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疯蝴蝶(十五)

※我流原创架空双重世界背景,欢乐日常(?

※研究生周X精神病人叶

※不想成为医学生的物理狗不是好文手(???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在许多传说中,生与死都隔着不可逾越的长河,人世间的一切都无法越过天堑来到亡者之国。”


“就连神明也不例外,就算是伊邪那美也会被黄泉腐蚀,伊邪纳岐前来迎回他的妻子,却因为回头看了一眼而放开了伊邪那美的手。”


“你说多奇怪啊,他们明明是夫妻,伊邪纳岐劝说她的理由却是‘我们的国土还没有完成’,而非他爱她。”


“无法越过忘川的,究竟是爱情还是什么?”



 

周泽楷还是第一次在病房外看到卢瀚文。


他正拿着记录用的文件夹走向叶修的病房,却看见五六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围在08号病房的门口。


卢瀚文穿着的病号服比起叶修他们的小了一圈,他双手交叠放在脑后,医生们将他围在中间,低声同他说话,却换来少年的爱答不理。


“楷哥!”卢瀚文眼尖,看到了还没走过来的周泽楷,兴奋地挥手打招呼,周泽楷听见他的称呼差点转身就走。


这是某次叶修和黄少天开玩笑,让卢瀚文这样叫周泽楷,生生把周医生叫出几分黑道大哥的气质。


卢瀚文见他不理自己,干脆几步窜到周泽楷身边,这下可把他身边的医生吓坏了,五六个成年男子一窝蜂追上来,两个人将周泽楷推开,剩下的人刚抓住卢瀚文的手,就换来少年激烈的反抗。


“别碰我!”卢瀚文狠狠将人的手甩开,在场所有人都被他震住,周泽楷这才反应过来,他向身边的医生示意,离开他们的保护范围走到卢瀚文身边。


卢瀚文飞快地躲到周泽楷身后,冲着医生们龇牙咧嘴,活像一只发怒的奶狗。


“要带他去哪?”周泽楷揉了把卢瀚文的头发,向医生们发问,虽然卢瀚文不是他的病人,但在乌托邦里相处这么久,他还是很喜欢这个活泼的孩子。


医生们面面相觑,最后其中一位回答了周泽楷:“我们带他去研究室那边,进行药物注射治疗。”


药物注射?周泽楷一时愣住,他的专业其实是基因学,这次担任叶修的心理咨询医生已经算是跨专业了,但在他的印象里,涉及到注射的大多都是镇定剂之内的,对于病情的药物大多是药片。


他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少年,明显卢瀚文意识清醒,情绪除了刚才的爆发之外也算得上稳定,而且看他们的架势,这样的药物注射还是常态。


“楷哥,你给我也进行心理咨询吧,这样我今天就不用去研究室了。”卢瀚文突然提议。


周泽楷张嘴,他心里飞快地盘算着如果自己提出心理咨询,医生们妥协的可能性有多大,他不清楚这个药物注射到底是怎么回事,但看卢瀚文的样子好像不是什么好事。


但他心里作为医生的本能又在挣扎,不少精神病人都存在抗拒治疗的行为,他不能如此武断地阻拦卢瀚文去进行治疗,如果耽误了病情就糟糕了。


直觉和理性在互相拉扯,在周泽楷想出答案之前,卢瀚文后退一步,离开了周泽楷身边。


“开个玩笑,楷哥你果然和黄少说得一样,一点幽默感都没有。”


卢瀚文做了个鬼脸,似乎刚才的一切都只是孩子气的恶作剧,他转过身,在医生们的包围下走向研究室。


无论如何一切都不再需要周泽楷做出选择,可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在他犹豫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做错了。



 

“小周?”


院长的声音将周泽楷的思绪拉回来,他转身便看到院长担忧地望着他。


“你没事吧?”院长叹了口气,拍拍周泽楷的肩膀,“我知道你最近比较勤奋,但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别仗着自己年轻就透支啊。”


“嗯。”周泽楷有些茫然地点点头,他满脑子都还是刚才的事,院长的嘴在他面前张张合合,他却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那我先回去了,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来办公室找我。”


“等等!”周泽楷突然出声,院长愕然回头。


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正是09号病房门前,周泽楷迂回调查了所有关于09号病房的资料,但向来对他和蔼可亲的伊甸园这一次却板起脸,周泽楷半个字都没找到,询问相关的医生,也只得到以他现在的资历还不足以知道。


若说这个地方还有一个人一定够资格知道09号病房的事,那就非院长莫属了。


“这里面,”周泽楷走到09号病房门前,“住着的是什么人?”


“那里面也是病人,是个女孩子,患有重度妄想症。”出乎周泽楷意料的是,院长非常轻易地就回答了他。


“病人的名字恕我不能告诉你,因为我们当时和家属签了保密协议,除了主治医生他们不希望其他人知道女孩的身份,所以我们一般都叫她09。”


妄想症?


“她的妄想症已经让她分不清眼前所见的一切,所以我们将她带进三号楼,就是希望我们新研发的药剂能够治愈她。”院长叹口气,说道,“刚才你看到的卢瀚文就是去进行药剂注射,我们刚对药剂进行了改良,希望能加快他们的病情痊愈。”


是这样么?周泽楷皱起眉头,院长的解释合情合理,再追问就显得咄咄逼人,他点点头,道谢后就准备离开。


“小周。”这一次却是院长叫住了他,踌躇了片刻,老人还是开口了,“我知道你也许不爱听,但我还是得说,小周你得认清哪里才是现实世界。”


简单的一句话,对周泽楷来说却如同晴天霹雳,那一瞬间他恍惚以为自己的心和大脑都被剖开放在老人面前,所有的秘密都无所遁形。


“我知道你和他们都走得很近,这对于心理咨询来说是好事,但你也要知道,叶修他们是病人,大部分都有不同程度的认知功能障碍。”


“以前也有医生被病人逼疯的例子,我不希望你步上他们的后尘,小周,你要时刻谨记你是医生,不能任由叶修将你带入他的世界。”


院长将手放在周泽楷的肩上,温热的体温源源不断地提醒着周泽楷,他现在所在的世界才是现实。


那么乌托邦算什么?叶修他们的妄想?如果自己长期沉溺其中,那么结果会是……被同化?


“小周,你是冯教授最得意的学生,我不希望你出意外,治疗的事情是其次,你要首先保护好你自己,如果你感觉有危险或者其他,告诉我,我会让其他经验更丰富的医生接替你的位置,叶修的治疗不会落下,最重要的是你。”


院长的话语真挚而坦诚,他是周泽楷见过最慈祥理智的长辈,他给了周泽楷退路和保障,也给了周泽楷前进的机会和道路。


那一刻周泽楷动摇了,乌托邦的一切都太真实了,他无法不将它当做真实的世界,那里面的每个人每个地方都如此鲜活,完全不像是偏执的妄想。


院长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周泽楷还站在原地沉思,他的前方是叶修的病房,后方是伊甸园的研究室,他到底该如何选择。


周泽楷转过身,正好看到09号病房,他突然想起了女孩的那句话。


“这里是一扇门么?为什么我看到的是一片浓雾?”


不对!不对!不对!


周泽楷突然醒悟,院长说09患有的是妄想症,可从她与周泽楷的对话来看,她完全能感受到现实,再怎么说她也只是视觉认知障碍,患有妄想症的人会对自己妄想出来的一切深信不疑,如果按照院长所说,09的病情已经严重到必须求助于三号楼,那她该无法感受到现实才对。


院长也许告诉了他部分事实,也也许,他没有对周泽楷说一句真话。


就在此刻,09号病房里传来了微弱的声音:“是周医生么?”


是09的声音,周泽楷连忙蹲下身贴近病房的门,09的声音抖得厉害:“刚才是谁?”


“那是伊甸园的院长。”周泽楷一愣,却还是诚实回答。


“不!不!”周泽楷第一次听到09发出如此尖利的叫声,仿佛有人扼住了她的喉咙,将她抛下深渊。


“我记得这个声音,他是杀人犯!他杀了我!他杀了我!”







TBC。

评论(17)
热度(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