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疯蝴蝶(八)

※我流原创架空双重世界背景,欢乐日常(?

※研究生周X精神病人叶

※不想成为医学生的物理狗不是好文手(???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每月月末,周泽楷和院长都会进行一次例行会谈。


会谈的地点就在院长的办公室。为了使伊甸园的患者们都有好心情,这里的天气系统常年控制在适宜的25度和晴天。


“阳光会让大家的心情好起来。”院长将牛奶推到周泽楷面前,杯中的红茶清透漂亮,周泽楷暂时不想去破坏这样的颜色。


阳光,红茶,慈祥的院长,比起严肃的工作汇报,每月一次的例谈更像是下午茶时间的闲聊。


“叶修最近情况如何?”


周泽楷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是好,毕竟在乌托邦里上蹿下跳的人看上去似乎没有什么问题,比作为主治医生的他还要精神百倍。


但周泽楷更清楚的是,自己从未了解过叶修,哪怕他如今已经在乌托邦出入自如,对于叶修,他仍然离得很远。


叶修看似对他毫无保留,但其实乌托邦本身就固若金汤,他根本不担心周泽楷会出卖他。


而在了解周泽楷这个人后,叶修进一步将乌托邦的许多东西都展示给他,但这些仍然不是信任。


叶修毫无顾忌地踩在安全范围内,给予周泽楷的却是一戳击破的真诚,周泽楷甚至连突破口都找不到。


我很信任你,这些秘密都告诉你了哦。


叶修和周泽楷的相处看似和平甚至融洽,但只有当事人才知道,那之间是多么牢固的隔阂。


眼看周泽楷皱眉没有说话,院长也猜测到了部分真相,他笑着安抚周泽楷:“我们这么久都没能和叶修建立良好的关系,你已经是突破性的进展了,时间有很多,别太勉强自己。”


周泽楷点点头,他对于院长还是有一种天然的崇拜,毕竟院长当初年轻时一人挑起伊甸园的事迹至今也在学校里广为流传,他思索着是不是可以向院长求助。


然而在周泽楷仔细将与叶修的点点滴滴回想之后却发现,他什么都不能说。


叶修向他展示了很多,但相对的,这些东西掺杂在治疗里,让他无法对其他人言说治疗中的种种,叶修用那些虚伪的真诚将周泽楷困在孤岛之上,让他无法向伊甸园的其他人求助。


细想下来这是太可怕的事情,周泽楷明明是叶修的主治医生,他们相处这段时间,他尚未拿捏到和叶修相处的诀窍,却先一步被自己的病人摸透,进而布下这样的棋局。


周泽楷不由得想起至今还挂在叶修门前的那块信息牌上,黑体加粗的“极度危险”。


这个人确实太危险了,他聪明,克制,冷静,他明白自己要做什么,也明白该怎么去做,若是下棋,周泽楷早已在叶修手里节节溃败,这个人看的是整个棋局,周泽楷下的每一步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棋盘对面的人志得意满地看着周泽楷,笃定他的所有选择都会成为自己的阶梯。


而周泽楷又该如何破局呢?


“如果面对一个比自己强大,细心,计划周密的人,”周泽楷开口了,院长大概是没想到他会说起叶修,顿了下,放下手中的茶杯,做出洗耳恭听的姿势,“我的所有行为都在他预料中,我该怎么办?”


“听起来是很糟糕的情况啊。”院长皱眉。


“我在心理咨询上没什么经验,如果是其他人会怎么办?”


“不,小周,每一个心理咨询师都是不同的,他们或许各有短板,但一定各有特色,是完全独特的存在。”


“所以我觉得你并不需要参考其他人的做法,你与其他咨询师相比差异也比较大,他们的经验不一定适合你。”


“我想不到要怎么办?”周泽楷感觉走到了绝路,他确实想要离叶修更近,但这种情况下怎么做都是徒劳。


“我倒是有些小建议。”


院长眯起眼睛,周泽楷确实并不适合心理咨询,但他身上有种特质,他有预感,那是对叶修来说最有效的武器。


“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我觉得小周你身上有很珍贵的东西,那就是执着。”


“我觉得面对那样的人,与其想着怎么破开他的布置,只会被他牵着鼻子走,你本就不擅长这些,就没必要去做徒劳的努力。”


“将你自己和目标连成一条线,你只需要认准你要去的地方,然后将自己化为一颗子弹。”


院长的手指在桌上凭空画着一副简单的画,指尖从这一边到那一边,划出的线锋利如弹道。


“只要击中目标,就是你的胜利。”



 

这便是第一缕光了,它指引着周泽楷走向他命中注定的对手,那个人在布满荆棘的深渊中等了太久,而现在,周泽楷闯入了他的王座之下。


这是属于他们之间的战争,剑拔弩张,目光锁定对方的咽喉,是侵略,也是救赎。


他们会成为对彼此最强大的武器。



 

离开院长的办公室,周泽楷还要到叶修那进行今天的咨询。


院长的话给了他不小的启发,他确实太被叶修牵着鼻子走了,抛却所有杂念和计较,纯粹本身就是最强大的进攻。


“小周小周,呼叫小周。”


院长的办公室在南面,叶修的病房在北面,穿越三号楼的途中,周泽楷便听到了这样的细小声音。


他循着声音走过去,看到的却是栏杆后露出一双眼睛的张佳乐。


“你身后没其他人吧?”


周泽楷很想说其实这里到处都是监控,有没有人都一样,不过他还是听话地四处打量,然后对张佳乐说:“没有人。”


张佳乐这才放心地站起身,恢复正常音量和周泽楷说话:“小周帮个忙,你和负责饮食的人说下,我不喜欢青椒,以后别给我放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你居然不吃青椒太幼稚了吧。”张佳乐隔壁病房里,竖着耳朵偷听的黄少天立刻发出毫不留情的嘲笑。


“真正的蜡笔小新绝不向青椒屈服。”张佳乐勾着脖子反驳黄少天,“再说你好意思说我?天天抱怨秋葵的是谁。”


“说起来小周你也帮我说下,秋葵简直是反人类的蔬菜,强烈要求将它开除出我的菜单!”


“少天,挑食不好。”不远处的病房里传来了喻文州慢悠悠的声音。


周泽楷认真地将大家的意见记下来,虽然是以他为载体,但大家有向伊甸园交流的意识也是好事。


叶修,苏沐橙,大孙和卢瀚文的房间在楼上,张佳乐,黄少天以及喻文州的房间在楼下,虽说大家在乌托邦里能自由交流,但偶尔隔着病房互相损两句也算是深厚友谊的某种表现吧。


数来数去都只有七个人,周泽楷将目光投向剩下的那间房,信息牌上写着“楚云秀”。


她就是苏沐橙提及的云秀了吧,介于礼貌问题,周泽楷没有贸然上前窥探,但心里到底是记下了这个人,准备等会去问问叶修。


他将那些苦恼和烦扰都先放下,纠结于手段是没办法接近叶修的,他想就当成一个新朋友,笔直而真诚地走过去。


大道至简,起码现在对于周泽楷而言,这场和叶修的战争,他还没有输。



 

无法用语言形容甚至无法想象的场景。


叶修和周泽楷在从现实世界落向乌托邦的瞬间,眼疾手快地抓住了疯蝴蝶,避免了直直落下去的悲剧。


而在他们脚下,高楼大厦所在的城市之中,白色的森林如同病毒般蔓延开去,所有被它触及的建筑和人,都褪回最初无知无觉的白色,寂静成为流淌的悲歌。


而在其间唯一的色彩来自穿着校服的女孩,微卷的长发披散在她脑后,她手中的法杖如同冰雪所铸,晶莹剔透。


楚云秀,乌托邦创造八人众之一,武器劫风,异能“白森林”。


在世界树所藏的书中,有这样的一个童话故事。


传说时间是一片海,它时而会卷起海啸,吞噬海边的一切,而在它肆虐过的土地,所有的生物与建筑都会被摧毁殆尽,回归虚无。


而同时,海中所蕴藏的记忆如同盐分一般溶解其中,在海啸退去后,它们会在土地上成为森林,白色的记忆森林。


楚云秀的异能仿佛就脱胎于这个故事,以她为中心展开的范围异能,能将森林中的生物逐渐退化为纯白无知的模样,最终碎裂,伤害不可逆且无法控制。


于是被称为,白森林。







TBC。

—————————————————————————

其实写这么久,直到这里我才写出我理想的周叶相处的状态

他们从相遇相知就是一场博弈和战争,为了接近彼此需要成为最强大的自己

“为了爱你,我会成为对你来说最强大的武器”

圆满,可以坑了

评论(13)
热度(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