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疯蝴蝶(六)

※我流原创架空双重世界背景,欢乐日常(?

※研究生周X精神病人叶

※不想成为医学生的物理狗不是好文手(???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黄少天将刘海全数往后一撩,露出饱满的额头和满分的笑容,然后一转身,才发现观众们并不怎么捧场。


“叶修,我去吃冰淇淋啦,秀秀还在等我呢。”激烈的厮杀之后,苏沐橙再次恢复甜美女子高中生的身份,蹦蹦跳跳继续自己的放学后聚会,仿佛刚才干翻克苏鲁不过是扶老奶奶过马路。


而叶修则向着自家妹子挥手,得意地向身边的周泽楷介绍:“怎么样,我家妹子是不是很漂亮?”


周泽楷点头附和,苏沐橙的外貌确实说得上赏心悦目,而周泽楷本人页算得上仪表堂堂,如果他们相遇时苏沐橙没有手持那尊骇人的枪炮,可能画面要少女漫画得多……


“最大的功臣是我!是本剑圣!”黄少天几步窜过来,从背后一把勒住叶修的脖子,连带得人倒退几步,好在周泽楷眼疾手快,抓住了叶修的手,让后者免于被队友KO的惨剧。


“好好好你是大功臣,要不要小红花要不要么么哒啊?”叶修揉揉发疼的脖子,倒吸一口凉气,这黄少天手劲也太大了吧,“不愧是幼儿园小班班长啊黄少天同学。”


“靠靠靠,这克苏鲁明明是冲着你们来的,我这是举手之劳救了你们啊,我现在也算你们的救命恩人,这是你们对待救命恩人应该有的态度么?还有你你你,就是大孙说的老叶带来那个周泽楷吧,我告诉你,这乌托邦最大的忽悠就是他,你跟着他混是吃枣药丸……”


黄少天一絮叨起来就没完,在场三人都没有注意到,倒下的克苏鲁尸体并没有消失,而从断裂的脖颈处,飞出了一只不过手掌大的克苏鲁,它更小,行动却更为迅捷,黄少天几乎只感觉得到一阵风从身边掠过,转头就看见窃贼抱着对于它本身而言过大又过于显眼的信封直冲天际。


“我操****!”黄少天以最快的速度扶起电动车并跳上去,叶修眼疾手快地将周泽楷扔上电动车,只是这扔的时候有点不拘小节,让周泽楷背对着黄少天坐下,而他自己堪堪蹲在电动车仅剩的那点地方,扶着周泽楷的肩膀权当把手。


“那是什么?”叶修的余光中看到有粉红色的东西一闪而过。


“情书啊。”


“啊?”饶是叶修此时都愣了,周泽楷奋力偏过头,眨眨眼睛。


三个男人挤在一辆电动车上,为了抢回情书展开了伟大的冒险。


这种剧情听起来一点都不帅好么!

 



便利店今天的客人不算多,刚忙完一阵的小姑娘走出店门舒服地伸了个懒腰,轰鸣声由远及近,夹杂着凌乱的风声,像是有人将一段一段漂亮如绸缎的风撕得粉碎。


疑惑中抬头,她正好看到一辆电动车从半空中驶过,无数诡异的蝴蝶簇拥在它的周围,如同最锋利的铠甲。


电动车的速度太快了,一闪而过,小姑娘还没来得及看清,她拍拍额头,正好老板探头出来,问:“怎么了?”


小姑娘摇摇头,对于乌托邦来说,这也是普通日常的一部分。



 

周泽楷两只手实在不知道怎么放。


他背靠着黄少天,叶修蹲在他面前,此刻这人正从他的肩探头向前和黄少天说着话,他的手搭在周泽楷肩上,两人的上身无限贴近,从旁边看上去像是个虚虚的拥抱。


周泽楷又想起那天叶修那句“那如果我说喜欢你呢”,虽然事实证明那不过是叶修无伤大雅的玩笑,但也确实让周泽楷对于和叶修的肢体接触拘谨起来。


“行啊少天,这是看上谁了?”叶修看热闹不嫌事大,饶有兴趣地打探着事情原委。


从黄少天一大堆废话中,周泽楷艰难地还原出真相,原来黄少天本职是在花店打工,兼职送快递,这快递也不是一般的快递,鉴于能力的特殊性,他倒是会接一些非常紧急的快递,比如刚才那封情书,就是他从某位高中女生手中接过来,要在十二点前送到即将离开乌托邦的暗恋对象手中。


虽然黄少天个人认为自己这项工作帅得不得了,简直是堪比城市英雄,却仍然遭到了叶修毫不留情的吐槽。


“可拉倒吧,说白了就是一镜子里来来去去的,上次我见到这样的是谁来着,好像还是爱丽丝镜中奇遇记吧。”


叶修不怀好意地问:“要不我让沐橙借两条裙子给你,爱丽天。”


周泽楷虽然看不到黄少天的表情,但他猜想要不是疯蝴蝶护着,黄少天一准把叶修扔下车。


电动车在大厦的玻璃幕墙间快速穿梭,凌乱的轨迹如同铺天盖地的大网,然而克苏鲁似乎能预判黄少天的每一次动作,总能更快地躲开。


眼看着克苏鲁就要逼近城市边缘,那里笼罩着深灰色的浓雾,活像天生的高墙,让人完全看不清乌托邦之外是什么样子。


路边花店的店长正在整理花瓶里的鸢尾花,他身边站在看上去刚放学的初中生,小孩看到黄少天他们,非但不害怕,还开心地挥手:“黄少!!”


“小卢,快拦住它!”


“好嘞,没问题。”卢瀚文一听有架打,直接把书包往后一扔,此时离得近了周泽楷才看清,他腰上挂着的居然是小型的音响。


卢瀚文,乌托邦创造八人众之一,武器焰影,异能“空响家”,战斗时卢瀚文会打开随身的音响,音乐将化为交错的轨道布满空间,音乐风格不同也会影响到轨道的附加属性,卢瀚文本人可以顺着轨道来去自如。


只是他们谁都没料到,短暂的电流声后,音响传出了机械的女声:“一,听对话,从下面各题所给的A、B、C三幅图片中选择与对话内容相符——”


连克苏鲁稳定的飞行轨迹都晃了一下。


卢瀚文手忙脚乱地关掉音响,这也不能怪他,今天最后一节课是英语课,他忘了把英语听力录音调回来了。


“我来吧。”花店店长拍拍卢瀚文的肩,将小孩带到自己身后,他从旁边的书架上摸出一本硬壳烫金的文集。


那一刻时间长河如同被人轻轻抚慰,湍急的河流慢了下来,周泽楷看见店长的手自文集上空挥过,那本古老的书便仿佛被人翻动,那些泛黄书页展翅脱离了书脊的桎梏,如白鸽环绕于店长身边。


“我亲眼目睹,每一个迈向死亡的生命都在热烈地生长。”*


那句话被人用清朗的声音念来,便像曾经落于纸面的笔刺破万千时光,周泽楷看见半空中一只看不见的手写出了墨意淋漓的“生”字,那个字化为最尖利的兵器,携着破空之声,将克苏鲁斩为虚无的黑烟。


喻文州,乌托邦创造八人众之一,武器灭神的诅咒,异能“点字成兵”,能将文字原原本本具象化成为战斗力的能力,文字越是有力量,具象化的战斗力也就越高。


粉色信封悠悠然飘下,落在黄少天的手上,此刻他们正在城市边缘,而路边的私家车旁正站着一个男孩。


时针正好指向十二点。


只能说运气不错,黄少天吹了声口哨,拿着情书正准备迈步过去时——


“等等!”


女孩从出租车上下来,因为奔跑而脸颊粉红,她正是这一次黄少天的委托人,男孩看到她明显也受到震动。


“这个给我吧。”女孩拿过情书,她还有些粗喘,连比带划说道,“我想来想去,还是想当面和他说清楚。”


“有些事如果不是自己亲自说确实会抱憾终身。”喻文州温和地说着,几个大老爷们此刻只能站在一旁当背景板,看着女孩鼓足勇气,走向她的男孩。







TBC。

————————————————————

病中,最近更新只能看身体状态了,大家也要注意保暖,重感冒简直要命


*摘自《世界的凛冬》

评论(17)
热度(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