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疯蝴蝶(三)

※我流原创架空双重世界背景,欢乐日常(?

※研究生周X精神病人叶

※不想成为医学生的物理狗不是好文手(???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人的幻想有可能会成为真实么?


周泽楷的答案自然是否定的,物质依赖意识存在那是唯心主义,甚至严重来说就是妄想症。


但现在周泽楷自己深陷于叶修等人的妄想之中,他坐在宠物店中,孙哲平又把自己的围裙穿起来,周泽楷这才知道他所谓的做狗粮不过是将狗粮放到食盆里,毫无技术含量可言。


店里的电脑正声嘶力竭地循环着周泽楷在刚才听见的歌,男人近乎癫狂地唱着“You will pay, you will pay/Karma's gonna come collect your debt!!”,实在和店员萌萌的围裙不太搭。


但看起来其他三人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反差,就连叶修都没有多说什么。


“三号楼进了新的人?”张佳乐把怀里的博美放回笼子里,顺嘴问道。


“嗯,不过他和我们不一样,他是我的主治医生。”


这下张佳乐和孙哲平都停下动作,孙哲平有些面色不善地问:“那他是研究所那边的人?”


“应该是吧。”叶修转向周泽楷,“对了,你是为什么来伊甸园?”


“为了辅助伊甸园的研究。”周泽楷直觉告诉他还是据实回答比较好。


“那可真是选得好,毕竟之前可没一个研究员能进来,你这也算是研究新发现了。”


周泽楷越听越糊涂,叶修慢条斯理地点燃一支烟,其余两人也放下手上的活计坐过来,颇有三堂会审的架势。


“我本来以为你会死。”叶修轻描淡写地吐出爆炸性的消息,“想到乌托邦的人数不胜数,不过他们不少都折在了来的路上,成为植物人或者失去部分记忆都是轻的,死了的也不知有多少。”


“你还是第一个成功的,真是可喜可贺。”


周泽楷猛地站起来,他想起那时候,原来叶修根本就是抱着想要他死的主意,他能活下来完全是意外。


叶修抬起头,眼神里毫无愧疚,甚至有些好笑地问:“难道他们没告诉你,我评价里的极度危险是为什么?”


对此周泽楷没问,院长自然也没说,他突然有些后怕起来,如果如叶修所说,已经有这么多人前仆后继地失败,为什么院长还要不顾一切让他接近叶修呢?


“不过既然你能来到乌托邦,说明你和我们是一样的,放心,起码以后我们不会对你出手了。”


“不……”周泽楷下意识摇头,他抗拒着叶修将他们划为一类的行为,就像被逼到悬崖边的人徒劳地向后挣扎。


“虽然你不信,但这里确实是我们八个人的幻想衍生而出的世界,这里的一切都来源于我们的思维和潜意识,我不知道按照你们的标准乌托邦的一切算不算生命,然而我们是在这个世界活着。”


“我们是两个世界唯一的桥梁,这里与那边很像,却也差很多,以后你慢慢就会知道了。”


“这样告诉他没问题么?”张佳乐突然发问,“他是那边的人,你确定他不会背叛我们?”


“我不确定,我也不相信他,不过这些都没关系。”叶修笑起来,眼神却有些冷,“我只是很好奇,一个接受那样的教育顺风顺水长起来的人,居然第一次就能直接来到乌托邦,要知道沐橙都失败过三次。”


“他大可告诉伊甸园这一切,你以为那个老不死不知道么?”


“伊甸园知道不少东西,但也仅限于那些。”孙哲平点头赞同,“我们是乌托邦的桥,也是难以攻破的围墙,这个周什么来着?反正就算他把这一切写进报告里也改变不了什么。”


周泽楷扶住自己的额头,他已经越来越不明白他究竟在做什么,他若是相信叶修他们,那么伊甸园将一无所知的自己推出来究竟是为什么?叶修难道不该是一个普通的抗拒治疗的心理病人么?怎么会变成这样?


但若是他相信伊甸园,眼前所见的一切又该如何解释?


周泽楷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迷茫之中,他下意识想要求助超级电脑,但很快他就醒悟,这已经超出了超级电脑的计算范围。


“想不通就别想了。”叶修的手落在周泽楷的额头,属于别人的温度让他翻腾的思绪顿时冷却,他抬起头,叶修眼里含着笑意,仿佛之前差一点杀死他的是另一个人。


如同冰冷的刀锋缓缓滑过周泽楷的心脏,而凶手最后却只落下轻吻。



 

从宠物店出来后,叶修干脆带着人在街上乱逛。


周泽楷这才定下神好好打量这个世界,相比起另一个世界,这里的设施更像是五十年前,科技的爆发式发展带来是自然是不同年代更加剧烈的差异,起码在周泽楷的认知里,电影院早已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


超级电脑会为他们将一天所有时间都安排得恰到好处,能最大化平衡工作,学习和休息,最佳的营养食品让他们精力充沛,近几十年来,社会一直在宣扬着“工作至上”的生活原则,花费好几个小时特意到电影院娱乐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如果真的检测出身体疲劳需要放松,超级电脑在家里就能播放电影,何必要跑这么远。


超级电脑选择的电影也有讲究,大部分都是剧情轻松的喜剧,或者情节舒缓的文艺片,力求让人看了之后精神放松,得到最好的享受,而现在周泽楷看见电影院外的海报,阴测测的女人盯着画面外,血从她的眼角流下。


周泽楷皱眉,这样的电影不会遭到禁播么?


“这是恐怖片,本来就是电影中存在的一种分类。”叶修说完,又抬起手,“别这么看着我,我没用什么奇怪的能力,只是你想什么都写在脸上了,完全一目了然。”


长期的研究学习生活让周泽楷接触的人十分有限,他从未见过叶修这样的人,锋利又透彻,似乎什么都瞒不过他。


这里实在是太不一样了,周泽楷抬起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和光污染,这里的夜晚没有月亮也看不见星星,天空黑得纯粹,像是俯瞰世界的黑洞。


周泽楷察觉到不太对劲,就算是天气再不好,也不至于连云都看不到吧。


“怎么了?”叶修转身问停下脚步的人。


“现在几点了?”


叶修眯着眼左右环视,最后在一块广告牌上找到了时间:“现在是下午两点。”


下午?周泽楷震惊,叶修早已预料到他的反应,解释道:“这里没有白天。”


“虽然在现实世界里日升月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这是基于整个庞大宇宙的运行规律,我们无法模拟出这样的变化,就算是空想世界,也有力所不能及的地方。”


这座城市没有白昼,甚至没有真正的黑夜,它永远伫立在黑暗之中,霓虹灯沉默着闪烁,不知疲倦。


“就算没有白天黑夜,这里还是有很多那边没有的东西。”叶修双手垫在脑后,脚步轻快地走在人流如梭的大街上。


“你吃过火锅么?”


“那对健康不好。”


“到电影院看过电影么?”


“在家里看过两次。”


“蛋糕和面包喜欢哪一个?”


“面包,蛋糕热量太高。”


“出去旅游过么?”


“看过纪录片。”


“你这活得也够无趣的。”就连叶修都对周泽楷无语了,这个人真是全心全意扑在工作上,不过这并非周泽楷的问题,这已然成为社会常态。


“那你谈过恋爱么?”


叶修突然转过身,他的双手插在风衣的口袋里,直视着周泽楷的眼睛。


“没有,我……25岁才可以让超级电脑计算婚姻相关……”


“我没问你结没结婚。”叶修挥挥手打断了周泽楷,“我问的是你谈过恋爱么?”


“喜欢过一个人么?男孩女孩都好,这么多年没有对一个人动过心么?”

周泽楷皱起眉:“学生时代最大的工作就是学习,不能分心,而且怎么可能对男孩动心,这不利于人类的繁衍。”


“少了你一个人类也繁衍得下去。”叶修漫不经心地反驳着。


“那怎么行,如果人人都这样想,那么人类不就要走向灭绝了么?”


“但显然并不会人人都这样想,性向本是刻在人基因中的痕迹,不过我倒知道大概五十年前开始,科学家通过对基因的干预,影响甚至改变同性恋婴儿的基因,加上后期教育,同性恋早就被打进精神病范围。”


叶修所说皆为事实,周泽楷之前没有留意,如今才注意到,街上有不少牵手的同性情侣。


他们中也有同性恋么,因此在创造这个世界时才会变成这样?


周泽楷沉浸在思索中,没有注意到叶修大步走到他面前,回过神时,便落进了那个人漂亮的眼睛里。


“你讨厌同性恋?觉得恶心?”


周泽楷觉得嗓子发干,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和叶修离得太近了,街上的一切喧嚣都沦为模糊不清的背景,他只能感受到叶修温热的呼吸,以及几乎实质的侵略气息。


“那如果我说喜欢你呢?”


“你要怎么办?”







TBC。

————————————————

最近状态不太好,评论我就不看了,有事私信

评论(21)
热度(379)