点三十四分,女孩来到商场的出口,而男人在这时候突然大步拉近和她的距离。


“他们出去了!”张佳乐忍不住喊了一声,不需要他多说,叶修将商场外的路面监控也调了出来。


女孩走出商场后,男人果然追上她,和她搭话,女孩礼貌地停下脚步,两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女孩迟疑地跟着他走向一旁的小巷,途中还在反复询问着男人什么。


两人走进小巷就再没出来,十分钟后叶修再度切换监控,商场旁边的小巷通向的正是街道另一边,那里人烟稀少,而男人很快就走了出来,女孩毫无知觉地被他背在背上,她身上运动外套的帽子被拉起来挡住了女孩的脸。


萨摩耶冲着屏幕开始狂叫,张佳乐费力地抓住它的项圈,避免萨摩耶直接跳到桌上。


在场的三个人脸色都不好看,显然这是一场有预谋的掠夺,这对一直在校园里读书的周泽楷来说有些不可思议,他尝试着去分析这件事:“他们是仇人么?”


“我觉得就监控里女孩的表现他们更像是陌生人。”张佳乐否定。


无冤无仇甚至不认识,那男人为什么要带走女孩?


“那为什么——”


“因为那是一个女孩。”叶修蓦地站起来,动作之大将身后的凳子都碰倒。


“多少年了,即使穿上了衣服,双腿直立行走,某些人的骨子里还潜伏着野兽一般的本能,他们宣泄自己欲望的方式仍然是暴力和性,似乎女孩的哭喊能够让他们愉悦。”


“多少年了,毫无进步,依然是畜生一般。”



 

“机车借我。”叶修抓起桌上的机车钥匙就往外走,这种时刻张佳乐也没了和他抬扛的心情,他跟在叶修身后说:“我也去。”


“你不去,小周和我去就行。”叶修严肃起来的时候话语里就没了平时那股子调侃的味道,却不容置疑,“你守在这,如果有任何情况我会让疯蝴蝶回来报信,你立刻联系其他人。”


张佳乐不甘心地闭嘴,叶修说得在理,目前知情的三个人里,周泽楷对乌托邦还算不上了解,叶修的疯蝴蝶适合追踪和联系,而他的能力不适合战斗,确实是留在后方的不二人选。


“有任何情况赶紧撤退,别瞎逞强。”


叶修和周泽楷将头盔戴好,他长腿一迈坐上机车,周泽楷慢了一步,也快速在叶修身后坐好。


他是第一次乘坐这种交通工具,上一次见到机车还是在博物馆里,据说因为安全性太差而被淘汰。


那当初为什么要设计出来呢?


现在周泽楷知道了答案,漆黑的机车如同一道闪电在车水马龙中穿梭,风声淹没了周泽楷所有感知,他大声在叶修耳边问:“你知道去哪么?”


叶修没说话,转头看了他一眼,电光火石间周泽楷在他眼中看到了代码的影子。


“你为什么不马上通知其他人呢?”周泽楷疑惑,要说最优选择那一定是在离开的同时通知其他人前来支援,为什么他和张佳乐的第一选择都是不告诉其他人呢?


周泽楷怀疑若是这件事顺利,那么就算叶修平安归来,他和张佳乐也不会对其他人说一个字。


这是臆测,也是直觉。


“小周,你知道我为什么说乌托邦是我们的空想世界么?”


周泽楷一愣,不是因为这里是他们幻象出来的么?


“这里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生命都是基于我们的记忆和想象创造出来的,这里就是我们脑内的投影。”


“那个男人绝对不会是谁可以创造出来的,那么只有可能是来自某个人的潜意识,很有可能是那个人看过,听说过甚至是经历过的记忆。”


周泽楷脑子里“嗡”的一声,他没有想过,他所见的一切都是他们的过去。


他们对过去闭口不提,却又将它们小心重现。


“可是那个女孩……”周泽楷的声音有些哑,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若是因为他们的选择而耽误救援,致使女孩受伤怎么办?但若是因为他们的告知而让某个人想起自己地狱般的过去又该怎么办?


“这世界上多的是无法两全的选择,选择了一边,就意味着放弃了另一边。”


机车车头一转,他们从马路驶入小巷,前方是阶梯,而叶修却不闪不避,机车咆哮着一跃而下。


“想要两全其美,就要无所不能。”







TBC。


评论(14)
热度(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