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疯蝴蝶(十四)

※我流原创架空双重世界背景,欢乐日常(?

※研究生周X精神病人叶

※不想成为医学生的物理狗不是好文手(???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公主,几乎在所有的故事里,她们都是为爱而生的人。


她们从生下来就拥有姣好的容颜和尊贵的地位,她们符合这世间对女性所有的期望,美丽,高贵,也愚蠢无知,她们的美丽为她们招来无法抵御的灾难,然后成为勇者人生中锦上添花的一笔。


她们似乎从未为自己辩解过,甚至一言不发,等待爱上拯救自己的人,即使他们从未相遇。


而对白鸟公主来说,公主是族人们赋予她最强大最恶毒的诅咒,她永远无法忘记自己得知这一切时那种近乎绝望的震撼。


如今她站在塔顶,她走过名为痛苦的深渊,走过背叛的荆棘地,走过无人拯救的茫茫雪原。


那三条路,她会选择什么?


所有人拿到的剧本都是未完成,故事在白鸟公主站上塔顶的一刻戛然而止,而就连苏沐橙自己都不知道,白鸟公主会如何选择。


“故事的未来是属于故事里的人物,他们会活过来,按照自己的意愿走下去。”


这是苏沐橙对叶修说过的话,她是唯一一个一直在场上的角色,也是投入最深的角色。


苏沐橙放弃了所有属于自己的思想,伸出指尖去触摸在纸面那一端的白鸟公主。


舞台上的高塔简化为盘旋而上的钢铁楼梯,但站上塔顶的那一瞬间,苏沐橙恍惚间觉得自己真的看到了宽阔的世界,那一刻过往与故事重叠在一起,几乎要将她碾成粉末。


苏沐橙的手颤抖着,她死死抓住胸口的衣服,她在高空中纤弱如蒲草,那一刻台下所有人都在看着她。


大厅的门被轰然撞开,一只咆哮着的克苏鲁冲向舞台,胆小的学生发出尖叫,而苏沐橙看着怪物,眼里的火焰被仇恨点亮。


那样的仇恨是对过去所有的人,是对无能的自己,是对肆意玩弄她的命运。


她选择了属于自己的第四条路。


“机械之城!”


苏沐橙伸手一把将王冠抓下来,叶修早已料到她的动作,揽着周泽楷飞起来,而整个高塔的阶梯全数飞向它们的造物主,与王冠一同在苏沐橙手中化为巨大的刀剑。


赤脚的公主在舞台上高高跃起,克苏鲁几乎连哀嚎都没有发出就被她斩于剑下。


黑雾散尽,苏沐橙重重落在舞台最边缘,那些凌厉的光芒在她脚下盛开火焰般的花。


刀剑碎裂成细小的金属块,在舞台上铺就一条尖刀的道路,它的锋利不输于小美人鱼走向王子的长路。


“这就是我的答案。”


摘去公主的诅咒,白鸟成为了战士。


向着过去和无能的自己,举起刀剑。



 

“魏老大!”黄少天连蹦带跳去窜进饭店时,魏琛正美滋滋地清点着今天的营业额。


“小声点,老夫好不容易算清楚的账都被你打断了。”魏琛挥手欲赶走绕着他身边转的家伙。


“魏老大!我们来聚餐了!”卢瀚文趁人不备直接窜上魏琛的背,他还是初中生,个子不高,吊在魏琛身后像个大号的树袋熊。


“瀚文,下来。”赶在魏琛被卢瀚文勒死之前,喻文州将人喊下来,“魏老大,我们这有九个人,有合适的包间么?”


“就你们常用的那间,空着呢。”魏琛说完,及时打掉卢瀚文伸向账单的手,板起脸唬人,“你这兔崽子怎么毛手毛脚的呢?作业做完了么?上次考试多少分啊?”


卢瀚文瘪瘪嘴,带头跑向包间。


其余人先跟着卢瀚文上楼,喻文州和黄少天倒是留在前台同魏琛说话,周泽楷站在楼梯回头远远看着。


“怎么了?”叶修嘴里叼着烟,魏琛的饭店他最喜欢的一点就是不禁烟。


“他们认识?”


周泽楷觉得叶修他们其实和乌托邦的人一直保持着一种温和的疏离,而这一次黄少天和喻文州对魏琛的熟稔却不似作伪,甚至于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像是多年以来的好友。


“黄少天和喻文州在来到伊甸园前是邻居,而魏琛那时候是他们家旁边开饭店,他们的父母算是魏琛的老顾客,有时候忙起来就把两个熊孩子扔给他。”


叶修三言两语勾勒出属于黄少天和喻文州的过往,周泽楷有些惊讶,可是三号楼只有九位患者,那么魏琛就是09号病房里的人么?


周泽楷还未问出口就将自己否定,他亲耳听到09号病房里的是女孩,肯定不会是魏琛这样声音粗犷的男子。


“他没有进来。”叶修本来在低头吞吐烟雾,此时抬起眼皮看了一眼身边的人,立刻了解他的疑惑,“这里是乌托邦,是属于我们的空想世界。”


“从魏琛这个人到这间饭店都是由黄少天和喻文州按照他们的的记忆一比一还原的,两个人为了这里差点把命都搭上,复原完之后他们整整睡了三天。”


“那卢瀚文?”若三个人在现实世界都相识那也太凑巧了吧?


“他只是来了乌托邦后经常和那两个家伙来这里而已。”叶修深吸一口,将仅剩的烟头扔进一旁的烟灰缸,“走吧,我们该上去了。”


“叶修,那你——”周泽楷拉住了叶修的手,那个人愕然回头,因为惊讶平时总是胜券在握的脸反而显出两分孩子气。


周泽楷不由得放软了声音,他问:“那你也在乌托邦里这样做了么?”


周泽楷想要了解叶修,他想如果叶修在乌托邦里也有这样的地方,他想陪着叶修去看看,听他讲讲他的以前,在叶修踏进这方寸之地的病房前,他遇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周泽楷都想知道。


但那个人摇头,然后竖起拇指,挡在嘴唇前。


“小周,我们不说过去。”


“进入伊甸园前的一切,我都不会提起。”


“无论是美好还是痛苦,那样的生活对比起伊甸园的日子永远都显得浓墨重彩,但从我踏进这里的一刻起,就注定回不去了。这里只看我不得不承受的和现在能拥有的。”


“小周,我想活下去,所以——


“嘘,别把梦敲碎了。”



 

包间里,九个人围着大圆桌团团坐着,圆桌上摆满了各种菜肴,得知他们是来庆祝舞台剧的成功,魏琛大手一挥,店里的招牌菜流水线般端上来,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海里游的无一不有。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魏老大这么大方。”卢瀚文说完又缩着脖子看了眼门口,确认魏琛没有听到。


“这都是你天哥的面子大。”黄少天毫不脸红地将功劳揽过去,若是在匹诺曹的世界只怕他的鼻子都能戳到魏琛面前。


“这次舞台剧大家都辛苦啦。”苏沐橙和楚云秀带头举起杯子,考虑到卢瀚文还小,大家杯子里都只有橙汁。


“我觉得橙汁怎么这么甜呢?”张佳乐舔舔嘴唇。


“这是女孩们创造的吧。”孙哲平一针见血。


“你这蹭吃蹭喝还蹭出意见了?”叶修向着张佳乐遥遥举杯。


“什么叫蹭吃蹭喝,我可是后勤大功臣。”


周泽楷抿了一口,对比现实的橙汁,确实要甜一些。


刚才和叶修的对话还沉甸甸地压在他的心口,这些人里,有些人为了怀念可以不顾一切,而有些人将过去封存,半点不敢再看。


他们的过去是什么?他们来到这里是否的心甘情愿?他们还想回到原来的地方么?那为什么拒绝治疗?


乌托邦对他们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现实和幻象,周泽楷觉得自己已经要分不开了。



 

很久很久之后,周泽楷和叶修说起那时的自己,彼时面前的人笑起来,将答案给了他。


“我们是造物主,是乌托邦的核心,是巴别塔的信徒,是永夜城市的守护者,是身负异能的英雄。”


“我们也是精神病人,是伊甸园的研究对象,是天生缺陷的残次品,是国家的高危目标,是整个社会放逐的无用之人。”


“我们是只能在空想世界里获得自由的囚徒。”







TBC。

评论(9)
热度(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