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疯蝴蝶(十三)

※我流原创架空双重世界背景,欢乐日常(?

※研究生周X精神病人叶

※不想成为医学生的物理狗不是好文手(???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那裙摆是极温柔的白色,层层叠叠的软纱和蕾丝安静地铺满了笼底,苏沐橙饰演的白鸟公主跪坐在黑铁的鸟笼之中,随着幕布拉开,她睁开眼睛,发饰上的羽毛轻轻颤动。


舞台剧一开始便是白鸟公主被送到王后的高塔之中,之前那些残酷过往由作为旁白的喻文州缓缓道来。


苏沐橙的亮相实在太过惊艳,台下响起窃窃私语,白鸟公主的美与属于她的过往的残酷交织在一起,如同枯树开出花朵。


“那是什么?”趾高气昂的王后挽着国王的手,楚云秀本来是比张佳乐要矮,可惜姑娘脚下穿着一双十三厘米的高跟鞋,张佳乐只能靠着王冠多出的几厘米勉强保住了国王的自尊。


“亲爱的,是白鸟族送来的礼物,是他们的公主。”


“公主?”楚云秀冷笑一声,她走到鸟笼旁边,纯黑的裙摆上用银线细细绣着星辰,从她身后拖曳而下,“我可没见过哪个国家的公主是关在笼子里的玩物。”


白鸟公主抬头望着眼前的人,她的双手交叠放在身前,坐姿毫无可挑剔的地方,可就像王后所说,哪个公主会被关在笼子里,当作玩物一般送出来呢?


王后看了眼白鸟公主孩童般茫然的面庞,对这个徒有精致外表的人偶般的家伙毫无兴趣:“没意思,走吧。”


体型庞大的巨大白狗走上舞台,又引起台下一阵惊呼,国王和王后坐上白狗的脊背,王后摸摸身下的宠物,这是某位贵族送来的礼物。


“你还不如一只狗。”


王后和国王离开,塔门被重重合上,良久,白鸟公主终于直起身,她纤细的手抓住鸟笼的铁栏,越来越用力,直到白皙的皮肤青筋暴起,骨骼突出。


她低下头,终于发出野兽濒死般的呜咽。



 

张佳乐抱着恢复原形的博美跑回后台,他三两下将沉重的王冠扔给被拖来打杂的卢瀚文:“怎么样,还不错吧?”


叶修和周泽楷站的地方离舞台太近,不好说话,只能转身给他比出四个拇指,表达了对张佳乐表演的极大肯定。


“为什么要带狗上去?”周泽楷凑到叶修耳边问。


“强行出镜。”叶修简单地向他解释。


楚云秀三两下蹬掉高跟鞋,将裙子挽起来扎成一团,就开始在后台忙碌。


周泽楷还在向舞台张望,他实在是被苏沐橙的故事吸引了,他记得自己小时候看过为数不多的童话故事里,公主都是花瓶般等待人拯救的存在,王后的话像是利刃,却又如此让人无法反驳。


“演得好吧。”


周泽楷点点头,又觉得态度太敷衍,于是郑重地回答:“嗯。”


那是周泽楷第一次感受到所谓艺术的魅力,苏沐橙吸引他和观众目光的,已经不再是惊艳的外表,那种悲痛通过她的表演震慑了在场每一个人的心。


“接着看吧,这才刚刚开始。”



 

白鸟公主被邪恶的王后关在了高塔之内。


这样的消息很快就随着风传遍了整个大陆,勇者们纷纷为她不平,挥舞着代表正义的长剑。


突如其来的强光让苏沐橙忍不住眯起眼睛,扛着葬花的孙哲平大步走进来,粗犷的外表与这座高塔格格不入。


勇者甚至吝于言语,他走上前,一刀挥断了鸟笼的上半部分,落下的金属被早就准备好的喻文州用具象化文字悄悄搬走,光落在一定范围,于是在暗处偷偷走动的墨色文字没有被发现。


“好了,笼子我劈开了,你自由了。”


勇者的这句话让白鸟公主更加困惑,她歪着头,问:“你要带我去哪里?”


勇者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问,英俊的眉毛皱作一团,他摩挲着下巴:“我是勇者,之后也会游历各个国家拯救需要拯救的人,你太弱了,我不想带个累赘上路。”


“钢铁直男啊……”台下有人感叹道,因为声音在安静的环境中太突出,以致于台上的两人都能听到,孙哲平的眉毛跳了两下,苏沐橙却毫不受影响。


她望向为她带来光明的勇者,近乎恳求地询问:“你不是来救我的么?”


“我已经将笼子打开了啊。”勇者的粗神经无法理解公主的意思,他挠挠头,转身挥手,“我还有漫长的旅途,就此别过吧。”


勇者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公主跪坐在已经无法再囚禁她的鸟笼中,却没有起身。


第二位闻讯而来的是冒险者,他从镜中现身,黄少天清清嗓子,念出属于自己的台词:“你就是传说中的高塔公主么?”


一边说着,冒险者将自己的腿从魔镜中拔出来,这块魔镜也是王后的新婚礼物,只要王后站在它面前,这块镜子就会尖声赞美她的美貌,王后直接将它扔在高塔底层,同白鸟公主一起。


“你是来救我的么?”公主问。


“不不不,营救公主是勇者的职责,我只是好奇传说中的公主,顺路来看看罢了。”


冒险者左右张望,高塔底部也不过方寸之间,对于习惯了在广阔大陆自由来去的冒险者来说,这里很快就变得枯燥。


“好吧看来也没什么新奇的东西,我还是去黑森林里找怪龙玩耍吧。”


冒险者刚转过身,衣摆便被人拉住,公主用力到指节发白,问他:“你不带我走么?”


“冒险者的生命永远与未知和危险同行,这可不是适合公主的生活。”冒险者将自己的衣摆抽回来,柔软的织物离开了公主的手心。


“也许未来我路过时会来看看你,不过现在再见了,公主殿下。”


冒险者离开后,高塔底层再度回归死寂。


鸟笼已经无法囚禁她,那么死死禁锢住她脚步的,又是什么?



 

“该我们上场了,小周。”


周泽楷戴上属于自己的圆顶礼帽,蝴蝶的翅膀从叶修身后破茧而出。


叶修挽住周泽楷的臂弯,在旁白最后一个字落下时,他们便是最亲密的恋人了。



 

“那你为什么还不离开这里呢?”


蝴蝶先生轻轻一拉,鸟笼的门轰然倒下,公主面对握在手中的自由却毫无喜悦之情,她深吸一口气,哑着声音问:“我还能去哪呢?”


“我的族人将我献给王后,勇者说我是累赘,冒险者嘲笑我的公主身份。”


“蝴蝶先生,你爱着灯先生,但我的爱已经在他们为我戴上王冠的那一刻被撕得粉碎,从此我的胸腔只留下巨大的空洞,你的爱情那样美好,但对我来说,爱已经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触摸的滚烫火焰,你能勇敢地拥抱灯光,但我还想活下去。”


“即使是像毫无生气的人偶,也想要活下去。”


公主俯身在雪白的裙摆上,脖颈与脊背的线条美好得像天鹅之死,她从被投进鸟笼的那一刻起,便永远失去了与爱相关的所有生命。


一只手落在她的头顶,她听到了蝴蝶先生的声音:“你被他们赋予了公主的身份,那是否忘了,你其实本质上,是一只白鸟呢?”


公主抬头,看见灯先生提着暖黄的油灯,走上了盘旋而上的楼梯,而蝴蝶先生紧跟在他身后。


“等等!”


那是第一次,公主冲出了鸟笼,她提起厚重的裙摆,登上高塔阶梯。


然而属于公主的水晶鞋卡在了楼梯间隙,公主的身体危险地晃了一下,舞台下有人忍不住发出惊叫。


公主狠狠一蹬,将脚直接从鞋子里抽出来,她甩掉无用的水晶鞋,撕掉了被勾住的裙摆,几乎是狼狈地登上塔顶。


那一刻狂风吹乱了她的长发。


“你有三条路。”蝴蝶先生说道。


“回到底层继续当你的白鸟公主,或者从这里一跃而出,但坠落而死还是飞上天空那就要看你了。”


“看我?”


“看你是选择成为公主还是白鸟。”


“但无论如何,即使是选择死亡,那也是一种自由。”







TBC。

评论(13)
热度(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