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疯蝴蝶(九)

※我流原创架空双重世界背景,欢乐日常(?

※研究生周X精神病人叶

※不想成为医学生的物理狗不是好文手(???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这可真是个大麻烦啊。”


那时候的周泽楷还不明白叶修这句话里蕴藏着多少无奈和头疼,因为他的目光完全被此时的乌托邦吸引过去了。


他第一次从这个角度看这座城市。


以楚云秀为起点,那些汹涌而强势的纯白枝蔓如同深海之下无人见过真面目的怪物一般顺着时间之海奔腾而出,它们贪婪又美丽,在城市里肆意舒展,残酷又危险。


而叶修和周泽楷的情况也说不上多悠闲,白森林的枝蔓攀附着大厦盘旋而上,本就处在半空中的两人被逼得一再往更高处退缩。


就像被浓雾包围的四周一样,乌托邦的天空也是有界限的。


叶修停住了上升的趋势,他凝视着不远处,周泽楷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那里是乌托邦的中心,伫立着一座塔。


“超过巴别塔的范围我们就会被弹出乌托邦,不能再退了。”


巴别塔?是那座塔?


叶修没有说过,于是周泽楷也很少去注意那座漆黑的塔,与灯火辉煌的城市相比,它就像沉默的钢铁巨人,端坐在城市的心脏处。


然而时间已经不多了,随着白森林的蔓延,支撑整个乌托邦运作的电力系统开始崩塌,两人从高空能清楚地看到缀连城市的灯网一块一块黯淡下去。


“看来只能靠我们来拯救乌托邦了。”叶修玩笑般的话语里却是不得不面对的严酷事实,周泽楷还未开口问他怎么办,手里就先被塞进了东西。


是千机伞。


“白森林发动的时候楚云秀会进入无意识状态,想要停止这一切只能到她身边唤醒她。”


周泽楷前二十多年的人生里拿过最大的杀伤性武器就是水果刀,如今叶修突然将自己的武器递给他,委实是让他心里一颤。


“白森林只要损伤一点枝蔓就会停止动作。”千机伞骤然撑开伞面,而同时稳定周泽楷与叶修身形的疯蝴蝶突然消失,周泽楷手中一空,不由自主地向着白森林坠落。


巨大的惊讶和失重感攥紧了周泽楷的心脏,他甚至腾不出心思来想叶修究竟要做什么。


他看见巨大的蝴蝶翅膀从叶修脊背破茧而出,与他们相遇那次别无二样。


在周泽楷被白森林吞没的前一秒,俯冲而下的叶修迎面结结实实地抱住他,疯蝴蝶的翅膀带着他们在枝蔓之间极速蜿蜒前进。


“从这里到达地面大概需要七秒。”


“这七秒里,我的背后就交给你了。”



 

拥抱代表的是什么呢?


信任?亲密?还是交付?


这些周泽楷通通都不懂,效率至上的社会里人与人之间的感情薄如蝉翼,他稍微分神想着,就算叶修将自己的真心递到他面前,他又能懂多少?


两秒。


叶修和周泽楷已经陷入了白森林的包围,他们作为唯二还能活动的生物自然受到了重点照顾。


叶修的嘴角抿得很紧,枝蔓的动作很快,但他穿梭的速度更快,白森林如同张开血盆大口的巨兽,而叶修所做的事情就是在他的獠牙之间穿行。


他唯一的死角就是在背后,这样极速穿行中即使是叶修也无法兼顾所有,而好在此时他身边还有周泽楷。


他们以拥抱的姿势向下轰然坠落,疯蝴蝶的翅膀散落点点磷光,在失去了霓虹灯的城市耀眼得仿佛流星。


伸向叶修身后的枝蔓被全数挡住,冰凉的金属伞面将之毫不留情地斩断。


四秒。


叶修没有看到,那股独属于乌托邦的力量与周泽楷心脏中潜伏着的某种东西产生了共鸣,周泽楷手腕一抖,千机伞由笨重又安全的盾形态变成枪炮形态,子弹几乎连成一条线打出,将白森林烧灼出一道堪比骄阳的轨迹。


那些光落在周泽楷的眼瞳里,点燃他沉睡二十多年的火种。


六秒。


越是往下枝蔓越是密集,周泽楷的额角冒出细汗,扣动扳机的手指因为高强度的运作甚至有些麻木,那枝白色的枝蔓突破他的防御伸向叶修后颈的动作宛如慢镜头回放。


周泽楷那一刻脑子都是空白的,他甚至做出了后来想起来能称之为愚蠢的做法。


他伸手握住了那枝枝蔓。


谁也没看到,从周泽楷掌心突然冒出头的黑色小球,将藤蔓吞噬殆尽。


七秒。


叶修的手覆在楚云秀的眼睛上,那一瞬间所有逼近他们的枝蔓都停住动作,最后如同风吹过的砂砾城堡一般粉碎。


“太慢了。”楚云秀声音嘶哑地说出这句抱怨。


碎裂的白森林失去了杀伤力,纷纷扬扬像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叶修抹了把汗,长出一口气:“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赶过来的。”


“克苏鲁来了,你们都不在,只能我来迎战。”楚云秀简单地说明了情况,她伸手将之前就妥帖放在一旁而未受波及的琴盒扔给叶修,“我记得把这个带出来了。”


“收拾残局就交给你了。”楚云秀伸了个懒腰,她拿起足有一人高的法杖,走向街道尽头。


“你去哪?”叶修扬声问,如今电力系统崩溃,楚云秀难道还能回学校?


“我今天本来准备赶回家看电视剧的,结果这么一闹,电视剧也看不成了。”被腐蚀了一半身体的克苏鲁还在地上挣扎,而楚云秀将法杖尖细的一端对准它,“我得去出出气。”


女孩漂亮的手猛地一刺,法杖将克苏鲁捅了个对穿。



 

白森林虽然已经退去,但遭遇这样浩劫的城市却没有恢复原样。


叶修将周泽楷带到了巴别塔之上,临近塔顶的地方有一小块平地足够他们站立。


没有月亮和星星,也没有灯光和人声,乌托邦就好像沉沉睡去,周泽楷感受着独属于高处的凛冽之风,眺望着这座失去生机的城市。


“这里是?”


就地理位置和外形来看巴别塔应该是乌托邦的重要部分,而在此时叶修来到这里应该也不仅仅是为了站在高处看风景吧。


“这里是巴别塔。”叶修打开琴盒的手顿了一下,他眨眨眼睛,若无其事地继续说下去,“最开始我们的力量并不能融合并且创建稳定的空间,最后我们创造了巴别塔,以它为连接点,将我们的力量汇集在一处,维持乌托邦的存在。”


周泽楷被叶修所说的内容惊住,换而言之这里就是乌托邦的核心。


“我们,要怎么做?”周泽楷相信叶修来这里和恢复乌托邦有关系。


“你责任重大啊小周。”


“你可是最重要的观众。”


琴盒里装着的是一把小提琴,叶修熟稔地将之拿起来,弓弦相触的那瞬间,周泽楷看到了生命本身。


周泽楷也曾经听过音乐,但现实世界里的音乐大多都舒缓而安静,更多地被用在工作和学习之余的放松,对于因为他并没有太多感受。


而这一刻,从叶修手中流淌出来的音乐却带着他难以想象的饱满生命力,甚至不需要多余的歌词,周泽楷都能感受到其中的复杂感情。


叶修的风衣下摆被夜风扬起,他闭着眼睛,漂亮的手指在琴弦间移动,疯蝴蝶静静地停在他肩头。


而在他身后,随着琴声流淌,灯光渐渐亮起,周泽楷又能远远看到飞驰的汽车和来往的人影。


叶修就像是最伟大的魔术师,他用最奇妙的手法,再一次唤醒了这座城市。


那是许多许多年后周泽楷都不能忘记的画面,那些霓虹灯璀璨不输最珍贵的宝石,它们点缀在这座剔透的城中,却在那个拉琴的人面前黯然失色。


没有什么比那双睁开的眼睛更美的东西了。


“这就是创造,你将一片灵魂撕碎了放在琴声里,就能得到整座城市。”

 






TBC。

评论(15)
热度(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