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疯蝴蝶(十一)

※我流原创架空双重世界背景,欢乐日常(?

※研究生周X精神病人叶

※不想成为医学生的物理狗不是好文手(???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灾难来临之前常常会有昭示其的预兆。”


“但不幸的是,人们常常无法将这些预兆和普通的生活事件辨别开,从而无视它们发出的警告。”


“而这往往导致灾难真正降临时,毫无准备的人们瞬间崩溃。”


“这大概就叫做,生活的恶意伏笔。”



 

苏沐橙的字非常漂亮,起码比周泽楷那一手草书好看得多,他在实验室待久了,只要能自己看清楚,平时实验记录能写多快就写多快。


住在07号病房的苏沐橙喜欢读书和写作,这是记录在她档案之上的资料,为了彰显三号楼对病人的人性化照顾,苏沐橙房间里堆着各式各样的笔记本和笔,周泽楷手里就拿着一个,上面写着舞台剧上属于他的台词。


他在苏沐橙的故事里是灯先生。


周泽楷花了很大功夫才搞清楚这个灯先生并不是姓灯的先生,而是本体是灯的先生,他和饰演蝴蝶先生的叶修是一对恋人。


不知道因为是舞台剧还是其他,周泽楷这次对于同性恋人倒没有最开始那么抵触,或许也因为他实在是进入不了苏沐橙设定角色,毕竟在他看来,一只蝴蝶和一盏灯成为恋人怎么看怎么匪夷所思。


这都不是生殖隔离的问题了,根本是生物和非生物之间的天堑,而且所谓的恋爱对非生物成立么?


周泽楷叹了口气,继续磕磕巴巴地背着自己为数不多却又异常拗口的台词。


他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


叶修的病房就在楼梯旁边,于是周泽楷也很少往另一边走,这次为了拿剧本,他来到了自己之前从未踏足的地方。


周泽楷第一次站在了09号病房。


“三号楼里住着九位病情严重的病人。”


“乌托邦是基于我们八个人的想象创造出来的。”


那么多出来的那个人是谁?


09号病房的门和叶修他们一样,都是由银白的合金制成,但不同的是这之上没有能让门内外交流的小窗口,整块的冰冷合金拒绝了所有交流意图。


周泽楷仔细打量09号病房门口的信息牌,却除了一个简单的数字之外再无其他东西,周泽楷所得到的资料也只有叶修等八人的。


这里面是谁?他不能进入乌托邦么?


周泽楷的手指抚上门扉,细微的声音通过血肉直接传进他的耳中,里面有人,而且这个人就在门边。


左右都没有人,周泽楷的指节扣在门上,清晰的敲门声在寂静的回廊被无限放大。


周泽楷只敲了三下,然后便将耳朵贴近门,片刻后,从门内传来了怯生生的作为回应的敲击。


“你能听到我说话么?”


这一次周泽楷很费力才能听到传来的细微回应:“嗯。”


那个声音隔着重重阻隔,来到周泽楷耳边时已经有些不甚明了,那声音非常虚弱和细微,音色介乎于女性和男性幼童之间,周泽楷无法第一时间判断里面的人的身份。


能沟通应该就能询问,周泽楷没有察觉到,面对未知的09号病房,他没有选择更适合也更稳妥地询问伊甸园的做法,而是自己尝试探索真相。


也许在他看来对于乌托邦自己还只是个外人,但其实那些相遇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他的改变。


周泽楷张嘴,一时间却突然觉得自己不知道该询问什么。


你是谁?知道乌托邦么?你见过其他病房里的人么?问题太多,周泽楷却又觉得这些都难以开口。


这份缄默来自于他内心深处的直觉,阻拦了他的询问。


最后周泽楷只抛出了一个简单的问题。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么?”


里面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里面的人再说话时,声音便清晰了许多。


“我不知道,他们叫我09。”


“这里是一扇门么?为什么我看到的是一片浓雾?”


这一次周泽楷听清楚了,门里面是颤抖着的女孩的声音。



 

“09号病房?”叶修皱起眉,他盘腿坐在01号病房的床边,仔细回想周泽楷所询问的人,“我不清楚里面是谁,那边离研究中心太近,疯蝴蝶过不去。”


“我听到了女孩的声音。”周泽楷坐在椅子上,手里还拿着苏沐橙的笔记本,“她说她的名字是09。”


叶修听到这句话却突然笑出来,那种笑容只在他们刚相遇时周泽楷在他脸上见过,满溢着嘲讽和恶意:“她的原话肯定不是这个。”


片刻后周泽楷明白了叶修的意思,09是“他们”给女孩的称呼,但并非她的名字。


周泽楷再次回忆起刚来时医生给他的介绍,三号楼里都是病情严重且会对社会造成重大危害的人。


对于叶修他们,周泽楷的关注点大多放在了病情严重,之后连番的事件让他几乎快要忘记打在他们身上的第二个标签,对社会造成重大危害。


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个女孩和我们不一样。”叶修突然出声,打断了周泽楷的思索,“她无法进入乌托邦就是最好的证据,她进入三号楼的原因应该和我们不一样。”


简单明了的解释,却又将周泽楷疑惑再加上更深的迷雾,他尚且弄不懂叶修等人,现在又多了一个09。


一双手覆上周泽楷的脸颊,叶修的脸突然出现在他眼前,这个人手上用力,青年俊朗的脸变成了惨不忍睹的形状。


“小周医生,台词背完了么?要给伊甸园打的小报告想好了么?我的治疗计划做完了么?”


“你是我的主治医生,那就好好看着我就行。”



 

世界树门口的风铃叮铃铃响起来,门被推开,被困在图书馆内的阳关便争先恐后地跑了出去。


“打扰了。”喻文州手里拿着的是叶修给他的备用钥匙,虽然知道这个点图书馆的主人不在,他还是礼貌地打了招呼。


乌托邦的八人中,张佳乐和孙哲平照顾着一屋子的宠物很少能脱开身,黄少天和卢瀚文自不必说,也就剩下的几个人会来叶修的图书馆。


苏沐橙和楚云秀大多的需要资料才会来,喻文州则是定期需要补充自己的书籍,叶修便干脆给了他一把钥匙,方便喻文州进出。


将上一次借走的书籍细心地归还到它们该在的地方,喻文州拿出自己带的剧本,在窗边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下。


世界树上还有其他居民,小巧的白色鸟儿有着与体型不相称的纤长尾羽,它们倒是记得这个好脾气的年轻人,毫不畏惧地落在他肩头。


喻文州用指尖摸摸鸟儿柔软的腹部,温和地笑起来:“这次舞台剧的主角就是你们呢。”


鸟儿歪着头,听不懂喻文州的意思,喻文州干脆打开剧本,念出声来:“很久以前,有一个国家,善良的王后死去了,国王迎娶了新的王后。”


“新的王后是另一个国家的公主,从小生活在富足的环境中,国王和新王后的婚礼十分隆重,而为了表达祝福,每一个种族都要奉上最珍贵的东西作为礼物。”


“白鸟们聚集起来,问,那我们送什么呢?”


“讨论中有人提起,据说其他种族里最珍贵的人被称为公主,那么我们就可以送我们的公主去啊。”


“有人提出,我们并没有公主啊,那个人回答,我们可以现在选出来我们的公主啊。”


“那么谁是公主呢,谁也不愿意成为公主,大家互相推诿时,有人提起了她,说,她是最漂亮的白鸟,是不是很像公主呢?”


“这样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多,最后大家齐声说着,她一定就是公主了。”


“于是那个姑娘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戴上了公主的桂冠,成为了国王和王后的礼物。”







TBC。

评论(14)
热度(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