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疯蝴蝶(十二)

※我流原创架空双重世界背景,欢乐日常(?

※研究生周X精神病人叶

※不想成为医学生的物理狗不是好文手(???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乌托邦没有太阳,自然更没有四季。


荣耀中学的樱花得此眷顾常开不败,周泽楷还没踏进校园就能看到连绵到遮挡视线的樱花树,那些轻薄又柔软的花瓣在地上铺就厚厚的一层,随着少年少女们走过的脚步而低低跃起。


而树冠之上的花朵更是仿佛从未枯败,路灯暖黄的光落在那些半透明的花朵上,熙熙攘攘像是一场蝴蝶起舞的盛宴。


“这里是云秀和沐橙自己设计的。”叶修顺嘴一提,算是解释了这学校多得近乎异常的樱花的原因。


今天是文化节的前一天,学校里已经热火朝天开始准备,周泽楷和叶修以外援的身份走进校园,现在离他们约定好的时间还有点早,两人干脆在校园里逛了起来。


“这里和外面的学校有什么不一样么?”叶修双手叠在脑后,问身边的人。


“你……”周泽楷皱眉欲说什么,叶修却仿佛洞悉他的内心一般抢答:“我上过学,不过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记不清了。”


周泽楷对这个答案半信半疑,因为他自己对十年前的学校生活也保有记忆,他回答道:“嗯……我们没有文化节,课程会比较满,而且学校里很安静,大家基本都在图书馆或者教室。”


周泽楷在走进这里时就能感觉到不同,这里洋溢着属于学生的笑语和打闹声,这样的情况在他以前的学校基本是不可能的,那里最吵闹的地方也不过是在讨论学术的专用教室。


叶修露出一副吃到腐烂食物的微妙表情:“听起来简直像是机器人的生活,你们不会累么?”


“超级电脑会针对每个人的身体条件制定最搞高效的学习计划,而且为了伟大的人类的未来,学习怎么会累呢?”


“好好好知道你为人类的未来努力了。”叶修摆摆手打断周泽楷的话,以免这个人接着大谈特谈他最讨厌的人类最优理论,转而谈论起另一个话题,“小周这么帅,在学校是不是有很多女孩追你啊。”


“追我?”周泽楷迷惑不解。


“就是喜欢你,给你情书,向你示好,想要和你谈恋——”还没说完叶修就意识到自己的愚蠢,“我给忘了,你们都是等着分配婚姻的,哪来的恋爱。”


叶修拍拍额头,叹了口气,而他身后的周泽楷却出乎意料地没有反驳叶修所说,停下了脚步。


“你之前也说过这个。”面对叶修的不解,周泽楷接着说道,“就是爱。”


“叶修,爱是什么?”


那一刻喧嚣远去,周泽楷的眼里是纯粹的茫然,叶修在那一刻明白眼前这个人是真的不懂。


爱,那么复杂又那么简单,他读遍了整个世界树的书籍才堪堪明白,而这个人从小生长在缺陷又完美的社会里的孩子,当然不会懂。


没有人能对另一个人感同身受,因为他们从未处在另一个人的位置,就连聪明如叶修,也同样和普通人一样后知后觉。


那一刻奇异的感觉如同寄生的蔓草爬上叶修的心脏,他仿佛浸没在深海之下,被那不同寻常的重压逼得心尖发酸。


“Please be mine till the end”

【请和我相伴直到最终】


“This is our last night”

【这是我与你相爱的】


“I'm fallin' in love”

【最后一个夜晚】


那些古怪的音节从叶修的唇齿落进周泽楷的耳畔,周泽楷几乎是本能性地理解了表层含义。


也仅仅是表层而已,他不明白叶修眼里如水波荡开的情绪是什么,他描述不好那个表情,眼前的人似乎在哭泣又像因为理解了什么而眼带笑意。


“your lips, your soul, your eyes”

【你的双唇,你的灵魂,你的眼】


叶修的指尖一直温度偏低,那微凉的触感从周泽楷的眼角沿着脸颊向下划过。


“your arms, your hairs, your heart”

【你的臂弯,你的头发,你的心】


那只手最终停在了周泽楷的心口,随着他的心跳微微颤动。


“our love, our mind”

【我们的爱情,我们的理智】*


最后那句话轻飘飘像是恶魔的咒语,周泽楷恍惚间感觉到有些东西如同雾气蒸腾起来,他伸手去抓,却一无所获。


“这是一首歌。”叶修突然退开,那些周泽楷不懂的情绪也像雾气般消散,“没有人能说清这个字,千万个人会有千万种回答。”


“可是我没有。”周泽楷的手抚上心口,那里仿佛残留了奇异的温度,属于另一个人。


“这并不是你的错。”


叶修抽过周泽楷手里的剧本,一边翻找着什么一边说:“普遍来说,爱是荷尔蒙作祟,但我觉得它并不止如此。”


“这世界上有几十亿人,有数不清的生命,但茫茫人海中唯有那两个人找到了彼此,补全了自己残缺的那一部分,是救赎,是针锋相对,是很多很多的东西混合而成,哪一部分单独拿出来都不是爱,但却在那个时间,在那个地点,在那两个人之间,于是那便是爱。”


“找到了。”叶修终于翻到了自己想看的部分,周泽楷也看过去,那是剧本里蝴蝶先生的台词,那时候笼子里的白鸟公主也问他,你爱灯先生么?那什么是爱呢?


“我曾经非常骄傲,这双美丽的翅膀是我最昂贵的资本,我在花丛中盘旋,无人不称赞我的美丽,我曾以为我的生命圆满又完美,他们歌颂的爱情我不屑一顾,我认为那是命运的恶意馈赠,他想要折损我的骄傲,禁锢我的灵魂,我曾仇视爱情,我不可一世。”


“直到我遇到了灯先生。”


叶修将属于他的台词一句句念来,开始还有些磕巴,渐渐便流畅起来,他将声音微微拔高,仿佛自己确实是那个骄傲而美丽的蝴蝶先生。


“那一场与命运的战争,从我看见他的瞬间开始,我便落入了不利境地,我试着挣扎,试着回避,试着逃离,最终却还是落败,我学着收起翅膀,和他手牵手走过这个世界。”


叶修的指尖落在最后一句话,周泽楷抬起头,正好对上他看向自己的眼睛。


“于是我低下自己骄傲的头颅,向命运认输。”


“却不曾痛苦。”



 

苏沐橙和楚云秀特意以社团活动的名义为她们自己争取了一间空教室,用来放置张佳乐给他们提前准备好的道具。


为了准备这些张佳乐算是十八般武艺齐数上阵,当然最终出来的成果也算是喜人,属于主角的白鸟公主的长裙完全可以用惊艳来形容,层层裙摆如花展开,轻纱柔软。


楚云秀正拿着清单,她念一样,苏沐橙便找一样,确保明天表演时不会有道具短缺的问题。


虽说因为扮演国王张佳乐也会到场,但鉴于之前的种种事迹,女孩们都决定不相信他那个金鱼脑子,以免发生从后台喷出汉堡的惨剧。


敲门声响起时苏沐橙的动作停下来,楚云秀扬声道:“请进。”


教室的门打开,门口站着的正是两人班上的班长和文娱委员,两个女孩站在门口有些拘谨,没有擅自进门。


“那个苏沐橙同学和楚云秀同学,我们来是想问问,你们真的不参加班上的舞台剧么?”


班长的手指捏紧了袖口:“怎么说也是集体的活动,你们不想太累的话演个配角也好啊。”


楚云秀叹气,没想到这时候班长还不放弃说服她们,虽说是好意,但……


她转过头去看苏沐橙,女孩自从她们打开门就有些紧张,她手里抓着白鸟公主的演出服,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抱歉,你也看到了,因为我们在外有话剧社团,这次也是以社团的名义报名作为特别演出,准备的事情很繁杂,可能没什么时间兼顾那边。”楚云秀拿出十二分的耐心同来人解释。


“啊啊啊对不起,我之前并不知道!”班长连连道歉,“确实再参加就太勉强了。”


“我们的演出在你们后面,到时候请务必欣赏。”班长露出笑容,她并不介意两人略显疏离的态度,“也很期待你们的演出,加油啊!”


女孩们离开,关闭的门扉阻隔了走廊的窗户落进来的太阳余晖,苏沐橙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皱起来的裙摆。


六年了,但那些事情却如同最深的梦魇,即使在她清醒的时候,也如影随形。







TBC。

————————————————————

*歌词来自菅野祐悟的《Never Again》

评论(8)
热度(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