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Fate/Heroes’ Flower

※fate背景,但实际上好像没有多大关系……

※Archer周xLancer叶

周叶两人所在的是两条独立的世界线,所以对他们来说对方是早于自己几百年的人,作为英灵被召唤后才来到同一位面

※情人节快乐







A


窗户被悄悄地打开一道缝,本来靠在床头看书的叶秋一下子掀开被子跳起来。


“快快快,拉我一把。”叶修身上还背着比他高出一个头的战矛却邪,这让他向来灵活的身手打了不少折扣,不得不伸出手向叶秋求助。


“叶修你个混蛋!”叶秋废了好大的劲才把自家哥哥拉进来,对于七八岁的孩子而言,这已经算得上一件大工程了,“你这么晚才回来也不怕被发现。”


“和魏琛他们多说了几句,没注意时间。”叶修回答得很敷衍,偏偏叶秋除了跳脚也没有任何办法。


叶修三两下扒掉自己身上的平民服装揉成一团塞进衣柜底部,墙角的钟摆依然稳重地摆动,现在离巡夜的侍卫长走到这边还有两分钟,叶秋嘴上嘀咕不停,却还是把准备好的睡衣扔给叶修。


侍卫长伊丽莎白是一位已经头发花白的年长女性,她对于时间的要求十分苛刻,每天晚上她到达王子们的卧室的时间都分毫不差,叶修私底下称呼她为“人形自走钟表”。


“两位殿下,已经到睡觉时间了。”伊丽莎白手持烛台推开卧室的门,两位长相一模一样的王子已经躺在床上,从柔软的被子里伸出两颗脑袋望着门口的人。


“知道了伊丽莎白。”叶修回答,不知道被子里发生了什么,他的声音突然顿了一下,“我们马上就睡。”


卧室里的灯早就熄灭了,伊丽莎白看不清床铺那边,她点点头,叮嘱道:“明日还有课程,两位殿下不要打闹,早点休息。”


“好的。”叶秋点点头,眼看着伊丽莎白关上门离开,两兄弟依然一动不动,直到鞋跟敲击地板的声音消失后,叶秋才忍无可忍地掀开被子:“叶修,把你的却邪拿出去!”


刚才情急之下叶修将却邪也塞进了被子里,锋利的矛尖刚才一直在叶秋的眼前危险地晃动。


“你轻点,一会碰坏了。”叶修捧宝贝似的将却邪放回它该在的位置,这把战矛是叶修的父亲也就是国王陛下送给他的生日礼物,结果转头叶修就背着战矛翻墙出去拿给自己的朋友看了。


两位王子殿下,叶秋稳重,叶修跳脱,这城堡的墙不知道被叶修翻过多少次了,他在城堡外有一群自己的朋友,什么样身份的人都有。


“不就是把战矛么?有什么了不起。”叶秋嘟哝,他不喜欢这些冷冰冰的武器,国王陛下也知道他的性格,送给他的是一套叶秋最想要的珍贵书籍。


“这是普通的战矛么?”叶修靠在战矛上,这个姿势是他在酒吧跟人学的,歪歪扭扭没个正行,“这是未来的斗神叶修王子的第一把战矛。”


叶秋被叶修堵得说不出话来,他自小严格良好的皇室教育,从不知道骂人是怎么回事,连唯一的“混蛋”还是从叶修那学的,他赌气跑回被窝里,只露出双眼睛瞪着叶修:“还斗神,你有周泽楷厉害么?”


周泽楷,几百年前轮回国的王,他加冕之时轮回正处于风雨飘摇之中,而周泽楷带领轮回的军队击败了无数次来犯的敌军,从未失败。


战矛旁边的桌上摆着周泽楷的画像,据说是唯一流传下来的真品,被某位伯爵当做王子们的生日贺礼送来,画上的年轻人眉目俊朗,微侧过头,作为传说中如同不破壁垒一般存在的王来说,周泽楷的长相过于清秀了些,但眼神却是骗不了人的。


叶修猜想画中的周泽楷大概已经经历了战争,他的眼里有着怜悯和坚定,种种复杂的情绪混杂在一起,令画中的人更加不可触摸。


“我当然会变得比他还厉害。”到底是小孩子,叶修不服输地反驳,他掀开被子的另一边爬上床。


月光落在周泽楷的眉眼,恍惚让人觉得这位一生都奉献给了轮回的英雄也会含情脉脉,就连伊丽莎白都格外偏爱这位英俊的王,画像的周围摆满了娇艳欲滴的白蔷薇。


在外折腾了一天,就算是叶修现在也撑不住了,迷迷糊糊时,他还望着桌上的画像。


他含糊地嘟哝:“周泽楷又如何……真想和他打一架。”



 

B


“殿下……殿下!”


梦中的周泽楷突然惊醒,他居然趴在书桌前就睡着了,负责教导他的艾德里安先生好脾气地笑笑,将手中的书合上:“您太劳累了,今天就到这吧。”


眼看艾德里安要走,周泽楷赶紧从他坐着都够不到地面的高脚凳上跳下来,八九岁的小孩子还只够得艾德里安的腰际:“老师,抱歉。”


“没事,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是需要更多的睡眠。”艾德里安蹲下身,给周泽楷理好皱起来的衣领,“就算是斗神叶修也是需要休息的,您要保重身体。”


艾德里安离开,只留下周泽楷一个人在书房里。


在书房的另一边放着艾德里安所说的斗神叶修的画像,那个人身披红袍,手里拿着的是传说中的屠龙之矛却邪,画像里的人和周泽楷隔着遥远的几百年时间,但他的眉眼依然如此骄傲又飞扬。


侍女本来要用鸢尾装饰画像,周泽楷却拿主意换成了红玫瑰,原因无他,只是在小王子看来,那样纯然艳丽的花朵最适合叶修。


花并着人仿佛是在书房角落灼灼燃烧的烈火,和房间素雅的搭配格格不入。


周泽楷是听着叶修的故事长大的,他这样年纪的男孩子最喜欢的就是传奇的英雄,而传说中兴欣国的王,屠杀了恶龙的叶修是周泽楷最喜欢的故事,他的母后便托人找来了这幅画像,送给了周泽楷。


故事中的叶修几乎是被神化了,他无所不能,强大而自信,周泽楷看着桌上的画像,长长地出了一口。


他的父母已经尽量给了他安稳的生活,但周泽楷知道轮回国的情况不容小觑,相邻的两个国家都虎视眈眈,所以从小周泽楷便懂事,拼命学习,就为了尽快能帮上父王的忙。


他拍拍自己的脸颊,将残存的睡意都拍走。


“打起精神,我可是轮回的王子。”



 

A


这一天,红玫瑰铺满了整座城市。


城堡迎来了新的王,高处的露台上,叶修和叶秋并肩举起象征王室的权杖。


这或许是最疯狂的决定,双生子同时成为了王,他们拥有同样的容貌,却是全然不同的两个灵魂。


冠冕上镶嵌着无数剔透的宝石,沉甸甸地压在年轻的王头上,猩红的大氅将他们层层包裹,他们如同玫瑰花心里最珍贵的宝物,如今终于走上最高处盛放。


芬芳的花瓣从未停止飞扬,就仿佛这是一场烟花,庆典中人们欢呼舞蹈,而他们的王坐在高处。


加冕,对叶修和叶秋来说意味着他们脱去了王子的身份,就算是严厉的伊丽莎白以后也只能尊称他们为陛下。


“这感觉真奇妙。”叶秋小声说着,如今他已经成长为挺拔的青年,但在不安时仍然同小时候一样喜欢自言自语,何况这个国家唯一能全盘接受他不安的人就在身边,“我们真的成为王了么?”


“真的真的,不是做梦,要不要我掐你一把?”说归说,但叶修还是没动手,现在谁都看着他们,就算是他也要做出点端正的模样,“你说着权杖是纯金的么?”


“权杖一会儿就要收起来,我劝你别打它主意。”叶秋警觉,不是他不信任叶修,只是叶修这人劣迹斑斑,不防不行。


叶修耸耸肩,他还不至于蠢到去打权杖的主意,只是比起叶秋,他更习惯用扯淡来掩饰心中的情绪。


“你怕么?”叶秋突然问。


“怕什么?你要和我打架?”


叶秋转头瞪了他一眼:“我是问,你害怕未来么?”


“其实我还是有点怕的。”叶秋小声说,就算成为王,他今年也不过是十六岁,仍是个孩子,“我怕当不好王,以前父王看上去那么可靠,我怕我做不到那样。”


“我也怕。”叶修坦言,他本就是向往自由的人,如今被束缚在王座之上,不甘和畏惧当然会有,但更多的却是能实实在在感受到,和冠冕一般沉重的责任,“不过我们有两个人,两个加起来一定比父王更强。”


“是啊,我们有两个人。”


叶修有些不合时宜地想起了周泽楷,那个人加冕之时也和他们差不多大,却是在风雨飘摇中,他身边尚且有叶秋,周泽楷身边却谁也没有。


叶修仍然畏惧着属于自己的沉重未来,但他知道在百年之前,也有一个和他一般大的孩子,独自走上王之路。


他的心愿从未变过,他想要成为比周泽楷还要厉害的人,那个人的俊朗眉眼一直铭刻在他的心里,让叶修如同追逐月光的蝴蝶一般不停地扇动翅膀。


“现在先帮我一把。”叶修把冠冕取下来塞进叶秋怀里,他刚才扫了一眼,,魏琛苏沐橙他们已经到了。


“你去哪?”叶秋来不及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个人还穿着大氅,便越过露台的栏杆,落入了红玫瑰的海洋。


而在他们的书房,簇拥着周泽楷画像的白蔷薇中混入了一朵红玫瑰,仿佛是谁特意送来,递给那个人的战书。



 

B


邻国终究还是来犯,他们趁着暴雨偷袭,仓促之下轮回的王亲自带兵迎战。


殷红的血将土地都浸泡得绵软,却又转瞬就被雨水冲淡,残破的盔甲和战士们的肢体堆在城门外,绵延成一条通往地狱的道路。


轮回的王战死了,杀死他的士兵割下了他的头高声尖叫,他周围的战士们都停下动作,不敢相信这一切。


失去了王,轮回的战士顿时慌了,胜利的女神似乎已经宣布垂青邻国。


一个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人加入了战局。


周泽楷手中的战旗深深洞穿了士兵的胸口,他狠狠将染了血的战旗拔出,狂风几乎要将旗帜撕裂。


他还穿着宫廷的正装,胸口的蔷薇,挺直的衬衫,这一切都被暴雨打得狼狈不堪。


轮回的王战死了,而新的王在他的骸骨之上诞生了。


周泽楷抹了把脸上的雨水,青年的身形尚显单薄,却已经要担起他的国家。


“还能拿剑的,跟我来。”


他举起战旗,便是千军万马的应和。


白蔷薇铺满了通往王座的路,这是这个国家的象征,也是曾被周泽楷染红的旗帜上飘扬的花朵。


十六岁的周泽楷走过那条素白的路,单膝跪在王座前。


冠冕沉重,却也重不过周泽楷肩上的责任,不过几天时间,他飞速消瘦下来,俊美的容貌如今有着刀锋般的锐利。


他是从死亡中诞生的王,白蔷薇下埋葬着无数人的骨骼。


“我将保卫我的国家,再无军队能踏破我们的城门,再无他人能觊觎我们的蔷薇旗帜。”


“我将赐予你们安宁,和平以及未来。”


周泽楷走到露台之上,他的城民们聚集在下方,眼里有着不安和渴求。


“我将成为不破的壁垒。”



 

A


“恶龙的巢穴应该在这。”魏琛的烟杆点在地图之上,那里是兴欣南方的深山里。


“应该是什么意思,给个准信啊。”叶修靠在墙边,抬腿踢了一脚魏琛。


“滚滚滚,有本事你自己算。”魏琛白了他一眼。


属于国王陛下的卧室里如今塞满了三教九流的人,方锐对着星象盘算了一晚上,现在已经四脚朝天睡得不省人事,还是魏琛最后用了点见不得人的黑魔法,才推测出恶龙的所在。


最近两位国王陛下经常收到村庄或者城镇被恶龙攻击的消息,叶修将传来消息的地方在地图上画出来,很明显这只是小打小闹,恶龙只是在试探他们,但接下来的攻击就可能不是玩闹了。


是的,这仅仅是玩闹的攻击将让兴欣死伤无数,这块不是叶秋擅长的,于是只能叶修出马。


苏沐橙端着热乎乎的红茶走进来,叶修接过茶杯,心里却还想着事。


魏琛的意思是等下一次恶龙袭来再和它正面对抗,若是去往它的巢穴,他们就不具备地理优势。


但叶修不想等,谁也不知道恶龙什么时候会来,若是他们救援不及又会造成死伤,所以他拍板让魏琛和方锐连夜算出恶龙所在。


叶修平时吊儿郎当,看起来完全不像个王,在这种时候反而格外有魄力,魏琛有时候会讽刺他“穿着正装也是个混蛋”,但他们都明白,叶修是一位王。


王,是整个国家的掌权者,他是所有人的英雄,无所不能,为他们带来庇佑。


他是活在人间的神。


“好好休息,兵器都带好,明天我们就出发。”


这下连方锐都不装睡了,他在地上来回翻滚,和魏琛一起声讨叶修的冷漠和压榨。


叶修这次难得没有反驳,他喝光最后一口茶,连夜的劳累让他也有些倦怠。


“时间已经不多了。”



 

B


周泽楷已经记不得自己究竟遭遇了多少战役。


他的名字渐渐随着胜利传到了世界每一个角落,他们称呼他为不破的壁垒,而轮回也终于从随时会被吞噬的命运中走了出来。


周泽楷是轮回的王,是不败的神话。


“和谈的文书已经准备好,如果我们能拿下这次胜利,那对方不愿意也得低头。”骑士长将羊皮卷递到周泽楷面前。


骑士长年纪不大,他几乎是跟着周泽楷一起走到现在,眼睁睁看着那个年幼的王子接下权杖,成为了如今的不破壁垒。


如今已是深夜,周泽楷的书房还灯火通明,战争只是一部分,想要和平,还需要外交,经济,教育各方面的发展,这位年轻的王带领着轮回走到现在的地步,背后却是近乎自虐般的努力。


白蔷薇的旗帜在整个国家飘扬,而明日的一战将会决定整个轮回的命运。


骑士长离开了,周泽楷站起身,书房并没有太大变化,就连叶修的画像也从未变过。


他一直憧憬着成为叶修那样的英雄,而如今才知道那背后到底是背负着什么。


红玫瑰簇拥着的王仍然是多年前周泽楷见到的骄傲模样,成为了贯穿他一生的鲜艳。


“保佑我吧,叶修。”


周泽楷低声说着,此刻他也只是普通人,乞求着人间神明的庇佑。



 

A


恶龙轰然倒下,却邪贯穿了它的头颅,叶修单膝跪着,手里还死死攥着却邪。


“叶修?”苏沐橙的声音很轻,仿佛怕惊扰了什么一样。


但叶修已经听不见了。


猩红的血渗透入岩石的缝隙,从中盛开出燃烧般的红玫瑰,一如叶修加冕那日。


唯有红玫瑰那样骄傲又美丽的花才配得上这位王,在未来他的名字会伴随着屠龙的神话传遍时间长河,而现在,他年轻的生命停止在了这一刻。


他单膝跪在恶龙的头颅之上,手中的却邪锋利如野兽的獠牙。


红玫瑰纷扬如雪,悠长如谁的叹息。



 

B


战争终于结束,周泽楷坐在花园中,日光清亮,蔷薇盛放,实在是个好日子。


但这些对于周泽楷却已经没有意义了,那场战争里,长枪洞穿了他的腹部,他强撑着完成了和谈,却一病不起。


周泽楷明白自己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


艾德里安先生已经白发苍苍,他坐在周泽楷身边,同他一起看着满园的白蔷薇。


“现在大家过得好么?”周泽楷问。


“没有了战争,大家都过得很好。”艾德里安明白,周泽楷所谓的大家,是指整个轮回。


“那就好,没有了战争,就没有人会突然死去。”周泽楷眯起眼睛,他这一生,从拿起战旗的一瞬,就少有如此平静的时候。


“老师,我说要成为不破的壁垒,我做到了么?”


“做到了,你守住了轮回。”


却再也没有回答。


年轻的王安详地闭上眼睛,在生机越烈的白蔷薇中停止了呼吸。


送别他的,唯有老人的悲泣。



 

C


叶修,兴欣国的王,屠龙的强者,传说中他不受拘束,自由自在地行走于整片大陆。


周泽楷,轮回国的王,不破的壁垒,他将白蔷薇的旗帜重新竖起,是挡在所有人面前的尖刀。


他们是以人的身份庇佑国家的神明,也是英雄。



 

D


“我认得你,周泽楷。”叶修直接叫出了面前英灵的真名,他手上拿着的正是传说中屠龙之矛却邪。


而对于周泽楷来说,认出叶修也是轻而易举,他的眉眼和画中是如此相似,曾经陪伴过周泽楷日日夜夜。


那是生前他们从未想象过的场景,借着圣杯战争的机会,他们居然会如此面对面相遇。


他们对于彼此来说都是无法忽略的存在,那是少年们曾经憧憬着的英雄,也是他们加冕为王之后才理解的人。


现在他们站在了同一位面,刀锋相对。


“周泽楷又如何……真想和他打一架。”


叶修从未想过幼时的一句戏言如今居然真的实现了,周泽楷手中的长弓他也是认识的,据说无人能越过那把弓划出的范围。


太多复杂的感情隔过了生死两岸便也模糊不清,唯有战意在他们胸膛燃烧,抛开国家和背负的一切,现在的他们是彼此唯一势均力敌的对手。


“Lancer叶修。”


“archer周泽楷。”


他们如同决斗的骑士,向对方报上了自己的真名,但也无所谓,因为对于彼此来说他们是如此熟悉。


“赌上我身为王的尊严,来战吧!”








end。

评论(14)
热度(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